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35章 他乡夜归人

第235章 他乡夜归人


半山的豪宅内,  同主楼不同,偏僻的小屋周围人迹罕至,佣人们都被警告过不能靠近。

        非人的嘶吼声不断传出来,  听的人汗毛直竖。

        “啊……”

        一声惨叫再一次传来,屋门口的吴梦婷一个哆嗦,  下意识的拽紧了手中的东西。

        不等她犹豫,  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怎么还在这里?”

        吴梦婷回头,看见来人便开始掉眼泪:“二哥,我,  我害怕。”

        吴杰眼底闪过一丝嘲讽,  面上却露出温和的笑容:“梦婷,都这么久了,难道你还没习惯吗?”

        “二哥好不容易才说服杜家,  花费人力物力把你接过来,  可不是让你站在这里说害怕的。”

        吴梦婷咬了咬下唇:“二哥,  我……”

        “好了。”吴杰有些不耐烦,“如果你不是我妹妹,  是我吴家的人,这件事压根轮不到你,  还是你打算回去,给一个老汉当妻子,给一群白眼狼当继母?”

        吴梦婷精神一震,不,  她绝对不能回去。

        看着身上精致的洋装,  皮鞋,花了大价钱护理之后稍微好一些的皮肤,吴梦婷是绝对不会放弃现在生活的。

        即使要付出一些代价,  可当年她为了逃避劳动,付出的代价比着更大。

        吴杰见她神色变化,笑着说道:“想通了就好,左右不过是几天委屈,你再忍忍就是。”

        “二哥,我知道了。”

        “去吧。”

        吴梦婷鼓起勇气,提着食盒走进了小屋,推开门,明明外面是艳阳天,屋子里头却黑漆漆的,就连窗户都蒙上了厚厚的窗帘。

        一想到里头的东西,吴梦婷心底也觉得恶心,但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当初偷走吴萱萱的通知书,吴梦婷原以为能冒名顶替,谁知道吴家人发现的那么快,几乎是跟她前后脚到了北京。

        吴梦婷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计划落空。

        正当她打算跟吴家人摊牌,自己不好过,就让吴萱萱也不好过的时候,却有人找到她,给了她另外的选择。

        豪华的庄园、体贴的仆人,还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绫罗绸缎,这就是吴梦婷梦寐以求的生活。

        吴梦婷露出一个笑容来,除了眼角的岁月痕迹,倒是也娇美可人,正是钱知一曾经最喜欢的模样。

        “知一哥哥,我给你送饭来了……”

        “滚!”一声厉喝打断了吴梦婷的话。

        吴梦婷却像是没听见似的,一边将食盒放下,一边笑盈盈的说:“今天我亲自下厨,做了你最爱吃的酥饼,你好歹尝一口吧。”

        “让你滚没听见吗。”回答她的,是一个砸碎在脚边的瓶子,若不是吴梦婷躲得快,只怕会直接砸在她身上。

        吴梦婷惊叫一声,退后一步。

        门口泄露的光线,让她清晰的看清楚门内的人,曾经阳光帅气,高大魁梧的钱知一,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样子。

        他蜷缩在椅子上,整个人像一团阴影,如果仔细看,不难发现他苍老的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每次看到这样的钱知一,吴梦婷心底就害怕的很。

        但她只能装作不害怕,不在意,用温柔和爱意去靠近他。

        “知一哥哥,人是铁饭是钢,你不吃饭怎么行呢,人只要活着才有机会……”

        不知道是哪句话触动了钱知一,他开口问道:“找到了吗?”

        吴梦婷一愣。

        钱知一看着自己布满皱纹的双手,那种生命从身体内被抽空的感觉,让他无比的害怕和恐惧,却又无可奈何。

        “我不该过来的,我不该来的。”

        早知道香港是另一个深渊,当初他还不如认命,就待在那个小小的山村里,至少身边还有妻子和孩子,至少他不用面临这样的下场。

        一想到那个孩子,愧疚和痛苦吞噬着钱知一,但这并未能唤醒他的良知,反倒是将目光放到了吴梦婷身上。

        “你的肚子还没动静吗?”

        吴梦婷整个人都僵硬了,她勉强回答:“还没有。”

        “那就让你二哥多找几个,不是姓钱的都可以吗,那凭什么是我?”

        丧心病狂的话,让吴梦婷害怕的往后退。

        她的动作激怒了钱知一,他愤怒的咆哮道:“你怕什么,你,还有你的好二哥,甚至整个杜家都活在我的命上,这一切原本该是我的。”

        “如果我死了,你们都别想好过,杜家就是下一个。”

        迁怒让钱知一爆发出力气,抓住吴梦婷便要动手,吓得吴梦婷用力一推,竟是将他直接推出去老远。

        曾经强壮的男人,如今却经不住吴梦婷轻轻一推,直接往后倒下去。

        惊恐过后,吴梦婷冷静下来,却见钱知一躺在那边生死不知,她顿时心慌起来:“知一哥哥,你没事吧,知一哥哥?”

