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189章 意外(三)

第189章 意外(三)


高考结束后,  成绩还没下来,上河村的年味倒是越来越浓。

        郑通溜溜达达的过来,养了几个月,  又结结实实的喝了人参鸡汤,  老头儿气色倒是养得十分不错,瞧着比夏天那会儿精神多了。

        他也没进门,  招手道:“出来走走,有话对你说。”

        顾明东心底觉得奇怪,  将手里的活儿扔给儿子,  出门跟了上去。

        郑通带着他绕着圈,到了后头那座山:“之前你问我上河村的风水,老夫确实是看不出什么问题来,但最近有些变化。”

        顾明东心头一跳,连忙追问:“哪里有变化?”

        郑通指了指眼前的那座山:“这里。”

        顾明东抬头朝着山间看去,因为是冬天,  大山里头显得有些萧条,  但跟往年一般无二,至少他看不出什么区别来。

        这几年的时间,  顾明东一直没放弃寻找蓝宝石湖,但他几次进山,  甚至还曾在山里头待了一周,  深入山林,却也一直没寻到。

        时隔多年,难道郑通发现了异样?

        郑通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好歹你也学了那么久,  这双招子是当摆设的吗?山上都冒青烟了,你居然没看到?”

        山上冒青烟?

        顾明东眼神一动,惊讶道:“难不成是我老顾家的祖坟冒青烟了?”

        郑通扶着长须,  笑道:“那就不知了。”

        “不过这几日我夜观天象,才察觉有青烟缭绕不去,可见这座山确实是钟灵毓秀。”

        顾明东又仔细看了看,依旧没看出哪儿有区别来:“郑老先生,青烟到底在哪儿?”

        郑通指向山中:“隐约在东南方向,飘忽可见。”

        顾明东拧着眉头,心底微微一跳,那个方向可不就是梦中蓝宝石湖泊的位置?

        郑通解释道:“溪源镇上河村这一代山清水秀,原本该是人杰地灵的地方,只是这些年大运混乱,以至于……”

        “如今高考恢复,我瞧着倒是有拨乱反正的征兆,这里原本压着的气运也该起来了。”

        郑通只是感慨了一声,这话落到顾明东耳中,却又是有另一层意思。

        当天晚上,顾明东便再一次上了山,他有预感,也许这一次能发现什么。

        谁知道走到半山腰,顾明东就听见了身后的声音,不禁皱眉往后看去。

        暗处,顾亮晨慢慢走了出来,低着头说:“爸,我只是想看看你大半夜的去哪儿。”

        顾明东捏了捏眉心,孩子大了不好带了。

        以前自己糊弄几句,这孩子就乖乖回去了,可越大越聪明,半点骗不过。

        想了想,顾明东索性道:“你想跟就跟吧,别跟丢了。”

        顾亮晨双眼一亮,迅速的追上去:“我一定会乖乖听话,绝对不给爸捣乱。”

        带上了儿子,顾明东不得不稍微放慢一些脚步,免得顾亮晨被拉下。

        父子俩没多话,一前一后进入了森林,夜色中的大山显得分外的危险,偶尔还能听见野兽的叫声。

        顾亮晨却一点都不害怕,他心底知道,只要有顾明东在的地方,自己就是安全的。

        跟没心没肺的双胞胎哥哥不同,顾亮晨虽然是弟弟,但记事儿早,心思敏感,很小的时候他就意识到父亲的“特别”。

        顾明东也没特意避开他,父子俩拥有着许多小秘密,这么多年下来,顾亮晨知道的,远比顾明南顾明西几个还要多。

        忽然,顾明东的脚步一停。

        顾亮晨已经上气不接下气,即使年轻体力好,也经不住这么造。

        顾明东扫了他一眼,取笑道:“锻炼不到家。”

