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22章 意外消息

第222章 意外消息


暑假的时候,顾芳顾薇都能用学业太忙,找工作赚钱的借口不回来,但等到过年,即使心底有几分不情愿,姐妹俩还是得乖乖回家。

        毕竟家里头除了母亲,还有父亲,爷爷奶奶,叔叔伯伯,不提王凤,其他人对她们还是好的。

        姐妹俩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书信来往的勤快,早早的商量好寒假一块儿回家。

        顾芳就在黛山市,前几天就跟钱晓茹一块儿回家了。

        顾薇远一些,也不知道什么事情耽搁了,比预计的晚了两天。

        就因为这个,王凤没少抱怨二女儿不着家,一走出去就不知道回来。

        顾薇心底也是无奈,她是不那么想回家,但这一次可不是她故意找借口拖延的。

        就在要回家的前一天晚上,顾薇结束了最后一堂家教课,偏偏在回家的路上却遇到了一个人。

        那人穿着破旧的衣裳,大冬天了还十分单薄,头发散乱,看着就是个女疯子。

        顾薇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不想招惹。

        谁知刚要错过,她往那边瞥了一眼,脚步顿住了。

        “大妮?”

        都是一个生产队的姑娘,刘家跟顾家的关系不大好,但顾薇还是认得刘大妮的,毕竟年纪没差几岁,两个人难免有打交道的时候。

        女疯子没有反应,一边翻着街边的垃圾桶,一边无意识的晃荡着。

        顾薇皱了皱眉,一时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

        这时候,街道上走过一个老男人,瞧着那浪荡的样子就知道是游手好闲的老汉,他眼睛贼溜溜的往女疯子身上打量。

        “你饿不饿啊,跟大哥回家,大哥给你吃的好不好?”老汉笑得有些瘆人。

        女疯子抬起头,咬着手指含糊的说:“吃,好吃的。”

        “对,跟我回去就跟你吃的。”老汉说着,伸手就去要去拉她。

        顾薇脸色一沉,方才她看不仔细,现在女疯子抬起头来,露出一张还算干净的面孔来,她一眼就认定了是刘大妮。

        “你干什么!”顾薇一声厉喝。

        老汉的手一顿。

        顾薇已经走到刘大妮身边,伸手拽住她的手:“姐,你怎么跑这儿来了,快跟我回家吧。”

        “回家,回家……”刘大妮显然已经不认得她了,只知道傻笑。

        老汉皱了皱眉头,讪笑道:“我瞧她疯疯癫癫的,好心想给她一口饭吃。”

        顾薇没搭理他,狠狠瞪了他一眼,拽着刘大妮就走。

        刘大妮还回头看:“好吃,好吃的。”

        顾薇下意识的拽紧了她:“别闹,回家给你吃的。”

        她不知道原本失踪的刘大妮,为什么会出现在上海,只知道她现在疯了,话都说不清楚,瘦的身上只有皮包骨头。

        顾薇跟刘大妮的关系并不亲近,但瞧着她现在这幅疯疯癫癫的模样,也忍不住露出同情来。

        刘大妮是跟着钱知青离开的,从她现在的状态看来,离开后的日子显然不怎么好。

        到底是一个生产队的姑娘,顾薇带她回家,给她洗了澡,换了身衣裳,又给她吃了一顿饱饭。

        刘大妮虽然看着疯癫,有吃的倒是也还算听话。

        只是洗澡的时候,顾薇一个未经人事的小姑娘,瞧着她那满身的伤吓了一跳,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最后还是房东老五听见了动静,进来帮了一把。

        “是个可怜人。”老五帮着忙,倒是没提顾薇随便把人带回家的事情。

        顾薇抿了抿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终归不会是好事情。”老五这些年见多了风浪,反过来安慰道,“个人有个人的命,这就是她的命。”

