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70章 趁虚而入

第170章 趁虚而入


烟雨朦胧,远处的山峰蒙上了一层又一层的面纱,变得混沌不清。

        顾明东却一眼便认出来,这是他生活了几年的地方,是他获得新生的地方,这里就是上河村。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上河村周围的山峰。

        顾明东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在这里,在天亮之前,他不是回到了招待所那个狭小的房间,躺在了硬邦邦的木床上吗?

        不等他细想,所有的思绪又被这座大山所吸引。

        顾明东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只飞鸟,翱翔在大山之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切。

        触发异能的时候,顾明东会觉得自己融入了这片森林,可以是一棵树,一朵花,一根藤蔓,森林就是他最为熟悉的地方。

        而现在,他却脱离了熟悉的心境,居高临下的看着这幅画卷。

        陌生而让人沉醉的感觉。

        原来在高处俯视上河村,是这样一副美景,顾明东忍不住往大山深处看去,那是他也并未触及的地方。

        蓦然,一片湛蓝的湖面映入他的眼帘。

        顾明东下意识的想要细看,却猛地被一股力量吸取过去。

        湛蓝的湖面宛如一颗耀眼的蓝色宝石,顾明东无力的挣扎,须臾之间却被按入湖面,冰凉的湖水浸了个透心凉。

        求生的本能让顾明东想要逃离湖面,但是很快,他发现自己在湖面之下呼吸自如。

        从上面往下看,这片蓝宝石湖面清澈无比,可进入湖里,周围的湖水却如同果冻一般粘稠,将他困在其中无法动弹。

        顾明东看向四周,惊讶的发现这个古怪的湖底除了石头,竟是连青苔都没有。

        没有鱼虾,没有水草,没有任何生物的踪影。

        这是一个死湖!

        骤变突发,原本清澈无比的湖底,一股股黑色的浓雾蔓延而上,朝着顾明东抓来,他心底一惊转身想逃。

        可浓雾却并不放过他,尖利的呼啸震得顾明东大脑轰隆隆作响,一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黑色的浓雾抓住了机会,一股股朝着他体内钻。

        如同果冻的冰蓝色湖水中,弥漫起一股股黑色的丝线,丝线越来越多,就像是纯洁无瑕的蓝宝石内,突兀的产生了惹人厌恶的杂质。

        天人交战,精神的痛苦超越了身体,顾明东已经陷入了半昏迷中。

        恍惚之间,他看到湖面上出现了一群人,他们穿着民国时期的衣服,似乎因为什么发生着争吵。

        隔着湖面,上头的声音变得含糊不清。

        “守珠……”

        “佛骨事关重大……”

        “……不能借……”

        “绝对不行……组训……”

        “民族大义……是规矩大还是人命大……”

        为首的男人年过五十,面容苍老,站在他面前的青年却意气风发,两人眉眼之间很是相似,应该是父子。

        一次次争吵没有结果,不知道过了多久,青年消失了,只有老人留了下来。

        “元和吾儿……”

        这一次,老人的脸上带着悔恨和愧疚,但更多的却是坚定。

        庄严而古韵的吟诵,从老人口中传出,原本平静的湖面终于涌起了波浪,波浪愈演愈烈,山谷之中的平静小湖,竟有一种海啸般的惊涛骇浪。

        可怜顾明东被裹挟其中,一边还得应付无孔不入的黑雾,只觉得自己活像是被装进了罐头里的沙丁鱼,然后被放到360旋转的云霄飞车里。

        终于,在玩了十万八千里云霄飞车后,湖面终于平静了下来。

        岸边的老人原本有一头黑发,如今却须发尽白,而他手中赫然抓着数十颗佛骨,此时的佛骨并没有银灰色的外壳,在阳光下之下闪闪发亮。

        “……不知是对是错……”

        许久,老人感叹一声,远离湖底而去。

        顾明东急迫的想要跟上去看看,无奈却被黑雾纠缠不得脱身。

        他一时怒火中烧,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从体内汹涌而出,原本嚣张无比的黑雾遇到了克星,可再想要逃却已经迟了。

        熟悉的异能让顾明东感受到无比的安全感,但等他再一次浮出水面,周围的山林静悄悄的,那个老人早已不知踪影。

        顾明东再一次腾空而起,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一片湖面。

        在此之前,他从未发现上河村的后山之中还有这么特殊的存在。

        难道他要再一次错过窥视真相的机会?

        就在顾明东失望的时候,山林却忽然热闹起来,老人浑身是血,气息奄奄,身边却只有一个不到七岁的孩子。

        伤重的老人再也无法前行,他一把推开那孩子:“快走!”

