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18章 违和

第218章 违和


“那是三十年,还是四十年前的事情了。”

        老大爷收了顾明东一包烟,抽出一根咬在嘴里头,说起来就更带劲了。

        “白老头家里面听说以前也阔过,不过到了她这一辈就生下这座房子了。”老大爷继续说。

        “他婆娘死的早,一个人辛辛苦苦将一双儿女拉扯着长大,平时也没个正经活儿,不过时不时能看见人过来找他。”

        “巷子里的人都说,白老头指不定是做见不得人的买卖,不过也没证据,也没人瞧见过,只知道他们家应该是不缺钱,两个孩子一直在读书。”

        顾明东心底觉得奇怪,白家如果落魄了,那为什么不缺钱,如果不落魄,为什么又只剩下这个院子?

        而且上河村上里头有那么多宝藏,白家如果真的落魄了,为什么不回去?

        “白老头身体不大好,也不爱出门,见着人也不太说话,后来想起来,其实那时候他就有些神神叨叨的。”

        老大爷指了指脑袋:“这里不太正常。”

        “不过他一双儿女都很出色,儿子比女儿大了十几岁,说是哥哥,其实又当爹又当妈的,白姝,也就是你姑姑就是他养大的。”

        “白俊跟白姝都特别聪明,那时候读书永远都是第一名,要不是放心不下家里头,白俊还能拿到出国深造的名额。”

        老大爷笑道:“得亏那时候没去,不然后头还得牵累家里。”

        顾明东问道:“后来呢,听起来我姑姑年纪不小了,为什么还会被拐卖?”

        “哎,谁知道呢。”

        “当时发生的太快了,你姑姑十五岁那年,有一天忽然就不见了。”老大爷感叹道,“我们都帮着找啊,但怎么都找不到,你爷爷一下子就不对劲了,脑子更拎不清。”

        “后来还是我给你爸打了电报,他急急忙忙的从上海回来,可还有什么用呢,人都已经没了。”

        “这么大的姑娘家忽然不见了,肯定是被人拐走了,那些拐子心狠,把人带走穷山恶水的地方一卖,一辈子都别想跑出来。”

        这事情怎么都透露着古怪,顾明东又问道:“真的一点音信都没有吗?”

        老大爷摇头:“没有,反正我没听说。”

        “你爸不甘心,说要去找妹妹,结果一走就没回来。”

        老大爷觉得奇怪,又问道:“你爸既然没死,为什么这些年都没回来,难道他就担心白老头吗?”

        顾明东自然没法回答这个问题,应付了几句,他便开口道:“大爷,我能进去看看吗?”

        “进去吧,你爷爷也不知道被带到哪儿去了,按理来说这也是你家。”

        顾明东二话不说,直接翻墙进去了,看得老大爷一愣一愣的。

        他捏了捏手中的香烟,暗道舍得买这种香烟的,总不能是骗子吧。

        顾明东却已经走屋子,在翻进来的那一刻,异能就活络起来,但遗憾的是它在这里什么都没发现。

        虽然都说白老头已经疯了,脑子不清楚,但屋子却收拾的很干净。

        只是不知道这是白老头自己收拾的,还是后来的那位亲戚。

        顾明东转了转,因为前些年的缘故,屋子里许多东西都已经没了,看起来有些空空荡荡,只有那些空着的地方,能看出一二痕迹来。

        很快,顾明东的目光落到了墙壁上,那里曾经应该挂着一张照片,留下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白色痕迹。

        可惜,现在照片已经被拿下带走了。

        顾明东算了算时间,即使妹妹和老大爷都觉得跟白家人很相似,但他依旧不那么想。

        因为从时间看实在是太紧张了,试想一个妹妹失踪,亲爹还有精神问题的男人,离开家寻找妹妹的途中,怎么可能有心情娶妻生子。

        再者老白家也太倒霉了,从白老头到一双儿子,一个赛一个的倒霉,怎么看也不像是有能力布下天罗地网的。

        能找到顾老,还把他送到上河村,背后的那个男人肯定不简单。

        顾明东眼底闪过一丝深思。

        临走之前,他还是将自己的联系地址留下。

        “大爷,如果他们回来,麻烦您告知一声。”

        老大爷拍着胸口保证:“好,只要他们回来,我一定会把话带到,让你们能一家团圆。”

        顾明东没有再多做停留,迅速的卖票离开了这个地方。

        原本去北京,他只打算弄一批好的果树苗,顺便看看两个妹妹过得好不好,谁知道走了一趟,倒是遇上了两件意外的事。

        雾水越来越多,让顾明东看不清楚事情的真相,但他并不着急。

        只要阳光灿烂,这些缠绕在周围的雾气,看似无法战胜,耐心等待之后却会自己消散,露出真相来。

        上河村

        顾明东连着几天都不在家,顾亮晨便有些无精打采的,时不时往外看一眼。

        顾亮星无奈道:“我说阿晨,爸就是去北京一趟,你再看他也不能提前回来。”

