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21章 钱串子

第221章 钱串子


“一毛、两毛、三毛……”

        “一块、两块、三块……”

        “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五块三毛五。”

        顾亮星数着忙碌了一天赚到的钱,眼睛越来越亮:“怪不得大伙儿都想做小买卖,原来这么赚钱。”

        顾亮晨在旁边泼冷水:“你还没扣除成本。”

        “也对。”顾亮星仔细算了算,他们家的蔬菜是好,但凡是瞧见的没有不想买的,价格比人家高一些都好卖。

        可问题是蔬菜是有限的,一次两次还行,他总不能把亲爸和弟弟种的菜全卖光了,卖光了他们自家人吃什么。

        脑袋里的算盘打得飞快,顾亮星遗憾的说:“真要算成本的话,你跟爸花了那么多精力才养出来的蔬菜,今天都是贱卖了。”

        顾明东在旁听着,倒是笑着夸了一句:“也不算贱卖,都能比得上人家上一个月的班了。”

        像是顾保国在回收站,辛辛苦苦一个月也就这么点钱。

        相比起来,他们自家中的菜继续不需要成本,只有劳动力,一天赚到二十五已经逆天。

        被夸了一句,顾亮星又高兴起来:“主要是爸种出来的蔬菜好,不是我自夸,现在这时节想吃到一口新鲜的蔬菜可难了。”

        夏秋两季的时候,黄瓜西红柿那都是贱价,根本卖不出什么价格来,可现在是冬天,又快要临近过年了,谁家不想吃一口新鲜的。

        顾亮星原本心里头没底,但在十字路口站了一会儿,跟前头几个客人一聊,就知道城里头跟他们乡下不一样。

        镇上的人大部分有正经的工作,平时多少攒了一些钱,所以自然也舍得花钱。

        顾亮星直截了当的将钱分成了四份,多出来的零头压在其中一份里头,推到了自家亲爸面前。

        “爸,这是你的那份。”

        “阿晨,这是你的。”

        “小芸,这是你的。”

        顾明东忍不住笑了:“辛辛苦苦赚到的钱,怎么就给我了?”

        “这是我支付的成本,我也不能白拿你们的。”顾亮星笑道。

        顾亮晨也笑起来:“那你给爸就行了,我不用。”

        说完将钱推回去,免得老大辛辛苦苦了一天,结果自己就分到一个零头。

        顾芸也说:【我不要,大哥自己留着。】

        “那不行,说好了见者有份。”顾亮星不答应。

        顾明东笑道:“阿星,这是你的第一份收入,你自己收起来,当做以后的本钱也不错。”

        “可是……”

        “别可是了。”顾亮晨将钱收起来,直接给他塞在兜里头,“我们现在不差这么点钱,而且我还等着你飞黄腾达,好赞助我的研究。”

        顾亮星一下子高兴起来,搂着他的脖子说:“那咱们就这么说好了。”

        从第一天做小买卖赚到了钱,顾亮星就更来劲了,别人将钱递给他的快乐,已经超越了吃,成为顾亮星最喜欢的事情。

        为此,他甚至还专程去谢南山那边住了几天,打算跟姑父好好学习学习。

        谢南山见状倒是乐了,转身就跟顾明东说:“你这儿子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要不你让他跟着我们干,绝对比现在小打小闹强多了。”

        顾明东只是笑:“让他自己做决定。”

        谢南山一听,就去跟顾亮星商量。

        “你爸也不反对,怎么样,跟着姑父干,姑父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谁知道顾亮星考虑了几天,就直截了当的回绝了。

        这让顾明东都很惊讶,问他:“怎么没答应,我还以为你很喜欢做生意。”

        顾亮星点头承认了:“我是很喜欢,但表姑父跟表姑两个人做的挺好的,一个主内,一个主外,我去干吗?”

