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20章 顾亮星的梦想

第220章 顾亮星的梦想


郑通年轻时候不算好脾气,如今老了老了,经受了许多年的磋磨,反倒是养出一副好脾气来。

        尤其是面对老顾家的几个孩子时,郑通宛如一个和蔼慈善的长辈。

        如今郑通搬到了老顾家住,宛如家里头多了一个亲爷爷,这让从小没见过真爷爷的双胞胎,得到了一丝丝隔代亲的感觉。

        顾明星从弟弟这儿得不到答案,转身就找到了郑通。

        郑通笑呵呵的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阿星别着急,坐下来跟郑爷爷慢慢说。”

        顾明星一屁股坐下来,噼里啪啦将自己满肚子的话全倒了出来:“你说阿晨是不是太过分了,背着我偷偷的就计划好将来。”

        郑通笑他:“你是不是觉得弟弟太优秀,衬得你这个哥哥很没用。”

        这话说到了顾亮星的心坎儿里,他摸了摸鼻子,说:“郑爷爷,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没用,从小读书不如阿晨厉害,也不如他懂事听话,明明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我还是哥哥,可别人老觉得他才是哥哥。”

        这话把郑通逗笑了:“平时瞧着你大大咧咧的,没想到你还会这么想。”

        顾亮星有些尴尬。

        郑通又说:“你们虽然是双胞胎,但毕竟是两个独立的人,阿晨从小沉稳有成算,这样很好,而你活泼乐观,也没什么不好。”

        顾亮星叹了口气:“我爸明显更喜欢阿晨。”

        郑通又笑了:“瞧你,平时老笑话阿晨没断奶,结果自己心里头也计较这个。”

        这倒也不奇怪,毕竟双胞胎从小就没了亲娘,是顾明东一手带大的,即使兄弟俩平时感情好,但作为孩子,总会不自觉的揣测父亲更爱谁。

        郑通在心底暗笑,顾明东平日里一碗水端平,可两个孩子依旧会这么想。

        他倒是很好奇顾明东要知道了,会怎么处理兄弟俩的小官司。

        顾亮星托着下巴:“我也不是计较,就是……就是,哎,我也说不清。”

        郑通就问他:“那你想跟阿晨一样吗?”

        这话让顾亮星猛摇头:“还是算了吧,我就不是读书的料。”

        要不是顾明东坚持,顾亮星也想读到初中就毕业,直接出去找活儿干。

        不过一来是父亲坚持让他们读完高中,二来是弟弟妹妹也都继续读书,这才让顾亮星坚持了下来。

        顾亮星脑子不笨,但对读书的兴趣十分有限。

        这么一想,顾亮星又觉得自己刚才的烦躁没道理,毕竟弟弟想做的事情跟他想做的事情完全不一样,他怎么能因为弟弟找到了方向,心里头就不高兴呢。

        “郑爷爷,我是哥哥,应该成为弟弟妹妹的榜样和支柱,所以我觉得应该给自己定一个目标,不能再这么浑浑噩噩吃吃睡睡的下去了。”

        顾亮星越想越觉得是:“虽然阿晨和小芸不需要,但我是大哥,肯定得优秀一点,总不能让将来别人提起来,就说他们的大哥没啥本事,就知道吃喝玩乐吧。”

        郑通见他这么快就想通了,也笑了:“你能这么想就最好。”

        顾亮星却又说:“哎,但是我想来想去,也想不到自己究竟能干嘛。”

        郑通看了他一眼,沉吟道:“看你额头方正广阔,眉目灼然有光,瞧着便是好相貌。”

        顾亮星眼睛蹭的一亮:“啥意思,天生好命吗?”

        郑通摇头笑道:“人的命是天定的,运却是后生的,一个人命数如何,与他这辈子的选择息息相关。”

        “郑爷爷,您这说了跟没说一样。”顾亮星颓然道。

        郑通笑着说:“不过命好的人,做事总能比其他人更易成功。”

        顾亮星却烦恼道:“可明年就该高考了,我还没想好自己能做什么,该做什么。”

        “我的梦想到底该是什么?”