        后者顿时有些幽怨的看了眼父亲,下一刻抬头,却被眼前的一切迷住了双眼,失去了言语。

        “居然真的出现了。”顾明东沉吟道。

        只见夜色之下,一片蔚蓝的湖泊突兀的出现在山涧之中,星光点点,波光粼粼,带着诡异而唯美的特异之美。

        顾亮晨惯来稳重的性子,这会儿却瞪大了双眼:“山里头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湖。”

        他下意识的朝着身边的父亲看去,却见顾明东的双眼里倒映着湖泊,微微拧着眉头,似乎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

        正如顾亮晨想的那样,顾明东确实是遇上了大难题。

        他原以为郑通说的气运变动,让守珠人的秘密再次现身,但等到了地方一看,才知道面前的只是一片海市蜃楼。

        顾明东迈步往前走去。

        “爸!”顾亮晨惊叫道,生怕他下一刻就直接落入湖中。

        谁知顾明东一步步往前,却踏踏实实的走在地面上,从顾亮晨的角度,父亲就像是穿透了一片幻象。

        “果然是假的。”顾明东微微叹了口气。

        顾亮晨试着走了两步,果然面前的都是幻象,就像是看电影一样,靠近了看见的就是白幕布,压根没有什么湖泊。

        “怎么会这样?”

        新奇的体验,让这孩子惊奇万分,甚至撒欢在湖底下胡乱的跑动起来。

        顾明东任由他到处跑,目光四落,终于确定这里就是湖泊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但斗转星移,曾经的湖泊早已消失,只剩下被青烟催化出来的幻象留存。

        顾亮晨已经撒欢够了,跑了回来,眼睛都亮晶晶的,盯着顾明东问:“爸,这里怎么会有海市蜃楼?”

        “我在书里头看过,说有些深山老林里有会瘴气,人吸入之后会产生幻觉,我们不会是产生幻觉了吧?”

        顾明东伸手敲了他一下:“疼吗?”

        顾亮晨揉了揉额头:“疼,看来不是幻觉。”

        海市蜃楼是真的存在,但那是空气中光反射产生的一种自然现象,而且只会出现在平静的海面、湖面、亦或者雪原沙漠这样的地方。

        面前的湖泊显然并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

        顾明东在里头绕了一圈,依旧没察觉哪里不对劲。

        顾亮晨跟着绕了一圈,忽然问:“爸,你说这下面会不会是地下湖,所以就反射出来了。”

        一开口,他自己先觉得不合理了。

        顾明东却心思一动,朝着地面看去。

        他缓缓蹲下来,手掌贴在地面上,异能顺着他的手指进入了地面,飞快的往下蔓延着。

        相比起地底下,异能显然更喜欢地面上,尤其是在生机勃勃的森林之中,进入大山的异能总是活跃无比的。

        但是主人需要,它也没有任何意见,任劳任怨的往下跑。

        顾明东的脸色太过于严肃,以至于顾亮晨不敢再说话,蹲在他身边看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顾明东脸色微变。

        异能几乎是狼狈而逃的回来了,恐惧和害怕传递到顾明东的心脏,让他不适的皱眉,大脑炸裂的感觉袭击着他。

        “爸!”顾亮晨见状一惊,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他。

        顾明东蜷缩成一团,牙关紧咬,似乎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骤变突发,让一贯稳重的顾亮晨也失了言语,就在这时候周围的幻象瞬间一收,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亮晨下意识的觉得那不是好东西,他一把背着顾明东就往外跑。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顾明东再一次恢复神智,就发现自己居然在儿子的背上,顾亮晨背着他一路从深山里跑出来,这会儿已经累的嘴唇发白,满头大汗。

        “阿晨,放我下来。”顾明东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听见父亲的声音,顾亮晨心头一喜:“爸,你终于醒了。”

        “你没事儿吧,就快到了,我背你回家。”

        顾明东却坚持要下来,顾亮晨只得把他放下。

        缓和了许久,顾明东的脸色已经缓和下来,再不是方才的惨白,如果不是亲眼所见,顾亮晨肯定想不到他经受了什么。

        顾明东瞧见儿子的模样,只能安抚道:“我没事儿了,刚才发生了点小意外。”

        顾亮晨拧着眉头:“这还是小意外吗?”

