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83章 选择

第183章 选择


钱知一的出逃失踪,  给留在上河村的知青们带来了大麻烦,以前跟大队长请个假就能外出,现在每次都要打报告,  但凡想去远一点的地方都难。

        其中最倒霉的就是吴梦婷,  当时三天两头的被带走调查,整个人都憔悴了。

        大概是同命相连,徐珍珍等几个女知青心生同情,  跟吴梦婷的关系反倒是好了一些。

        这会儿见吴梦婷收拾东西,徐珍珍忍不住说:“上河村的日子是清苦,但这里没有人欺负我们,每天干活也能养活自己。”

        “过年的时候我听爸妈说了,  都说知青们闹得厉害,  都想着要回去,上头已经在考虑了,说不准过两年就让咱们回城了呢?”

        吴梦婷停下手中的动作,看向她:“这话你自己信吗?”

        徐珍珍张了张嘴,  她想信,但又不敢信。

        毕竟从第一届知青下乡到现在,  前后加起来都快八年了,他们来上河村也五年多了,  年年都说能回城,  可年年都没消息。

        吴梦婷放下东西,拉住她的手说:“珍珍,这样的日子我真的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每天天不亮就得起床下地干活,  一直到天黑才能回来休息,一天下来累得喘不过气来,一年到头分到手也没几个钱,  别说新衣服,连吃饱都成问题。”

        徐珍珍抿了抿嘴,暗道是你三天两头生病不下地才这样,我们还是能养活自己的。

        吴梦婷继续说:“以前我们还想过去争工农兵大学的名额,可现在早就死心了,别说咱们,连当地的社员都没这个机会。”

        工农兵大学的名额实在是太少了,镇上都不够分,这些年只有一个生产队的人拿到名额,听说还是个劳模。

        吴梦婷虽然自视甚高,但也知道想抢到这名额可能性不大。

        徐珍珍犹豫了一下,又说:“我爸妈说,现在只要想办法,家里头能给办病退。”

        吴梦婷自嘲的笑了下:“知青病退是那么好办的吗?再说了,我家里早就没人了,谁会帮我来弄这个,回去了我又吃什么?”

        要不是所有的路子都走不通,吴梦婷也不会走这条路。

        徐珍珍叹了口气:“可是,给人当后妈哪里是容易的……”

        听见后妈两个字,吴梦婷脸上露出几分难堪,但很快说道:“这有什么,前头那个早就死了,我们也是名正言顺的谈对象,过了门我会好好对他,好好对孩子。”

        徐珍珍一时不相信,这话是从一向心高气傲的吴梦婷口中说出来的。

        吴梦婷又道:“他答应过我,只要打了结婚证就会想办法把我的粮食关系转过去,到时候他负责赚钱养家,我负责家里头的事情。”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手背,当初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白嫩手指,如今也已经变得粗糙起来。

        “珍珍,如果你还是我的朋友,那就不要再劝我了,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不想自己最美好的岁月,整天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

        徐珍珍叹了口气:“那好吧,梦婷,如果你想好了,那我祝你能够幸福。”

        吴梦婷笑了起来,眼底带着对未来的野望:“一定会的。”

        只要能先离开上河村,她总会想办法把日子越过越好,总有一天能够回到过去那无忧无虑的生活。

        既然吴梦婷已经下定了决心,徐珍珍便没有再劝。

        老顾家欢声笑语的声音,顺着风飘到了知青所。

        徐珍珍忍不住往外看了看,笑着说了句:“那边今天可真热闹。”

        另外一个女知青打趣道:“他们说去了就发糖,要不咱们去蹭个喜气。”

        “好啊,去看看新娘子吧。”倒不是真贪那一块糖,只是在村里头也没啥事儿,大家想去凑个热闹。

        徐珍珍回头问道:“梦婷,你要去吗?”