        “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该不该,只有你想不想。”

        郑通摇头道:“梦想两字看着太大,不如将其换成目标。”

        “人有七情六欲,所谓目标,要么跟物质有关,要么跟情感有关,就看你怎么选。”

        “怎么说?”顾亮星抬头问。

        郑通继续解释:“如果是物质,那就是功名利禄、金银财宝,直白的说就是权势和财富。”

        “如果是情感,有的人想要如花美眷,有的人想要阖家欢喜。”

        顾亮星眼睛一亮,站起身喊道:“我选择都要。”

        “郑爷爷,我想明白了,平白无故在这里想太多那是浪费时间,我得琢磨琢磨怎么样才能当官发财,成为一个有权有势对家族有用的男人。”

        郑通敏锐的察觉似乎有哪里不对劲:“我刚才是这个意思吗?”

        “反正都差不多。”

        顾亮星越想越觉得是:“你看我爸要承包山林,得花钱吧,得上头答应给他地;还有阿晨,他一门心思要去搞研究,我可听说了,搞研究可花钱了,他以后不得穷死?”

        “咱家还有小芸儿呢,她是个姑娘家,将来嫁人得有嫁妆,越多越好,这样她底气多足,将来我妹夫敢对她不好,直接一个大嘴巴子甩过去,离婚。”

        郑通拧起了眉头,越听越觉得奇怪,他小外孙女还没成年呢,怎么就跳跃到离婚了。

        顾亮星却来劲了:“哎,我怎么早点没想到呢。”

        “我爸太懒了,老是嫌麻烦,宁愿留在上河村承包种地,阿晨又是个书呆子,小芸儿是姑娘家,以后就得靠我承担起养家糊口的重任了。”

        顾亮星双手叉腰,哈哈带笑,仿佛已经看到了他意气风发,养活全家的场景。

        “以后我爸、阿晨、小芸想要什么,我就给他们买什么,眼睛都不带眨巴一下。”

        “哈哈哈哈哈,太好了,这就是我的梦想。”

        方才还迷迷糊糊,前途未卜,几句话的功夫,顾明星就确定了未来的梦想,并且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不行,我得去写一个具体的计划书。”顾亮星说着,转身回屋了。

        郑通砸吧砸吧嘴巴:“行吧,也算是好事。”

        不过这孩子的思维怎么跳得那么快呢,前一秒还在酸溜溜,觉得父亲更爱弟弟,下一秒就变成造福全家了。

        顾芸从屋里头走出来,奇怪的问:【大哥怎么了,他笑得好奇怪。】

        郑通表示:“小芸儿啊,当初外公眼光好,给你找了户好人家。”

        顾芸抿嘴笑起来:【特别好。】

        可不是吗,顾芸知道自己是爸爸捡回家的女孩儿,但是这么多年过去,她已经彻底的融入这个家了。

        因为小时候经历的太多,以至于小姑娘分外的珍惜现在。

        她十分明白,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跟顾家人一样,能一心一意对她好的人了。

        顾亮星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当晚的餐桌上,他就拍着桌子喊:“爸,我也已经想好目标了。”

        “我跟阿晨小芸不同,不爱读书,但我会加把劲,考上大学有利于将来赚钱。”

        “等我赚到钱,到时候你们喜欢什么,我就给你们买什么,别跟我客气。”

        顾明东抽了抽嘴角,一样养大的孩子,怎么看着品种不太一样。

        顾亮晨翻了个白眼:“谁要你买。”

        顾亮星却搂住他脖子,笑着说:“阿晨你这就不明白了,有我赚钱多好,到时候你就一心一意的搞研究,咱们一文一武,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双剑合并天下无敌。”

        顾亮晨嘴上嫌弃,眼底倒是也露出一分笑意来。

        “爸,你要喜欢山林的话,到时候我把咱这边的山都承包下来,全送给你,你爱种果树就种果树,爱荒着都行。”

