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79章 巧遇

第179章 巧遇


顾明南跟往常一样,  下了班就载着顾三妹往家里走,这天他原本特别高兴,因为运输队发了福利,  是一箱杨梅,  端着沉甸甸的得有十斤重。

        顾三妹一看,  满心羡慕:“还是运输队的待遇好,  居然还能发杨梅。”

        低头一闻,杨梅的酸甜味儿就透过竹篮子传出来,  让顾三妹忍不住咽口水。

        顾明南得意的说:“那必须啊,谁让你哥我是人才。”

        “瞧你嘚瑟的,运输队还不是人人都有。”顾三妹没打开吃,  捧着篮子坐在了后凳上。

        顾明南踩着自行车:“谁说的,临时工就没有,得正式员工才有。”

        虽然都是在一个地方干活,  但临时工跟正式工的待遇天差地别,  这也是为什么大家伙儿都瞧不上临时工。

        “这杨梅看着够大,也黑,肯定很甜,  大哥一定喜欢吃。”顾三妹笑着说道,

        时间久了,顾三妹几个也瞧得出来,  顾明东平时看着淡淡的,  但就喜欢吃一些新鲜的玩意儿,杨梅够新鲜,  他肯定喜欢。

        结果兄妹俩兴致勃勃的,到了半路上傻眼了。

        自行车掉链子了。

        顾明南折腾了半天没修好,顾明西催促道:“怎么还没好,  老二,你不是连修车都会吗,自行车都弄这么久。”

        顾二弟无奈道:“这不是简单的掉链子,是链子直接断了,得换一条。”

        要是在厂里头,他倒是能自己用电焊修一修,可现在手头没工具。

        “没办法了,咱俩慢慢走回去吧。”总不能在这边等着。

        于是顾明南扛着自行车,顾三妹拎着杨梅,两人一起往家走。

        谁知道刚到半路,后头有人骑着车赶上来了,瞧见兄妹俩的架势就笑:“你俩有车不骑,怎么还扛着自行车走了?”

        顾明南一看,还是个熟人:“别提了,车链子坏了。”

        谢南山下了车,笑着说道:“我来看看?”

        “断了,没工具修不好。”顾明南解释道。

        谢南山哈哈一笑:“这不是巧了,你们等等。”

        说完从车头的大包里拿出一样东西来,顾明南一看,居然是一条半新的车链子。

        “谢哥,您这出门还带车链子啊?”他惊讶的问。

        谢南山笑道:“没法子,整日里东奔西跑的太费自行车了,不只是车链子,我这包里头连轮胎都有,不然车坏在半路就没法子。”

        不只是顾明南惊讶,顾明西都忍不住看了看他那大包袱,暗道里头难不成是百宝箱。

        有了新的链子就好办了,很快大金鹿自行车又能走了,顾明南上去骑了两圈完全没问题。

        “太好了,谢哥,这链子多少钱?”顾明南问。

        谢南山哈哈道:“我跟阿东啥关系,还能要你们一根铁链子的钱?”

        顾明南抓了抓头发,他还记得上次大哥提过,这位谢南山是“远方亲戚”。

        顾明西倒是在旁说:“亲兄弟明算账,大哥要知道我们占你便宜,那也得教训我们的。”

        谢南山看了她一眼,暗道顾明东这妹妹倒是鬼精鬼精的,便说:“行,那你给我一块钱就得了,原本也是旧货翻新的。”

        顾明南赶紧麻溜的将钱付了,原本的铁链子也没舍得扔,准备明天带去运输队修一修,到时候修好了能离着备用。

        等付完了钱,顾明南才问:“谢哥,都这个点了,你这是要去哪儿?”

        谢南山一拍脑袋:“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儿,我正巧去找你大哥。”

        于是顾明东左等右等,等了半天瞧见弟妹回家,后头还跟这个拖油瓶。

        看见满面红光的谢南山,顾明东就知道他完全没事儿了。

        两人对视一眼,十分默契的没提那话。

        “阿东,不介意我来蹭顿饭吧?”谢南山笑哈哈的进门了。

        顾明东淡淡说道:“介意,难不成还能把你赶走?”

        “你赶我也不走。”谢南山一边说,一边还拿出专程带过来的特产来,顺带将三个孩子的脑瓜子都拍了一遍。

        顾明南兄妹俩一进来,低声说:“大哥,我们半路遇上了,谢哥说来找你。”

        方才瞧着,这俩人倒是很熟悉的样子,跟上次有些不同。

        顾明东点了点头,看了眼自行车:“车坏了?”