        “我就不去凑热闹了,免得遭人烦。”吴梦婷一口回绝,她瞧见老顾家过得越好,就想到自己过得越惨,哪里乐意过去。

        徐珍珍被几个女知青拉出去,到了外头,便有人说:“吴梦婷咋想的,就算要嫁人,好歹也找个头婚的,怎么找个二婚还带孩子的。”

        “你还不知道她,瞧不上生产队那些人呗,虽然是二婚,可人家是工人,听说还是个小干部呢,要是头婚还瞧不上她。”

        徐珍珍皱了皱眉:“咱别提这个了,不是要去吃喜糖吗,赶紧走,不然待会儿发光了。”

        “走走走,顺道儿去看看新娘子,听他们说长得可好看了。”

        “顾明南长得也好,他们老顾家的人都长得好看。”

        “那倒是。”

        屋里头,说笑的声音远去,吴梦婷抬头看向窗外,依稀只看见漫山遍野的枯叶。

        眼泪忽然就落了下来,原本她不想哭,但不知为何怎么都忍不住,索性趴在被子上狠狠哭了一顿。

        许久,哭得累了,吴梦婷抹了抹自己的脸颊,将方才的狼狈和崩溃掩藏起来。

        洗了把脸,吴梦婷就像是没事儿人似的开始继续收拾,路已经先好了,就算走得脚底下都是泡,她也得坚持走下去,没什么好委屈的。

        委屈和眼泪没什么用,这是吴梦婷这几年才明白的道理。

        她看了眼老顾家的方向,忽然想着,自己结婚怕是一个娘家人都不会有了。

        老顾家来者不拒,但凡是愿意上门贺喜的,顾明东都抓一把糖果塞给人家。

        乡里乡亲也都没空着手过来,留下吃席的礼重一些,那些只来看一个热闹的,进门也得搭一把菜。

        就连几个知青过来看热闹,手里头也提着家里头寄过来的东西,东西不多,好歹是个意思。

        一直到晚上,这场热闹才结束。

        顾明南唏哩呼噜了一大碗面,吃饱了还说:“幸亏现在不兴喝酒,光喝茶都让我肚子快撑爆了,全是水还饿得发慌。”

        说完还催钱晓茹:“晓茹,你快吃啊,我妹手艺好着呢。”

        钱晓茹下意识的踩了他一脚。

        顾明南惊呼一声:“哎,你踩我干什么?”

        原本留下来收拾残局的顾家兄妹都看懂了,顾三妹扑哧一笑:“老二,我们忙完就先回去了,你俩以后好好过日子。”

        顾四妹也笑:“二嫂,那我们先回去了,厨房里东西都齐全,要是没吃饱就再去盛点。”

        等从新房子出来,依稀听见里头钱晓茹在教训顾明南:“你干嘛使唤小西小北给我做饭?”

        “我们俩不忙吗,让她们做个饭怎么啦?”

        “我今天才刚进门,哪有人刚进门就使唤小姑子的?”

        “她们也没说什么呀……”

        走出去好远,顾三妹忍不住笑起来:“一物降一物,以后终于有人管着老二了。”

        顾四妹也说:“有晓茹姐看着,我都觉得放心了好多。”

        顾亮星却跃跃欲试的问:“爸,我们不去闹洞房吗?”

        “小虎小宝他们说,结婚的晚上要去听墙角,闹洞房,这样二叔跟二婶才能早点生出小宝宝来。”

        顾明东给了他一个板栗:“哪来的馊主意,别去添乱。”

        他是大伯,偷听墙角那也太猥琐了,像样吗?

        顾三妹揉捏了一顿大侄子的脸,笑着问:“大哥,白天我瞧着谢南山的样儿,八成他跟淑梅姐的事儿也成了。”

        “姑姑都把他带过来喝喜酒了,肯定能成。”顾四妹也表示道。

        顾明东点头道:“八成过段时间,咱们就能喝喜酒了。”

        “最近生产队办喜事的人可不少。”

