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00章 回忆

第200章 回忆


顾明东并未隐瞒,  将自己知道的部分一五一十的道来,除了那个不能说的秘密之外,其余的他都告诉了一双儿子。

        临了,顾明东还在纸上写下一个地址:“这是你们妈妈的老家地址。”

        顾亮星接过那张薄薄的纸,  反倒是有些犹豫不决起来。

        顾明东拍了拍儿子的肩膀,  正值青春期的孩子,  手臂上已经有了结实的肌肉,  再也不是当年那两个跟在他屁股后头跑的小屁孩了。

        有一瞬间,  顾明东甚至觉得,  告诉他们最后的真相也不错。

        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说:“如果你们想去看看,那随时都可以去。”

        “爸!”顾亮星心底酸酸的,觉得自己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

        他使劲揉了揉眼角,故作不在意的说:“等我有空了再去,反正都这么多年了。”

        顾明东没戳穿他,  笑着说道:“其实你妈跟娘家那边的事情,  我知道的也不多,  有些事情需要你们自己去看。”

        这是大实话,不只是他,原主对李丽娟与娘家人的纠葛也了解不多。

        不过从他上一次观察到的,  不管曾经发生过什么矛盾,李家人里也还有惦记着她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顾明东并不反对双胞胎去看看。

        顾亮星粗枝大叶,  听了这话也没往心里去,毕竟他妈嫁过来之后就跟娘家断了关系,里头肯定是有什么事情的。

        顾亮晨却下意识的看了眼父亲,  总觉得他话中有话。

        第六感让顾亮晨皱起了眉头,找了个机会拉住顾明东,开口就说:“爸,你知道的,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是我最爱的爸爸。”

        顾明东笑了一声,伸手拍了下他的额头:“嗯,我知道。”

        顾亮晨张了张嘴,他有心想要再说什么,却无从谈起。

        顾明东叹了口气:“小小年纪别想那么多。”

        “我总觉得你有事儿瞒着我们。”顾亮晨有些不高兴的说。

        “还是很不好的事情。”他补充了一句。

        顾明东再次体验到儿子太过敏锐的感觉:“阿晨,你只要记住,在我心里你跟阿星和小芸一样,都是我一手养大的孩子。”

        听完这话,顾亮晨才微微松了口气。

        方才说的斩钉截铁,但顾亮晨心底才是最害怕的,他怕有任何的事情影响到父子之间的感情。

        双胞胎没急着去黛山市,反倒是一直拖到了放假。

        帮着顾明东收拾完家里头的田地,双胞胎才一起出门了。

        顾芸有些奇怪,问道:【你们去哪儿?怎么不带我?】

        从上学开始,他们就经常一起玩,通常都是形影不离的。

        “这事儿现在不能带你。”顾亮星也不知道去了会怎么样,怎么可能带上顾芸一起。

        【不是去找二叔二婶吗,我为什么不能去?】顾芸又问道。

        顾亮晨提了提行礼,那是顾明东给这礼拜没回家的二弟准备的,让他们顺道捎过去。

        顾亮星只说:“我们走了,回来给你带糖吃。”

        顾芸瞪了他们一眼,不想搭理。

        顾亮晨交待道:“小芸,帮我们照顾好爸爸,我们住两天就马上回来。”

        顾芸奇怪的看着他,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

        等双胞胎离开,顾芸收拾完家里,就往老屋那边去了,一进门,就瞧见吴萱萱正在复习。

        吴萱萱看着瘦了许多,性格也比以前沉默许多,现在除非万不得已,不然她都不会离开老屋,用功的尽头让吴家夫妻都担心。

        当初的事情虽然没传开来,老公安很信守承诺,可对吴萱萱还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但他们劝也劝了,对此毫无办法,只希望吴萱萱这一次高考能顺利,亦或者他们平反的事情能有进展。

        尤其是顾明北和刘爱花前后离开了生产队,吴萱萱连个说心里话的小姐妹都没有,周子衿琢磨着,便求了郑老先生,让顾芸时不时过来坐坐。

        顾芸虽然不会说话,但性格开朗,性情温和,跟吴萱萱也很合得来,两人常常一块儿复习。

        瞧见顾芸过来,吴萱萱便放下纸笔,招呼道:“小芸,快进来坐。”

        【哥哥们出门了,我来找你一起复习。】顾芸比划道。

        【外公他们呢?】

        吴萱萱解释道:“他们还在地里头没回来。”