        顾薇回头看了一眼,此时梳洗过后,吃饱喝足的刘大妮很安静,她搂着一个抱枕,哼哼着歌声。

        顾薇仔细听了听,是一首上河村那边的民谣,小时候她也曾听过一次,是王凤心情好的时候,唱着哄她们睡觉的。

        刘大妮变成了这样,顾薇总不可能把她留在上海,只得将她带回了家。

        偏偏刘大妮还没有身份证明,票都买不了,还是老五出面帮忙弄到了临时的证明,这才解决了这个大难题。

        这么一来,顾薇回家的时间就耽误了两天。

        第一个发现顾薇的是王凤,自从大女儿回到家,王凤自觉有了脸面,不再老是待在家里头,一反常态,喜欢在村口的晒谷场上嗑瓜子说话。

        王凤之前哭着喊着,不让两个女儿去读大学,这会儿当着别人的面却挺傲。

        “哎呦,我家小芳最是孝顺,一回家就把家里头的活儿都接过去了,还让我出门走走,就算晒晒太阳嗑瓜子也是好的。”

        便有人取笑道:“卫国家的,之前你不是死活不让女儿读书吗,现在又变样了?”

        “我是想通了,女孩子多读点书也好,到时候毕业了就能进厂里头当工人,还得是干部,那不比在乡下种地强多了。”

        在场的有个小媳妇是刚嫁过来的,不知道王凤的底细,还捧场道:“卫国嫂子,你可真开明。”

        这让知情的媳妇婆子们脸色古怪,都憋着笑呢,弄得小媳妇不明所以。

        王凤脸皮也厚,笑着说:“毕竟是两个大学生的亲妈,等她们毕业当了工人,我也就能享福了,我们家小芳以后是要招女婿的,虽然是招女婿,可当干部的媳妇谁不想要,你们说是不是?”

        钱金花翻了个白眼,吐槽道:“弄了半天,小芳读书就为了好招女婿啊?”

        王凤笑道:“金花,你羡慕也没用,谁让你家儿子就不是读书的料。”

        钱金花被她气得要死,嗤笑道:“得了吧,你家小芳是回来了,小薇怎么不见人影,八成是不想见你这个重男轻女的亲妈。”

        王凤被戳到软肋,脸一黑。

        忽然,她神色一展,笑盈盈的说:“小薇回来了。”

        众人一看,那扛着大包袱往回走的可不就是顾薇。

        不得不说,孩子们进城读书以后怎么样,现在还看不出来,但进城了两年,他们身上的变化是巨大的。

        通俗的说就是变得洋气了,像是顾薇,以前皮肤黑,人也痩,可现在养得白胖了一些不说,头发也剪短了,瞧着十分干练。

        “小薇,你可算回来了,妈可想死你了。”王凤大老远的招呼道。

        这一声嗓子,差点没把顾薇吓得一个踉跄,抬头一脸见鬼的表情。

        钱金花瞧着差点没笑出声来,都是一个村的,谁还不知道谁,就王凤本性摆在那儿,她哪天突然改了才叫奇怪。

        王凤可不管她,伸手就去拉女儿:“小薇,大老远的回来累不累,哟,怎么还带了这么多东西,你这孩子,妈都说了让你们吃好喝好,别老惦记着我们,你还偏不听。”

        方才那小媳妇忍不住嘀咕:“妈,卫国嫂子真的重男轻女吗,瞧着不像啊。”

        她婆婆翻了个白眼:“装的,你瞧小薇的脸色都僵住了。”

        顾薇何止是僵住,那脸色跟见了鬼似的。

        事实上见王凤这么反常,难得接收到母爱的顾薇不觉得受宠若惊,反倒是心底害怕,上一次王凤对她们姐妹和颜悦色,还是说要给她们庆祝高考,煮了一桌好吃的,最后成功将他们父女三个都放倒了。

        顾薇早已过了需要母爱的年纪,她心底警惕万分,下意识的觉得王凤肯定有鬼。

        王凤可不管她,强行挽着她的手说:“走,咱回家去。”

        顾薇这才想起来事儿:“妈,我还有事儿。”

        王凤眉头一皱就要发作,却有人比她更快,钱金花惊叫道:“这,这瞧着怎么像是刘大妮。”

        生产队的社员们纷纷抬头去看,那低着头跟在顾薇身后的,可不就是刘大妮。

        “还真的是。”

        “大妮,这些年你去哪儿了?”

