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62章 传承

第162章 传承


顾明东这么说,  顾明西就没有继续问,闷着头跟着往前走。

        她心底想,反正大哥是不会害我的,  待会儿就能知道。

        很快,  顾明东带着妹妹,绕过了竹林,  来到了老房子的后院。

        顾明西抬头一看,好久没来老房子,  她忽然发现这房子破旧了许多,尤其是跟新房子作对比,  外头瞧着破破烂烂的。

        原本屋后头还有个菜园子,  但臭老九自然是没资格种菜园子的,  所以这一块地被单独圈开去,  还是归属于老顾家。

        顾明西心底知道,大哥在菜园子里种了不少蔬菜,却很少过来摘来吃,  多余的自然是便宜了住在老房子里的人。

        对于顾明东照顾臭老九的事情,顾明西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对此不置可否。

        但现在一看,老房子屋顶上瓦片都掉了好几块,  屋外头堆着柴火,  看着邋遢的很,跟他们还住在里头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这让小姑娘不免皱眉,心底嘀咕是不是住进去的四个人不爱惜屋子。

        谁知顾明东敲了敲后门,很快,那扇木门打开,露出郑通那张仙风道骨的老脸来:“来了,  进来吧。”

        顾明东一话不说,带着妹妹从后门走进去。

        一进门,顾明西眼底闪过一丝诧异。

        从屋外看,老房子被他们四个折腾的破破烂烂的,邋里邋遢。

        可从屋内看,老房子却被收拾的井井有条,偶尔还能瞧见原本破烂的瓦罐里,塞上了泥土,种上了一颗颗野花。

        乍一看,野趣纵然,竟是比顾明西姐妹俩用心收拾的房间还要雅致一些,一看就知道是花了不少心思的。

        顾明西有些好奇的打量着,眼底露出几分疑惑来,方才的不满倒是散去了。

        在她打量屋子的时候,郑通也在打量她。

        郑通自己说不擅长相人,但他认为相由心生,从一个人的脸上总能看到一些跟脚。

        就像是顾明东,脸色总是淡淡,处之坦然,有一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动的气势,但他双目清正温润,实际上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生人勿进。

        顾明西长相明艳,比一般的女孩子显得英气,更难得眉宇之间带着自信和自强,这是在乡下的女孩子中极难看到的。

        郑通露出几分笑意,抚着长须道:“这个妹妹倒有几分像你。”

        顾明东笑着挑眉:“我家妹妹,自然是要像我。”

        瞧他得意的模样,郑通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面对顾明西倒是好声好气:“听你大哥说,你对老东西很有兴趣?”

        顾明西是个聪明孩子,心底一动就反应过来。

        她下意识的挺直腰杆,点头说道:“是,我很喜欢以前传下来的老东西,觉得它们很有意思。”

        “有意思好……觉得有意思才能有心思学。”郑通如此说道。

        “小丫头,我的情况你也知道,老夫不是学这一块的,只能说略懂,不过你要是有心,老夫倒也可以教你入个门。”

        如果不是看在顾明东的面子,郑通是绝不会开这个口的,毕竟现在他自身难保,而要教导的东西,又是需要被破除的那部分。

        可有顾明东在,郑通反倒是不担心了,左右他不能害了自家妹子。

        天塌下来有顾明东撑着,郑通乐呵呵的开口道。

        倒是顾明西被吓了一跳,下意识的转头看向顾明东。

        顾明东脸色不变,只问她:“你不是对这一块感兴趣吗,感兴趣就学。”

        “可是……这可以吗?”顾明西心底很犹豫,她自己喜欢捣鼓那些,可也知道那些东西是不容于世的,要不然也不会被人砸烂了扔到回收站。

        每次看到老东西被破坏,顾明西心底都觉得可惜,却又无可奈何额。

        就像是她自己,偶尔带一些回来,但也绝对不敢拿出去乱用,不然被人可见了要惹是非。

        即使他们家成分很好,是红五类家庭,顾明西也不敢冒险。

        只要能时不时摸到那些老东西,看见喜欢的就带回家,顾明西已经很开心了。

        可是现在,大哥却特意帮她介绍了一位老师,让她能够跟着学习。

        巨大的惊喜过后,顾明西却犹豫徘徊起来,她低下头不敢看两人的表情:“要是被人发现的话,我们都会一起倒霉的。”

        郑通看了她一眼,笑着问道:“怎么,你嫌弃老头子成分不好?”

