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19章 敬业

第219章 敬业


上河村生产队的清晨总是热闹的,  尤其是包产到户后,原本需要哨子声催促的社员们,总能早早的起床,  不干农活也得下地看看。

        秋收过后,  社员们也不像以前那样闲着,反倒是想着法子利用起土地来。

        甚至还有人学着北方那边,  种上了冬小麦,  其实他们这边不适合种冬小麦,  不过种下去好歹也能有收成,跟水稻的栽种时间也能隔开。

        不过地里头大多种上的还是油菜,  油菜耐寒,等过了冬到了春天,  一片片油菜花就能开起来,  到时候割下来打了菜油,  剩下来的渣子还能喂猪。

        顾明东家的几亩田也都种上了,  他们家吃油费,顾明东还嫌弃外面买的油没有自家打出来的香。

        如今生产队的猪也不统一喂养了,家家户户有条件的,  就琢磨着去买一头小猪仔回家,养一年等到年底杀了,  收入比种地可高多了。

        倒是原本的养猪大户顾明东,  家里头反倒是干干净净,连猪圈都没搭起来。

        顾三叔不理解:“阿东,你咋不养猪?现在多养两头也成,  上头也不管了。”

        顾明东却说:“太麻烦了。”

        顾三叔哑然,闹不清这大侄子到底是咋想的。

        不过一想他承包了山林,后头还有要忙的时候,  也就没有再劝。

        一阵北风吹过,上河村立刻变得寒冷起来,昨晚上落下的霜冻压在草叶上,就像是原本绿色的地毯,如今长出了一层白色的绒毛。

        顾明东醒来之后,推窗一看,后院的大樟树上都挂上了一层白霜,瞧着倒像是开满了白色的小花。

        走出房间,孩儿们已经把早饭都准备好了。

        小米粥、咸鸭蛋,中间还放着一盘煎包,这才是重头戏。

        瞧见顾明东出来,顾芸就笑着说:【爸,快尝尝我做的煎包。】

        从北京回来后,顾明东就忙着收拾山林,连带着双胞胎和顾明南得了空也去帮忙,顾三叔一家也没少搭把手。

        不得不说上河村的山看着不那么高,其实又深又远,光是把靠近村子的两个小山包收拾出来,就花了他们不少时间。

        为了感谢兄弟们的帮忙,顾明东大手一挥请客吃饭,还特意从镇上买了煎包回来。

        这家煎包店是新开的,据说以前就是做早餐生意的,只是后来局势紧张才关了门。

        顾明东去吃过一次,煎包外焦里嫩,咬开之后汁水鲜美,他一起儿能吃两大盘。

        不只是顾明东喜欢吃,顾家人都喜欢,但煎包卖得太贵了,而且这东西趁热吃最香,带回来之后回炉就差一些。

        顾芸瞧着,就开始琢磨着自己做。

        小姑娘还挺有天分,很快就琢磨出差不离的味道来,今天就给自家老爸端上了饭桌。

        顾明东拿起筷子,夹了一颗煎包,先咬了一口吸干了里头的汤汁,再一口吞下。

        顾芸紧张的盯着他。

        “好吃。”顾明东从来不吝啬自己的夸张,“我家小芸这手艺开一个门店都够了。”

        顾芸听了,顿时喜滋滋的,眉眼都带着笑容。

        郑通有些吃醋,故意说:“小芸儿可真孝顺哦。”

        顾芸抿着嘴偷笑,转身进了厨房,再出来就带着一笼蒸包,那是没煎过的,看着像是小笼包:【外公吃这个。】

        煎包好吃也香,但底子有些硬,对于牙口不太好的老人有些不友好。

        郑通一看,顿时又被哄高兴了:“我家小芸真是世界上最孝顺的孩子了。”

        再一看,旁边的顾亮星一口一个生煎包,低头呼噜噜就是半碗稀粥,狼吞虎咽的架势跟小猪仔似的。

        对比旁边秀气的小姑娘,郑通再一次感慨还是女儿好,女儿多贴心。

        吃了顿丰盛的早饭,顾亮晨就问:“爸,今天还上山吗?”

