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71章 腌菜

第171章 腌菜


谢南山站在火车站,忍不住唾了一句:“老子脑子里都是粑粑,居然信了这家伙的鬼话。”

        那晚上聊过后,顾明东似乎说了,又似乎什么都没说,偏偏谢南山一口应下要试试。

        他当时就觉得,他们俩没仇没怨的,顾明东不至于害他。

        等冷静下来,他才觉得自己脑壳肯定被锤了,不然怎么会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难道就因为姓顾的轻描淡写的几句话?

        木已成炊,谢南山拍了下自己的脑门子:“我一大老爷们,总不能答应了又怂蛋,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他心底也觉得奇怪,明明自己跟顾明东相识不就,连面都没见过几回,但偏偏就信了他的邪。

        难道这就是祖宗先辈打下来的革命友谊?

        自由的希望就在眼前,谢南山琢磨着怎么样也得试试,不成就算了,成功的话,他倒是欠了顾明东一个天大的人情。

        谢南山脑袋里头到处跑火车,没在车站多留,迅速的朝着站外走去。

        火车上,跟来时不同,这一次顾明东两人能躺下,洪教授走了关系帮忙弄到了两张硬卧票。

        虽然绿皮火车的卧铺也拥挤,两边各三层,一个房间有六个位置,通常没人舍得一人躺一个卧铺,都是好几个人挤一挤。

        马秘书便说:“我坐下面,这边进出也方便点。”

        顾明东看了看车票:“我个儿高,坐最上面吧。”

        最上面的位置下来不方便,坐着也憋屈,可正因为位置高,不容易被别人碰到。

        “你确定要坐下面,待会儿会有别的人进来。”顾明东提醒道。

        马秘书却说:“那正好能聊聊天。”

        于是顾明东也没阻止,把行李往楼上一扔,长腿一伸就躺下了,虽然以他的身高,躺下来也不那么舒服,但总比拥挤的硬座好多了。

        就是铺盖卷一股味儿,躺着也硬邦邦的,绝对不辜负硬卧的名声。

        出门在外也讲究不了这些,毕竟来的路上,他们俩只能坐着睡,一觉起来脖子都在咯吱咯吱作响。

        马秘书坐下来收拾了一番东西,就抬头说:“咱们这次出差也算顺利,算算时间还能在年前赶回家,得亏洪教授是个体贴人的。”

        顾明东都不好意思告诉他真相,洪教授这一出完全属于声东击西,粮种只是个借口。

        “到时候我就直接回家了,马秘书,还得麻烦你把资料递上去。”

        马秘书一听还挺高兴,毕竟在北京的时候,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洪教授更看重顾明东,现在他说这话,显然是不打算跟自己抢功劳了。

        心底高兴,马秘书笑呵呵的说:“行,那你早些回去休息。”

        两人各取所需,倒是相处的十分和谐。

        顾明东的选择是正确的,很快,车厢里就热闹起来,呼啦啦进来一群人,看着得有七八个,手里头却只有两张票。

        最后六个人的硬卧,倒是塞下了十二个人,有张床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四个,看得人都担心那张床吃不吃得消。

        等到了晚上,脚臭味,呼噜声此起彼伏,让顾明东开始感谢这年头的车厢都不是密闭式的,至少空气能够流通。

        除了人多了点,这次他们俩倒是没遇上乱七八糟的人和事儿。

        顾明东跟马秘书轮流看东西,还能偶尔出去走一走,上个厕所,倒是比许多人都舒服。

        熬了两天,终于抵达菱乡镇时,顾明东飞快的跳下车,只觉得自己像是在腌菜缸里头泡了三天三夜的酸萝卜。

        “阿东,等等,你慢点。”马秘书一边喊,一边也跳下车。

        冰冷的空气扑面而来,顾明东却只觉得清新。

        马秘书却气喘吁吁的说:“你走得也太快了,拎着这么多东西,你都不觉得累吗?”