        顾明西连忙反驳道:“不是的,我是怕因为自己一时喜欢,害得大家一起倒霉。”

        话音未落,顾明东笑了一声:“喜欢就学,小心一些别被发现就是了。”

        不等顾明西再说什么,顾明东又说道:“现在住得近,这边人也少,只要你们不出去乱说,谁会发现。”

        顾明西顿时有些心动。

        郑通笑着说了句:“老夫都不怕,你个小丫头怕什么?”

        顾明西露出笑容来,抬头喊了一声:“师傅。”

        谁知郑通听了这两个字,露出几分惆怅来,摇头说道:“我也只是略懂,当不得这两个字。”

        “如果你不嫌弃,喊我一声郑爷爷就行。”

        “郑爷爷。”顾明西倒是也干脆,定了要学,她也就不再前瞻后顾的,开开心心的叫了人。

        定下了名分,郑通更高兴了,顾芸一直住在老顾家,吃穿都跟老顾家的双胞胎一样,甚至还更被照顾一些,可他却帮不上什么忙,老头儿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所以在顾明东提出,让他教自家三妹的时候,郑通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下来。

        走了一趟,约定好学习的时间,顾明东跟顾明西也没多留,很快又从后门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顾明西心底显然有些兴奋,一边走一边跳,又问道:“大哥,你跟郑爷爷很熟吗?我觉得你俩有秘密。”

        顾明东笑着说了句:“小芸儿的事情,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顾明西吐了吐舌头,又说:“还有其他的秘密。”

        “不过大哥不想说就算了,每个人都有秘密,我也有。”

        顾明东笑了起来:“不错,很贴心,要是老一在这儿,肯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

        “因为大哥总不会害我,等大哥想说了总会说的。”顾明西如此说道。

        快到家的时候,顾明西停下脚步,又问道:“大哥,学这些东西派不上用场,也不能涨工资,你为什么同意我去学?”

        还有一句话顾明西没说出口,那就是除了她自己喜欢,这些东西即使学了,很可能一辈子也不能让别人知道。

        顾明东却只说道:“世界是会变的,现在用不上,不代表以后用不上。”

        “而且,学习自己喜欢的知识,不需要其他的理由。”

        顾明西抿了抿嘴角,眼底流露出笑意来,她忍不住抱住大哥的手臂:“哥,你真好。”

        “知道我好以后就好好学,别白费了这个人情。”

        “那当然,我肯定会好好学,把郑爷爷一肚子的学问都掏空。”