        “先等等,算时间树苗该到了。”顾明东说。

        等了一会儿,老顾家屋里头生煎包的香味还没散去,就听见汽车叭叭叭的声音。

        探头一看,一辆大货车开着进村了,引来生产队的社员们纷纷凑热闹。

        顾明东过去一看,乐了:“这么是你?”

        “正好活儿给到运输队了,我一听是来上河村的,赶紧给抢过来了。”开车的正是顾明南。

        也是巧了,他难得去运输队那边溜达,刚巧就碰上这活儿,别的司机不乐意干觉得没油水还麻烦,他却立刻抢过来。

        顾明南打开车后箱:“树苗都在这儿了,我爬上去看过都是鲜活的。”

        为自家大哥办事儿,顾明南可仔细着呢。

        顾明东不用看也知道,满车厢的树苗生命力旺盛。

        “就是咱们生产队的小路太窄了,大货车开不过去,得在这儿卸下来搬过去。”

        这倒也不是什么难题,几个人直接动手,将树苗堆在板车上运过去,虽然麻烦了一点,但胜在板车灵活。

        很快顾三叔也听见了消息,带着儿子过来帮忙了。

        顾保家平时得上班,顾卫国一过来,二话不说撩起袖子开始帮忙,两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孩子,一个是顾婷,一个是顾斌。

        这俩同一天出生的堂兄妹个头也差不多,像模像样的帮忙搬东西。

        顾明东瞧见了,连忙道:“阿斌小婷快去玩吧,别压着你们。”

        “阿东叔,我可以帮忙,我力气可大啦。”顾婷不答应。

        顾斌身为小儿子,出生那会儿又遭了罪,被他妈养的有些娇气,但这会儿也坚持道:“我也要帮忙。”

        顾三叔乐呵呵的说:“阿东,不用管他们,俩小的机灵着呢。”

        亲爷爷都这么说,顾明东也没继续劝。

        货车里头的树苗塞得满满当当,要不是单独用绳子捆住,写上了品种,顾明东都要弄混了。

        老顾家从早上开始卸货,一直到中午时分才都运到了山脚下。

        这还不算完,得赶紧种下去,埋上土,浇点水才行。

        幸亏种树的土坑是早就已经挖好的,顾明东有先见之明,将种植的区域安排好,坑也早早的挖好了,就等着树苗到位。

        几个人种树种的满头大汗,很快生产队里有空的男人也过来帮忙,李铁柱就是第一个过来的。

        人多力量大,紧赶慢赶,终于在太阳落山前种完了所有树。

        李铁柱一抹头上的汗,笑着说:“阿东,还是你厉害,这才多少时间,山上的树都种上了。”

        “多亏了大伙儿来帮忙,家里头孩子都烧好饭了,今天都来我家吃饭。”顾明东笑道。

        李铁柱打趣道:“我们这么多人,可不得把你吃穷了。”

        “那你可得敞开了肚子吃,看能不能把我吃穷了。”

        来帮忙的人一听也高兴,虽说这年头乡里乡亲有个事情,邻居都是会搭把手的,可顾明东这么大方,他们心底也高兴。

        等到了老顾家一看,准备好的饭菜很不错,有鱼有肉有菜,圆桌上摆的满满当当的。

        帮忙的社员更高兴了,心底觉得顾明东大气,这一顿都能比得上过年了,以后还给他们家帮忙。

        哪儿像有些人家,造房子他们上门帮忙,一顿饭连点油星都不见,这样子的下次谁还上当。

        一顿饭吃得尽兴,顾明东又让儿子送他们出门,把人都送走了才松了口气。

        顾三叔走得最晚,手里头还拉着两个孙子孙女,叮嘱着:“阿东,今天就算了,以后就算请客吃饭也省着点,别这么大手大脚的,山上还不知道啥时候能收回本钱呢。”

        知道他是好心,顾明东只是笑着答应了。

        顾三叔叹了口气,知道他面上答应了,下次肯定还这样。

        等出了门,顾三叔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小脑袋,笑着问:“吃饱了吗?”

