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13章 合同

第213章 合同


《溪源镇公社上河村生产队山林责任制合同》

        看清楚桌上放着的合同,  顾明东也是眼睛一亮:“三叔,镇上答应了?”

        顾三叔也是笑容满面,点头道:“前几天我走了一趟公社,  把咱们早稻这一轮的收成往上报上去,上头满意的很。”

        “这两年附近生产队的劳动积极性都不行,  可自从咱们村开始弄包产到户,社员们的积极性就跟赶上了拖拉机似的往前冲。”

        可不是吗,给自家种地跟给公家种地能一样,自家的田地那不得一心一意的看护着。

        以前他不吹哨子就没人出门上工,  能偷懒就偷懒,  现在都不用他看着,省心省力多了。

        两相对比,一边是上河村日渐高涨的劳动积极性,  一边是其他生产队摸鱼偷懒的状态,  明眼人都知道哪一套方法才更有用。

        顾三叔笑着说:“虽然王书记没明说要推广包产到户的做法,但我瞧着他是有这个念头的,  只是碍于……”

        顾明东懂了,  碍于上头没有明确的指令,  王书记怕闹大了不好收场,所以才犹豫。

        顾三叔拍了拍大侄儿的肩,  继续说:“这可是咱溪源镇,甚至是整个黛山市第一份山林责任制合同,  阿东,你可要好好干。”

        顾明东明白,  这份合同不仅是顾三叔努力争取来的,其中也有王书记的意思,为此他肯定是也承担了一定责任的。

        往下看,  顾明东的目光落到“重大改革”几个大字上,这份承包合同跟以后的合同可不一样,多了许多条条款款。

        比如最后一条写着,严格检查验收实行奖赔制度,每年一次,合格者按基数奖励50元,特优者奖励100元,违约者按照基数赔偿10-100元不等,如有违规乱砍乱伐者,按照方规成约执行,严重者大队可终止合同。

        看完这一条,顾明东就挑了挑眉:“三叔,这检查验收的标准是什么?”

        顾三叔笑着解释道:“王书记的意思是,现在承包山林的要求很低,咱们这边山林平时也没什么产出,万一承包的人干放着也是浪费,所以才定了这一条。”

        顾明东明白了,就是怕有人占着茅坑不拉屎呗。

        等他仔仔细细从头至尾看完了,顾三叔又说道:“阿东,虽说现在王书记都点头了,但三叔还是得劝你好好想想。”

        “承包山林跟包产到户不一样,种地不花钱,可你承包山林是得花钱的,一开始承包就得十年,虽然一块地的钱不多,可挡不住山林的面积大。”

        顾三叔很是为大侄子操心:“这么一大笔钱砸下去,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有声响,有这个钱还不如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你说是不是?”

        顾明东对他的担忧心知肚明,却反过来劝他:“三叔,我喜欢上河村,也喜欢咱们的山林,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自己亏本的。”

        见劝不动,顾三叔只得点头:“如果你想好了,看完这合同也没问题,那咱们找个时间公示一下,告诉社员们这件事,如果没有人反对的话就能签约。”

        “没问题。”这是顾明东早就想好的。

        不过他疑惑的问:“三叔,这承包年限能不能长一点?”

        顾三叔瞪了他一眼:“十年还不够长啊?”

        “山林跟田地不一样,山上又不能种稻子,我要是栽种果树的话长大结果总得要几年,别到时候刚开始长果子,国家就要把林子收回去。”

        顾明东的担心很有必要,毕竟知道山林能挣钱之后,肯定没现在承包这么容易了。

        顾三叔一听觉得也很有道理:“但王书记说了,现在一年一承包,考虑到山林的特性才延长到十年,再长不太可能。”

        顾明东便建议道:“那能不能在最后加一条,承包到期后,在同等条件下有优先承包权利。”

        这事儿顾三叔倒是一口答应下来,同意去跟王书记争取一下。

        叔侄俩约定了此事,没几天功夫,顾建国就召开了社员大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宣布了这件事。

        承包山林?

        这事儿一提出来,下头就议论纷纷起来。

        毕竟包产到户才多久,现在连山林都能够被承包了!

        有人举手提问:“大队长,这事儿能成吗,到时候不会说咱们村搞□□吧?”

        如果是半年前,顾建国说不定还会犹豫一下,但这会儿王书记给了他信心,拍着胸脯保证道:“同志们请放心,这绝对是符合国家政策的。”

        对于这位大队长,社员们心底还是信任的。

        立刻又有人问:“大队长,那我可以搞承包吗?”