        顾明东一听,倒是也乐呵呵的说:“行,那你好好努力,你爸我等着这一天。”

        “你放心,用不了十年八年准能成。”顾亮星那是特别有自信。

        顾亮晨挑了挑眉,老大能不能办到他不知道,但这拍马屁的功夫简直了。

        定下了目标,顾亮星斗志昂扬,倒是改掉了三分钟热度的毛病。

        另一头,顾明西收到了家里头的信,打开一看倒是乐了:“阿星也太逗了。”

        顾明北趴在她肩头一起看,也笑:“这才像他。”

        “咱们得好好鼓励他,绝对不能打击他的信心。”顾明西这么说。

        顾明北忍不住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我总觉得阿星阿晨还是孩子,结果一眨眼,他们都要参加高考了。”

        顾明西被逗笑了:“你才比他们大了几岁。”

        “那也是看着他们长大的。”顾明北反驳道。

        这倒也没说错,顾明东结婚那会儿还不到二十岁,那时候最小的顾明北才将将十岁,跟双胞胎的年纪相差不多,但确实是看着他们长大的。

        “我最近老是忍不住想,要是嫂子还活着该有多好。”顾明北忽然道,“要不然等阿星几个上学了,大哥一个人在家多孤单。”

        顾明西也觉得是:“大哥也不肯再找一个。”

        “要不咱们写信的时候劝劝?”顾明北提议道。

        顾明西却直摇头:“大哥你还不知道,他要有那个心思咱们想拦也拦不住,他要是不想,咱们说破了嘴皮子也没用。”

        “再说了,大哥都不催着咱们找对象结婚,咱们翻过去催他多不好,惹他心烦。”

        顾明西一想也是。

        倒是旁听的林璐忽然冒出头,开玩笑道:“要我说一个人确实是太孤单了,再说你们家大哥拖累也不多,还不如直接来北京。”

        这话让姐妹俩心思一动,随即又纷纷摇头。

        大哥要是愿意来的话早来了,哪里还会承包山林。

        不过姐妹俩对视一眼,都觉得今年寒假回去得跟大哥聊一聊,毕竟明年这时候,阿星几个就参加完高考,都要离开家了。

        顾明东并不知道远在北京妹妹们的担心,生怕孩子们一走,他就成为空巢老人了。

        承包了山林,顾明东心里头高兴的很,如今每天都要上山溜达一圈。

        虽说山林的产权并不是他的,但承包的时限内,就等同于是他的地盘。

        异能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比起在上河村到处溜达,它更喜欢在被承包的那一片山头跑。

        一段时间下来,栽种下去的果树长得郁郁葱葱,完全看不出是今年才刚刚种下去的。

        顾老先生的面子大,这一次提供的果树苗少有幼苗,有一些甚至是三四年树龄,只要养护的好,隔年就能开花长果子。

        尤其是山脚下那一片地方,顾明东栽种下去的是枇杷树。

        枇杷树冬天开花,这会儿冒出一个个小花苞来,娇嫩的颜色点缀在山头上,看得人心喜。

        顾明东绕了一圈,还是将大部分花苞摘除了。

        异能不是万能的,第一年的果树不宜开花结果太多,这会损耗果树的正常生长。

        除了顾明东,顾亮晨是最喜欢上山的一个,偶尔还拿着顾家姐妹在北京收集到的书,一一对照着实践。

        一大片的果树林,成了顾亮晨第一个实践对象。

        这倒是省了顾明东好大的事儿,他这个半路出家,靠着金手指种树的父亲,自然是不如啃着一本本专业书籍,早早决定好研究方向的儿子。

        父子联手,山林一日繁荣过一日。

        顾三叔心底不放心,偶尔上山看一趟,等瞧见果树苗都好好的,长得比本土的竹子还要精神,才算是放下了心。

        只要果树苗都养活了,好歹能赚回本钱了,不至于血本无归。

        不知不觉中,第一场大雪落了下来。

        又一年新年悄悄到来。

        承包到户显然富裕了社员们的荷包,置办年货的时候大家伙儿也舍得买好东西了。

        溪源镇上的市集也变得热闹起来,供销社门口的大街上,居然开出了一个一个的店铺,显然大家的胆子也慢慢大了起来。

        连带着上河村里头,社员们也跃跃欲试。

        这一天,顾三婶拉着顾婷上门唠嗑,对着顾明东就说:“阿东,我听说李铁柱家的这几天带着家里头的鸡蛋、菜干什么的去镇上卖,得了好多钱。”