        两个孩子齐齐点头,顾斌忍不住说:“阿东叔家的饭可真好吃,比我妈煮的好吃。”

        顾三叔笑着说:“这话你回家可别说,要不然你妈非得打你。”

        “我妈才不会打我,她要打我我就哭。”顾斌皱着鼻子说。

        顾婷听着他们的对话,眼底有些羡慕,她心底知道换到自己身上,如果她大声哭,她妈只会打得更厉害,觉得她很晦气。

        顾斌没注意旁边堂妹的心思,仰着头问:“爷爷,今天我也来帮忙了,那我以后能上山摘果子吃吗?”

        “他们说阿东叔家种了好多好多果树,以后一定吃都吃不完。”

        顾三叔皱了皱眉,语重心长的说:“这哪儿行啊。”

        “你们阿东叔为了种果树,承包山林得花钱,买果树苗也得花钱,后头还得买化肥,买农药,一样样都得花钱。”

        “这么多的钱砸下去,还得天天辛苦伺候那些娇贵的果树苗,上头才能长出果子来。”

        “那些果子摘下来都是要卖钱的,咱们要是吃了,你阿东叔岂不是得亏死。”

        顾斌很是失望,但还是乖巧的点头:“好吧,那我不吃了。”

        顾三叔满意的摸了摸他的脑袋,又说:“不过你阿东叔大方,到时候有长得不好的,掉下来的果子,你问他要,他肯定会给。”

        顾斌一听,立刻又高兴起来:“我不要好果子,我就吃卖不出去的坏果子就可以啦。”

        听着小孙子的童言童语,顾三叔忽然有些心酸。

        上河村这些年看着日子好了许多,可那是跟周围的生产队做对比,其实大家伙儿的日子都是紧巴巴的。

        能吃饱已经不容易,更别提小孩儿的零嘴了。

        尤其是水果更是昂贵,本地的还能尝一尝鲜,外地的哪儿舍得买。

        顾三叔心底想起顾明东之前的话,也许他不该这么保守,就算为了这些孩子,也该努力走出那一步才对。

        顾斌不知道自家爷爷的心思,一边高兴的蹦跶,似乎已经吃到坏果子了,一边还对顾婷说:“小婷,到时候我会分给你的,咱们一起吃。”

        顾婷也露出笑容来:“那咱们要经常过去帮忙,不然以后哪好意思吃阿东叔的果子。”

        “嗯,咱每天都去。”顾斌说道。

        顾明东还不知道自己会多出两个“小长工”,吃饱喝足,他打算上山走走。

        顾亮晨一听,连忙跟上去:“爸,我陪你一起去。”

        顾亮星在帮忙洗碗呢,听见了就说:“白天都看了一天了,你们还没看够呢。”

        他可不想再去,对身边的顾芸说:“小芸儿,白天我瞧见葡萄藤了,等成熟了就让你吃个够。”

        虽然顾芸说都爱吃,但顾亮星知道妹妹最喜欢吃葡萄,但葡萄太贵了,家里头偶尔吃一次,小芸儿总是连手指头都舔的干干净净。

        现在好了,自家种的,那还不是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至于口味怎么样?顾亮星显然也对自家父亲充满了迷之自信。