        说完又端来一碗茶,这是周子衿上山采摘了野生金银花,晒干了之后泡的茶,喝起来味道清甜,最适合夏天。

        顾芸尝了一口,就比了个大拇指:【好喝。】

        见她喜欢,吴萱萱也难得露出个笑容来:“小芸,我可能要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顾芸惊讶的睁大眼睛。

        吴萱萱脸色有些复杂:“我爸妈以前的一个学生愿意帮忙,说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那你不参加高考了吗?】顾芸又问道。

        她心底也知道平反是好事,如果外公能平反的话,他们就不需要瞒着村子里的人,外公也不用每天辛辛苦苦的下地干活了。

        吴萱萱笑道:“当然要参加,不管我爸妈能不能平反,我都是要参加的。”

        “我跟小北爱花说好了,我们都会考上大学,以后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才。”

        即使经历了那么多,吴萱萱的初心未变:“小芸,你也要好好读书,我们要共同成长。”

        顾芸使劲点头:【我爸也说过,读书很有用,我喜欢读书。】

        提起顾明东,吴萱萱也忍不住笑道:“阿东叔是生产队最开明的父亲和哥哥了,如果每个父亲都能跟他一样,那该有多好。”

        【我也觉得爸爸最好。】顾芸笑道。

        吴萱萱握住她的手:“小芸,等我们离开这里,一定会想办法帮你外公平反的,到时候你也可以离开这里,回到你出生的地方。”

        这话却让顾芸愣住了。

        离开这里?

        十年前她还太小,而且她的童年时光快乐的少,悲伤难过的多,后来还经受了一段时间非人的虐待。

        如果不是爸爸带她回来,说不定她早就死了。

        顾芸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甚至生产队的人偶尔会笑话爸爸傻,捡了个哑巴女儿回来当成宝,但她从未想过,自己会离开这里,离开顾家。

        吴萱萱见她的表情不像是高兴,奇怪的问:“怎么了,你不想郑老爷子平反吗?”

        顾芸连忙摇头:【我想的。】

        只是这一刻她才意识到,外公一旦平反就会离开这里,那她呢,也要离开吗,离开爸爸,离开两个哥哥,离开养育了她,抚平了她心底伤口的家。

        吴家夫妻自从知道能够平反的消息,整个人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吴巍放下了面子,频频写信给自己的上司朋友下属学生,终于被他摸到了门路。

        过程的艰辛一言难尽,但至少他们看到了希望。

        但是在离开之前,他心底还有一个困惑没有解开。

        顾明东看见眼前的人,倒是有些惊讶:“吴先生找我有事?”

        “借一步说话。”吴巍开口说道。

        等到了没人的地方,吴巍打量着眼前的男人,他从心底觉得顾明东不像是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

        倒不是他瞧不上农村人,而是真正农村出生的人,因为眼界和学识的限制,不可能跟顾明东一样“超前”。

        这些年来,顾明东屡屡拿出改善粮食产量的办法,生产队的人只以为是京城那位洪教授,亦或者是他的功劳,但他却心知肚明。

        他们也许是帮上了一点忙,但更多的却是靠顾明东自己。

        “吴先生有话不妨直说。”顾明东淡淡说道。

        吴巍忽然道:“顾同志,你变了很多。”

        这话让顾明东微微挑眉。

        “还记得那时候刚下乡,我看见你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太过凶悍狠厉,眉宇之间都带着一种戾气,就跟是在刀山血海中历练过似的。”

        “那不是一个普通人会有的眼神。”

        顾明东笑了一声:“吴巍同志,我在这里出生,也在这里长大,从来没离开过上河村。”

        “所以我才觉得奇怪。”吴巍想起郑老爷子,他跟顾明东之间明显是有秘密的。

        不过他今天过来,为的也不是挖掘顾明东的秘密,一笔带过没有深究。

        吴巍脸色一肃:“顾同志,萱萱的事情,我还没谢过你。”

        “谢我什么?”顾明东反问道。

        吴巍继续说道:“我知道整个上河村,除了你之外,再也不会有人出手相助。”

        顾明东没直接回答,只是淡淡笑了笑:“吴先生既然要离开了,那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们的好日子还在后头。”

        说完这话,他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吴巍心底有千言万语,最后都化成了一声感谢。

        双胞胎扛着行李,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黛山市。

        顾明南早就接到了信,早早的在车站等着,瞧见他们就招呼道:“阿星阿晨,这儿。”

        “二叔!”顾亮星激动的叫道。

        顾明南一开始是每周都带着老婆回家,毕竟他们两个孩子还放在丈母娘那边呢,但他的工作越来越忙,钱晓茹的课业也重,后来就变成了两周一回,一个月一回。

        最近快到期末了,钱晓茹为了期末考试忙得晕头转向,顾明南自然也留在这边陪她。

        顾明南伸手要接过他们的行李:“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我这边啥都有。”