        顾建国早有准备,也不生气,笑盈盈的说:“当然可以,只要大家有意向的都可以跟我沟通,山林、竹林和水塘都可以,价格不一。”

        他这么一说,说要承包的人立刻又被按了下去。

        那人嘀咕道:“我又不傻,咱们这边的山林承包了能干啥。”

        竹林倒是不错,但是家家户户有竹园,笋子都吃不完,哪里还需要去承包更多。

        显然这么想的不只是他一个人,等散了会,李铁柱追上顾明东,开口就劝他:“阿东,你真要承包山林啊?”

        “咱们这边的山都是石头,土地太贫了,种啥都不成,你这钱怕是要砸在里头难回本的。”

        李铁柱说的是实话,如果没有异能兜底,顾明东肯定也不敢这么弄。

        心底有数,顾明东笑着说道:“这两年发展形式不一样了,总得有人迈出这一步的。”

        李铁柱又说:“那你还不如承包山脚下那些田,贫是贫了点,好好收拾还能种稻子,就算不能种稻子,种西瓜也能卖钱。”

        顾明东只说:“山林便宜。”

        李铁柱无奈的看着他,暗道山林是便宜,可面积大啊,加起来可比田地贵多了。

        老顾家要承包山林的消息传出去,生产队的社员们好心的,便来劝劝,跟他们家不对付的却翘着二郎腿看热闹。

        王麻子就是如此,私底下对刘寡妇笑话道:“瞧见没,这姓顾的赚了几个钱就闲得慌,还承包山林呢,简直是个败家子,这钱扔进池塘还能听一个声响,扔山里头能干啥去?”

        刘寡妇也应和道:“可不是吗,他们家就是存不住钱。”

        “估计都是弟弟妹妹挣的钱,他花着也不心疼。”王麻子酸道。

        总之就没一个人看好的,就连顾三婶都念叨自家男人:“阿东年纪小不懂事,你怎么也不劝着点。”

        “顾建国我告诉你,阿东可是你亲侄子,你别为了自己过官瘾就把他往火坑里推。”

        气得顾建国拍着桌子解释:“你把我当成啥人了,这是阿东自己提出来的,我帮忙跑前跑后的,上头才好不容易松了口气,到你这儿怎么就成我过官瘾了?”

        顾三婶一听,奇怪道:“真的假的,阿东咋想的?”

        “我哪儿知道他咋想的。”顾三叔哼哼道,“左右这孩子有成算,你们一个个都不看好,就等着将来他打你们的脸吧。”

        顾三婶冷笑道:“那我等着,最好他啪啪啪把我脸打肿了才好。”

        夫妻俩难得吵了嘴,顾婷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举着小手喊道:“爷爷,奶奶,你们别着急,阿东叔肯定能行的。”

        一听这话,顾三婶倒是被逗笑了,一把将孩子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亲了一口,才问:“我家婷婷怎么知道?”

        顾婷笑着说:“因为阿东叔很厉害,他想做的事情肯定能做到。”

        顾三叔也笑起来:“你瞧瞧,你还没孩子看得清。”

        “你倒是看得清,回家也不唉声叹气的。”顾三婶都不想搭理他。

        相比起外头的风言风语,老顾家的意见倒是十分统一。

        顾明南的表达最直接,拿着一沓钱放在顾明东面前:“大哥,你拿着用,不够我下个月拿了工资再给。”

        那厚厚的一沓钱,估计都有小一千了,这肯定不只是顾明南自己的工资,里头指不定还有钱晓茹的。

        顾明东好笑的看着他:“你这是把自己的身家都给我了?”

        顾明南理所当然的点头:“你不是要包山吗,手里头的钱肯定不趁手,反正我不急着用钱,这些你拿着先用。”

        “那你不买车了?”顾明东笑着问道。

        顾明南只说:“我又不急着买,事儿都没想好,压根没谱儿的事情。”

        顾明东无奈道:“你把家里头的钱都拿出来,这事儿问过晓茹吗?”

        “那当然。”顾明南得意的抬起下巴,“晓茹都听我的,我们家大事我做主,小事儿晓茹说了算。”

        顾明东看出来了,自家弟媳妇还真是全听傻弟弟的,连带着这么大笔的钱都能说拿就拿。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钱晓茹心里头明白着呢,今天顾明南要是提出来把积蓄全拿出来给别人,她都不能答应,可谁让这个人是大哥呢。

        嫁过来之后,钱晓茹对自家大伯子的信任和尊重,甚至超过了自家爹妈,别人她不乐意,但大伯子可以,她比亲弟弟还要积极。

        弟弟弟媳的支持,让顾明东心底温暖,但他还是把钱还了回去:“你们俩的心意我领了,但这钱还是拿回去吧。”

        顾明南一听,还不乐意了:“大哥,你现在是不是跟我生分了?”