        顾明东带着儿子溜达这上了山,为了避免麻烦,顾明东在承包山林的时候,就避开了距离上河村最近的两座。

        因为距离太近,那两座山头上坟头最多,不适合种植果树,再者春天的时候上河村的社员就喜欢山上采摘蘑菇和野菜。

        可想而知,如果将这两座山承包了,以后肯定要面临许多冲突和麻烦。

        顾三叔也明白这一点,所以顾明东承包的山林,是直接从老顾家后头那座小山包开始,往远处蔓延,可以相对的保持独立。

        这个小山包被竹林包围,再往前就是老顾家,另一头几乎都是农田,没有人家。

        山脚下还有一条围绕着山头走的小溪,能解决山上的灌溉问题,唯一的坏处是连一座像样的桥都没有。

        唯一的独木桥都是顾明东后来自己搭建的,几根毛竹捆在一起放上去,就算是一座桥了,来回踩上去就咯吱咯吱响。

        像是今天这样要运送东西,就得绕好大一个圈子走农田那边的路。

        这样一来,虽然进出麻烦了一些,位置也偏僻,但却能最大程度避免跟社员们的纠纷。

        顾明东并不觉得偏僻是缺点,等以后可以修路了,一辆车就能彻底解决问题。

        至于现在,顾明东带着儿子,一前一后踩着咯吱咯吱响的独木桥过了河,再走一段就到了山脚下。

        顾亮晨抬头一看,因为是冬天,之前为了腾出种果树的地方清理了许多杂树杂草,刚种下去的果树也没长大,所以山头看着有些寒碜。

        倒是山脚下的竹林郁郁葱葱,即使在冬天也很有朝气。

        顾明东笑着说:“听三叔的意思,明年这竹林也得抓阄分了,到时候咱家把这两块要过来。”

        顾亮晨很是赞同:“这样平时回来这边的人就更少了。”

        “爸,咱们这边到底有多少种果树?”白天的时候太乱了,顾明晨也没仔细看。

        顾明东笑道:“得有十多种,有些品种多一些,有些品种少一些,还有些太珍贵了只有一两棵。”

        说着,顾明东指了指一个方向:“那边是你喜欢的橘子,其中有一种柑橘叫十月橘,皮薄肉厚,比普通的橘子更好吃。”

        “不过十月橘对温度的要求很高,种是种了,不知道到时候长出来甜不甜。”

        顾亮晨笑起来:“别人种不一定,但爸种的肯定很甜。”

        顾明东忍不住笑了。

        等到了果树林里,顾亮晨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说:“爸,你是不是要那样了。”

        说着还伸出手指,比了个长大的手势。

        难得瞧见小儿子这么活泼的时候,却让人啼笑皆非。

        顾明东拍了一下他的额头:“想什么呢,我还能在这边大变活人?”

        顾亮晨嘿嘿一笑,也不失望,就跟着父亲在山上溜达了一圈又一圈。

        异能已经知道,从今往后这就是他的地盘,跟上河村的农田不一样,是完完全全属于他主人一个人的地盘。

        一来到山上,异能就快了的飞出去,在这棵树上绕一圈,在那棵树上打个滚,简直快活似神仙。

        不用特意施展,异能与这片山林的生机就勾连在一起,连带着因为移植而无精打采的果树苗们,也纷纷精神起来。

        这就是为什么顾明东要来转一转,因为只要他在,不用做什么就像一个发动机,能源源不断的给周围的植物输送生机。

        确定没漏下犄角旮旯的地方,顾明东才算满意:“好了,回家吧。”

        顾亮晨顿时瞪大了眼睛:“这就好了,不用这样那样吗?”

        顾明东好笑道:“别瞎想,你爸我不是孙悟空。”

        顾亮晨回头看了眼山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这一片山林确实是精神了许多。

        就像是原本进入冬季,显得萧条的世界,忽然一夜春风来,立刻焕发出勃勃生机来。

        顾明东打趣道:“又在脑补什么?”

        “并不是脑补,是觉得我爸厉害。”顾亮晨笑道。

        他还说:“爸,我觉得种地种果树都很有意思,等明年高考,我想考农学院。”

        顾明东只问:“你自己想好了?”