        不只是顾明南娶媳妇了,这几年上河村过得不错,愿意嫁过来的姑娘就多,陆陆续续适应的男青年都结婚了。

        就年底这一阵儿,顾明东都去喝了三场喜酒,都是沾亲带故的人家。

        一直到年初,顾明东才从顾三叔那边听说,吴梦婷居然嫁给了镇上饼干厂的一个小干部。

        那头还想把吴梦婷的粮食关系迁过去,但嫁娶容易,迁户口却难。

        粮食关系涉及到口粮,城市户口每个月都能按月领,所以对这一块限制的特别厉害。

        顾秀秀当年嫁过去能迁户口,还是因为时间早,那时候还没那么严格,后来就难上加难了。

        折腾了一段时间,吴梦婷的户口到底是没能迁过去,不过人却嫁过去了。

        顾三叔跟她说了,结婚打证明他不拦着,但左右这边是按照生产队的规矩来,下地干活就有工分有口粮,不下地那是分配不到。

        吴梦婷一口答应下来,以小干部的工资,养活她还不是问题。

        她这一走,就没打算再回来。

        顾明东听说了这事儿也只是一笑置之,比起吴梦婷,他更关心钱知一的下落。

        不过现在原书男女主的人生,已经跟书里头天差地别,两个人分别结婚生子,白小花提供的记忆已经不再具有参考性了。

        孙淑梅跟谢南山的婚事果然很快就定了下来,就放在年后二月份。

        顾秀秀到底是熬不过俩孩子,时间久了,谢南山殷勤备至得到了回报,丈母娘总算不用冷眼看他了,半推半就答应了婚事。

        至此,谢南山终于松了口气,抱得美人归。

        顾明东也为他高兴,但私底下还是拽着他放了话:“以后你俩好好过日子,要是让我知道你对淑梅不好。”

        他做了个杀头的手势:“当心你的小命。”

        谢南山拍着胸脯保证:“表哥放心,我娶淑梅是因为喜欢她,这辈子我就喜欢她一个,就像对她好,让她每天都高兴。”

        “我要是违背自己的诺言,就让老天爷把我这条命收回去。”

        顾明东姑且信了。

        老顾家多了一个人,日子似乎也没啥变化。

        一家分成两家,最不习惯反倒是顾明南,听说刚开始差点没把媳妇从床上踹下去,最后被钱晓茹按在床上一顿暴打,才总算改了习惯。

        钱晓茹性格开朗,跟顾家的人也熟悉,嫁进门之后很快速融入了这个大家庭。

        如今一日三餐,顾明东偶尔便能吃到新菜色,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钱晓茹下厨了。

        钱晓茹的手艺继承于钱母,她不太擅长做南方菜色,却能在家里头蒸馒头,做包子面条,做出来的大锅菜特别好吃。

        顾明东很喜欢这一口,觉得傻弟弟走了大运,这媳妇娶得不错。

        孩子们显然也很喜欢这个新婶子,偶尔顾明东回家,还会瞧见双胞胎跟顾芸去新房子了,钱晓茹跟顾四妹两个人说话,三孩子就在旁边做作业。

        顾明东不知道的是,嫁进门之前,钱晓茹还很是惴惴不安的一段时间。

        商定了婚事,钱母就开始对女儿进行婚前辅导,抓着她学做菜,学缝缝补补,甚至还把自己当人媳妇,当人妯娌的经验全传授给她。

        钱晓茹哪儿见过这些,顿时吓得够呛。

        “妈,不至于吧,我瞧着阿南家一个哥哥,两个妹妹都挺好相处的。”

        钱母却说:“你知道什么,未过门的嫂子,跟已经过门的嫂子能一样吗?”

        “你想想看,以前你两个嫂子过门之前,你们相处起来没问题吧,结果呢?”

        钱晓茹很是不服气:“那是我俩嫂子都特别小心眼,见不得别人好。”

        钱母却拍着她说:“你啊,妈跟你说,嫁过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跟婆家相处跟还在娘家时候可不一样。”

        “你嫁过去之后记得手脚勤快点,嘴巴也甜一点,对两个小姑子好一些,左右她们都是要嫁出去的,别因为一点小事情闹得不愉快,最后反倒是坏了你们夫妻俩的感情。”

        钱母还说:“幸亏你大嫂早没了,你嫁过去只有小姑子,没有妯娌,肯定轻松许多。”

        最主要还没有婆婆,钱母觉得没婆婆这一样就省心太多了。

        钱晓茹不太信这话:“我觉得小西小北都挺好的,瞧着不像是双面人。”

        钱母无奈道:“她们就算是再好,你一个新嫂子进门也会多少有矛盾,有时候饭桌上谁多吃一口,谁少吃一口都能干起来。”

        “就说阿南那个三妹吧,人机灵,脑子灵活,听说还是个暴脾气,到时候她要是说话不好听,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头去,也别跟她吵吵。”

        钱晓茹听亲妈这么说,一时也是心里头没底,忍不住问:“妈,真的会这样吗?”