        “钱知青呢,当年他逃走了,上头可查了好久。”

        七嘴八舌的问着话,很快,她们就发现刘大妮不对劲了,因为低着头,大伙儿一开始没瞧见她的表情,可现在仔细一看神神叨叨的。

        手里头抱着一个枕头摇着,就跟抱着孩子似的,也不叫人,似乎听不见他们的话。

        “小薇,这是咋回事儿啊?刘大妮怎么跟你一起回来了?”钱金花惊讶的问。

        顾薇解释道:“我在上海撞见了她,遇到的时候她已经这样了。”

        王凤沉下脸,狠狠掐了一把女儿:“要你多事儿!”

        “妈!”顾薇吃痛,猛地甩开她的手。

        王凤还要发作,这会儿却有人呼啦啦的去喊刘家人过来。

        “小薇姐,你回来了。”这是跑得最快的顾亮星,顺手就把她手上的大包袱接过去。

        顾薇眼神一暖,方才王凤的嘘寒问暖,她心底只觉得害怕,可现在表弟一过来,再看紧随其后的阿东叔,顾薇立刻就不怕了。

        站了那么久,王凤也没想着帮她拿东西,比她小的表弟却惦记着。

        “才回来,等我先把人送过去,再来找你们玩儿。”

        顾明东扫了一眼,目光落到了刘大妮身上:“我跟你一块儿过去吧。”

        顾薇忍不住笑了,她知道阿东叔肯定是怕她去离家那边吃了亏。

        “阿星,你帮小薇把行礼送回家,阿晨,你去喊一声三爷爷过来。”

        “好嘞。”

        这边顾明东顾薇带着刘大妮往刘家走,社员们想看热闹的都跟着一块儿走了,那头王凤倒是心大,反倒是盯上了大包袱。

        顾亮星走了几步,发现王凤就在身后,转头就问:“婶子,你不去看着点吗,刘三奶奶那么彪悍,万一欺负小薇姐怎么办?”

        王凤只说:“怕什么,反正有你爸在呢。”

        “我先回家,也好帮她收拾收拾行李。”

        顾亮星眼睛滴溜溜一转,迅速的将大包袱塞过去:“二婶,你早说啊,我就喜欢看热闹。”

        “那就麻烦您搬回去了,我走啦。”

        不等王凤说话,顾亮星一溜烟儿就跑了。

        王凤被气得直跳脚,只得自己扛着回了家。

        顾亮星可不管他,屁颠屁颠的追上去,顾明东一看就知道他做了什么好事儿。

        前者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十分乖巧。

        刘家显然已经得到了消息,一群人还没到呢,远远的就瞧见刘三婶一边哭,一边喊着扑过来:“我的女儿啊,我的大妮,妈还以为你死在哪儿了,没想到还能活着见着你。”

        “你还活着为什么不早点回来,这些年妈……”

        刘三婶唱作俱佳,一下一下拍着刘大妮的身体,宛如生离死别。

        啪嗒一声,刘三婶太过用力,将刘大妮怀中的枕头打落下来。

        “啊啊啊啊啊!孩子,我的孩子!”原本无论旁人说什么,都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刘大妮,忽然爆发起来。

        她一把推开刘三婶,蹲下来捡起枕头,抱着说:“妈妈保护你,妈妈爱你。”

        刘大妮这一下可没收着力气,刘三婶到底是年纪大了,要不是顾明东扶了一把,她非得摔一个屁股蹲不可。

        刘三婶不敢置信的看着女儿:“大妮,你这是怎么了?”

