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24章 人生大事

第224章 人生大事


自从老顾家的条件变好,  家里头四个兄弟姐妹的婚事就成了热饽饽,谁都想上来吃一口。

        可生产队的人都知道,顾明东平时轻易不发脾气,  脸冷但是好说话,  但你要真上门说亲,人家都不带搭理你的。

        一开始的时候,  顾三叔顾三婶,连带着远在溪源镇上的顾秀秀也跟着一起操心,  恨不得让他们四个早早的结婚生子,  最好生一大堆,这样他们才对得起死去的人。

        可惜他们盘算的再好,老顾家从上到下一个都不配合。

        顾明东作为老大带头,  说不再娶就不再娶,这些年也没动过心,  一个人把日子过得美滋滋。

        老二倒是不用人操心,下头的两个妹妹却有样学样,每每回娘家的时候,顾秀秀跟嫂子一碰面,就忍不住操心这件事。

        一晃眼这么多年都过去了,  老顾家兄弟姐妹四个,  三个都单着。

        年前顾明东忙着承包山林的时候,  顾秀秀也抽空回来了一趟。

        她不但自己回来了,  还把丈夫儿子女婿都带上,  让他们来当苦力。

        临了,顾秀秀却找到了顾三婶,开口就说:“嫂子,我左思右想的,  心底还是觉得不能让他们继续这么下去。”

        “不说别人,你说阿东看着也不大,眼看着阿星阿晨几个都要参加高考了,等他们考出去以后还不知道分配到哪儿,那他岂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顾三婶一听,顿时来劲了:“谁说不是呢。”

        “可阿东那性子你也知道,他念着前头那位,这些年从来没松过口,到底也不是孩子了,咱们也不好贸贸然做主。”

        顾秀秀也知道,叹气道:“那也不能不管,现在一群孩子在身边,他不觉得冷清,等孩子们都走了,他一个人孤孤零零的怎么办?”

        说着都开始心酸擦眼泪:“哎,只要一想到这么好的孩子,一把年纪只能自己做饭自己吃,连个暖被窝的人都没有,我就放不下。”

        两个女人一拍即合,打算等到过年,大家伙儿都闲下来的时候,好好给顾明东上上课。

        顾秀秀憋着一股气,硬是等到大年初二回娘家,这才带着人气势汹汹的来了。

        顾明东照常招待上门做客的姑姑,瞧见她的架势觉得奇怪。

        “我怎么觉得咱姑跟要上战场似的。”顾明东私底下对妹妹说。

        至于老二,一大早就带着媳妇孩子去丈母娘家了。

        顾明西点头道:“我也觉得是,大哥,姑不会又要给我介绍对象吧。”

        “不能吧,之前说过了,至少等到你们毕业再说。”主要是两个姑娘考中了大学,顾秀秀手里头也没合适的人选了。

        顾明西瞧了眼大堂,顾秀秀正拉着双胞胎说话呢:“总不能是为了阿星阿晨小芸三个吧。”

        “阿东,小西,你俩在里头嘀咕什么呢?”顾秀秀立刻就发现兄妹俩的小动作了。

        顾明东笑着走出来:“姑,自家煮的五香花生,吃不吃?”

        顾明西也笑嘻嘻的跟着走了出来。

        顾秀秀抓了一把花生,看着他们俩的眼神有些恨铁不成钢,谁知道尝了一口,忍不住夸了一句:“这味道可真香。”

        “爱吃待会儿你再带一些回去。”顾明东笑道。

        顾秀秀感叹道:“阿东比的不提,种地真是一把好手,比你表哥孝顺多了。”

        说完还瞪了眼正在嗑瓜子的孙国栋:“吃吃吃,就知道吃,不知道带孩子出门转转,看看生产队的亲戚?”