        “链子断了,谢哥带着就换了一条。”

        “我说你们就别聊了,赶紧进来吃饭啊。”谢南山招呼道,还从大包里拿出一盒切好的卤牛肉来。

        牛肉现在可是稀罕的东西,十里八乡的牛都是公家的,除非牛受伤死亡,不然平时想吃到一口牛肉可比猪肉难过了。

        谢南山一边摆牛肉,一边招呼人,看着倒是比顾明东这个主人还像是主人。

        几个小的面面相觑,心底都在嘀咕这家伙跟大哥到底多熟。

        顾明东坐下来,谢南山就招呼他吃牛肉:“这可是我废了好大劲儿才买到的,味道很不错,多吃点。”

        顾明东尝了一口,味道确实不错。

        谢南山也没客气,一会儿一碗饭就下肚了,看得顾明北目瞪口呆:“谢大哥,你要再来一碗饭吗?”

        “那就谢谢四妹了。”谢南山直接把碗递给她。

        “你叫谁四妹呢?”顾明东瞥了他一眼。

        谢南山哈哈笑道:“你妹不等于我妹,你家弟弟妹妹就跟我亲生似的。”

        这话怎么听怎么奇怪,以至于顾家七口人,除了顾明东神色如常,其他都脸色古怪的瞧着他。

        谢南山不自知,说完还一副感慨样:“看着咱家人丁兴旺,我这心里头也高兴,哎,该是时候弄一张圆桌了,不然以后一桌坐不下。”

        顾明南插嘴说了句:“这倒是可以考虑。”

        等钱晓茹进了门,生了娃,他们还能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顾三妹伸手给了他一肘子,用口型说:“就你话多。”

        顾明南疼得龇牙咧嘴的,心底委屈不已,暗道他也没说什么。

        等吃完了饭,其他人收拾的收拾,做作业的做作业,洗杨梅的洗杨梅,很有默契的将堂屋让给他们说话。

        谢南山嘿嘿一笑:“哎,你这日子过得舒坦,这弟弟妹妹多让人省心。”

        顾明东不耐烦兜圈子:“试过了?”

        话音未落,谢南山一把抓住他的手,满脸感动,就差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阿东,我是真没想到纠缠了我们谢家好几代人的麻烦,就这么被你解决了。”

        “如今我是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想去哪儿就能去哪儿,再也不用担心哪天无声无息的睡死过去了。”

        “阿东,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你救了我的命啊。”

        顾明东赶紧把手扯出来,奈何他抓的太紧:“赶紧给我撒手,不然你就有别的麻烦了。”

        感受到他的杀气,谢南山讪讪的放开手:“对不住对不住,我太激动了。”

        顾明东受不了他那样:“既然没事了,那你还来这儿干嘛?”

        谢南山却说:“说实话,一开始知道没事儿的时候,我恨不得满世界跑一遍,但走了这大半年,我这心里头反倒是累了,倦了。”

        “那你也该回北京啊,来我家做什么?”顾明东看不懂他了。

        谢南山嘿嘿一笑:“这不是有你的地方,我就觉得安心吗。”

        顾明东不信这话,眉头一挑,认为谢南山八成是怕有啥后遗症:“溪源镇跟其他的地方,对你而言不会有什么不同。”

        谢南山却说:“这怎么能一样,这人有你,你是谁,我的救命恩人,恩同再造,再生父母,我要是个女的就该以身相许。”

        顾明东脸一黑:“你赶紧省省,我不吃这套,再这么说话就给我滚出去。”

        “还真是无情。”谢南山摸了摸鼻子。

        谢南山又说:“我家也没人了,如今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在哪儿都一样,北京那地方太闹腾,还不如溪源镇清净。”

        顾明东微微挑眉:“原来是来避难了。”

        谢南山一笑,哥俩好的看着他:“我回来对你不也有好处,以后你再要弄钱,我这儿就有门路,方便安全,绝对没有后顾之忧。”

        这话倒是比前头那些花言巧语实在多了。

        顾明东一想也是,有谢南山在镇上,他办事儿确实是方便很多,谁知这家伙立刻又不靠谱起来。

        “咱弟弟不是要结婚了吗,到时候这三转一响我包了。”谢南山拍着胸脯说道。

        顾明东拧眉拒绝:“用不着。”

        “三转一响才多少钱,我的命可比这个贵多了。”谢南山道。

        顾明东看着他,淡淡道:“有多少钱吃多少饭,白来的用着不心安,再说了,你让我对外怎么解释?”

        不等谢南山再说什么,顾明东打断他的话:“你在北京时,有没有见过钱知一?”

        谢南山回来后就打听过这事儿,低声道:“人还没找到?”

        见他摇头,谢南山神神秘秘的说:“你一定猜不到,那姓钱的回到北京后,当天就带着媳妇孩子去了郊外的老宅子。”

        “当时我还在北京呢,有人知道我打听过钱家的事情,当天就告诉我了。”

        “结果到了第二天,你猜怎么着?”