        “爷爷……”男孩哭泣着。

        “走!走的越远越好,再也不要回来。”

        老人怒吼着,孩子似乎被吓住了,退后两步,猛地磕了两个响头,钻进树林消失不见了。

        男孩逃走不久,追兵便出现,为首的男人脸色阴郁,示意手下继续追捕。

        他走到老人面前,单膝点地,这看似臣服的姿势,却让他做出几分压迫感来:“白老,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儿,你为何不答应。”

        “呸!”

        老人一口含血的唾沫喷在他脸上:“可恨我心志不坚,错信孽子,才会把佛骨交给你这等狼子野心之人。”

        男人抹去唾沫,站起身来,冷笑着看着垂死挣扎的人:“既然白老不肯合作,那我别无他法,只要送你去底下跟元和兄团聚了。”

        一句话,让白老脸色大变,竟是呕出一口血来。

        白老知道自己在劫难逃,狠狠的盯住眼前的男人:“卑鄙小人,佛骨乃有灵之物,你妄想逆天改命谋取私利,他日定会孽火焚身,死无全尸。”

        诅咒完毕,不等男人反应,白老身体一歪。

        “顾大帅,他死了。”身后的人检查完说道。

        顾大帅脸色阴沉:“去,给我把那个小崽子逮出来。”

        旁观这一切的顾明东看得怒发冲冠,却又毫无办法,他的灵魂与这些人存在于不同的时空,造成不了丝毫影响。

        唯一让他庆幸的是,逃走的男孩脚步极快,且对山林熟悉无比,并未被这些人追上。

        顾大帅等人却不能久留,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周围的士兵脸上流露出几分畏惧来:“大帅,天快黑了,我们不能留在这里。”

        “白家那小子才六岁,恐怕早就被狼吃了。”

        “是啊大帅,要不我们还是赶紧走吧,这地方邪乎的很。”

        顾大帅怒道:“你们知道什么,如果没有白家人,到时候……”

        他咽下后半句话,眼看浓雾渐渐笼罩住山林,顾大帅也不敢冒险,迅速带着人撤退出去。

        顾明东一路跟随,却发现他们到了山脚下,进入了下河村一个大宅子里。

        【杜宅】

        一个男人弯着腰弓着背在门口等着,瞧见顾大帅时那点头哈腰的尽头,十分谄媚。

        顾大帅显然也不把他放在心上:“东西呢?”

        “全在这里了。”杜家人连忙说道。

        顺着他们的视线,顾明东看到了那个巨大的青铜鼎,而青铜鼎旁有一个小香炉。

        “就是这个?”

        杜家人低着头,解释道:“小的见过家主用此物求神。”

        顾大帅没有废话:“带走。”

        一群人呼啦啦的来,呼啦啦的走,没给杜家人半点颜色。

        等到他们离开,杜家后背不服气的叫道:“爹,他不过是个泥腿子出生,仗着手里头有枪杆子就敢对咱家大呼小叫。”

        “嘘,闭嘴。”杜家主连忙关上门。

        看着儿子不服气的架势,杜家主冷笑道:“他们自己想找死,咱们何必拦着。”

        “爹,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杜家主冷笑道:“你以为守珠人守的是什么?”

        “姓顾的目光短浅,以为靠着几颗佛骨和那两个玩意就能得到好处,殊不知这迟早会要了他们的性命。”

        “爹,那咱们藏起来的东西……”

        “那东西暂时不能动。”

        杜家主沉吟道:“姓顾的疑心极重,这件事除你我之外,就连你媳妇和儿子也不能知道。”

        “等,只要等到顾家威风四方,谢家卫家四处凋零,咱们才是真正的安全。”

        “到那时候,老家主为元和少主私藏的重宝,就成了咱们的,咱们杜家也不用世世代代留在这鬼地方。”

        杜家人的阴谋诡计,顾家人的阴险狡诈,都让顾明东火冒三丈。

        偏偏他除了愤怒,压根做不了什么。

        岁月变迁,神州大地一片混乱,就连平静的小山村也迎来一次次天灾。

        人算不如天下,杜家人的精明算计,也敌不过意外,父子俩严防死守的秘密,随着他们的横死埋入地下,这也许就是他们背叛白家的报应。

        而活下来的杜家人,对曾经的一切一知半解,手里头东西也渐渐藏不住。

        顾明东很想离开这里,跟上顾大帅看看他究竟还做了什么,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这个地方。

        时光荏苒,战乱稍停的时候,一群群难民在上河村落地生根,其中有一家人选择了靠山最近的地方。

        只一眼,顾明东便认出来,那个人跟老顾家肯定有血缘关系。

        他惊讶的看着这一切,夜深人静的时候,那男人拥着自己的妻子,笑着说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子,给咱送钱送粮食的,就为了让咱们来这边安家。”

        “你说这里头会不会有啥事儿?”