        顾明东意外的挑了挑眉。

        顾亮星又说:“做生意最忌讳跟人搭伙,就算是亲戚也不行,表姑他们自然是好的,但爸你也知道我的狗脾气,到时候相处久了,反倒是淡了亲戚情分。”

        这话倒是把顾明东逗笑了:“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

        顾亮星点头:“那可不,这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优点之一。”

        顾明东笑道:“这话不对,我儿子优点可多着呢。”

        顾亮星憨憨的笑了笑,心底挺高兴,又说:“而且我还得读书呢,现在跟着表姑父干了,我怕以后后悔。”

        “爸,我还年轻,不着急。”

        短短几句话,倒是让顾明东平添许多感慨,自家大大咧咧,咋咋呼呼,老是没个正经的大儿子,居然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这般沉稳的话,顾亮晨说出口不奇怪,但从顾亮星的口中出来,着实让顾明东震惊了一下。

        结果没等他感慨几下,就听见顾亮星又说:“我是注定要腾飞的雄鹰,不能老躲在母鸡的肚子下面,没出息。”

        顾明东察觉哪里不对劲,眯起眼睛来:“你说谁是母鸡?”

        顾亮星刚要回答,瞧见他的眼神顿时一个激灵:“当然是我表姑,他一听我要学做生意,简直恨不得手把手教我,就跟母鸡带小鸡似的。”

        顾明东哼了一声,算暂时放过了他。

        顾亮星夸张的擦了一擦额头的汗,狗腿的开始给他按肩膀,笑着说:“爸,主要是因为我还有你,您是我们老顾家的精神支柱,只要有您在,儿子就有不怕失败的精神。”

        “反正我爸不能让我饿死,是不?”顾亮星笑嘻嘻的问。

        顾明东被他逗笑了:“臭小子,嘴里头没一句实在话。”

        “这还不实在啊?”顾亮星忙道,“十里八乡都知道,我爸种地是这个!”

        他竖起大拇指:“要不是为了成为顶天立地的顾家栋梁,光耀门楣,就为您手里头种出来的好吃的,我都舍不得离开上河村,恨不得一辈子给您当小跟班。”

        那夸张的姿势,看得顾明东忍不住扶额。

        暗道自己这么沉稳的性格,为什么能养出这么浮夸的儿子来,这一定是收到了顾明南跟谢南山的影响。

        谁让他们一个跳脱,一个油腻,带坏了好好的孩子。

        “爸,你这是什么表情,你在嫌弃亲儿子吗?”

        顾亮星不干了,趴在他肩头使劲晃:“不许嫌弃我。”

        旁观这一切的顾亮晨不忍直视,赶紧挪开自己的眼睛,看着顾芸洗洗眼,他是越来越受不了顾老大了,好好的一个大哥,怎么能说出那么多恶心话。

        顾芸偷笑着,比划道:【大哥真好玩。】

        顾明东也表示吃不消:“老大,你能不能好好说话?正常点。”

        “我哪儿不正常了?”顾亮星奇怪的问,“爸,你不是最吃这套了吗?”

        “你从哪儿得出的结论?”顾明东都惊讶了。

        顾亮星理直气壮的说:“从小谢谢那儿,她一撒娇,爸您什么事情都答应。”

        顾明东不想看他,捏了捏眉头转过脸去。

        顾亮晨只得提醒道:“大哥,麻烦您老看看自己几岁,小谢谢几岁,您多高,谢谢多高。”

        一个五大三粗的,还长胡子的男人能看吗,顾亮晨觉得大哥在侮辱小谢谢,而且掌握了证据。

        顾亮星还在那边耍宝:“你们这是歧视。”

        顾芸都忍不住说:【下次我要告诉谢谢,阿星哥哥学她撒娇。】

        顾亮星也憋不住了,笑得前仰后翻,临了还说:“你们不懂,我这叫彩衣娱亲。”