        “爸,是不是每次上山都这么危险,你从来没告诉过我们。”

        如果知道顾明东上山这么危险的话,他们绝对不会答应的,他宁愿不吃野鸡和猪肉。

        心知他是担心自己,顾明东只得好声好气的解释:“这还是第一次。”

        “刚才是我冒失了。”他只以为自己找到了关键,却没想到这个关键却可能要了他的性命。

        如果不是异能趋吉避凶的敏锐到了极点,这会儿怕是回不来了。

        仅仅是一个照面,那危险的气息就足以让顾明东心生畏惧,他从未想过,守珠人看守的不是温润和善的舍利子,而是那么可怕的东西。

        此刻顾明东依旧心有余悸,心中的猜测成了现实,一切都连接在一起,钱家的一片私心,造成的却是无可挽回的后果。

        “以后没有十全的把握,我不会再去那个地方。”顾明东承诺道。

        顾亮晨信了这话,却又说道:“那下面到底是什么?”

        顾明东没有回答,只说:“不是好东西。”

        顾亮晨见他不告诉自己,心底有些别扭,总觉得他把自己当成孩子看,所以才会瞒着他。

        自家养大的孩子,一眼就知道他心底在想什么。

        顾明东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我也没弄清那到底是什么……等将来弄清楚了,我会告诉你,好不好?”

        “不是觉得我还小?”方才顾明东倒下的那一瞬间,让顾亮晨无比迫切的想要长大,想能够帮上忙。

        从小到大,都是爸为他们挡住了风雨,顾亮晨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可以反过来照顾他。

        顾明东笑道:“个儿都快赶上你爹了,哪儿小了。”

        “再说了,我要把你当小孩的话,刚才就不会让你跟上来。”

        顾亮晨一直绷着的脸这才缓和下来,闷声闷气的说了句:“你刚才吓到了我。”

        顾明东也是无奈,他压根不知道会有这么剧烈的反应,要不然也不能带上孩子。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

        父子俩肩并着肩往山下走,走着走着,顾亮晨忽然说了句:“爸,以后读大学我也不能走太远,要不然就没有人照顾你了。”

        顾明东无奈笑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还要人在床前伺候吗?”

        顾亮晨却说:“那不一样,像是今天,要是我没跟上来的话,你不得在野地里躺一天。”

        “爸,我已经长大了,你可以依赖儿子一下。”

        顾明东一时无言以对,最后只说了句:“一晃眼你都这么大了。”

        父子俩的对话听着,不知道的还以为当爹的多大年纪,都不能自理了。

        但等父子俩从生产队走过,李铁柱正蹲在门口吃早饭,瞧见他们就招呼道:“阿东,这么早上山啊,吃过没,要不要进来吃一口。”

        顾明东自然是婉拒。

        等他们走远,李铁柱呼噜噜吃完饭,进屋就说:“他们家阿晨长得可真高,跟阿东都差不多了,父子俩瞧着跟兄弟似的。”

        再看自家儿子,越看越觉得不争气:“你说你吃那么多有啥用,光长肥肉不长个子,再不然你给我考个大学也成啊。”

        李小虎才不听他爸的,呼噜噜吃完饭就出去撒野了。

        钱金花见他生气,就笑道:“你骂他干甚,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了儿子会打洞,人阿星阿晨长得高,是因为爹妈就高,你瞧瞧自己,再瞧瞧人家。”

        李铁柱顿时无言以对。

        钱金花笑道:“咱小虎也挺好的,至少踏踏实实的下地干活,等过两年给他娶了媳妇,生个孙子,那日子不也和和美美的。”

        李铁柱一听也是,笑呵呵的说:“那倒是,咱还能再干几年,好歹把孙子读书的钱挣出来,你给小虎找个聪明点的媳妇,这样将来孙子才能考大学。”