        顾三妹说到做到,从“拜师”这一天开始,逮着机会就往老房子跑。

        她每次都不会空着手去,总要带一点家里头的蔬果,亦或者自己做的点心过去,学习又分外的踏实,脑子灵活,一点就通。

        在老物件上,顾三妹原本只是喜欢,可越是学习,就越发痴迷起来。

        她以前并不知道,一样看着“雅致”的老物件,背后居然能藏着那么多的历史。

        知道的多了,顾明西心底更是惋惜,甚至开始觉得打砸不可取,每次在回收站瞧见被损坏的东西,可惜的同时更添无奈。

        不管是顾明东还是郑通,都带着一种超脱年代的通透,而现在,顾明西也很好的继承着他们的通透。

        郑通一开始收下这个小徒弟,只是碍于顾明东的情面。

        但随着时间越来越久,接触的越来越多,他倒是越发喜欢起这个小姑娘来。

        顾明西爽朗大方,精明能干,有时候甚至有些市侩,但却不会丢掉做人的基本原则,身上的那些小缺点,倒是显得她整个人更加真实。

        比起哥哥妹妹,顾明西嘴巴也巧,吵架的时候得理不饶人,讨好人的时候却跟百灵鸟似的动听。

        一段时间下来,郑通也被她哄得乐呵呵,倒是真心实意的认下了这半个徒弟。

        很快,老顾家的人都发现,不只是他们家大哥和小芸儿爱往老房子跑,就连老三也喜欢往那边跑。

        这激起了顾一弟的好奇心,偷摸着跟着去了一回。

        结果郑通跟老三闭口历史,闭口朝代风格,弄得他两眼发晕,赶紧回家吃了口西瓜醒醒神。

        比起那玄玄乎乎,听起来都差不多的玩意儿,顾一弟觉得还是自家的修车技术更实在。

        顾芸倒是很高兴,以前她只能偷偷摸摸的过去找郑通,但现在却能跟着三姑一块儿过去。

        顾三妹在学习,顾芸就在旁边蹲着看。

        等到这一年秋收结束,第一场冬雪落下的时候,顾三妹已经学了个皮毛,至少再也不会把一眼能认出来的赝品带回家了。

        冬雪落下,上河村生产队的日子一下子变得空闲下来。

        农活儿少了,一年下来两场大丰收,让上河村的老百姓高高兴兴,粮仓都是满的,吃饱喝足之下,连带着日子都变得美好起来。

        人吃饱了,就能想着其他的事情。

        前两年闹饥荒的时候,生产队新生儿大大下降,连着两年没有一个孩子出生,现在日子眼看着好起来,生产队的孩子也一下子多了起来。

        毕竟前两年生了孩子都怕养不活,可现在社员们有那个自信,孩子生下来肯定能吃饱。

        某一天顾明东出门,恍然发现生产队里适育年龄的女人,一个个都挺起了大肚子小肚子,就连许久没有动静的老顾家,顾三叔的两个儿媳妇也先后传出好消息来。

        顾保家已经有两个儿子,可顾卫国夫妻只有两个女儿,小媳妇几年没见动静,顾三婶急得嘴上长燎泡,土方子都打听了好几个。

        如今两个媳妇都有了好消息,可把顾三婶乐坏了。

        大儿媳妇生男生女都一样,顾三婶琢磨着小夫妻都搬出去住,虽然住得近,但照顾起来到底不方便,她便想着是不是去老一家住一段时间。

        刚提出这想法,顾三叔就给她打消了:“俩儿子都搬出去住,现在两个儿媳妇都有了,你搬到老一家照顾算怎么回事儿?保家媳妇心底能高兴?”

        顾三婶嘀咕道:“可老一家的怀相不好,老一还没儿子,我心里头担心。”

        顾三叔却说:“你担心有啥用,难不成你过去住就能保证生儿子?”

        这话把顾三婶呛着,她没好气的拍了一下男人:“瞎说什么呢,我又不是送子观音。”

        顾三叔抓住她的手,拍着她的背说道:“你也知道自己不是啊?那你去有啥用,老一家的心思多,你要去那边盯着,她八成还以为你催着生儿子呢。”

        顾三婶撇了撇嘴,暗道她可不是心急吗,虽然现在大家喊着生男生女都一样,可实际上大家伙儿心底都清楚。

        就一个,男丁能分宅基地,下地干活能拿满工分,女人行吗?

        顾三婶自认为不是那种重男轻女从的婆婆,这些年老一家就两个女儿,她也没给过脸色,但心底还指望着能生个孙子。

        顾三叔继续说道:“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容易俩儿子都分出去住了,咱俩也能过几天清净日子,你要真的担心就收拾收拾,多给她们送点吃的喝的,比什么都实在。”

        好说歹说,顾三婶到底是打消了去照顾老一家媳妇的想法。

        倒不是她想开了,而是想到百年之后,他们一老不得让老大养老,照顾他们的还是老大媳妇。

        对老大媳妇,顾三婶是打心底满意的,虽说也有小心思,但比老一家的孝顺,懂事,而且嘴也甜,总不能因为老一家的,反倒是让老大家的伤心。

        顾三婶自然也不会放着不管,第一天就家里家外的收拾,把新打的大米称了一袋子,又将好不容易攒下来的鸡蛋点了点,觉得太少,又去顾明东家换了一些,这才拎着送到了两个儿子家。