        有这么一个活宝在,老顾家就没有安静的时候。

        顾明东有时候都觉得这孩子太活泼了,像一只猴子就没个安静的时候,上蹿下跳的让他有些头疼。

        每当被闹腾的脑仁疼时,顾明东就期盼着早些高考,就让这小雏鹰赶紧飞走,别窝在自家这母鸡窝里头了。

        郑通倒是很喜欢,还说:“年轻人精力旺盛,多好的事儿。”

        说完还要看着顾明东:“你看看你自己,也没多大的年纪,没病没痛的,整天过得跟老和尚一样有意思吗,没半点年轻人的朝气。”

        顾明东的回答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并且表示:“毕竟是当爸的人了,要沉稳。”

        郑通瞧着他,意味深长的笑了。

        天气越来越冷,老顾家的小雏鹰还没能飞走,两只离开巢半年的小燕子却要回来了。

        顾明西跟顾明北早早的算好时间,提前买好了礼物和车票,学校一放假,她们俩就收拾东西,马不停蹄的回家了。

        林璐瞧见了,忍不住打趣道:“就没见过比你们俩还恋家的。”

        顾明西笑道:“可惜过年你也得回家,不然就邀请你去我们家玩。”

        “是啊,我们那边可好了,风景好,人也好,住久了皮肤都变好了。”顾明北补充道。

        林璐一听也心动:“真的吗,那咱们可说好了,等明年暑假我就去你们家玩。”

        “那就一言为定。”

        姐妹俩匆匆忙忙就走了,半点不停留,林璐收拾了一下东西也准备回家,回头却瞧见郑玉玉没有半点动静。

        她奇怪的问:“玉玉,你不回家吗?”

        春节总是不一样的,中国人都讲究过年得团圆,虽说有些学生离家远,甚至暑假都没回去的,但少有连过年都不回家的。

        郑玉玉在看书,听见这话顿了顿,只说:“我再看看吧。”

        一听这话,林璐就知道她是真的不打算回去,就顺势道:“那你要不要来我家?”

        郑玉玉却摇了摇头:“大过年的,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爸妈肯定不在意。”林璐再次邀请道。

        郑玉玉还是坚定的拒绝了:“还是等以后吧,璐璐你别担心,学校也挺好的,我听说好多学生都不打算回家,到时候我们一起过也不孤单。”

        “那好吧。”林璐也不好强求。

        很快,宿舍里就安静下来,只留下郑玉玉一个人。

        她再也看不进去书,一个人静悄悄的坐在那里,坐着坐着眼泪就开始往下掉。

        林璐有爸妈,有随时都可以回去的家;小西小北虽然父母早逝,但有疼爱她们的大哥;可她不一样,她是没有家的。

        许久,郑玉玉吸了吸鼻子,擦干了泪水,再一次拿起书来。

        她知道只有努力学习,顺利的毕业,她才能有以后,也许不久的将来,她还可以拥有自己梦寐以求的一个家。

        但是有时候,郑玉玉真的很羡慕自己的三位室友,因为不管怎么样,她们都不是孤身一人,背后有着支持者他们的家人。

        被羡慕的顾家姐妹,这会儿却已经马不停蹄的上了火车,跟来的时候一样,回家的时候姐妹俩也大包小包的。

        这里头不只有她们俩的行礼,更多的是给家人带的礼物。

        大学生的补贴不算多,但她们吃住都在学校里,一个月下来都用不完,第二年开始,俩姐妹就开始给人补课,当翻译,多多少少也赚到一些。

        平日里她们舍不得大手大脚,等到回家的时候却都买成了礼物。

        因为姐妹俩都知道,如果她们直接拿钱回家,大哥肯定不会收下。

        可买成礼物就不一样了,都是吃的用的穿的,大哥总不能让她们原样带回去吧。

        火车哐当哐当,终于抵达了县城。

        姐妹俩一人扛着一个大包往下走,刚到下头,就听见一个声音:“小西小北。”