        这话让钱金花翻白眼,暗道你们父子俩,一个小学没毕业,一个初中没毕业,这会儿倒是指望起影子都没的孙子来。

        以前大家伙儿都觉得读书无用,毕竟农村户口,就算花了钱花了时间,硬是读到了高中,出来后想进工厂也难。

        可是高考一恢复,大家伙儿心态就变了,谁都知道大学出来的人,放进工厂都是要当干事儿的,那不比当工人强多了,可谓是一步登天。

        不只是李铁柱家,生产队但凡觉得自己有点读书天分的,这一次都上赶着去试试。

        高考结束,参加了考试的考生们反倒是越发的患得患失起来。

        知青们今年都参加了高考,今天他们都没申请探亲假,就怕到时候录取了,反倒是因为回家错过了消息。

        徐珍珍心里头最是七上八下,她知道自己的年纪实在是有些大了,如果今年考不中,明年是能继续,可时间不等人。

        心底焦灼,徐珍珍吃不好睡不好的,考完之后瘦了好几斤,嘴角都长满了燎泡。

        李明明瞧了,就劝她:“想开点,这考都考完了,你再担心也没用。”

        徐珍珍摸了摸嘴角,嘶了一声:“我也知道,可我就是放心不下。”

        她底子薄,也不像李明明看着大大咧咧,读书上却一点就通,是他们一群人里头脑子最好的。

        “哎,出了考场我就想起来好几道题做得不对,你说我怎么就这么猪脑子,偏偏考试的时候想不起来。”

        说这话,徐珍珍还敲了敲自己的脑袋。

        李明明拦住她:“你没听说吗,这次高考太急了,好多人连卷子都没写完,你写完了就超过大部分人了。”

        “是啊,我们考场还有几个进来十分钟就走了,说题目都看不懂。”

        提起这话茬,知青们倒是有信心了一些,毕竟报考的人多,但许多真的是去凑热闹的,试一试,搏一搏,结果试卷发下来压根不会做。

        考场上唉声叹气的多,胸有成竹的少。

        “是这样吗……”徐珍珍听着,稍微好受了点。

        过了一会儿,她又问:“你说咱们万一考中了,但录取通知书半路丢了怎么办,或者有人冒名顶替怎么办?”

        被她这么一说,其余的知青们也担心起来。

        另一头,老顾家,顾四妹也担心的说:“大哥,我听人说有大学通知书半路丢了的,还有被录取了,结果被人冒名顶替的。”

        “你说我跟三姐会不会那么倒霉,万一我们的通知书丢了怎么办?”

        顾三妹也拧着眉头:“还有冒名顶替的?不会有人那么大胆子吧?”

        顾明北也是道听途说来的:“谁知道呢,天底下的坏人多的是,也不是每个当官的都为咱老百姓的,有些人就会以权谋私。”

        这么一说,连带着顾三妹也担心起来。

        “他们敢,要是谁敢占用我的名额,我就敢闹到北京去,我就不信这天下还没说理的地方。”

        顾四妹忧心忡忡的说:“那万一咱不知道呢,万一录取通知书半路被截了呢?”

        看那架势,姐妹俩简直要吃不下睡不好了。

        别说,这会儿正是消息传递不便的时候,动手脚很简单,顾明东也不能保证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落到两个妹妹头上。

        他想了想,建议道:“这样,我们可以提前打电话给学校,请他们帮忙查一查有没有录取,甚至还可以请洪教授帮忙打听。”

        11月份那时候,大队发放的大学报名单里,报考的同时也得一起填饱志愿。

        其实这会儿大多数人对大学一无所知,甚至连能报考什么都不知道。

        顾明东早早的跟北京的洪教授通过信,又把姐妹几个做好的考卷寄给他看,来回折腾了一段时间,他们几个才在洪教授的指导下进行了报考。

        一共才三个志愿,前两个都是数一数二的,查起来也方便。

        “如果学校那边录取了,我们却没收到录取通知书,完全可以再跟学校反馈。”

        听了大哥的话,姐妹俩总算是安心了一些。

        就在这忐忑不安的气氛中,一月份,各大高校发往全国各地的录取通知书被陆陆续续的收到。

        一月中旬的一天,穿着蓝色工装,挂着绿色布袋的邮递员来到了上河村。

        只见他一路穿过生产队,来到了顾建国家门口,下车就喊:“顾大队长,我给你报喜来了。”

        顾建国连饭碗都顾不得了,连忙跑出去问:“是不是有通知书了?”