        “我爸让带的,说是吃的。”顾亮晨解释道。

        顾明南一听,立刻感动道:“还是大哥疼我,知道惦记我。”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等你们二婶考完我们就回家了,暑假好歹能休息一下。”

        顾明晨心底发笑,暗道二叔要是知道爸特别嫌弃他,觉得他不在家清净,在家太闹腾,指不定有多伤心呢。

        “走,先回家去。”顾明南带着两个大侄子,跨上自行车,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到他的宿舍。

        还没进门呢,钱晓茹就出来招呼:“阿星阿晨到啦,快进门歇一歇。”

        “晓茹知道你们要过来,特意早早的来做饭了。”顾明南有些酸溜溜的说,“平时我都没这个待遇,我们都是吃食堂。”

        钱晓茹掐了一下自家男人,没好气的说:“瞎说什么呢。”

        “我说的也是实话。”顾明南笑嘻嘻的说。

        一开始他打算的好好的,租一个房子,他工作调到黛山市里头,到时候老婆孩子还能在一起住。

        谁料到想的容易做起来难,两个孩子太小,他们平时一个上班,一个上学,总不能将他们放在家里。

        再有一个,学校距离汽修厂也太远了,来回不方便。

        最后变成了夫妻俩都住宿舍,周末才能一块儿回家。

        平时钱晓茹都住在学校,学业忙难得过来,所以这次还是托了两个侄子的福。

        顾明南现在已经是高级工人,申请的宿舍还是单人的,倒是能让两个侄子一起住。

        他收拾好东西,笑着说道:“出来了才知道家里头多好,你们也别嫌弃,将就着住两天吧。”

        “住哪儿不是住,二叔你别这么客气,我都不自在了。”顾亮星笑道。

        顾明南哈哈道:“我要不好好招待你们,等暑假回去大哥还不得锤我?”

        “可以吃饭了。”钱晓茹招呼道,满满当当的摆开一桌子。

        “好久没吃二婶的手艺了,我得多吃点。”顾亮星忙道。

        钱晓茹被他逗得哈哈笑,使劲帮两个侄子夹菜,碗里头都堆成了小山头。

        “媳妇,你也照顾照顾我呗,不能瞧见这俩臭小子就把我忘了。”顾明南嚷嚷道。

        钱晓茹没好气的反问:“他们是孩子,难不成你也是孩子?”

        但说着,还是给他夹了最爱吃的红烧肉,特大特肥的一块。

        顾明南乐滋滋的吃了,吃完舔了舔嘴角,说:“还是媳妇做的红烧肉最好吃,最对胃口,哎,这样下去不行啊,咱们还得想办法住一起,不然都没夫妻生活了。”

        钱晓茹脸色涨红,啪的一声打到他的手:“吃还堵不住你的嘴。”

        谁知顾明南瞥了眼两个埋头吃饭的大侄子,笑道:“他们还小,听不懂。”

        钱晓茹的回答是伸出手,在桌子底下死死的掐住他的大腿,让他知道饭可以乱吃,话不能当着孩子的面乱说。

        顾明南痛得连都扭曲了,还得在侄子面前强装没事,不能丢了当叔叔的面子。

        殊不知兄弟两个心知肚明,互相使了个眼色,显然是在看好戏。

        毕竟以前在上河村的时候,二叔二婶感情就这么好。

        等吃完饭,收拾完碗筷,钱晓茹就跨上自行车打算走了,毕竟两个侄子都在,她总不可能跟侄子一起睡。

        送走了媳妇,顾明南溜溜达达的回来,进屋就说:“阿星阿晨学着点,以后找媳妇就照你们二婶这样的,温柔体贴贤惠,家里头大事儿小事儿都是我说了算。”

        顾亮星故意问:“二叔,二婶真的都听你的?”

        “那必须啊,你们还不知道,当年你二婶哭着喊着要嫁给我。”顾明南嘚瑟的说,“我就喜欢她眼光好。”

        他提起当年的事情就眉飞色舞的,高兴的不行,手舞足蹈的像是在唱戏,看得其他人都纷纷点头,如果钱晓茹在这儿,她只怕是羞恼的想挖了坑钻进去。

        顾亮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

        “哎,你小子笑什么,我那句话说的不对了?”顾明南不乐意了。

        顾亮晨也是忍俊不禁:“二叔,你说的都对,咱们上河村谁不知道二婶最听你的话,在外头言听计从的。”

        至于回到家那是跪搓衣板还是怎么,反正别人不知道。

        “还是阿晨懂事儿。”顾明南满意了。

        临了又奇怪的问道:“你俩怎么忽然来了,别说给我送东西,就这么一两周的功夫不至于。”

        双胞胎对视一眼,都有些支支吾吾。

        顾明南心底咯噔一下:“怎么还不说了,家里头出事了?我哥没事儿吧?”