        家里头的鸡蛋一直是顾四妹掌管,之前顾明东生病,家里头杀了两只鸡给他炖汤喝,鸡蛋也吃了不少。

        后头养的小鸡崽刚能下蛋,要不是他们家养的鸡下蛋勤快,几乎每只鸡每天都能下蛋,可真攒不出鸡蛋能换给顾三婶。

        顾四妹点了点剩下的鸡蛋,抬头说了句:“只够吃两天了。”

        “没事儿,吃完了母鸡又下新的蛋了。”顾明东安慰道。

        顾四妹叹了口气,有些幽怨的说了声:“不知道啥时候咱家能多养几只鸡,这样就不用数着吃鸡蛋了,想吃多少吃多少。”

        顾明东忍不住笑道:“很快就会了,指不定到时候你就不爱吃鸡蛋了。”

        “哪有人会不爱吃鸡蛋。”顾四妹觉得不可能。

        就在这时候,孙强骑着车,满面红光的来报喜了。

        “阿东,我媳妇生了。”孙强脸上是克制不住的笑容,咧着嘴像个傻爸爸。

        “是个男孩。”孙强一边大声喊,一边将车上的红鸡蛋拿下来。

        上河村这边的习俗,生完孩子报喜的时候,要带上染红的鸡蛋,这就是报喜蛋。

        顾明东连忙道喜,又喊孙强先进门坐坐,结果孙强压根没下车,乐呵呵的说:“我还得去三舅家一趟,回头你们来看孩子。”

        说完刷的一声骑车走了。

        后头的顾四妹笑道:“表哥肯定乐坏了,想着赶紧送完红鸡蛋就回去陪孩子。”

        这是顾明东第一次收到红鸡蛋,上一次还是金老五家送来的。

        双胞胎站在八仙桌边上,看着红鸡蛋好奇的问:“爸,我们又有小弟弟了吗?”

        “多了个小表弟。”顾明东笑着拿起红鸡蛋,分给三个孩子,“吃一个沾沾喜气。”

        顾亮星接过去,惊讶的喊道:“我手指也红了。”

        这年头的红鸡蛋都是用洋红染色,染上去之后很容易掉色,而且比起纯正的正红色,也更偏向于一种艳丽的粉红。

        顾亮星剥开红鸡蛋一口吞了,拿着染红的手指就去弄弟弟,顾亮晨拧着眉头躲开,免得被画成大花脸。

        顾四妹瞧着他们俩玩闹,也来了兴致,笑嘻嘻的沾上洋红,给顾芸抹了抹脸颊。

        于是顾芸吃着鸡蛋,两个脸蛋都变成红彤彤的。

        她无辜的睁大眼睛,顾亮星满口称赞道:“小芸儿真好看。”

        听着这话,小姑娘哒哒哒跑进屋子,照了照镜子,看见那夸张的高原红差点没哭出来。

        自家亲表哥有了儿子,顾明东自然是要表示表示的。

        按照上河村一带的规矩,舅舅比天大,如果他爸妈还活着,大外甥婚丧嫁娶都得出大力气。

        可惜顾父顾母走的早,原主的亲舅舅倒是活着,可还不如死了省心。

        第一天,顾明东跟顾三妹一道儿去了孙家。

        他们家人多,要是都去那就不是送礼,而是添乱了,最后只能派代表。

        朱燕生完孩子就出院了,原本小夫妻跟顾秀秀夫妻俩是分开住的,不过现在得坐月子,所以还是回到了孙家。

        兄妹俩一上楼,才发现孙家热闹的很。

        朱燕屋子里坐着几个人,顾秀秀正陪着他们说话,瞧着面熟,应该都是上次婚宴上见过的。

        朱燕靠在床上,头发用头巾包着,看着面色红润,体态发福了不少,显然月子坐得很好。

        “阿东小西来了,快进来看看我儿子。”孙强瞧见他们,乐呵呵的招呼道。

        他手里头抱着一个襁褓,瞧着抱孩子的动作还挺熟练,高高兴兴的让他们看。

        顾明东低头一看,孩子太小,刚生出来跟老头儿似的,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来。

        倒是顾明西看了一眼,就满口夸道:“这孩子真好看,专挑着表哥表嫂的优点长,长大了肯定是个帅小伙子。”