        她显然有些意动:“你说这事儿靠谱吗,现在大家伙儿都这么干,应该不会秋后算账吧?”

        到底是被前些年吓坏了,再者自家男人是大队长,顾三婶有心想多赚点钱,又怕到时候给顾三叔惹麻烦。

        顾明东说:“只要不要大张旗鼓的搞,不会有影响的。”

        这么一说,顾三婶立刻心动起来:“我家里头也有吃不完的鸡蛋和蔬菜,这会儿价格好,拿去卖了好歹能换几斤肉好过年。”

        “阿东,你家的菜园子收成更好,味道也好,反正自家吃不完,还不如跟婶子一块儿去。”

        顾明东可不想在这块上浪费时间:“三婶,我还得顾着山上的果树,实在是腾不出时间来。”

        顾三婶一想也是,忍不住说:“可惜小西小北还没回来,不然她们俩肯定愿意去。”

        这时候顾亮星冒出来,说:“三婶,我愿意啊,咱俩一块儿去。”

        顾三婶一听,惊讶道:“真的假的,你一大小伙子乐意去?不嫌丢人吗?”

        做小买卖到底是难听,一般都是家里头的媳妇老婆婆去,家里头男人和小伙子都嫌弃丢人,不乐意。

        顾亮星笑着说:“我有手有脚靠自己本事吃饭,有啥丢人的。”

        顾三婶忍不住笑起来,吃力的拍着他的肩头夸:“好孩子,你这么想就对了,面子哪有实在重要,再说了,咱们也不偷不抢,做点小买卖怎么了。”

        两人一拍即合。

        顾亮星第一次干这事儿,商量好第二天一块儿出门,他就来到了菜园子。

        在顾明东和顾亮晨双重照顾下,老顾家的菜园子简直是上河村的奇迹,即使到了冬天也依旧郁郁葱葱的。

        一个角落还用上了简易的大棚,这是顾亮晨看着书捣鼓出来的。

        顾明东对儿子的“研究精神”表示了大力支持,费劲功夫弄来了塑料薄膜,两人一块儿搭建了这个半人高的简易大棚。

        大棚里头种满了黄瓜、西红柿以及一些不那么耐冷的蔬菜。

        上河村不算太冷,大棚的表现异样的出色,里头的蔬菜长得满满当当,水灵灵,让老顾家大冬天也能吃上一口新鲜的。

        顾亮晨首战告捷,这让他对自己的研究充满了自信。

        而现在,顾亮星就把目标打到了这个大棚身上。

        卖大家都有的鸡蛋、菜干、蘑菇什么的能赚多少钱,肯定还是这个季节已经无影无踪的黄瓜、西红柿更值当。

        顾亮星站在大棚旁边,看着里头水灵灵的蔬菜,升起一股雄心。

        “阿晨,你过来,大哥跟你商量点事儿。”顾亮星笑得十分和蔼。

        顾亮晨将大棚里头的虫子挑出来,大棚唯一的不好就是温度高了,连带着虫子也苏醒了,要是不好好收拾,他们还没吃上一口新鲜的,虫子先享受了。

        为此,顾亮晨不得不亲力亲为,杜绝这个危险。

        抬头看了眼笑呵呵的大哥,顾亮晨背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老大,你能不能正常点,别笑得跟大尾巴狼似的,太吓人了。”

        顾亮星一把搂住他,笑着说:“瞎说什么呢,大哥是喜欢你,瞧见你就高兴。”

        太不正常了。

        顾亮晨吓得一个哆嗦,赶紧撒开她的手:“起开起开,有话好好说,我警告你别来这套,肉麻恶心人打不倒我。”

        顾亮星啧了一下:“顾亮晨,现在大哥决定征用你这一大棚的蔬菜,作为将来创业的储备金,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样正常多了。”顾亮晨松了口气。

        顾亮星无奈道:“所以你到底同不同意?”