        见钱知一没有反应,吴梦婷顿时惊慌起来,连忙出去喊人帮忙。

        吴杰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思,把吴梦婷弄过来安抚钱知一的情绪,反倒是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再见到亲妹妹,吴杰伸手就是一巴掌:“废物!”

        吴梦婷的脸颊顿时红肿起来,但她却不敢反驳和委屈,只含着眼泪说:“我只是轻轻推了他一下。”

        吴杰懒得跟她废话,只阴沉着脸等着抢救。

        很快,医生走出来,脸色有些古怪:“吴先生,里面这位先生的身体情况很不好,他的五脏六腑都衰退的厉害,我们只能给他先上了呼吸机,但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说的直白点,就是他的内脏都超负荷了,甚至还不如百岁老人。”

        吴梦婷先松了口气,钱知一晕倒跟他没关系,但随即又提起一颗心。

        果然,她二哥的脸色更难看了。

        吴杰很快冷静下来,看了眼妹妹:“你在这边守着,如果他能醒过来,记住先稳住他。”

        吴梦婷连忙点头。

        吴杰匆匆忙忙的离开了。

        杜家主知道这个消息大发雷霆,指着吴杰一顿臭骂:“我是相信你,才把人交给你,结果呢,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枉我听信你的话,居然还把你妹妹弄过来,白费力气。”

        吴杰任由他劈头盖脸的骂,等他骂完了,才开口道:“杜先生,当务之急是找到解决的办法,不然的话继续这样下去,反噬就控制不住了。”

        杜家主冷笑道:“吴杰,你是不是以为反噬只会针对姓杜的,跟你姓吴的没关系?”

        “老子告诉你,如果杜家出事,临死之前我也要拉着你陪葬。”

        吴杰忙道:“家主,属下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我们坐在同一艘船上,凡是对杜家有害的事情,属下也是万万不想的。”

        “只是如今消息闭塞,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反噬的越来越厉害。”

        “你们姓吴的最是两面刀。”杜家主冷哼道,“我不信你的话,只信自己。”

        “我想你不会忘了,自己有多少把柄捏在我手中。”

        吴杰心底闪过一丝难堪,很快提议道:“杜家主,钱知一没有子嗣,但北京那边还有个活着的钱家人。”

        “那人——”不知道想到什么,杜家主眼底闪过一丝防备,“你动不了。”

        吴杰心底疑惑。

        明明之前钱家都想着法子,将主意打在顾老先生身上,为什么杜家主却对他那么忌惮。

        杜家主不耐烦的摆了摆手:“你要想试试就去试试,只要你别后悔。”

        “与其把时间花在钱家身上,不如好好找找白家人,一定是他们,不然反噬不会来的这么急又这么快。”

        吴杰试探着问道:“家主,难道白家真的还有活着的人吗,当年不是……”

        杜家主脸色阴沉下来:“总有漏网之鱼。”

        吴杰点了点头,又说道:“如今局势有些变化,我会先派人回去查探,从上河村开始查一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好。”

        杜家主阴鸷道:“也不知是那一颗棋子出了差错。”

        两人商议了一会儿,吴杰忽然又提起一件事:“身在美国的卫诚正在想办法回去,这件事要插手吗?”

        杜家主皱了皱眉,但还是摇头道:“多事之秋,不宜再添仇敌。”

        “好,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

        吴杰面上恭敬,心底却笑话杜家主妇人之仁,当年既然已经动手,就该直接把卫家人都弄死,偏偏还留下了个卫诚。

        偏偏卫诚还是个有本事的,逃出来之后混的风生水起,硬生生的在国外置办下一份家业来,对比起杜家主那两个平庸无能,却满肚子小心思的儿女,可强太多了。

        幸好卫诚对当年的事情也知道的不多,就算回去也没什么用处。

        随着政策一步步开放,华侨回国也不再难如登天。

        只是这会儿曾经离开的人,都担心回去后受到限制,故而心底有想法的多,真正踏足到祖国领土上的却少。

        卫诚就是其中之一。

        作为在国外影响力极大的华侨商人,卫诚受到了极为隆重的欢迎。

        应酬过后,卫诚却带着两个助理,直奔黛山市。

        他知道自己身后肯定有眼睛盯着,但卫诚已经不在乎了,他只想快些回到黛山市,找到曾经的爱人。

        助理们轮流开车,终于抵达黛山市的时候,卫诚看着窗外的风景,忍不住说了句:“似乎没什么变化。”