        回来之前,顾明东在北京大肆采购了一番,洪教授那边又送了一些过来,以至于去的时候轻车熟路,回来的时候倒是包袱款款。

        马秘书拎着两袋子苹果,走路都觉得累,哪像顾明东健步如飞的。

        “我帮你提着?”顾明东笑着说道。

        浑浊的空气消失了,他的心情也恢复了。

        马秘书连忙摇头:“我一大男人用不着,走,咱回家去。”

        离开家这都大半个月了,马秘书其实也归心似箭。

        “我提前打了电报回来,不过拿不准到点的时间,咱估计得自己乘车回溪源镇。”

        他们这趟车晚点了足足五个小时,原本凌晨就该到了,结果一路晚点,现在都已经中午了。

        “都到家门口了,自己坐车也方便。”只要不把他塞回腌菜坛子,顾明东就满足了。

        “别客气了,我提着吧。”顾明东说着,一把拎走了他最重的行礼。

        马秘书见他背上扛着个大包袱,一手提着竹箱子,一手还提着杂七杂八的东西,走起路来却还是轻轻松松,心底忍不住羡慕起来。

        见得多了,马秘书已经不再自讨苦吃,去跟顾明东比力气了。

        两人一前一后刚走出火车站,就听见一个洪亮的声音。

        “哥,大哥,我在这儿!”

        顾明东顺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那穿着深蓝色棉袄,跨在自行车上的,可不就是他家傻弟弟,这会儿就用力的挥舞着手臂。

        顾明南连车子都不管了,飞奔过来,一把搂住自家大哥,也不嫌弃他一身的腌菜味儿,兴奋的拍着他的后背,激动的难以言喻。

        “你怎么来了?”顾明东惊讶道。

        顾明南嘿嘿一笑:“我昨儿个刚好去公社打听消息,听说你们今天回来,就特意来接你。”

        “哪用特意跑一趟,难道你哥还不会自己回家?”顾明东心底暖呼呼的,但瞧着顾明南冻得脸色发白,就知道他肯定起了个大早就来了。

        “我这不是想吗,想早些见着你。”顾明南笑着说道。

        自从大哥离开之后,那颗忐忑不安的心,如今见着人终于安定下来。

        马秘书在旁边听着,倒是羡慕起来:“你们兄弟俩感情可真好。”

        至少他家哥哥和弟弟,是绝对不会大清早的,从溪源镇骑车来菱乡镇接送。

        “马秘书,这次可多亏你照顾我大哥了,来,行李放这儿。”顾明南看见人,才意识到自己思虑不周,自行车没法栽两个人的同时,再带这么多行李。

        他也实在没想到会有这么多行李,毕竟大哥离家的时候就带了个竹箱子。

        “你也别客气,出门在外还是你大哥照顾我多一些。”

        马秘书忙道:“我就不上车了,待会儿坐车直接回去,下车就到家门口了。”

        即使兄弟俩极力邀请,马秘书还是坚持的上了车。

        顾家兄弟把马秘书送上车,顾明南拍着自己的后凳喊:“大哥,上来,咱回家了。”

        大金鹿发挥出它卓越的承载能力,顾明南骑着车,顾明东坐后头,手里头还提着那个竹箱子,而两个大大的布包袱悬挂在了车把手上。

        每当这种时候,顾明东就觉得这辆车买的绝对值当,一百五十块,愣是买了半辆拖拉机。

        顾明南愣是把脚踏板踩得跟风火轮似的。

        “大哥,北京好不好玩,人多不多,东西好吃吗?你有去□□看升旗不,是不是特威风?”

        “好玩,多,好吃,有。”顾明东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顾明南一听更来劲了:“等以后有机会我也要去北京,不过你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我们可想死你了,你可不知道,阿晨躲在你被窝偷偷哭了好几次。”

        “他那害臊的劲儿,哭了还不承认,弄得我跟阿星还以为家里闹鬼了。”

        “本来要过年了置办年货,结果你不在家,大家伙儿都觉得没劲儿,幸亏赶在年前回来了,不然咱家过年都不得劲。”

        这家伙话多的很,弄得顾明东忍不住问:“老二,你骑车说话不怕吃着冷风吗?”