        无辜挨骂的孙国栋抬头,瞧见妻子使劲使眼色,顿时反应过来。

        “对对对,是得去转转唠唠嗑,这都大半年没来了。”

        “阿星阿晨小芸,你们给我带个路,我不常来,人都要认不清了。”

        顾亮星奇怪的问:“姑爷爷,我带你去就行了。”

        “废话什么,你们三都去。”顾秀秀伸手拉他们起来。

        四个人被推着出了门,三个都看向了孙国栋。

        孙国栋自从遭遇大变,身体如今也不如年轻时候好,不过脾气倒是变得更好了。

        这会儿嘿嘿笑着说:“走吧,带姑爷爷逛逛,要不咱们去果园看看。”

        顾亮晨敏锐的察觉不对劲,一想,就明白了:“姑爷爷,姑奶奶是不是要给我爸做媒?”

        孙国栋一愣,忙摆手:“没有的事儿。”

        顾亮星也说:“肯定是这事儿,不然怎么把我们几个都打发出来。”

        孙国栋见他们发现了,又说:“哎,你们也长大了,都是懂事孝顺的孩子,也该为你们爸想想了。”

        要他说,顾明东也应该再找一个,一来是年纪不算大,二来双胞胎都这么大了,也不可能再被后头的继母欺负。

        一直不找的话,将来年纪大起来,岂不真的成了老鳏夫。

        少年夫妻老来伴,虽说养儿防老,可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才知道,等到年纪真的大了,陪在你身边的还得是夫妻。

        顾亮星下意识的看了眼弟弟,抓了抓头发说:“爸要是愿意的话,我们也不反对,是吧阿晨?”

        顾亮晨脸上也没什么反对的意思,只说了句:“爸没那个心思。”

        “你们不反对就行。”孙国栋见两个孩子都支持,放心了。

        “当年你爸还年轻,其实是能再找一个的,但他老担心你们俩被欺负,硬是没松口,如今你们大了,他心底的顾忌肯定也少了。”

        顾亮星也依稀记得当年的事情,反正有一段时间姑奶奶和三奶奶老帮他们爸介绍对象,有一次还把人带到家里头来了。

        那时候他心底还害怕,怕爸要是娶了新媳妇就不喜欢他们了。

        如今回头再想,顾亮星却觉得好笑:“是啊,我们都长大了。”

        既然孙国栋要去山上走走,他们就真的带着他去了山头上,不过大冬天的,实在也没啥好看的。

        顾亮星放慢了脚步,轻轻撞了下弟弟:“阿晨,你真的不介意。”

        顾亮晨翻了个白眼:“只要爸高兴,我介意什么。”

        “那不是怕你担心,咱爸要是娶了新媳妇总得再生孩子吧,生了孩子他就有别的小乖乖了,指不定就把咱俩放到第二位。”

        顾亮星说着,似乎都看到那画面了:“咱爸似乎更喜欢女儿,他对小谢谢就特别好,对婷婷也不错。”

        “哎,咱爸要是生了个女儿,那还不得把她宠上天去,咱俩都得靠边站,也就小芸能比一比。”

        顾亮星烦躁的揉了揉耳朵:“废话真多。”

        顾亮星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把柄:“你是不是担心了?”

        顾亮晨瞥了他一眼,还是说:“爸再找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她对咱爸好,其他都无所谓。”

        “这话太假了。”

        顾亮星也沉默了下来,忽然,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其实爸应该再去一个,生一个他自己的孩子。”

        谁知道这话却戳中了顾亮晨的软肋,只见他脸色一沉,眼神都带着刀子。

        “不会说话就闭嘴,别在这里胡言乱语。”

        顾亮星自知失言,连忙拍着嘴懊悔:“我瞎说的,我无心的。”

        可无心的一句话,却让兄弟俩心底都不好受。

        自从去过一次黛山市回来,兄弟俩心底就藏着一个疑问,即使答案呼之欲出,他们俩都选择了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顾亮晨嘴角抿得直直的,显然心情不那么好。

        许久,他才说道:“不管你怎么想,我永远都是他儿子,亲生的。”

        顾亮星听了这话也着急,连忙解释道:“阿晨你这话啥意思,我也没说不是啊,我就是觉得咱爸……”