        “他们错过了腾飞的时机,白白浪费了十年。”助理开口评价道。

        他的助理也是华侨,但跟他不同,两人是劳工后代,是在彼岸出生的。

        说完这话,助理下意识的看向老板。

        卫诚的脸上却没什么变化,淡淡说道:“错过了,就追上去,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追上的。”

        “没变也好,没变我就能找到回家的路。”

        助理心底觉得奇怪,暗道自家老板不是北京人吗,前两天他们还在当地领导的陪同下,回到了老板住过的老宅子,怎么这会儿又变了。

        卫诚自然不会跟助理解释,他努力回忆着,却发现时隔近二十年,地方没怎么办,他的记忆却已经模糊不清。

        车子在黛山市的街道上饶了好几圈,一直到汽油快要耗尽,卫诚才答应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李家依旧住在那栋家属楼里,住的人老了,楼房也老了,但不妨碍养育着一代代人长大。

        因为跟大儿子不慕,李母一直是跟着小儿子生活,帮着他们洗衣做饭带孩子,跟小儿媳妇也相处的还算融洽。

        这一天她照旧搬了个板凳,坐在门口择菜。

        儿媳妇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瞧见她在干活就说:“妈,不是让你放着我来干吗?您这才刚出院得好好歇着。”

        李母笑道:“哪儿那么娇贵,这点事儿不费力气。”

        “医生说了,你这毛病得好好养着,能躺着就不要坐着,难道您想累坏了再去医院啊,那不得多花钱。”

        李家的一边说,一边将婆婆手里头的活儿抢过去。

        李母笑了笑,又说:“我这不是想着你大中午的赶来赶去也麻烦。”

        “这有啥麻烦的。”

        李家的动作利索,很快将东西都收拾好了,临了又问:“妈,过几天阿星阿晨是不是要过来?”

        李母点头道:“他们考上大学了,等过了暑假就得去北京报名,说临走前来看看我。”

        李家的笑道:“要我说二姐虽然走得早,但福气好,生下来两个孩子都成材了,要是咱家那两个能学着他们表哥些,我就算死了都高兴。”

        这话让李母不赞同:“人啊,活着才有将来,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怎么就没有了,虽说两边不太来往,但阿星阿晨也认你这个外婆,认阿斌这个舅舅,对他们两个表弟妹也好。”

        原本忽然冒出两个大外甥,李立斌还经常寄东西过去,李家的心里头是不痛快的。

        但谁知道这俩大外甥读书那么好,一下子都考中大学了,她顿时喜欢的不得了。

        李家的一边炒菜,一边说:“妈,到时候他们来了,您让他们好好教教俩孙子,免得他们考试老不及格,一点都不开窍。”

        李母知道她的心意,笑着说:“好,到时候我跟他们说。”

        两人一个做饭,一个坐在门口休息,说这话倒是也和谐的很。

        就在这时候,忽然楼梯口一阵动静,却是两个人抬着一架轮椅上来,上头坐着一个人。

        李母原本随意瞥了眼,等看清那人却脸色一沉,怒吼道:“你来干什么!”

        “伯母……”

        “谁是你伯母,快走,这里不很欢迎你。”李母站起身,随手抓起扫把来要赶人。

        两个助理连忙保护雇主:“老太太,有话好好说,别动手。”

        “滚,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李母只觉得愤怒。

        李家的听见外头动静,出来一看自家婆婆正拿着扫把赶人,对面还是个大男人:“你们干什么,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老太太。”

        “大家伙儿快出来看看啊,这都欺负上门了。”

        旁边顿时呼啦啦出来一圈人。

        “误会,都是误会。”助理连忙解释道。

        李母一番激动,整个人都摇摇欲坠,李家的连忙扶着她:“妈,快顺顺气,医生说你不能动气,你们是什么人,来我家做什么?”

        助理都是精英,哪里有这么狼狈的时候,此刻西装乱了,头发也散了,还得被周围的人指指点点。

        “穿西装的,啥人啊?”

        “你们来老李家干什么?”

        “李家老太太都这么大年纪了,身体不好,哪有这么欺负人的。”

        被护在后头的卫诚没怎么受伤,只是脸色发白,黑沉沉的眼睛盯着李母:“伯母,是我错了,但请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李家的愣住了:“妈,你认识啊?”

        “我不认识,你们快走。”李母拉着媳妇进了门,紧闭的大门表达着她的拒绝。

        卫诚早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待遇,脸上并无怒气:“把东西放下,我们明天再来吧。”

        助理对视一眼,连忙将东西放下。

        李家的听见外头动静,出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只见他们带来的礼物将走廊都堆得满满当当,差点要放到隔壁门口去了。

        邻居也奇怪的问:“哎,那是你们家亲戚啊,你们家还有这么有钱的亲戚,瞧瞧这盒子居然是燕窝,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瞧见燕窝。”

        李家的哪里知道,只得应付道:“可能是我妈那边的亲戚。”

        她犹豫着要不要将东西拿进去,都是贵重的,放在外头让人偷了怎么办?