        抬头一看,站在外头等着他们的,可不就是顾明东。

        “三姑四姑!”双胞胎也兴奋的挥手。

        不用顾明东搭手,双胞胎很是懂事儿,一人一个接过了大包裹。

        姐妹俩得吃力扛着的大包裹,兄弟俩轻轻松松的扛起来就走,半点不吃力。

        顾明西一看,乐呵的说:“哎呦喂,我家侄子长大了,能帮忙干活了。”

        “以后重活累活都交给我。”顾亮星就没有不顺杆爬的时候。

        有双胞胎当劳力,来回就轻松多了,很快就到了上河村。

        社员瞧见她们,纷纷开口打招呼:“小西小北回来了,呦,气色不错,还是咱首都的风水养人啊。”

        “婶,要我说上河村才好,在外头的时候我就想着家乡的饭菜。”顾明西乐呵呵的说。

        等他们走过,那婶子惊讶道:“奇了怪了,他们家小西还能笑着搭话了。”

        旁边的社员也说:“可不是吗,以前脾气多爆,没想到在外头待了两年,反倒是懂事儿了。”

        “读了大学果然是不一样。”

        “读了大学又能怎么,这么一大把年纪还找不到对象,以后怕是要砸在手里头喽。”偏偏有人见不得老顾家的好。

        以前一说这话,社员们都纷纷点头同意,可今天却啧啧道:“刘寡妇,你可别瞎操心了,人家都去首都读大学了,哪能瞧得上咱们这边的歪瓜裂枣。”

        “就是,你有这个心思操心别人家,还是多管管自家的吧。”

        刘寡妇脸色一黑,可偏偏周围的媳妇婆娘可不惯着她,纷纷议论起来。

        “他们家爱花自从出去读书,一次都没回来过。”

        “还不是亲娘后爹死要钱,一个月的补贴,大半都要寄回来,听说爱花在外头整天想办法挣钱,哪有时间回来。”

        “孩子心里头明白着呢,北京难道不比黛山市远,但小西小北放了假就回来,知道家里头有人惦记着。”

        “啧啧,王麻子也就算了,这可是亲娘呢。”

        “她你还不知道吗,眼里头只有前头的儿子,哪有后头这两个。”

        “我看她脑子不清楚,刘大柱是什么人,连亲娘都下狠手打,他都死了那么多年了,这还惦记着呢。”

        “谁说不是呢……”

        刘寡妇心底懊恼的不行,但她势单力薄,也不敢跟他们吵吵,沉着脸转身回去了。

        等到了家,王麻子正坐在那边喝酒,一边喝一边吃花生米,瞧见她回来头也没抬一下。

        刘寡妇抿了抿嘴,终于忍不住念叨:“这都要过年了,爱花不回来也就算了,难道小柱也不回来吗?”

        王麻子也是惦记儿子的,这一点从他愿意要刘爱花的补贴,却从不开口跟刘小柱要可以体现出来。

        “瞎嚷嚷什么,小柱信上不是说了吗,找了个活儿忙得很,等年底再回来。”

        刘寡妇憋着气:“年底是啥时候,别到时候不回来了,那让村里头怎么看我们。”

        王麻子却老神在在:“小柱那么孝顺,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还给我买了新棉衣,他要是有空怎么可能不回来?”

        一说到新棉衣,刘寡妇更是气得呕血。

        快入冬那会儿,儿子突然寄回家一个大包裹,打开一看是一件赞新的棉衣,看样式和大小就是给王麻子的。

        王麻子是高兴了,刘寡妇将包裹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自己的,心底顿时很不是滋味。

        她自认对着俩小的不算顶好,可好歹也把他们拉扯长大了,再不济也生了他们俩,可现在倒好,这俩小的反倒是怨怪上她了。

        刘寡妇生怕挨打,不敢跟王麻子硬着来,只是委委屈屈的说:“我这不是怕过年太清净,到时候也让人说闲话。”

        王麻子一听觉得也是,喝酒的动作一顿。

        刘寡妇又说:“而且两孩子也大了,也得相看起来,你说是不是?”