        这时候,前头的顾芸发现他们俩越走越慢,回头看过来。

        孙国栋也招呼道:“你们俩大小伙子怎么走得这么慢,还不如我一个半老头子。”

        顾亮晨加快脚步跟了上去,被丢下的顾亮星心底那叫一个委屈,他承认自己刚才说话没过脑子,但他真不是那个意思。

        这么多年的父子感情不是假的,即使不如弟弟那么恋父,顾亮星心底也只有一个父亲。

        他只是单纯的觉得父亲再婚,再生一个自己的孩子没什么不好。

        顾亮星赶紧跟上去,他偷偷瞄着自家弟弟,可顾亮晨偏偏不看他。

        顾亮星心里头憋着一口气,有些懊恼的低下头,也不想去哄着坏脾气的弟弟了。

        有史以来第一次,兄弟俩陷入了奇怪的冷战。

        另一头,老顾家。

        顾明东终于知道顾秀秀为什么一副上战场的模样了,孙国栋前脚带着孩子刚走,后脚顾三婶也过来了。

        姑嫂两个坐在了一条板凳上,虎视眈眈的看着大侄子。

        顾明东暗道不好,站起身:“姑,三婶,你们说话,我去后院摘几个黄瓜。”

        “摘什么黄瓜,坐下。”顾秀秀连忙道。

        顾明东面露无奈,索性摊开了直截了当的说:“你们要是旧事重提,那也就不用开口了,我的意思还跟以前一样。”

        顾秀秀叹了口气,拉住他的手:“阿东,你的心思一样,可情况不一样了啊。”

        “哪儿不一样了?”顾明东反问道。

        顾秀秀掰着手指说:“阿南成家立业了,一年大半时间都不在家,小西小北出去读书,以后指定是也不可能回来了。”

        顾明西张了张嘴。

        顾秀秀就打住她的话:“你就算想回来,那国家能答应吗,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大学人才,不为国家建设做贡献,回到上河村种地吗?”

        这话在理,顾明西抿了抿嘴,看了眼大哥没说话。

        顾明北也将一肚子的话咽下去。

        早先顾明东的意思也这样,他能送两个妹妹出去读书,就没指望他们回来,回来干嘛,上河村适合他,却不适合姐妹俩。

        顾秀秀见他们都同意,继续说:“树大分枝,弟弟妹妹长大了都是要分家的,再看你下头三个孩子,明年他们也要参加高考了,到时候不管考上考不上,留在家里头的可能性都不大。”

        顾明东点头,无奈道:“姑,你到底想说什么?”

        “阿东,你姑是想说,阿星阿晨几个都长大成人,马上要离开家了,等他们一走,这家里头可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顾秀秀补充道:“你看看这房子多大,好多个屋子,到时候可都要空下来,你一个人住着不嫌冷清吗?”

        顾明东算是明白,为什么许多年不提的事情,今年又提起来了。

        “姑,我不觉得冷清,而且我也喜欢冷清。”

        “你可别骗姑姑。”顾秀秀很不认同,“你多喜欢孩子啊,连别人家的孩子都喜欢,哄得小谢谢有空就想往村里头跑。”

        顾明东觉得自己有嘴也说不清了。

        顾三婶也说:“婷婷你也喜欢,阿南家的阿阳小月,你都喜欢,生产队的孩子都知道阿东叔喜欢孩子,最喜欢来这边玩,因为你会给他们吃的喝的,从来不骂人。”

        顾明东只得解释道:“我给他们吃的喝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别闹腾,孩子的尖叫声听着让人心烦。”

        而且他为什么喜欢小谢谢和顾婷,那是因为女孩子听话懂事,要是她们撒泼打滚的话,顾明东肯定绕着道儿走。

        顾秀秀却语重心长的说:“你就别解释了,整个上河村谁不知道,论宠孩子你排第二,就没有人敢排在第一。”

        顾三婶忙道:“别人家的孩子你都喜欢,更何况自家的孩子,如今阿星阿晨几个长大了,你就不想再生几个?”