        顾亮晨便说:“我就是担心。”

        “有啥好担心的啊,你还不知道咱爸的厉害,要是有人对上他,那倒霉的肯定是别人。”

        他倒是对顾明东十分有自信。

        就在这时候,顾芸跟小谢谢手拉着手走出来,小谢谢手里头还拿着一根玉米在啃,吃的满脸都是碎渣渣。

        一出来,谢谢就问:“阿晨哥哥,我舅舅到底啥时候回来?”

        “你怎么不问我啊?”顾亮星笑着逗她。

        谢谢就说:“阿晨哥哥肯定比阿星哥哥更关心,他可粘舅舅了。”

        顾亮晨摸了摸鼻子,无视了他们的话。

        顾亮星却哈哈大笑起来:“看来连咱家谢谢都知道。”

        顾芸伸手掐了他一下,警告道:【不准笑话阿晨。】

        痛得龇牙咧嘴的,顾亮星不乐意的说:“小芸儿,我白疼你了,一遇到事情就帮着阿晨说话,难道我就不是你哥哥了。”

        “而且他哪儿怕人笑话,他那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阿晨是爸爸的乖儿子。”

        【你喜欢捉弄人,阿晨脸皮薄。】顾芸表示。

        顾亮星嚷嚷道:“你知道什么,做男人就得脸皮厚,我这是兄弟情深,帮忙锤炼他的脸皮。”

        “那我还真的谢谢你了。”顾亮晨伸腿给了他一下。

        顾亮星顿时叫道:“好啊,爸不在家,你们两个就合伙儿欺负我,谢谢,你可一定要站在我这边。”

        谁知道谢谢咬着玉米,含糊不清的说:“阿星哥哥对不起,我跟小芸姐姐才是一国的。”

        顾亮星捂着心口,表示自己已经心碎了。

        “呦,在唱戏呢?”外头传来一个声音。

        谢谢眼睛一亮,欢呼着跑过去:“爸爸!我可想你啦。”

        “爸爸也想我的宝贝乖女儿,来亲一口。”谢南山笑嘻嘻的将女儿一把抱起来,半点不嫌弃她啃玉米邋里邋遢。

        看着这一幕,顾亮星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啧,太肉麻了。”

        谢南山笑问道:“你爸还没回来呢?”

        “应该没这么快。”顾亮晨解释道,“去的时候说可能会多住几天,看看姑姑们。”

        谢南山点了点头,又说:“那我先带谢谢回家了,等他回来再来一趟。”

        “表姑父,你有什么事情吗,要不要留个口信?”顾亮晨问道。

        谢南山却一把扛起女儿,摇头道:“到时候再说吧。”

        临了就带着谢谢走了,一大一小走还不够,还拎着一个篮子,那是顾芸特意为小谢谢准备的好吃的,虽然都是自家种的,但挡不住谢谢爱吃。

        等人走了,顾亮星奇怪道:“我怎么觉得表姑父跟爸藏着事儿?”

        顾亮晨也这么觉得:“而且是我们不知道的事情。”

        顾亮星摸着下巴:“有古怪。”

        要不然怎么他们爸前脚刚走,后脚表姑父过来找人,没找到连着三天都过来问,看起来很着急,偏偏愣是不说。

        顾亮晨只说:“咱们也有秘密,难道还不准别人有秘密。”

        毕竟他跟爸爸之间,也有很多不会告诉别人的小秘密,比如小时候看见的一切,比如后山那个神秘的地方。

        顾亮晨站起身,不想搭理猴儿似的大哥。

        相比起家里头三个孩子,郑通反倒是更忙碌一些,早些年下地干活的时候他不习惯,如果干了这么多年,一天不干反倒是不自在。

        郑通尤其喜欢后头的自留地,一亩三分地,原本顾明东已经收拾的井井有条,现在郑通每天都要转一圈。

        顾芸偶尔瞧着,总觉得自家爷爷这架势,就跟山大王巡视地盘似的。

        顾芸不明所以,就问:【外公,黄瓜有什么好看的?您都看了一下午了。】

        郑通笑呵呵的说:“你不懂,这可是好东西。”

        黄瓜能是什么好东西,乡下人都知道这玩意随意种一颗,到了结果的时候能疯涨,种多了吃都吃不完,偏偏这东西也不太填肚子,家家户户都有,送人都不好。

        就算他们家的黄瓜特别脆,特别香,那不也是黄瓜吗?