        顾明南嘿嘿笑道:“怕什么,我身体好的很。”

        结果下一刻就开始打嗝,显然身体再好,吃着冷风也会打嗝。

        顾明东无奈的拍了拍他后背:“老实点,有话到家再说。”

        顾明南想笑,结果一开口又开始打嗝,只得老老实实的骑车。

        另一头,上河村。

        顾亮晨蹲在门口,简直已经望眼欲穿,每隔一分钟就得抬头看一次。

        顾亮星好一些,但也忍不住问:“四姑,我爸今天真的会回来吗?”

        顾四妹笑着说道:“公社传出来的消息还能有假。”

        顾亮星叹了口气,忍不住说:“早知道爸一去就这么久,那我宁愿不要礼物了。”

        顾四妹见两个孩子可怜巴巴的小模样,想了想说:“阿星,阿晨,你们要不要过来帮忙,咱多做点好吃的,等大哥回家就能吃上热乎乎的饭。”

        双胞胎一听,果然都起身走过去。

        “爸喜欢吃红烧肉,咱们先炖着。”顾明晨建议道。

        “爸还喜欢吃咸肉冬瓜汤,咱家不还存着一个冬瓜吗,吃了吧!”

        就连原本在帮忙烧火的顾芸都探出头来:【还有拍黄瓜,爸喜欢吃。】

        “好好好,都有,咱多做点。”

        双胞胎恨不得将家里头的好酒好菜都拿出来,前几天生产队杀了猪,虽说顾明东出门在外,但他可是去出公差的。

        再说了,这几头大肥猪能养到这么重,也都是顾明东的厉害。

        所以即使他不在生产队,倒是也没有人敢亏待老顾家,老顾家分到了好多猪肉,除了新鲜的冻着吃,其他的都腌了起来。

        顾明东下车的时候才中午,但兄弟俩骑着自行车,硬生生从菱乡镇到溪源镇,俩兄弟换着腿骑,才终于在傍晚时分到了家。

        叮铃一声。

        原本在厨房里帮忙的顾亮晨猛地抬头,大喊一声:“是爸回来了。”

        说完撒丫子就跑,飞快的朝着外头冲过去。

        顾明东坐在后座上,还没到家门口,就瞧见小儿子跟炮弹似的冲过来,口中喊着爸。

        “阿晨!”顾明东跳下车,一把接住冲过来的小家伙,笑着抱着他亲了一口。

        顾亮晨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连声喊道:“爸,你可算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父子俩亲昵的不行。

        没等说几句话,又一个小炮弹冲出来:“是爸回来了,真的是爸,爸爸!”

        顾明东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来,把顾亮星也抱了起来,两条手臂一手一个,倒是刚刚好。

        顾明南笑着喊道:“行啦,快下来,大哥刚回家肯定累了。”

        “爸,让我下去吧。”顾亮晨这才想到,连忙挣扎着要下来。

        “不用,好不容易回来,我也想跟儿子亲香亲香。”顾明东笑着说道。

        一路上顾二弟没少嘀咕,听见小儿子因为想念自己,大半夜的溜达到他的房间偷偷哭泣,顾明东心底又是好笑,又是温暖。

        在北京的时候,顾明东并没有如何思念家里,可现在抱住了两个大胖小子,他反倒是想念起来。

        原来他心底也盼着赶紧回来。

        北京虽然繁华,却只让他觉得烦闷不自在,还不如小小的上河村。

        双胞胎有些害羞,毕竟生产队像他们这么大的孩子,别说被父亲抱在怀中了,通常都已经要下地干活了。

        但长时间的思念,让两个孩子都舍不得离开父亲温暖的怀抱。

        就这一次,双胞胎难得很有默契的想着。

        顾明东一手一个抱着走进屋,这才看见顾芸正站在门口,正眼巴巴的看着他。

        放下双胞胎,顾明东摸了摸顾芸的脑袋:“小芸,爸爸回来了。”