        顾明东无奈一笑:“你跟我进来。”

        说完便转身进屋了:“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进来。”

        顾明南一头雾水,这才跟着进门了。

        顾明东的屋子一如既往的简单,收拾的很干净,每次看见顾明南心底都感叹,即使没有嫂子,他大哥的屋子都比他的干净,也难怪晓茹老是嫌弃他邋遢。

        没理会弟弟的感慨,顾明东打开书桌抽屉,拿出一个信封和一个铁皮盒子来。

        “打开看看。”顾明东开口道。

        顾明南心底疑惑,先伸手打开了信封:“这么多钱?”

        他心底奇怪,按理来说老顾家接连盖房子,娶媳妇,送孩子去上大学,家里头不该存下这么多钱才是。

        顾明东解释道:“有些是工分换的钱,有些是山货和鸡蛋换的钱,不过最多的是淑梅他们俩做生意,我参了份子,这两年分到不少。”

        当初顾明东没想凑份子,但谢南山极力邀请,甚至说有他在自己才放心之类的话,顾明东才勉强凑了钱。

        这两年政策越来越开放,谢南山跟孙淑梅就跟开了挂似的挣钱,顾明东自然也分到了不少。

        他觉得自己躺赢等着收钱不大好,想要退出,夫妻俩还不答应。

        用谢南山的话说就是:“我这条命难道还不值这个钱?”

        私心里,谢南山知道顾明东是有大本事的,这些本事连他媳妇都不知道,甚至顾家人都一知半解,可谢南山是谁,他能放过这个拉拢人的机会?

        顾明南不免咋舌:“看来倒买倒卖确实是挣钱。”

        “那这盒子里又是什么?”顾明南又问道。

        他迅速伸出手,打开盒子,下一刻差点被闪瞎了眼睛。

        顾明南指着盒子里的东西,话都说不利落了:“大哥,这,这,你这儿怎么会有……”

        他压低声音,生怕被人听见了:“怎么会有金子?”

        “山里头捡的。”顾明东淡淡回答。

        顾明南差点要疯了:“这是能随便捡到的吗,大哥,你跟我说实话,这东西到底哪儿来的?”

        顾明东示意他冷静下来:“真的是山里头捡的。”

        这话让顾明南一愣,随即想到自家大哥的厉害,至少在他们生产队,进了深山还能完整的出来,甚至让全村人都有肉吃的,也只有他们大哥一个。

        半晌,顾明南又问道:“难不成传言是真的,咱们山里头真的有宝藏?”

        顾明东没回答这话,只是说:“给你看这个,不是让你胡思乱想,是想让你知道咱们家有底气,你想尝试什么尽管去试,不至于弄得倾家荡产,元气大伤。”

        他原本没打算拿出黄金来,只是进来发现原本一股子冲劲的弟弟,忽然也变得犹犹豫豫起来。

        顾明东左思右想,也明白顾明南的担心了。

        他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是有家有妻儿的男人,亦或者在顾明南的心底,自己还肩负照顾大哥侄子,两个妹妹的重任。

        考虑的东西一多,顾明南再大胆,也变得畏首畏尾起来。

        但实际上,顾明东压根不缺钱,且不说藏在深山里那几个大箱子的宝藏,就说他自身的赚钱能力,想来钱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只是顾明东志不在此,相比于成为有钱人,他更想要享受悠闲自在的日子。

        经历过末世,顾明东无比清晰的知道,功名利禄如同过眼云烟,一切都不如开心自在来的痛快。

        而现在,他承包山林的小愿望已经实现了一小半,将这样一大片山林收入囊中不是梦,比起出去打江山,顾明东更喜欢悠然见南山。

        当然,他自己不打江山,倒是不排斥弟弟妹妹们出去开拓疆土。

        顾明东的目的很简单,他只是直观粗暴的告诉弟弟,不用为钱太担心。

        但顾明南不知道脑补了什么,鼻子一酸,眼眶一红,一个大男人开始抹眼泪,一边抹眼泪,一边哽咽着说:“大哥,你对我太好了。”

        以前年轻的时候,顾明南哭一哭还能看,但现在都大老粗了,还不喜欢剃胡子,那模样简直不能看。

        顾明东抽了抽嘴角:“你先冷静一下。”

        顾明南却哽咽着说:“我冷静不了,大哥,是不是上次我说了那些话,你才花了不少功夫找到这些,就为了让我没有后顾之忧。”

        吸了吸鼻子,他继续说:“哥,你是我亲哥,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我这辈子有你跟晓茹,就算现在立刻死了也值了。”

        “别人家的大哥生怕弟弟占便宜,恨不得分了家就把弟弟踢出门,但你不一样,我知道大哥心底是有我的,你总是为我着想。”