        顾明东连忙拒绝:“姑,三婶,你们误会了,我真没有那么喜欢孩子。”

        “再说了,别人家的孩子时不时逗一逗,给点好吃的就行了,自家带孩子得从小养到大,我好不容易把三个孩子拉扯大了,如今可以撒手不管了,哪儿能再给自己找麻烦。”

        “孩子怎么能是麻烦?”顾三婶很是不赞同。

        顾明东坚定道:“我真的不喜欢孩子。”

        顾秀秀抿了抿嘴,无奈道:“行行行,你说不喜欢就不喜欢吧。”

        第一招失败,顾秀秀立刻拿出第二招。

        “阿东,现在你家谁做饭?”

        顾明东敏锐的察觉到自家姑姑的意思。

        顾秀秀又说:“小西小北不在的时候,是小芸在做饭吧?”

        这一点顾明东无法否认,其实他做饭也不错,但顾芸勤快,平时总能先把活儿都干完了。

        “等小芸离开家读书去了,家里头可只剩下你一个人,到时候你每天得下地干活,还得忙活果园的事情,回家还得自己做饭,自己洗碗,自己洗衣服,自己打扫卫生。”

        顾三婶立刻助力道:“你可别小看这些家务活儿,看着都是零零碎碎的,做起来可得花不少时间,平时一个不留神一天就过去了。”

        “这点你得听我跟你三婶的,我们俩干习惯了家务活,有时候还觉得累,忙得团团转,更别提你一个人忙里忙外了。”

        顾明东挠了挠脸颊:“我就一个人,随便吃,随便住,也不耽误功夫。”

        “住能随便,吃还能随便?”顾秀秀十分不赞同,“人这一辈子吃喝最重要,连吃饭都随便了,那你日子得过成啥样了。”

        “小西,小北,你们说是不是这样?”

        被引入战局的顾家姐妹对视一眼,幻想一下那个画面,确实是凄凄凉凉。

        有时候在大学里,姐妹俩也会谈论这事儿,如今被顾秀秀带着,也忍不住有些赞同。

        顾明东一看,就知道俩妹妹都被策反了,连忙打住她的话茬:“姑,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又不是找个人洗衣做饭就行。”

        “没说只给你洗衣做饭,平时还能说说话,聊聊天,你们要想生孩子就生,不想生孩子,到了大冬天多一个人,被窝也都是暖和的。”

        顾明东头疼不已。

        顾三婶也说:“你现在还年轻力壮,不知道年纪大起来的苦,要等你真的年纪大了就来不及了。”

        异能有些不乐意,跳出来在他脑门上蹦跶,一副还有我在的架势。

        顾明东简直被它逗乐了,忍不住笑了一声。

        顾秀秀拧着眉头,继续劝说:“你现在还笑,真的等你老了,年纪大了,连路都走不动了,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能行吗?”

        顾明东反问道:“真要到了那个时候,我家阿星阿晨能不管我?”

        “再不济,我弟弟妹妹能不管我?”

        顾明西鼓起勇气,举手表示:“肯定管。”

        顾秀秀瞪了她一眼:“别拖后腿,下一个就是你。”

        顾明西立刻缩回了脑袋。

        “儿子跟老伴儿能一样吗?”顾秀秀不惜拿自家儿子举例,“就说你表哥,他也算孝顺,工作也好,可成家立业后忙着上班,照顾孩子,还得照顾老丈人一家,哪有那么多时间来看我们两个老的?”