        【外公,你不累吗?】郑芸又问道。

        郑通又说:“哪儿会累,在菜园子里头转转,我就觉得神清气爽的,小芸,你平时要有空也多来这边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顾芸欲言又止,暗道自家外公是不是有些老糊涂了,上河村到处都是树,哪里的空气不新鲜?

        郑通弯腰摘了一根黄瓜,拗成两段,一截自己擦了擦就吃了,咔嚓咔嚓特别清脆。

        “吃啊,多吃点。”

        顾芸无奈,只得接过去吃了,一口下去味道确实是不错,不知不觉就把好大一截吃光了。

        郑通笑盈盈的看着,又说:“其实吃肉多了对身体不好,多吃点蔬菜有利身心。”

        至于背后的意思,可惜无人能够领会,郑通也不多说,毕竟老顾家已经够幸运了,说太多了反倒是不好。

        等顾明东回到家,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来回折腾了一趟,顾明东身体不累,精神倒是疲倦的很,狠狠吃了一顿顾芸亲手做的美食,这才恢复了元气。

        不得不说,就算为了这些好吃的,他也得好好努力,争取把后面的山都变成自己的地盘,将那个不定时炸弹彻底扼杀在摇篮里。

        吃饱喝足,顾明东坐在门口,喝着儿子端过来的茶,吃着儿子切好的水果,美滋滋。

        郑通在他身边蹭了个位置坐下,喝了一口茶,长吁短叹道:“这茶也好,就是炒过头了。”

        顾明东翻了个白眼:“您老嫌弃就自己来。”

        “嘿,你这孩子不够谦虚,还不许人挑刺了。”郑通说归说,这茶喝得最多的就是他。

        “这洋柿子也好吃,你说你这种地的手艺,要是不种地可真浪费了。”

        顾明东笑道:“所以我留在这里种地了。”

        郑通笑着问他:“真的不出去了?”

        “出去干嘛?”顾明东咬了一口西红柿,“花花世界有啥好的,还不如我的上河村。”

        郑通被逗笑了,摇头道:“你啊就是懒,怪不得老是悠哉悠哉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着急,老头子在旁边瞧着都着急。”

        顾明东就说:“你老着急的话,倒是快点帮我翻译了啊。”

        郑通无奈道:“那是我想快点就快点的吗,两封信压根不一样,不是我一眼就能认出来的。”

        “不一样?”顾明东有些惊讶。

        郑通比划道:“这么解释吧,同样的一种文字,但在使用上却天差地别,只是单纯的辨认,和人家往里头加了密码再辨认,这难度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我第一眼就瞧着不对劲,后来仔细一看,果然是密文上再加密,没个十天半月连头绪都抓不住,这次你可是有的等了。”

        一回来,顾明东就找到机会,将那张字条塞给了郑通翻译。

        时隔多年,他也就没那么小心,每次都防着。

        如今听了这话,顾明东若有所思:“待会儿给我看看,也许我有其他的办法。”

        “难不成你认识比老夫更厉害的?”郑通不服气了。

        顾明东笑道:“是别的办法。”

        郑通疑惑的看着他,但顾明东显然没解答的意思。

        吃完了一个番茄,顾明东擦了擦手,溜溜达达进屋睡觉去了。

        结果这边衣服都还没脱,那头谢南山急急忙忙的赶过来了,进门就问:“你回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顾明东觉得莫名其妙:“有事儿?”

        谢南山压着声音说:“有钱知一的消息了。”

        这下顾明东也有些惊讶,起身问:“你找到他了?”

        谢南山摇头又点头:“也不算找到,但确实是有他的消息了。”

        “钱知一人在香港。”

        香港?

        顾明东眉头一皱,忽然想起来原本的剧情线中,杜萍萍就是逃亡了香港,等她再次出现的时候,成了归国的爱国商人。

        “钱家以为自己是黄雀,殊不知他们是螳螂。”

        如果白家是蝉,钱家只是螳螂,那黄雀是谁?

        顾明东沉声问道:“你确定?”

        “千真万确。”谢南山的人脉一直很广,在那十年的期间也没断,能弄到别人弄不到的东西。

        在上面的政策放开后,谢南山便开始施展手脚,以前冷落下来的人脉也再一次走动起来。

        走动的多了,他才意外得到了钱知一的消息。

        谢南山道:“我去了一趟南边,原本是听说那边走私货多,想看看外面的情况,谁知道正巧遇到一个人。”

        “那是以前北京的朋友,他认识钱家人。”

        顾明东皱眉道:“钱知一没有介绍信,身边还带着老婆孩子,他是怎么去香港的。”

        谢南山嗤笑道:“还能怎么去,偷渡呗。”

        “那个人说了,钱知一过去的时候就一个人,身边没老婆也没孩子,而且他坐的不是随时都可能翻的小船,而是大船。”