        “家里挺好的,我爸也挺好的。”顾亮晨连忙阻止自家二叔想歪了。

        顾明南一听都挺好,先松了口气,又奇怪起来:“那这不年不节的,你们来黛山市做什么?”

        顾亮星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头一铁,咬牙说道:“二叔,其实我们是来打听我妈的事情。”

        “哦,原来是这事儿啊。”顾明南点了点头。

        但是很快,他脸色微微一变,原本吊儿郎当的躺着呢,这会儿猛地起身,盯着两个大侄子问:“你们打听这个做什么?”

        双胞胎被他这奇怪的反应吓了一跳。

        顾明南掩饰了一下,又说:“不是,我的意思是大嫂都死了那么多年了,当年她还在的时候,跟娘家人就没来往,现在她都走了这么久,你们还来这边做什么?”

        顾亮星看了他一眼,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们长大了,忽然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

        “能发生什么。”

        顾明南却有些焦躁起来:“不就是城里姑娘看上了乡下小子,你们外婆家势利眼瞧不上人,所以才跟女儿断了来往。”

        “顾亮星顾亮晨,你们可要记住了,是你们爸从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们拉扯长大,这些年他辛辛苦苦,可从来没有亏待过你们一星半点。”

        顾亮星愣住了:“我也没说我爸亏待我们啊。”

        他不明白顾明南为什么这么激动,就好像他们要做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似的。

        明明以前在家的时候,三姑四姑提起他们去世的亲妈,二叔也会跟着说几句,看得出来亲妈还活着的时候,跟这群小叔子小姑子的关系是不错的。

        “二叔,你这么激动做什么?”顾亮晨也微微皱眉。

        “你们都胳膊肘往外拐了,我能不激动吗?”顾明南冷下脸来,“这事儿大哥知不知道,他答应你们过来找人吗?”

        顾亮晨眼底闪过一丝微光:“爸当然知道,是他给我们的地址。”

        “他知道?”顾明南惊讶了一下,不可置信的问,“他知道还让你们过来,还给你们地址?”

        “不行,他到底在想什么,不成,我得回家问问去。”

        顾明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简直无法理解大哥的做法,两个侄子找过去,万一大嫂的娘家人说出了秘密,那他们不就都知道了?

        这些年顾明东不结婚,说有两个儿子就够了,顾明南也就默认了,可如果这两个儿子成了别人家的,他家大哥岂不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一想到那个场景,顾明南就气得要死。

        他这幅模样,不只是顾亮晨,顾亮星也看出不对劲来。

        “二叔,你干啥呢,我们就是想打听打听妈妈以前的事情,又不是要去给别人当儿子,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顾亮星想了想,说了个自己怀疑的理由:“是不是当年妈妈的爸妈对我爸不好,让他受委屈了,所以你才为爸打抱不平?”

        顾明南皱了皱眉,迎着两个侄子怀疑的眼神,倒是冷静了一些。

        他咳嗽了一声:“是,就这个原因。”

        “他们瞧不上大哥,你俩现在找上门去,那不就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顾明南想了想,又说道:“大哥对你们还不够好吗,为什么偏要去找他们?”

        顾亮晨心底翻涌起一个个猜测,皱眉道:“二叔,这不是一码事。”

        “是啊,爸也支持我们去,我们只是有些好奇。”

        好奇在他们年幼时候就过世的母亲,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她为什么会嫁到上河村,又为什么跟娘家断绝联系。

        不管是顾亮星还是顾亮晨,对早逝的母亲有感情,但绝对不如跟父亲的那般深厚,毕竟是生母,孩子对母亲的事情有所兴趣也是正常。

        顾明东同意他们过来,甚至给出了地址,就是不希望两个儿子心底的困惑越来越大。

        他也知道,双胞胎心底只是好奇,对外家并没有什么感情。

        顾明南有些烦躁的抓乱了头发,却说不出自己反对的理由。

        顾亮晨紧紧盯住他,开口问道:“二叔是不是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顾亮星也狐疑的看着他:“是啊,你是不是知道什么秘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73677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