        这一点顾三婶也十分赞同:“对对对,保家卫国不也这样,孩子大了都有自己的家,他们过得好就行了,哪能要求他们时时刻刻留在身边的。”

        顾明东就问:“姑,三婶,那按你们这意思生儿子也没用啊。”

        任由顾秀秀俩做好了准备,也被这话堵得一愣。

        还是顾三婶反应快,迅速道:“儿子不行,女儿也好,多贴心。”

        顾秀秀生怕在这话题上歪缠,连忙岔开,继续说:“现在不是说儿子女儿的问题,是让你想想等以后年纪大了,老了,身边也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多孤单。”

        顾明北在旁边听着,一个劲的点头。

        顾明东却说:“姑,三婶,我知道你们是好意,生怕将来我老了无依无靠,成了个没人照顾的孤寡老人。”

        “但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我相信不管是阿星阿晨,亦或者小芸,甚至是阿南和小西小北几个,都不会看见这样的事情发生。”

        “就算他们都靠不住,那这些年我会好好攒钱,等真的走不动了就请个人照顾。”

        顾秀秀着急了:“花钱雇的人能比夫妻贴心吗?”

        顾明东又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这会儿还愿意嫁给我的图啥,难道是图我年纪大?”

        顾秀秀一时无语。

        顾三婶都乐了:“你哪儿年纪大了,看着还跟小伙子似的,走出去说跟阿星阿晨是兄弟,被人也信。”

        顾明东就说:“三婶,你看你们这不是自相矛盾了,一边说我年纪不小了,将来得有人照顾,一边又说我看着年轻。”

        “那我到底是老还是年轻?”

        顾秀秀被他绕晕了,无奈道:“不管是老还是年轻,人总得有个伴儿吧。”

        “我有啊,老顾家这么多人,生产队这么多人,你不是也说了,生产队的孩子都乐意跟我玩,这么多伴儿还不够吗?”

        “我说的是这个伴儿呢,是能陪你吃饭睡觉的伴儿。”

        顾秀秀被逼急了,说话都不估计姐妹俩还在了。

        顾明东无奈道:“可我不想。”

        “我就喜欢一个人睡觉,不想身边躺着一个,夏天更热,冬天还得跟我抢被子。”

        顾秀秀说不过他,懊恼道:“你就一肚子的歪理,阿东,你到底听不听姑姑的劝。”

        顾明东直截了当:“我这不好好听着。”

        “那听过了呢?”

        顾明东笑了一下,显然听听就直接过了。

        顾秀秀算是明白了,她们俩就算是说破了嘴皮子,顾明东这根木头也不打算开花了。

        蓦的,顾秀秀盯住了顾明西。

        顾明西一个激灵,连忙道:“姑,我还在读书呢。”

        顾秀秀却说:“阿东,你瞧瞧你瞧瞧,你不结婚,小西小北也跟着你学。”

        “你是男人,早一点晚一点也不算什么,可小西小北是姑娘家,要是都跟着你学怎么办,她们将来还嫁不嫁人了?”

        “女孩子跟男人不一样,你脸皮厚不怕别人说,冷着脸别人也不敢说你,可女孩子会被人说闲话的,将来怎么办?”

        顾三婶也说:“现在不就这样,别人羡慕小西小北学历高,可也会念叨她们是老姑娘。”

        顾明西脸色一沉,冷哼道:“说就说,我怕他们啊,我就是瞧不上他们。”

        顾秀秀立刻说:“你瞧瞧,你瞧瞧,小西现在就这样了。”

        “姑,我不结婚怎么了,我也没碍着谁,他们也没养过我一天,人活一辈子就图一个痛快,凭什么要在意那些见不得我好的人?”顾明西又说道。

        顾秀秀一听,只觉得头痛欲裂。

        “可不结婚等你们老了怎么办?”

        顾明东眼看形式一发不可收拾,心知两代人的思想差距,顾秀秀跟顾三婶,甚至是生产队的人压根不能理解他们的做法。

        他看了眼妹妹,觉得继续这么谈下去,顾秀秀的火力都要集中在妹妹身上了,连忙道:“姑,你不就是怕我一个人孤单吗,我有办法解决。”

        顾秀秀立刻头不痛了,腿不酸了:“这可是你说的。”

        顾明东点了点头,又说:“你就等着看吧,保证不孤单。”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3843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