        “能有啥事儿,反正钱咱用了,粮食也吃了,难不成他还能让我们吐出来?”

        “我总觉得那个顾先生奇奇怪怪的。”

        “有啥奇怪的,也许他就是瞧咱们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所以才大发善心。”

        “你不知道,我听他们家下人说,顾家可奇怪了,每一代都拼命生孩子,结果生下来的孩子不是夭折就是傻子,很少能养活。”

        “所以他们才想救人积福吧。”

        “这么一说倒也对。”

        顾明东看着这对依偎在一起的小夫妻,心底震惊不已。

        他刚确定两个顾家不是一脉,竟在这里听见了另一个秘密,老顾家,是顾大帅特意送来上河村的。

        借运?

        两个字闪现在顾明东的脑海之中。

        顾明东想继续看下去,却忽然觉得脑袋发沉,突然涌现出的疲倦让他慢慢合上了双眼,周围的声音和风景都变得恍恍惚惚。

        “阿东?阿东,你快醒醒。”耳边的呼唤声变得清晰起来。

        顾明东只觉得眼皮有千斤重,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打开:“我……”

        还没开口,嗓子沙哑的不行。

        马秘书见他醒来,大大松了口气:“可算醒了,你都昏迷了两天了。”

        他连忙端来水喂他喝,等喝了几口,顾明东就觉得嗓子痛快了许多:“我怎么了?”

        “发高烧了,医生说你这是水土不服,攒着一块儿发出来了。”马秘书解释道。

        “你这要是再不醒,我就得想办法弄点咱溪源镇的泥巴给你灌下去了。”

        他们那边的土方子,水土不服就灌点加了家乡泥巴的水,铁定能好起来。

        顾明东庆幸自己醒过来了,他可不想喝泥巴水。

        喝了点水缓了一会儿,顾明东就觉得精神好了许多。

        他想起在上河村时,异能跟小型青铜鼎大战一场,第二天他也发烧了,当时还以为是下水受凉的缘故,没想到根节点在这儿。

        两次都发烧,看来异能大战青铜鼎看着轻松,实际上也费力的很。

        顾明东感应了一下,果然,异能再一次得到了好处。

        这跟舍利子给的好处不同,舍利子就像是对口的化肥,能让异能快速的生根发芽,而黑雾的缠斗,却像是一把锤子,将原本虚胖的异能锤炼了一番。

        确定异能无视,顾明东感激的说道:“马秘书,谢谢你这两天照顾我,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马秘书还有些不放心:“要不再住两天看看,万一反复了怎么办?”

        说完还压着声音说:“你别担心医药费,农科院那边给咱出了,你这也算是工伤。”

        顾明东看了眼还在输液的吊瓶,也没坚持现在出院。

        马秘书自然不可能一直留在医院照顾他,瞧顾明东精神不错,他也就放心了。

        倒是傍晚时分,洪教授拎着东西过来了。

        一进门就说:“你这小子,这次可把我们吓坏了。”

        顾明东笑了笑:“是我大意了。”

        洪教授偷摸摸的往旁边瞧了一眼,确定没人往他们这边看,才低声问:“是不是你救了老师,所以才受伤了?”

        顾明东没料到他会这么想,连忙解释:“跟这件事没关系,是我自己身体不好。”

        洪教授一听,却更加确定了:“我就说老师突然好起来肯定跟你有关,你还不承认。”

        “哎,你别看我现在整天跟科学数据打交道,其实我对你们那行也有些了解,知道你们但凡出手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顾明东忙道:“洪教授,真不是……”

        “你别说了,我懂。”洪教授支棱着耳朵,“这事儿要低调,我都懂。”

        顾明东不禁扶额,很想问一句您老人家到底懂了什么,你天天跟科学打交道这么合适吗?