        顾亮晨掐死一只虫子,抬头说:“这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反正咱家吃不完。”

        不过他强调了一句:“你别摘光了,爸爱吃新鲜的。”

        “知道知道,最红最嫩最新鲜的,我全给咱爸留着,就把那些歪瓜裂枣卖出去。”

        顾亮星一脸坦然的说:“毕竟咱家的规矩是,自家人就得吃最好的。”

        顾亮晨奇怪道:“咱家啥时候有这种规矩了?”

        “难道不是吗?”顾亮星笑道,“你看,打了新米咱家自己先吃,后院的瓜果蔬菜,最好的一批全留在家里先吃,吃不完才送人,我觉得爸就是这么想的。”

        顾亮晨一想,似乎还真的是。

        跟生产队其他人家但凡有好吃的,都喜欢藏着掖着,或者卖出去不同,他们亲爸就喜欢留着自家吃。

        在吃上头,顾明东是十分舍得下血本的。

        “你光问我吗,不先问问咱爸?”顾亮晨又问。

        顾亮星笑着说:“我早就问过了,但爸说大棚是你的心血,让我来问你。”

        顾亮晨听了,嘴角都止不住的笑意。

        有了父亲和弟弟的支持,顾亮星当下就开始采摘。

        平时他也是帮着整理菜园子的,对这边熟悉的很,顾亮星很是奉行自己的原则,最好最嫩的一批都留下,其他再不吃就要老的才摘下来。

        顾芸跑过来帮忙,瞧见他把长得特别丑的西红柿都放进了篮子,好奇的问:【这也会有人买吗?】

        顾亮星笑道:“咱家是不缺这一口,但现在是冬天,西红柿不但能当菜吃,还能当水果,长得丑点怎么了,它这是内秀。”

        不是他自夸,他们家菜园子出产的水果蔬菜,那味道绝对碾压其他家的。

        顾芸听得晕晕乎乎,手却很诚实的将丑果子也放了进去。

        第二天,顾亮星推着双轮板车,跟着顾三婶出发了。

        顾三婶还带着顾婷,背着一个大竹篓。

        顾亮星一瞧,就招呼道:“三奶奶,你把东西放车上,让阿婷也坐上面吧。”

        “不成,那得多重啊。”顾三婶笑着说。

        “那么点东西能有多重,反正我都是要推车的。”顾亮星笑嘻嘻的说。

        顾三婶到底是将东西放了上去,但没让顾婷坐上去,只拉住她走路。

        顾婷也不在意,她很少能去镇上,这会儿正兴奋的蹦蹦跳跳,半点都不觉得累。

        等到了镇上,按照顾三婶的意思,那肯定是去供销社门口那条街上卖。

        顾亮星却说:“那边买的人多,卖的人更多,大家卖得都差不多,到时候难免被人挑挑拣拣。”

        “三奶奶,咱们去工厂门口。”

        顾三婶有些犹豫:“大家都去供销社那条街,工厂会不会卖不出去。”

        “只会更好卖,你听我的。”顾亮星坚持道。

        顾三婶今天只带了鸡蛋和菜干试试水,见他一车的东西都不怕,点头道:“那行吧。”

        顾亮星显然是琢磨过的,熟门熟路的带着顾三婶到了工厂区域,挑了一条四通八达的十字路口,霸占了人来人往最佳地点。

        许多年后,顾亮星也依旧记得这一天,天气阴沉沉的,人站在风口冷飕飕,却挡不住火热的心。

        而他的商业帝国,就是从这个路口迅速蔓延。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40444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