        顾明东挑眉催促,让他别卖关子。

        谢南山压着声音说:“人进了老宅子就没出来。”

        “后头我让人进去找过,愣是什么蛛丝马迹都没找着,两个大人一个孩子就这么消失不见了,你说奇不奇怪。”

        “其实我怀疑他们还在那栋老宅子里,但后来上头也开始查,我怕动静太大把自己给搭进去,就赶紧离开了北京。”

        “再后头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顾明东眼神一闪,钱知一带着人回到了老宅子?

        谢南山都能查到的事情,为什么王书记一点消息没得到,难不成还有人帮钱知一掩盖消息?

        那个人会是谁?

        钱知一带着刘大妮母子到底去了哪里?

        顾明东想不到,现在也犯不着千里迢迢赶往北京去查,索性便放下了。

        正巧这时候顾三妹端着一海碗杨梅出来:“大哥,谢哥,吃杨梅。”

        顾明东接过来,尝了一颗,酸酸甜甜味道正好:“不错。”

        谢南山不请自来,也尝了一口:“好吃,你爱吃这口啊,回头我去他们那地儿转转倒腾一些回来。”

        顾明东没接他这话,自顾自吃杨梅。

        谢南山忍不住叹气:“哎,你这人可真是油水不进,太难讨好了。”

        “你真的打算留在溪源镇?”顾明东转而问道。

        谢南山点头道:“我觉得这地方不错,适合养老。”

        顾明东看了看他那虽然不是青春正茂,但也绝对跟苍老没关系的外表,淡淡道:“随你。”

        “我们家要休息了,你赶紧回去吧。”

        “你不留我睡一晚,咱俩晚上还能秉烛夜谈。”

        “赶紧走。”

        “天都这么黑了,我也没带手电筒,路上不得摔着。”

        最后谢南山还是留下来了,没办法,来回一趟他的脸皮更厚了,赖着就是不走。

        但也没能跟顾明东秉烛夜谈,直接被扔去顾二弟的房间了。

        顾明南倒是好奇的看着他,临睡前忍不住问:“谢哥,你跟我哥关系很好吗?”

        谢南山笑道:“那是必然,我们俩可是生死之交。”

        顾明南惊叹道:“怪不得我哥能留你过夜,你可是第一个咱我们家过夜的外人。”

        这话说的,让谢南山都不知道该不该骄傲一下了。

        顾明南又好奇的问:“谢哥,你跟我哥到底咋认识的?以前也没听他提过。”

        谢南山沉吟道:“这事儿说来话长。”

        “不过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慢慢说给你听。”

        “那是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你大哥……”

        顾明东怀疑谢南山以前是茶楼里说书的,不然怎么能把子虚乌有的事情,编撰的高潮迭起精彩纷呈,还把傻老二咋呼的一惊一乍的。

        顾明东忍无可忍,敲了敲墙壁:“还睡不睡!”

        谢南山这才停住了话茬子,倒是让听了一半的顾明南抓耳挠腮的想听下去,愣是一晚上都没睡好。

        等到第二天吃了早饭,顾明东赶紧把人打发走了,他实在是受不了话这么多的男人。

        顾明东不知道的是,谢南山跟着顾明南兄妹一块儿骑车离开,刚离开家门,顾明南就忍不住追问:“然后呢,然后呢?谢哥你昨晚还没说完呢。”

        顾明西狐疑的看着他们俩。

        谢南山嘿嘿一笑,继续胡说瞎吹。

        两人一边骑车一边插科打诨,倒是一点不耽误。

        “你好,请问能不能……”

        唰的一下,两辆自行车已经风一般的吹过了。

        骑出去好一段路,顾明南才后知后觉的问:“刚才是不是有人在说话?老三,是你吗?”

        顾明西翻了个白眼:“刚路边有个人似乎想搭便车。”

        顾明南一听就不放在心上,转头又跟谢南山热聊起来。

        等双方终于在路口分开,顾明西忍不住揪着老二的耳朵问:“你跟那个谢南山怎么那么多废话,他那些话能信吗,就差说他跟咱大哥一起斩妖除魔了。”

        顾明西对谢南山的印象不大好,虽说他借了车链子,免得他们走路回家,但她总觉得那个男人油嘴滑舌,话多呱噪,嘴里头没一句实话。

        偏偏老二像个傻子,明摆着的瞎话也听得那么高兴。

        顾明南救回自己的耳朵:“我也没信啊。”

        “没信你问那么多做什么?”顾明西很是怀疑。

        顾明南嘿嘿笑道:“谢哥说的多好啊,跟说书似的,我就想多听听。”

        感情是把谢南山让免费的收音机了,谢南山要是知道自己的大忽悠,被人当成了话本听,还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这会儿他不知道,心想虽然顾明东难以接近,但顾老二倒是挺热情,以后可以多走动走动,升华一下感情。