        “你把我养大,让我读书,给我找工作,还教我学汽修,甚至还帮我娶老婆,都说长兄如父,大哥不但像爸,连妈的活儿都干了,我这辈子都还不起。”

        “呜呜呜,我运气怎么这么好,连我自己都羡慕嫉妒我自己了。”

        顾明东扔过去一块毛巾:“赶紧把脸擦一擦,像什么样子。”

        顾明南擦了脸,还擤了鼻子:“哥……”

        顾明东挑起眉头,嗤笑道:“老二,你这马屁拍的,都把我说的跟圣人一样了。”

        “赶紧给我清醒清醒,我没那么好,你要不听话惹事,我早翻脸把你赶出去了。”

        这可是顾明东的真心话,他又不是老好人,要不是弟弟妹妹养着,越来越听话,越来越贴心,越来越孝顺,他才懒得管那么久。

        想当初刚过来的时候,接了原主的班,顾明东只想把人养大成人罢了。

        哪儿知道养的时间久了,几个孩子分外的懂事儿,养着养着才养出感情来。

        即使如此,顾明东也没觉得自己多伟大。

        顾明南却不同意,坚持道:“我不是拍马屁,这都是真心话。”

        “行了,我听见了。”顾明东摆了摆手,“这毛巾送你了,你自个儿带回家洗洗用吧。”

        顾明南满心的感动,这会儿被戳破了,恼怒道:“哥,你居然嫌弃我。”

        “就嫌弃你怎么了,多大人了还滴猫尿,鼻涕邋遢的我就嫌弃你。”顾明东明确表示。

        顾明南委屈道:“咱俩还是不是亲兄弟了,还有没有点兄弟情了?”

        顾明东挑了挑眉,让他自己领会。

        顾明南哼哼道:“大哥,你变了,你……”

        话音未落,顾明东威胁的举起手,顾明南就跟蚂蚱似的蹦跶出去:“行行行,我就知道你嫌弃我老了,如今也不待见我了。”

        谁知道等他打开门出去,脸色差点炸开。

        外头的顾亮星和顾亮晨飞一般的跑开,装模作样的一个扫地,一个擦桌子,一看就假的很。

        当着自己大哥的面哭哭啼啼,顾明南一点不心虚,但被两个大侄子瞧见,他就难为情了。

        “臭小子,谁让你们偷听的?”顾明南骂道。

        顾亮星立刻反驳道:“二叔,我们可没偷听,你哭得那么大声,我站在门口就听见了。”

        顾明南脸皮厚的很,索性破罐子破摔:“我哭怎么了,你们谁没哭过,你俩小时候光屁股哭的时候多了去了。”

        顾亮星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顾亮星了,不那么好忽悠,反驳道:“二叔你撒谎,我们俩小时候可乖了,从小就懂事儿,怎么可能光着屁股哭。”

        “怎么不可能了,也就是那时候拍照不方便,不然我非得给你们拍下来不可。”顾明南表示。

        顾亮晨就提议道:“二叔,我们俩是来不及了,但你可以想办法买个照相机,给阿阳阿月多拍点,等他们长大了拿出来看多好。”

        顾明南一想也是,三个人顿时兴致勃勃的商量起来。

        “相机得多少钱,可贵了吧?”

        “买了相机,咱们家也不用一年才拍一次全家福了。”

        “给我爸也多拍点,他就不爱拍照,都没几张照片。”

        结果正说得热闹呢,外头有人扯着嗓门喊道:“请问这里是老顾家吗?”

        “这声音有点耳熟。”顾亮星奇怪道。

        顾亮晨脸色却微微一沉:“是那边的人。”

        “那边是哪边?”顾明南疑惑问道。

        “我妈那边。”顾亮晨回答道。

        之前那边的舅舅说要过来看看,他们俩是留下了地址的,但回来之后一等几个月也没见着人,双胞胎都以为对方只是说说,估计是不会来了。

        谁知道当他们松了口气的时候,人反倒是找上门了。

        三个人面面相觑,顾明南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来都来了,总得好好招待。”

        “谁来了?”顾明东出来问道。

        一句话,顾明南和顾亮晨脸上都有些心虚的意思。

        倒是顾亮星想得少,直接回答:“好像是我妈那边的亲戚。”

        顾明东扫了一眼他们的神色,淡淡道:“那愣着干嘛,去开门吧。”

        “我去吧。”顾亮晨开口,走向院子,打开院门,站在门口的果然是李立斌。

        奇怪的是,李立斌是一个人过来的,李家其他人都没出现。

        顾亮晨犹豫了一下,还是喊了一声舅舅。

        李立斌应了一声,目光却往屋子里看去,落到了顾明东的身上。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51634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