        孙强更高兴了:“他可机灵了,饿了就哼哼,尿了就哭,我一听就知道这小子要干嘛。”

        “这孩子好带,知道体贴亲妈,晚上也不闹腾。”

        “是啊,就没见过这么省心的孩子。”

        “长得也好,比燕儿俊。”

        “哦哦哦,笑了。”

        “瞧着小嘴巴吧唧吧唧的,真想亲一口。”

        这话打开了话匣子,让那边的几个女人都参与进来。

        顾明西到底是未出嫁的姑娘家,跟着说了几句,就赶紧溜到床边去跟朱燕说悄悄话了,姑嫂两个倒是有话聊的很。

        被丢下的顾明东只得维持着笑容,他实在是掺和不进去。

        孙淑梅泡了茶出来,瞧见自家表哥的模样,就知道他的心思,憋着笑走过去:“表哥,先喝水。”

        说完避开人对着他挤了挤眼睛:“从生出来到现在都这样。”

        顾明东笑着说道:“姑姑忙着照顾孙子,肯定没心思催你了。”

        孙淑梅偷笑道:“可不是,我以后一定好好疼小胖墩。”

        孙强头一个儿子,大名孙正业,小名小胖墩,一出生就得到了全家人的喜欢。

        坐了一会儿,顾明东就忙不迭的告辞了,顾秀秀倒是想留他们吃饭,可惜兄妹俩不答应,这么多人呢,他们俩留下还不得添乱。

        顾明东笑道:“姑,你跟我还客气什么,三妹得去上班,我还有点事儿,下次再来。”

        顾秀秀只得送了他们出去。

        屋里头的人也散的差不多了,趁着孙淑梅出去收拾东西的当头,朱燕亲妈低声说了句:“这就是你婆婆家的外甥?长得倒是真不错。”

        “是吧,你女儿的眼光能有差的。”朱燕得意的笑了笑。

        朱母差点没忍住翻白眼,伸手拍了她一下:“多大的人了,孩子都生了还这么不着调。”

        想起女儿每次回家,都满口夸孙家人长得好,老顾家的长得更好,朱母心底就忧愁的很。

        自家宠着长大的女儿,等到要嫁人的时候万事先看脸,其他都往后排,这让他们怎么能不担心。

        幸亏瞎猫抓到死耗子,孙家的家境是差了点,但孙强自己能干,人品好,妹妹也已经是饼干厂的正式工了。

        虽说公公婆婆没正经工作,但孙国栋现在扫大街,每个月也能养活自己,倒是也不算负累,这要是往前两年,孙国栋还瘫在床上,朱母肯定不能答应这桩婚事。

        当初朱燕死活要嫁过来,朱母最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婆婆难相处,尤其是知道这婆婆还是个乡下人进城的。

        农村来的婆婆有多难伺候,朱母是亲眼见过的。

        如今女儿嫁过来一年多,儿子也生了,婆婆还是个明事理的,朱母一颗心才总算是放下。

        看着女儿红润到发光的脸色,朱母自认她当婆婆的时候,也做不到顾秀秀这么好了,忍不住笑着说了句:“你婆婆和小姑子待你好,你也得表示表示,人都是有来有往才处得久。”

        “妈,你放心吧,这点我还能不知道吗?”朱燕笑道,她是颜控,但也不傻。

        朱母交待完,又说:“你婆婆家那大外甥外甥女结婚了吗?要不要我给介绍一个?”

        她方才瞧着兄妹俩待人接物都客气的很,带过来的东西也丰厚,倒是信了女儿之前夸赞老顾家的那些话。

        瞧着好了,朱母便心痒痒的想帮忙做媒。

        朱燕顿时无奈,连忙道:“妈,你可别瞎掺和,我这大舅子主意正的很,我婆婆想给做媒都没成。”

        朱母一听,顿时觉得可惜,多好的小伙子,长得俊待人也和气,就是那姑娘也不错啊。

        离开姑姑家的顾明东并不知道,身后又多了一个想帮忙做媒的人,他先把三妹送到回收站,这才转身离开。

        方才他也不算糊弄顾秀秀,这次来镇上,顾明东确实还有事情要办。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29478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