        “哎,新媳妇最难当,以后你就明白了。”

        钱晓茹噘起嘴巴:“我觉得你在吓唬我。”

        钱母瞪了她一眼:“你啊,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临了又说:“不过妈这话是让你让着小姑子一些,可他们要是太过分了,那你回家跟妈说,到时候妈替你出头。”

        钱晓茹一时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无奈,最后搂住她撒娇道:“妈,你真好。”

        因为亲妈的婚前辅导,再想到自家两个嫂子确实是很难相处,以至于钱晓茹刚嫁进门的,心里头也惴惴不安,生怕得罪了小姑子。

        可等真的进了门,相处了一段时间,钱晓茹就知道她妈想错了。

        对比婚前,两个小姑子只有变得更好相处,根本没有对她挑三拣四。

        家里头大伯不爱管事儿,大大小小基本都是两姐妹管,但她们却从来不对二哥家的事情插嘴。

        倒是有啥好吃的,好喝的,她们从来不背着自己,都是拿出来大家一起吃。

        时间久了,钱晓茹一颗心彻底放下来,甚至觉得自己不是多了两个小姑子,而是多了两个亲妹妹。

        三个孩子正是猫嫌狗厌的年纪,却被教导的很好,也爱玩爱闹,但很有分寸,从来不像她娘家的几个侄子,闹起来谁说都没用。

        出嫁之前,钱母还特意叮嘱过女儿:“老顾家毕竟在乡下,吃的没有咱家精细,他们家有什么你就吃什么,要是真馋了就回来,妈给你炖肉吃。”

        她到底是担心老顾家家底跟不上,逢年过节看着菜色还好,平日里肯定跟不上。

        他们家女儿又是个爱吃的,到时候新媳妇进门挑三拣四的,可不得把全家人都得罪了。

        钱晓茹听了,进门之后很是克制。

        但是慢慢的,她就发现不对劲了。

        老顾家不是吃的不好,而是吃的太好了,这天天大米饭炒鸡蛋,每顿饭都得起油锅,隔三差五就能吃到肉不少,顾明西顾明北姐妹俩,最喜欢的就是变着法子做吃的。

        家里头时不时还有水果,有时候是自家菜园子种的,有时候是工厂里发的,有时候不知道哪儿来的,反正顾明南就塞给她吃,许多新奇的她都没吃过。

        甚至她还见过一次大伯子下厨,做出来的饭菜居然很不错。

        他们家在镇上还算是条件好的,因为家里头负累少,她妈也舍得吃,可现在对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