        “三奶奶,我在上海遇到她的时候,她已经这样了。”顾薇解释道,至于刘大妮身上的伤痕,还有那个不怀好意的老汉,她选择暂时隐瞒。

        刘三婶站在那里,眼神闪烁不定。

        忽然,她哀嚎一声,坐了下来,拍着自己的大腿哭喊道:“我这是做了什么孽啊,好好的女儿养了二十几年,结果被一个知青骗了去,好不容易回来了还疯了。”

        “我的大妮啊,你这后半辈子还怎么过啊!”

        这一次,刘三婶哭得情真意切,让原本想看热闹的女人也跟着擦眼泪。

        “哎,大妮也是可怜。”

        “谁说不是呢,我猜到了外头,那钱知青就把她抛弃了,孩子也抢走了,所以才疯了。”

        “我就说钱知一就不是个好人。”

        钱知一的名字,如同一声惊雷击中了刘大妮。

        她猛然抬头,盯住那个说出这个名字的女人,嘶吼着扑了过去:“钱知一,你禽兽不如,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场面一下子乱了起来,拉人的拉人,劝架的劝架,被掐了一下的女人吓得脸色发白:“她这不只是疯了,还要杀人啊,快把她关起来。”

        发疯的刘大妮力气格外的大,两个大男人都拉不住。

        她口中嘶吼着:“禽兽不如,我要杀了你!”

        “大妮,你看清楚啊,这里没有钱知一,都是咱们生产队的乡亲。”刘三婶也被吓了一跳。

        但任由她如何劝说,刘大妮就像是听不见似的,一直叫嚣着要杀人。

        刘三婶被逼得没法子,冲过去狠狠两巴掌甩在女儿的脸上,很快,刘大妮的脸就红肿起来。

        挨了两下,刘大妮反倒是清醒了一些,她停下了嘶吼叫嚣,反倒是满地找起孩子来。

        “我的孩子呢,我儿子在哪儿。”

        “这儿!”顾薇赶紧把那个破枕头塞过去。

        刘大妮一把搂住,露出笑容来:“儿子,有妈妈在,妈妈会保护你的,谁也伤害不了你。”

        周围的人看得一惊一乍:“这,这是发生了什么?”

        “难不成孩子没了?”

        “发生了什么不知道,反正刘大妮是真疯了。”

        刘三婶看着自家女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那点单薄的母女之情,在闹腾了这么一场之后消失殆尽。

        看着疯疯癫癫的女儿,刘三婶心底想的是,要是真的疯了,家里头可是多了个负累。

        很快,顾建国匆匆忙忙的走过来。

        他很快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看着刘大妮也皱起了眉头:“当年钱知青的事情,咱们是报到了公安局的,现在大妮回来了,也得去说一声。”

        刘三婶连忙喊道:“大队长,当年的事情跟我们家可没关系啊。”

        顾建国知道她担心什么,解释道:“放心吧,当初都没查出问题来,现在大妮都这样了,不会有事儿的。”

        刘三婶还是担心,尤其是见刘大妮的疯样子,忍不住撇过脸。

        往上报简单,让人去一趟溪源镇就是。

        刘大妮现在这幅样子,估计也查不出什么来。

        顾建国倒是有心问一问钱知一的事情,可刚一提钱知一的名字,刘大妮就发疯要杀人,只得赶紧打住了话茬。

        刘三婶见状,拍着大腿哭:“都是那该死的男人骗了我们家大妮,把她害成了这幅模样,大队长,你可得为我们大妮做主啊。”

        顾建国眉头紧拧:“都这么多年了,人也找不到,我能有什么办法。”

        刘三婶抹了把脸,抬头说:“大队长,当年大妮嫁出去之后可是跟家里断了亲的,临走还要我了十块钱呢,你总不能让我们家人财两失吧。”

        顾建国顿时为难。

        顾明东开口道:“三婶,当初刘大妮跟知青是自由恋爱,关别人什么事儿。”

        社员们心底也这么想,男婚女嫁的,刘大妮是倒霉,但确实是跟大队长没关系。

        刘三婶却说:“当年是大妮自己瞎了眼倒霉,但是现在呢,大队长总不能看她饿死吧?”