        李母却在里头喊道:“让他都拿走,我就算饿死也不会吃他一口米。”

        李家的顿时为难。

        正巧这时候李立斌回来了,李家的忙道:“正好你回来了。”

        她连忙将方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又说:“这都是好东西,人家开车走了,咱们总不能堆在门口吧。”

        李立斌听了也皱眉,进屋一看,李母气得脸色发青,正躺在床上流眼泪。

        “妈,是不是那个人?”李立斌问道。

        李母抓住他的手:“作孽啊,他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李立斌脸色一冷:“这个畜生,我找他去。”

        “别去,你别去。”李母拽住他的手,“算了,别把事情闹大。”

        可他们不想闹大,挡不住卫诚每天过来,即使李母堵住门骂得再难听,将他送过来的礼物全丢出去,卫诚也不生气,只是一次次的上门。

        次数多了,连邻居都劝道:“李老太,你们这是有啥深仇大恨啊,人家也算有诚意了,断了腿还天天让人抬上来挨骂,你差不多就得了。”

        “你们知道什么?”李母憋了一口气,有苦说不出。

        随即一想,李母脸色一变,再过几天阿星阿晨就得过来了,如果再这么僵持下去的话双方碰上了怎么办?

        不行!

        卫诚已经做好了打长期战的准备,他知道自己当年一走了之,会让留下的人面对什么,所以即使李母骂他,动手赶他,他也不生气,只求能找到李丽娟。

        谁知道没过几天,等他再上门的时候,李母虽然脸色极其难看,却还是打开了门:“你进来,我们聊聊。”

        说完看了眼他身后的人:“你一个人进来。”

        “老板?”助理显然不放心。

        “没事。”卫诚自己操作轮椅,走进了李家。

        李母的目光从轮椅上一扫而过,微微一顿,却很快挪开了视线:“你这一次次的上门,无非是想要找丽娟,但你以后不用来了。”

        卫诚心底一沉:“伯母,我真的知错了,当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希望能见到她,告诉她……”

        李母却冷笑一声:“你来晚了,她这辈子都听不见了。”

        “丽娟早就已经走了,走了都快二十年。”

        卫诚脸色顿住:“走了?她去哪儿了?”

        李母只冷冷的看着他:“去地下了,指不定现在早就过了奈何桥,喝下了孟婆汤,投胎成了别人家的女儿,只愿她下辈子睁大眼睛,不要再傻乎乎的遇上负心人。”

        卫诚脸色刷的变白,不敢置信的看着李母。

        李母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有多少苦衷,也不想知道,愿意听的人已经死了,现在你说给我这个老婆子听也没有任何用处。”

        “既然当年你都走了,现在何必再回来。”

        “卫诚,如果你对丽娟还有一分感情,就请你走的远远的。”

        “我一个老婆子早早的没了女儿,这些年才刚缓过来,如今瞧见你便想到当年的事情。”

        “就算我求你了,赶紧走,别打扰我们一家的生活。”

        卫诚喉头酸涩,一时说不出话来。

        许久,他才艰难的问道:“她埋在了哪里?”

        李母只是扭过身:“她死前怨你,说再也不想见你,你也别再去打扰她的清净。”

        卫诚眼底满是苦涩,他低下头,费力的做了个鞠躬:“伯母,对不起,打扰了。”

        李母偏过头并不看他。

        助理们在外守着,等卫诚完整的出来才松了口气,却敏锐的察觉到卫诚的脸色不对劲。

        “老板?”

        “走吧,以后不用再来了。”

        助理对视一眼,将他搬到了楼下。

        卫诚果然没有再来,李母见状顿时松了口气。

        倒是李立斌犹豫道:“妈,咱们这样瞒着真的好吗?”

        “他害死了你姐姐,难道你还要帮他说话?”李母对卫诚只有厌恶。

        李立斌连忙摇头:“不是,但……是不是得告诉阿星阿晨?”

        李母却说:“阿星阿晨跟现在的爸关系那么好,顾明东含辛茹苦的把他们养大成人,如今还能上大学,这些都是陈年旧事了,何必再告诉他们,反倒是坏了一家人的情分。”

        一听这话,李立斌也答应了。

        李母又交代道:“卫诚这事儿咱们知道就好了,别告诉你媳妇。”

        “知道了。”

        李母叹气道:“也得瞒着你大哥,当年……要是你大哥知道了,指不定还要怎么闹。”

        母子俩达成了一致,殊不知卫诚来了几天,昂贵的礼物传得沸沸扬扬,李家老大虽然一年到头都不过来一趟,却也听见了消息。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24289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