        有顾家人打样儿,钱晓茹鼓起勇气,试着蒸了一锅萝卜丝夹肉的大包子。

        钱晓茹原本想试探一下,看看顾家人会不会觉得她太浪费了,毕竟在娘家她妈肯定不舍得大白面一顿造了那么多。

        谁知道端出来后,老顾家谁也没多问一句,直接上嘴吃。

        吃完了,顾明东表达了自己的高度赞赏,从此之后,老顾家隔三差五就蒸一锅包子吃。

        钱晓茹也彻底放开了拘束,等她回家一说,钱母也啧啧称奇,转身就跟钱师傅说自家女儿眼光好,一眼就瞧中了顾明南。

        男人出息的不少,上进的也不缺,但家里头还这么清净,上上下下都好相处的,那可实在是太难得了。

        家里头相处没矛盾,夫妻两个的感情就更好了。

        顾明南现在算是明白,为什么人人都想着娶媳妇了,媳妇可不只是用来暖被窝的。

        自家媳妇说话好听,脾气也软和,连打他都是轻飘飘的,如今他在外再苦再累,回到家也是有人疼的男人了。

        娇妻在怀,顾明南每天都是精神抖擞的。

        如今他每天载着钱晓茹上下班,夫妻俩同进同出,就跟连体人似的,黏糊的整个上河村都知道小夫妻感情好。

        顾明西已经不肯跟他们一块儿上班了,她宁愿骑着顾老二淘汰的旧自行车,比他们晚一些出门,省得一路上都得听他们亲亲热热。

        顾明南可不管她,他才不怕别人说,甚至觉得被人说妻管严是一种光荣。

        就像是现在,家里头大南瓜结的太多,顾明东让他跑一趟,往顾三叔家挑一筐去。

        顾明南答应了一声,临走却把钱晓茹一块儿拉走了。

        小夫妻一走,顾明西忍不住打趣道:“大哥,你瞧老二那样儿,一分钟都不肯离开嫂子。”

        顾明东倒是乐见其成:“他们俩感情好还不好?”

        “是挺好的,终于不会有人老烦我了。”顾明西笑道。

        一手拎着大箩筐,一手拉着小媳妇,顾明南走路生风。

        钱晓茹忍不住说:“我帮你一起抬吧?”

        “不用,很轻的。”顾明南笑道,她可舍不得钱晓茹干活。

        钱晓茹笑了,又说:“可我想帮你一起拿。”

        顾明南犹豫了一下,想起大哥说过有事儿最好都听媳妇的,于是就从大箩筐里挑出一个最小的递给她:“那你帮我拿这个。”

        钱晓茹看着那巴掌大的小南瓜,笑得更开心了。

        夫妻俩去顾三叔家兜了一圈,愣是让他们也吃饱了狗粮。

        钱晓茹性格好,虽说跟顾三叔家相处的不多,感情倒是也还算不错,偶尔还会来逗一逗养在这边的顾小妹。

        这天也是,逗完了孩子离开,钱晓茹忍不住问了句:“阿南,卫国嫂子还是不肯养小妹吗?”

        孩子放在公婆这边一养就是一年多,如今都能跑能说话了,王凤也不提接回去的话。

        顾卫国还知道隔三差五来看看孩子,当亲妈的却一次都不来,逢年过节见了,也只当是陌生人。

        顾明南无奈道:“每次卫国哥一提这话茬她就犯病,三叔三婶都说就这么着吧,他们也不是养不活孩子,卫国哥也偷偷给钱了。”

        钱晓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抿嘴道:“万一将来我也生不出儿子怎么办?”

        顾明南一听这话,立刻拉响了警报器。

        他竖着手指说道:“生男生女都一样,儿子女儿我都喜欢,别说能生,就算你不能生也没事儿,我不在意。”

        “晓茹,你可千万别学卫国嫂子,她那就是自己想不开,好好的日子过成了这样。”

        “咱能生就生,不能生也没事,万事不强求,反正我侄子侄女都有了,姓顾的也不会绝后。”

        钱晓茹先是感动,随后又是好笑:“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就不能生了。”

        娶了媳妇之后,顾明南的脑壳已经没那么硬了,他已经用血泪的教训学会,跟媳妇绝对不能吵。

        大哥都说了,在家听媳妇就没错。

        顾明南立刻拍了拍嘴:“我又说错话了,你肯定能生,想生几个生几个,十七八个我都养得起。”

        钱晓茹翻了个白眼:“还十七八个,你把我当母猪了吗?”

        “那一个两个也行,反正你想生就生,不想生就不生。”

        “哼,就说得好听。”

        “绝对是真心话,男子汉大丈夫,我绝不撒谎。”

        钱晓茹哼哼道:“怎么,你是不是还想跟我拜把子?”

        “咱俩都成亲了,肯定拜月老啊。”

        新婚的小夫妻,连吵嘴都是甜的。

        顾明东的心思却不在儿女情长上,充满戾气的青铜鼎,后山无影无踪的蓝宝石湖泊,末世的秘密,都让他不能完全放心。

        可越是想找,偏偏越是找不到。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95998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