        【欢迎爸爸回家。】顾芸笑着眯起了眼睛。

        顾三妹顾四妹已经收拾出满满一桌子饭菜,顾三妹招呼道:“哥,先喝完热汤垫垫肚子。”

        “大哥看着都瘦了,是不是吃不惯北京的饭菜,今天你可得多吃点。”顾四妹说道。

        顾明东笑道:“哪儿就瘦了,在北京的时候吃的比在家还多。”

        “真的瘦了,你们说是不是?”顾四妹却坚持道。

        显然,除了顾明东,老顾家其他六口人都觉得他瘦了很多,恨不得将他的饭碗堆成一座小山峰。

        顾明东也来者不拒,北京的饭菜是不错,但他更喜欢家里的,吃着肠胃都更熨帖。

        等吃饱了,歇够了,顾明东才大手一挥:“都过来,给你们带了礼物。”

        “阿南,这是你的,小西小北,这是你们的,阿星阿晨小芸,给。”

        顾明东打开竹箱子,一人一样谁也没拉下。

        顾明南是一顶雷锋帽,厚实的面貌挂着两个大耳朵,戴上之后就算大冬天骑车也不用怕冷了。

        姐妹俩都是白底红花的衬衣,这样的衬衣现在穿不上,是春夏的款式,但这么“时兴”的衬衣,在溪源镇可买不到。

        兄弟姐妹三人顿时爱不释手,当着面就试戴起来。

        而放在双胞胎和顾芸面前的,是三个铁盒子。

        顾明星急吼吼的打开,发现铁盒子盖子的里面,居然刻着乘法口诀四个大字,下面便是一道道算式题。

        “这是什么?”顾亮星疑惑的问。

        “铅笔盒子。”顾明东示范了一下,“以后可以把铅笔橡皮和尺子都放在里头。”

        以前他们上学,都是自家缝一个布袋子装铅笔,偶尔铅笔头会戳出来。

        一听这话,顾亮星顿时失望无比,眼巴巴的看向自家二叔手里头的帽子,他可看见上面有一颗大大的五角星了。

        顾明南在屋里头也不怕热,就这么带着厚帽子,还嘚瑟的在他面前转悠。

        顾亮晨和顾芸倒是很喜欢,小心翼翼的将铅笔盒放起来。

        顾亮星叹了口气:“好吧,这礼物也很好。”

        顾明东扑哧一笑,捏了捏大儿子的鼻尖,又从箱子里拿出三个帽子来,这跟老二的厚实棉帽不同,军绿色的帽子上挂着一个五角星。

        “红军帽!”顾亮星惊喜的叫道。

        这年头能拥有一顶自己的红军帽,那可是无比荣耀的事情。

        这可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通常都是家里头有人当兵才能弄到。

        顾明东笑道:“洪教授托人弄到的,你们带还稍微大一点。”

        “不大不大,一点都不大。”顾亮星乐滋滋的说。

        顾四妹也笑道:“没事儿,到时候我来改一下,在里面加一根松紧带就行了,保管外面一点都看不出来。”

        顾亮星一听更高兴了,哄着四姑现在就去改。

        顾亮晨也很喜欢,但他依旧牢牢的黏在他爸身边,一副绝对不离开的架势。

        “四妹,别理他,我还带了些点心过来,你们尝尝。”

        打开盒子,里头不但有常见的麻花沙琪玛,还有一些精致却少见的点心,那都是谢南山准备的“谢礼”,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倒腾来的。

        众人一看,纷纷惊讶起来。

        “这点心长得也太好看了,北京人都吃这个吗?”顾明南忍不住咋舌。

        顾三妹抓起一颗:“这颗长得跟花儿似的,我都舍不得吃了。”