        顾亮晨点了点头:“我不是为了留在家里,是真心地觉得有意思。”

        “你自己喜欢就好。”顾明东不反对,也不主张。

        顾亮晨笑着说道:“虽然我没有爸那么厉害,但将来会学到很多知识,指不定能种出更好,更甜,产量更高的果树。”

        顾明东笑道:“那你可得好好加油。”

        顾亮晨是个做好了决定,就会向着目标努力的人。

        说要考农学院,顾亮晨却觉得这不是终点,像顾老先生那样成为厉害的人,能弄来平常人弄不到的树苗,甚至自己研究出新的品种来,这才是他的最终目标。

        也许有一天,他能研究出让父亲也眼前一亮的新品种。

        为了这个,顾亮晨除了学业之外,自己还到处找书看,甚至特意写信给远在北京的两个姑姑,让她们帮忙寻找一些农业类的书籍。

        这事儿自然是瞒不住顾亮星的。

        瞧着弟弟斗志昂扬,顾亮星顿时觉得自己是废材:“阿晨,你这都已经想好目标了?”

        “那我怎么办,我,我好想也没啥想干的。”

        顾亮星觉得现在就挺好的,每天跟家里头一起吃吃喝喝,打打闹闹,说说笑笑,至于以后学什么,要变成什么样的人,他却没具体的想法。

        顾亮晨一边写信,一边问:“那你可以想想自己喜欢什么。”

        “我倒是喜欢吃,但我不想当厨师啊。”就他那手艺,一家四口,他最差。

        顾亮晨又问:“除了吃呢?你就没点想干的?”

        顾亮星想了想,说:“我想保护你,保护咱爸,保护小芸,可除了小芸,你俩似乎也用不上我。”

        他倒是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毕竟生活中反倒是弟弟照顾他多一些。

        顾亮晨抬头说了句:“那你就好好照顾小芸,爸有我呢。”

        顾亮星不干了,一把勒住他脖子,不让他好好写信:“臭弟弟,你就知道待着机会就跟我抢老爸,还说不是恋父,看我伸张正义。”

        “撒手撒手。”顾亮晨好不容易挣脱开,无奈道,“不是你自己说用不着的吗?”

        “那你也不能占我的位置。”顾亮星说。

        顾亮晨朝他扔了个白眼:“你那么胖那么重蛮力还那么大,谁能占你的位置?”

        顾亮星哈哈一笑,又怀疑的看着他:“你是不是在讽刺我?”

        见不打发好亲哥,自己这封信是写不完了,顾亮晨索性转过身,一脸严肃的盯着他看。

        看了一会儿,顾亮星先不自在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问:“你看什么呢,我脸上有饭粒?”

        “顾亮星,你有梦想吗?”顾亮晨忽然问道。

        顾亮星更不自在了,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你干嘛问我这个?”

        顾亮晨耸了耸肩:“人生规划应该跟最终的梦想挂钩,我喜欢上河村,也喜欢种地,喜欢丰收的快乐,喜欢甜蜜的水果,所以我才想读农学院。”

        听了这话,顾亮星心底也有所触动。

        顾亮晨拍了拍他的肩:“所以你可以想想自己的梦想是什么,找一找有什么办法实现这个梦想,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做近期规划。”

        说这话,顾亮晨顺手将顾亮晨推了出去,干脆利索的关上了房门。

        “慢慢想,不着急,反正你还年轻。”

        做完这一切,顾亮晨回到书桌前继续写字。

        被扔出门的顾亮星回过神来:“哎,我还没说完呢。”

        “这事儿我帮不了你,你得自己想。”顾亮晨头也不抬的回答。

        顾亮星没办法,一边嘀咕一边往外走,忽然说了句:“这小子怎么跟被爸上身似的。”

        “谁被上身了?”郑通正坐在客厅里,听见了就问。

        看见郑通,顾亮星眼睛一亮:“郑爷爷,我有件事想请教你。”

        “人生大事,非常非常重要,关系到我们家的未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4492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