        毕竟顾明东能悄无声息的解决纠缠了谢家几代人的大麻烦,他可得死死抱住这条大腿。

        这么想着,谢南山哼着歌往回走,心里头还挺高兴。

        他是高兴了,被彻底无视的吴梦婷却黑了脸。

        自从钱知一出事,因为“青梅竹马”的关系,吴梦婷没少被调查,一直到农忙来临才被放回来参加劳动。

        这个月吴梦婷提心吊胆的,生怕钱知一被抓回来,到时候牵连到自己。

        幸亏上河村风平浪静,除了偶尔的风言风语之外,吴梦婷并未遭受其他的迫害,心底倒是松了口气。

        钱知一还在的时候,吴梦婷心底有其他的打算,可到底还有些顾忌。

        如今他不在了,吴梦婷心思更是活络起来,她总不可能傻乎乎的留在上河村,一直等着钱知一回来。

        谁知道钱知一还会不会回来。

        吴梦婷心底怀疑钱知一找到了那东西,又觉得钱知一那么倒霉,钱家出事的可能性更大。

        可她跟家里头早就断了联系,家里的关系都在国外,帮不了她半分。

        如今她都不敢回到北京,生怕自己的身份露馅。

        左思右想,吴梦婷便决定先找一个条件好的男人嫁了,这样一来她不用辛辛苦苦的下地干活,还能留住自己的好容貌。

        至于以后?吴梦婷自然还有其他打算。

        等她下定了决心,却发现好男人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就说上河村,疼媳妇的男人不少,但家里头能富有到不用媳妇下地干活的,那是一个都没有。

        如果还是要下地干活,那她嫁人还有什么意思?

        吴梦婷心底有志向,将目标放到溪源镇上。

        原本想着顾家老二倒是个合适的人选,毕竟运输队工资高,他还已经是一级工了。

        吴梦婷心动了一瞬,但想到顾明东是个活阎王,顾老二也已经有个谈了几年的对象,马上就要结婚了,到底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她心底不想承认,自己是害怕顾明东,才不敢招惹他们老顾家的人。

        撇除了顾老二,整个上河村生产队,吴梦婷那是一个都瞧不上,便把目光放到了镇上。

        今天天不亮就起来,吴梦婷就是要去镇上“办事儿”的,原本还想搭个便车,谁知道人家停都没停。

        再一看,那不是顾家老二和老三,旁边的男人看着面生,但能骑着自行车家庭条件肯定不差。

        吴梦婷心底憋屈,可惜了一番,到底只能靠着双腿走到镇上。

        顾明东可不知道吴梦婷的盘算,吃过了昨晚的杨梅,倒是真把他的胃口吊起来。

        运输队发的杨梅又大又甜,熟度刚刚好,发的不少,但耐不住老顾家人也多,一晚上全给吃了个精光。

        等到第二天,顾明东瞧着院子里的杨梅核,又想起这一口来。

        白天的时候,顾明东上山转了一圈,终于在山脚下找到两颗杨梅树。

        这两颗杨梅树也结果了,看着倒是不错,谁知道摘下来尝了一口,差点没把一口牙全酸倒了。

        顾明东连忙吐出来,心底十分失望。

        越是吃不到越是想吃,琢磨了一下,顾明东索性找了个偏僻的地儿,将昨天那杨梅核埋下去。

        异能活跃的蹦跶了两下,一副终于可以施展好身手的得意架势。

        很快,一棵杨梅树从无到有,飞快的生长起来。

        原本小小的一个核,吸收着地面下的营养,从小苗到成苗,最后长成了一棵两人多高,郁郁葱葱的杨梅树。

        树上结满了红艳艳的杨梅,一颗颗足有乒乓球那么多,倒是比昨晚瞧见的更好一些。

        顾明东走过去摘下两颗尝了尝,咬下去酸甜可口,跟刚才的野杨梅完全是两个世界。

        方才吃不到的时候,顾明东一门心思想吃,如今满树都是杨梅,他反倒是没那么想吃了。

        算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直接催生。

        比起上辈子的半吊子,异能可谓是鸟枪换炮。

        顾明东托着下巴,看着这一树的杨梅,可惜现在还在特殊时期,不能光明正大。

        他忍不住琢磨起来,暗道等过几年,他就把这一片山都承包了,到时候自己想吃什么就种什么,过上悠闲自在的日子。

        想了想,顾明东还是摘了一竹篓带回去,毕竟是花费了异能催生出来的,可不能浪费了,至于剩下装不下的,那就只能便宜山里头的小家伙了。

        谁知道他刚到山脚下,就听见有人喊:“阿东,大队长晕过去了,你赶紧去看看。”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80224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