        顾明东伸手一推,花果子直接落到她的嘴巴里,顾三妹下意识的咬了一口,香甜的味道就从口中蔓延开来。

        她拿着还没吃的一半,又是可惜,又是享受。

        顾明东一个没拉下,见者有份分了一圈,他自己也捏着一个麻花吃起来,比起甜腻腻的糕点,顾明东更喜欢这一口酥脆的。

        “北京的点心可真好吃。”顾三妹吃完最后一口,忍不住感慨道。

        顾明南更是坚定了决心:“我以后一定要找机会去一次北京,到时候吃个够。”

        “那得话多少钱?”顾四妹也觉得好吃,但还是担心道,“大哥,你在北京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把钱和票生下来买这些了?”

        这么一说,其余人也齐刷刷的看向顾明东。

        顾明东却说:“看看这是什么。”

        几人打开一看,却是一堆钱和票据,居然比带出去的还要多。

        “里面有农科院补贴的,也有洪教授私底下送的,你们的礼物没花多少钱,大部分都是别人送的。”

        他可是救了谢家和顾家,这么点感谢拿着完全不亏心。

        顾明南却没接大哥递过来的钱:“大哥,这钱你留着花,我那儿还有呢。”

        不等顾明东拒绝,他又笑嘻嘻的问:“哥,你要过意不去的话,点心给我留几块呗,晓茹肯定没尝过这么好吃的点心。”

        顾三妹在旁边打趣道:“哦哦哦,有的人有了媳妇就忘了妹妹了。”

        “吃还堵不住你的嘴。”顾二弟瞪了眼妹妹。

        顾明东却早有准备,拿出一个小纸盒来,比他们家的小很多,但送礼十分体面:“这是给晓茹准备的,明天你带去吧。”

        “哥,就知道你最好了。”顾明南高兴的蹦跶起来。

        其实不只是钱晓茹,顾明东买了不少,点心的价格不算太贵,冬天也放的住,更难得是新鲜好吃,用来当年礼十分不错。

        姑姑家的,三叔家的,顾明东都准备了。

        顾明南笑着追问去北京的行程来,听见火车站都那么繁华,顿时惊呆了下巴,顾明东没啥说故事的天分,却也愣是把几个孩子听的一愣一愣的。

        只有顾芸在北京住过,倒是不那么关心。

        这会儿她拿着一块枣泥糕慢慢吃着,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大院子里。

        闹闹哄哄了好一会儿,顾四妹细心,瞧见自家大哥脸上有了倦色,提醒道:“行啦,咱们有话明天再说,让大哥进屋休息吧。”

        这才算散了。

        顾明东迅速的洗了个澡,换了衣服,这才觉得浑身上下都清爽了。

        谁知刚躺进被窝,就摸到两个热乎乎的小火炉。

        顾亮晨露出一个小脑袋:“爸,今晚我可以跟你一起睡吗?”

        顾亮星已经闭上眼睛,呼呼呼假装睡着了,反正他是不肯走的。

        顾明东笑了笑,捏了捏两个儿子的脸颊躺了下来。

        曾几何时,顾明东习惯一个人睡,身边多一个人都觉得难以入睡,可是现在,两个小火炉源源不断的提供者热量,甚至还把手和脚压在他身上,顾明东却觉得无比的安心。

        原本还打算半夜起身去山上查看的顾明东,不知不觉也熟睡起来。

        一觉睡到大天亮,再次醒来的顾明东神清气爽,精力十足。

        因为觉得自家大哥吃苦受累还瘦了,顾家姐妹特意起了个早,做了一顿非常丰富的早餐。

        丰富到顾明东一看,都为自家那几只鸡担心。

        不过弟弟妹妹的好意,顾明东还是笑着领了。

        吃饭了早饭,顾明东才说:“我去三叔家一趟,把东西带过去,顺道儿销假。”

        谁知顾四妹却叫住他:“大哥,你去的时候记得绕个路,别去王麻子那屋子。”

        “怎么了?”顾明东奇怪的问道。

        顾四妹压低声音:“那个钱知青中邪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1765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