        洪教授却觉得很合适:“哎,害你平白高烧了两天,要不是你身子骨好,恐怕就撑不过来了。”

        洪教授是真心实意的觉得愧疚,将一切都推到了那天的事情上。

        顾明东百口莫辩,不管他说什么,洪教授就认定了两者之间存在关联。

        “这些你拿着,你要是不拿,我这辈子都不能安心。”洪教授说着,还把一个小荷包塞给他。

        顾明东一捏就知道肯定是钱和票:“洪教授,真不用这样。”

        “要的要的。”洪教授硬是塞进他手中,一副你要是不收,那我就坚决不走的架势。

        顾明东挑了挑眉,到底是没拒绝。

        毕竟他走了一趟顾家老宅,毁了那个青铜鼎,也算是变相救了顾元和,从青铜鼎被毁的那一日开始,不管是顾元和还是谢南山,都摆脱了命运的控制。

        临了,洪教授又说:“阿东,原本我还想着带你见见老师,让他多教教你,谁知道老师忽然出院了,带着师母去了南边的试验地,说暂时不回来了。”

        洪教授心底奇怪的很,毕竟这都快过年了,即使南方天气热,可也不至于赶这么点时间。

        不过老师坚持要走,一天都等不了,洪教授也没别的办法。

        顾明东眨了下眼:“顾老先生去海城了?”

        “是啊,说什么都要现在去,他原本就对果树比水稻感兴趣,指不定过两年咱们就能吃到南方的水果了。”

        顾明东听完,便知道顾元和这般举动,是想跟北京的钱家彻底拉开关系。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钱家那两人已经死在了地窖中,再也不会出现了。

        两人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洪教授交代他好好休息,又说等好了就能回程,这才离开。

        他前脚刚走,谢南山后脚就进来了。

        “刚才那教授话好多,愣是唠嗑了一个多小时,老子在门外等的腰都酸了。”

        顾明东挑了挑眉:“你怎么来了?”

        谢南山笑嘻嘻的坐在床头,顺手捞了个洪教授拿来的橘子剥开:“你这病得半死不活的,我可不得来看看。”

        “你说你在上河村待着一直好好的,来了北京就生病,发烧还昏睡不醒,你要出点什么事情,那我岂不是良心不安。”

        顾明东一听,便知道谢南山也误会了。

        他八成以为自己是来了北京,收到了什么不知名的诅咒,所以才会发烧昏迷。

        果然,谢南山叹了口气:“我看咱还是回去吧,也许咱俩就是这个命,上河村也挺好的,山清水秀人也淳朴。”

        顾明东瞧了他一眼:“上河村是很好,用不着你说。”

        谢南山掰开半个橘子递给他:“吃个橘子补补身子。”

        顾明东尝了一口,酸的他倒牙,好不容易咽下去,就瞧见谢南山一个大老爷们,自己吃橘子还细细的剥开白丝。

        “这样吃才不酸。”谢南山表示。

        顾明东索性把剩下的都递给他:“那你全吃了吧。”

        “那我可不客气了。”谢南山乐呵呵的说。

        等他吃得正高兴,顾明东忽然说道:“从今天开始,你不用担心会昏迷不醒,随时送命了。”

        谢南山的橘子差点没卡在喉咙里,咳嗽了大半天才问:“你,你这话啥意思?”

        “字面意思。”顾明东挑了挑眉。

        谢南山却淡定不了:“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顾明东,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顾明东笑了一声:“你看我是喜欢开玩笑的人吗?”

        谢南山狐疑的看着他,似乎想要从他脸上找出答案来,可惜顾明东向来表情少。

        不过很快,谢南山就高兴起来:“你到底去干了什么,怎么忽然就行了?”

        顾明东指了指旁边的苹果,谢南山赶紧去洗了一个,还殷勤的削皮让他吃。

        接过去啃了一口,苹果很甜,比刚才酸得要死的橘子强多了,顾明东觉得回去之前可以多买一些,家里头大大小小肯定喜欢。

        “哎,你到底说不说?”瞧他慢悠悠吃苹果的尽头,谢南山恨不得自己贴过去一口吞了。

        顾明东吃完了一个苹果,才笑着说了句:“如果我没猜错,从今往后,你可以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再也不用担心了。”

        “佛骨的诅咒消失了?”谢南山不敢置信的说。

        顾明东点了点头。

        一时之间,谢南山竟是有些恍惚,他从小到大就背负这个厄运,以至于知道解脱了,忽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许久,谢南山才问:“如果你猜错了呢?”

        顾明东耸了耸肩,笑道:“那跟现在也没有区别。”

        谢南山一想也是,左右他已经这样过来许多年,似乎也没啥区别。

        “你到底去做了什么?”

        诅咒总不可能是无缘无故的消失。

        顾明东没有直接回答,因为仔细的解释起来太麻烦,谢南山会倒霉,压根跟谢家自以为的佛骨毫无关系。

        这其中牵扯着顾家、白家、谢家三家人的恩怨,还有杜家掺和其中,太过复杂也太过遥远,就连顾明东自己也还有一些条理没梳理清楚。

        所以他只是看向谢南山,露出一个蛊惑的笑容来:“要不要试试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1765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