        这话一说,社员们顿时脸色古怪。

        “你这是不打算养着女儿了?”

        刘三婶一边哭,一边说:“我倒是也想养她,可现在年纪大了,哪里还能养得活。”

        顾建国扫了一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刘家的男人一个没露面,就让刘三婶一个人在这边撑着,可见他们的立场。

        要说起来,刘家的日子是绝对不算难过的,毕竟他们家男丁不少,在生产队包产到户之后,只要踏实肯干,多养活一个女人不成问题。

        刘三婶嚷嚷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她早就别人家的人了,总不能好处都让别人得了,坏处还得我们家承担吧?”

        说着,刘三婶还看了眼顾薇,又说:“而且人是你家小薇带回来的,我们家可没求着她带回来。”

        顾薇脸色微微一沉,她下意识的看向自家爷爷,知道自己给他添麻烦了。

        这时候,顾亮星冷哼道:“你这说的是人话吗?不带回来,难道让她流浪街头讨饭啊?”

        “讨饭至少也能喂饱自己,免得连累了家里人。”刘三婶喊道。

        “怎么有你这么当妈的,这可是你亲女儿,你也真狠得下心。”钱金花忍不住也开了口。

        刘三婶却不管不顾的说:“我一个半老婆子都快入土了,又能养她多少年,你要心善那你带回家去养,我半句话都不说。”

        钱金花撇了撇嘴,非亲非故的,她当然不会出这个头。

        顾建国看了眼刘家人,除了刘三婶之外倒是也来了几个,但都当了缩头乌龟躲在后头,显然是没有搭把手的意思。

        他心底叹了口气,也可怜刘大妮命苦。

        “大妮她妈,你要有话就直说,不用兜圈子。”

        刘三婶只说:“我没绕圈子,我就觉得不公平。”

        一时有些僵持,大家伙儿脸上的表情都古怪,唯有刘大妮不受影响,抱着一个枕头哄着。

        顾明东看了眼脸色为难的顾建国,开口道:“大队长,于情于理,刘大妮户口还在咱们生产队,也不可能放着不管。”

        刘大妮回来后,顾明东心底便有一个预感,他们夫妻俩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

        也许死得还十分惨烈,所以刘大妮才会变成这幅样子。

        虎毒不食子,顾明东没有想到,钱知一居然能狠心到这种程度,到底是什么诱惑,让他连年幼无知的孩子都能毫不犹豫的牺牲。

        一时之间,他心底也有些愧疚,毕竟这件事跟他,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按理来说,鳏寡孤独生产队都该照顾一些,刘大妮的情况特殊,由生产队出一份粮食养着,平时谁愿意照顾,这份粮食就给谁,你看怎么样?”

        顾建国一听,这倒也是个办法:“倒也行,粮食的钱可以从承包费里面出。”

        原本生产队就是要留出一部分钱来,如今挪出一部分用在刘大妮身上也不是不行。

        社员们见证了刘大妮的凄凉,一时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刘三婶眼神一动,一咕噜爬起身来:“大队长,要是能有这份补贴,我这个当妈的愿意照顾大妮,她是我女儿,我总不会亏待了她。”

        顾建国还真的不太放心。

        只是补贴不多,生产队愿意照顾刘大妮的也少,毕竟她现在看着还好,发起疯来可是要杀人的。

        最后商量了一番,刘大妮到底是跟着回家去了。

        看着母女俩的背影,顾建国都忍不住骂了一句:“刘家的男人都是孬种。”

        顾薇抿了抿嘴角,低声说:“爷爷,我给你添麻烦了。”

        顾建国拍了拍她的肩,安慰道:“你做得对,到底是一个生产队的,你要是瞧见她也不搭把手,爷爷那才会看不起你。”

        顾薇这才安心了不少。

        人群散去,顾薇没跟着回家,反倒是追上了顾明东:“阿东叔,我有事儿跟你说。”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4044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