        “他后来打听过,具体的消息打听不到,但都说那艘船是香港人的。”

        一条条线索连在一起,顾明东心底忽然升起一种危机感。

        谢南山气愤不已:“我就说姓钱的难不成长了翅膀,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原来是有人在帮他。”

        “该死的香港人,让我知道藏在背后的是谁,看我怎么收拾他。”

        一想起因为钱家人,谢家倒了几辈子的霉,差点连他这跟独苗苗都断绝了,谢南山就恨得咬牙切齿。

        早些时候钱知一失踪了倒也罢了,可现在有了他的消息,谢南山怎么可能善罢甘休。

        顾明东提醒道:“钱知一是在北京失踪的,再出现却去了香港,这中间一定还有人在帮他。”

        谢南山也这么想:“也许是香港人留在内地的势力。”

        顾明东忽然脸色一沉:“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们的身边会不会有他们的眼线?”

        这话让谢南山也是脸色一变。

        一想到他们的身边有敌人的眼线,甚至可能一直藏在暗处盯着他们,谢南山就浑身不自在,甚至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他娘的,不会真的有吧?”

        “不行,我得赶紧回家,淑梅跟谢谢还在家里头呢。”谢南山越想越不对劲,“我怎么就把她们俩单独放在家了,我得赶紧回去看看。”

        顾明东无奈,拉住他:“你别这么紧张。”

        “你妹你外甥女都要出事了,我能不紧张吗?”谢南山急了。

        顾明东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就算他们留下了什么眼线,肯定也不敢轻举妄动。”顾明东解释道,“前些年那么乱,传递消息都难上加难,更别提其他了。”

        那些年政审出现问题,直接被拉去□□的多的是,更别说身份不明的了。

        谢南山一听,总算是镇定了一些:“也是。”

        “如果他们敢乱来,恐怕我早就死了。”

        顾明东又说:“但确实不能排除有眼线的猜测,看来以后我们行事要更隐蔽一些。”

        谢南山眼底露出几分冷意:“就算是为了谢谢,老子也要把藏在背后的人挖出来,一脚踩死,踩他娘个稀巴烂。”

        见他终于冷静了,顾明东又说道:“你知道杜家吗?”

        谢南山皱眉:“你的意思是?”

        “杜家也在香港。”顾明东沉吟道,“我不知道这两件事情之间有没有联系,但杜家绝对不是那么清白无辜的。”

        谢南山沉吟起来,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顾明东又说:“其实还有一件事让我很在意。”

        谢南山抬头看去。

        “吴家。”

        “吴家?”谢南山一时没想起来是谁。

        “吴梦婷的吴家。”顾明东又说道,“我们村下放的四个人中,有三个都是吴家人。”

        “吴巍,周子衿,吴萱萱。”

        “吴萱萱原本考中了京大,虽然被吴梦婷偷走了通知书,但他们完全能够及时赶到学校,不存在被冒名顶替的可能。”

        “但是我这一次去北京,听两个妹妹提起这件事,她们并没有在京大见到吴萱萱。”

        谢南山疑惑道:“这跟钱家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顾明东提示道:“从吴梦婷到吴萱萱也许没有,但吴家与钱家是世交,关系非常好,而且吴家的长辈知道钱家的很多秘密。”

        谢南山心头一动:“你是想让我从吴家开始查?”

        顾明东点头:“杜家跟钱知一都在香港,我们鞭长莫及,但吴梦婷他们应该就在北京,而且吴巍与吴家的关系不好,你可以从这一点入手。”

        吴梦婷可是小说原本的女主角,虽说男女主角的人生事业线已经偏离的太远,可如果吴家真的在,那他们不可能放弃吴梦婷。

        毕竟吴梦婷跟钱知一拥有许多年的感情,而且也知道很多秘密,这既是一个可利用的法宝,同时也是一颗炸弹。

        这样一个人,只要有机会,吴家不可能放任不管。

        顾明东有一个直觉,盯着吴梦婷,迟早都能找到背后的那个人。

        谢南山一听,倒是露出几分轻松:“只要人还在北京,就算他们藏在阴沟里头,我也能给翻出来。”

        顾明东满意的点了点头,将烫手山芋甩给自家表妹夫之后,顾明东就再次躺下了。

        谢南山看得牙痒痒:“你这是打算睡了?”

        “是啊,明天还得起来干活。”顾明东半点不犹豫。

        “你要住下吗,要的话去客房,别打扰我休息。”

        谢南山算是看出来了,往他心里头扔了大石头的家伙,这是一点不担心。

        难道这就是高手的底气?

        顾明东其实没骗他,明天还有一堆事儿等着他。:,,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4656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