        刘寡妇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刘小柱的婚事,她肯定是管不起,王麻子铁定不答应。可刘爱花的她完全可以管一管。

        一想到最近社员们的打听,甚至为了相看还跟她说好话,刘寡妇心里头就十分得意。

        死了儿子是寡妇又怎么样,她肚皮里出来的一双儿子都出息的很,早晚都是要享福的。

        王麻子一听是这事儿,顿时骂了句:“傻了吧你,小柱都是大学生了,你还想在乡下给他找媳妇?你脑子坏掉了?”

        “头发长见识短,赶紧做饭去。”

        王麻子心想,他儿子要放到古代那就是状元郎,配公主都够了,现在虽然没公主了,可找一个条件好的不难吧,怎么能在乡下随便娶个婆娘过日子。

        至于刘爱花……也该嫁的好一些,不然将来怎么拉拔兄弟?

        王麻子心底精明着呢,继女虽然不是亲生的,可姐弟俩感情好啊,卖了换彩礼顶了天能多少钱,还是嫁得好一些合算。

        刘寡妇只得委委屈屈的去做饭,一边做饭,一边心底跟苦汁似的,暗道自己命苦。

        与她不同,老顾家此时其乐融融。

        一回到家,顾家姐妹俩就打开大包裹,给家里头分起礼物来。

        “大哥,这是给你的,赶紧穿上试试合不合适。”顾明西笑道。

        顾明东一看,是一件军绿色的大棉袄,看着就十分暖和,上头还带着个黑色的毛领子。

        顾明北也翻出另外两件来:“阿星阿晨,这是你俩的,一块儿去换上试试。”

        “怪不得包袱这么大,原来塞着这大家伙呢。”这时候的棉袄又沉又重,很占分量和面积,提仔手里头都觉得扎实。

        顾明西笑道:“北京人就喜欢穿这个,穿上可精神了。”

        顾明东无奈道:“我有棉袄,何必浪费这个钱。”

        “你都几年没买新衣服了,早该换了。”顾明西却说。

        催着赶着他们进门去换,转身又把一件白色的毛衣递给顾芸:“小芸儿,你去试试。”

        “白色的啊,会不会很容易脏。”顾芸瞧着显然是喜欢的,但又觉得不实在。

        顾明北笑道:“干活的时候别穿呗,等出门溜达再穿上。”

        一听这话,顾芸果然喜滋滋的进门试试。

        “老师,这是给你的。”军大衣太扎眼了,郑老爷子毕竟还没平反,顾明西不敢太放肆,给他买的是可以穿在里头的夹袄。

        郑通一看,就知道她花了心思,笑着说:“还有我的份儿。”

        “您可是我的老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那就跟亲爹一样。”顾明西笑道。

        很快,顾明东跟双胞胎就换上军大衣出来了。

        其实这年头的军大衣没腰身,加厚还长,显黑还压个子,好多人穿上后就整一个直筒,瞧着还十分臃肿。

        但顾家父子三个,每个都身材颀长,标准的倒三角身材,这衣服一上身,立刻凸显出他们的气势来。

        顾家姐妹在北京见多不少人这么穿,他们溪源镇上也有,但没一个比自家大哥穿着好看。

        这要是走出门,那小媳妇大姑娘的,眼睛还不得挂在上头。

        顾明西忍不住感慨道:“哎,我眼光真好,穿上这衣裳就跟三兄弟似的。”

        顾亮星笑道:“三姑,你不是应该夸我长得好吗?”

        “我也算夸你了。”顾明西笑道。

        顾亮星转了一圈,笑嘻嘻的说:“那你多看看,别处可瞧不见这么俊的。”

        顾明西被逗得哈哈大笑起来。

        正闹腾着呢,外头忽然一阵闹闹哄哄的。

        顾亮星往外瞧了一眼:“是小薇表姐回来了,咦,她怎么还带着个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4044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