        这段时间参加过高考,对自己还有点信心的考生们,可没少一次次往镇上跑,生怕自己错过了录取通知书。

        邮递员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拿到通知书就赶紧给送过来了,这会儿哈哈一笑:“您猜对了。”

        说完掏出一个信封递过去:“顾薇,这是你家孙女吧,真厉害,是咱十里八乡第一个收到通知书的。”

        “顾薇,是我孙女,我孙女考中大学了!”顾建国平时再严肃的人,这会儿也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顾三婶在里头也听见了,忙不迭的要拿糖。

        快递员客气了几句,沾了喜气就走了。

        顾三叔顾三婶顾不得其他,连忙去老二家报喜。

        “卫国,你家小薇考上了!”还没进门,顾三叔就忍不住嚷嚷起来。

        顾卫国正在编竹篓,听见声音也是又惊又喜,连忙起身去看。

        顾薇姐妹也从屋里头出来,等拆开信封,看到上海市医学院几个大字,顾薇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我考上了,我考上了。”

        一家人欢喜的不行,顾芳一心为妹妹高兴,反倒是顾薇怕她难过,很快就忍住了这股子雀跃,拉住她的手说:“姐,你也一定会考上的。”

        顾芳摸了摸妹妹的脑袋,只是笑:“今天咱家有大喜事,我多做点,待会儿喊阿东叔他们一块儿过来吃一顿吧。”

        顾卫国也说:“应该的,应该的,这次也多亏了他,小薇,待会儿你可得好好谢谢他们。”

        倒是顾三婶说:“小西小北还没收到呢,咱自家人先吃一顿,过段时间再请他们。”

        顾薇却说:“奶,姑姑们的成绩比我好多了,肯定也能考上,他们不会在意的。”

        最后到底是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

        热闹中唯独少了姐妹俩的亲妈,上次的事情过后,顾卫国对王凤的忍耐也达到了极限,狠下心直接将她送回了娘家。

        顾卫国放了狠话,如果王凤还是不该,那他们就离婚,家里头东西她都可以带走,但女儿都留下。

        顾芳顾薇也对亲妈冷了心,再不求顾卫国去把人接回来。

        从顾卫国家离开,顾明西姐妹俩也为她感到高兴:“没想到小薇发挥的这么好,被第一志愿录取了,这下她可算脱离苦海了。”

        顾明北也说:“二嫂要是知道了,怕是要后悔了。”

        “她才不会后悔,她恨不得三个女儿都跟自己一样,一辈子围着锅碗瓢盆转,最好生一箩筐的儿子才好。”顾明西冷哼道。

        顾明西不只是在气王凤,更有生产队许多人,在她跟四妹参加高考后,生产队的风言风语就没听过,无非是说她都这么大了还不结婚,老姑娘之类的话。

        她可以不在意,却烦透了这些人。

        顾明东劝道:“行啦,何必再为她生气。”

        “也是,反正三个女儿,她一个都管不了。”顾明西哼哼道。

        顾明北叹了口气:“不知道我们考上没有,能不能收到录取通知书。”

        顾亮星在后头喊:“三姑四姑,要不我去邮政局替你守着,保证第一时间给你送回来。。”

        “去去去,少瞎折腾。”顾三妹挥了挥手,派人在邮政局守着,万一真的没被录取的话,她们的脸还要不要了。

        顾三妹的担心是多余的。

        1月底,邮递员终于敲响了老顾家的大门。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8470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