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52章 变天

第252章 变天


沧海桑田,时代境迁。

        顾明东再一次回到蓝宝石湖泊之中,但这一次,周围的湖水没有带来窒息感,反倒是入母亲腹中的羊水,让人无比的安心舒适。

        他徜徉其中,无法自拔,甚至希望一辈子都能如此。

        太温暖,太安全,让人无法离开,也不想离开。

        “你该走了……”一个声音隔着湖面传来,隐隐约约,就像是隔着一层膜一般含糊不清。

        顾明东睁开眼,可水面让他的双眼模糊。

        “你是谁?”

        那个声音再一次传来:“你该回去了……”

        冥冥之中,顾明东忽然意识到那是谁。

        “是你吗?”

        “孩子,你该回去了。”

        顾明东伸出手,想抓住那水面之上的人:“是不是你?”

        就在他的手指要脱离水面的时候,一双手将他按了回去。

        那双手原本该是纤长有力的,如今却只剩下皮包骨头,显得有些狰狞,却又那么温柔的将他按在了湖面之下。

        顾明东没有挣扎,任由那双手将他按在湖面之下。

        依稀之间,他看清楚那张脸孔,顾老先生说的没错,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知道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

        与白老先生的相似不同,他们活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只是顾明东的身体年轻有力,皮肤依旧有弹性,身体内是充沛的生命力。

        可眼前的男人却垂垂老矣,耗费了太多的心神,以至于他的双眼凹陷着,看着便知道行将就木。

        “对不起。”

        “父亲对不起你。”

        “自私的将你牵扯进来,让你背负这一切。”

        一颗颗水珠掉落在蓝宝石湖面上,涟漪模糊了他的面孔,只有声音依旧清晰。

        “孩子,你是一个真正的白家人。”

        “父亲,永远以你为傲。”

        顾明东张了张嘴,父亲?

        他是阿星阿晨的父亲,也是小芸的父亲,但他从未有过父亲,没有体验过所谓的父爱。

        这一刻,那双瘦削的双手却那么温柔,以至于让他觉得被爱。

        “你在哪里?”

        “不必再找我,我已经回到自己应该在的地方。”

        那个声音缓缓说道:“这一切都该结束了,孩子,你也该回去了。”

        “可是……”

        顾明东想挽住他的手,那双手却用力一推,将他推入了湖底。

        “你自由了,我的孩子。”

        顾明东还想要再说什么,双眼却那么的疲惫,慢慢陷入了沉睡之中。

        “爸?”

        “爸,你醒了吗,爸?”

        一声声呼唤在耳边响起,顾明东觉得自己像是连续干了三天三夜的体力活,身体每一个部件都在叫嚣着辛苦。

        花费了好大的力气,他是才缓缓睁开了眼皮。

        “爸,你醒了!”顾亮晨惊喜的喊道。

        顾明东想开口,却发现喉咙艰涩的不行。

        “先喝点水。”顾亮晨连忙端了一杯水过来,温水更好润喉。

        顾明东连续喝了几口,才算是缓过劲儿来,“这里是医院?”

        “市医院。”顾亮晨解释道。

        旁边的顾亮星见父亲醒来,忍不住一连串的说:“爸,你可算醒了,你这都昏迷了半个月了,可把我们都急坏了。”

        顾明东这才发现两个儿子眼眶都红彤彤的,显然没少熬着:“半个月了?”

        “是啊,那天到现在都半个月了。”顾亮星连忙点头。

        顾明东这才明白身体为什么这么累,在床上直挺挺的躺了半个月能不累吗,想也知道他昏迷不醒,家里头肯定急坏了。

        他挣扎着想起来,顾亮晨连忙道:“爸,您刚醒还是再休息一会儿吧。”

        “让我起来动动,躺着骨头都生锈了。”

        顾亮晨一听,这才搀扶着他靠坐起来。

        顾明东活动了一下,才觉得身体好了一些,他大脑依旧昏沉沉的,记忆还停留在殊死搏斗的印象中。

        “跟我说说,后来发生了什么?”

        双胞胎对视一眼,倒是没有隐瞒。

        “那天您上山之后,郑爷爷发觉不对劲,就喊我们一块上山帮忙。”

        “我们在山脚下就撞见一个人,当时把他捆了,喊了人送派出所才上山,路上耽误了点功夫。”

        “等我们到那边的时候到处都是浓雾,根本找不到你在哪儿。”

        顾亮星补充道:“幸亏郑爷爷在,他们让我们站在特殊的位置上,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道理,反正那么做之后,天上的星星忽然亮了很多。”

        顾亮晨开口道:“爸,那天晚上,我们看到了星图。”

        “不是平时看到的星星,是星图,就在我们眼前,伸手就能抓到似的。”

        顾明东点了点头,又问:“后来呢?”

        顾亮星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后来我就晕过去了,啥也没看见。”

        顾明东忍不住皱眉:“郑老爷子呢?”

        “郑爷爷没事。”顾亮晨解释道,“听公安说,他们在山里头找了好久才找到我们,那群盗墓的死了好几个,但大部分只是失血过多。”

        “盗墓的?”

        “是啊,人全部都抓住了,公安连夜审问,才查出来他们是来寻宝的,那不是盗墓是什么。”

        顾亮晨看了眼他,解释道:“公安同志说,是因为咱们那边的山里头有瘴气,过年那几天气温低,瘴气都囤积在那个山涧里,以至于那群人进去之后就产生了幻觉。”

        顾亮星叫唤道:“爸,你是不知道那群人都疯了,醒过来之后一直喊着怪物,还自相残杀。”

        “公安都检查过了,他们身上的伤口都是自己人打得,肯定是中瘴气的毒产生了幻觉,所以宝贝没挖到,反倒是自相残杀了。”

        顾明东没想到警方那边会这么解释,不过也是,不这么解释很难理解。

        “那群人里面有一个叫吴杰的,还有一位是老板,这两人怎么样了?”

        顾亮晨道:“都被一起带走了,这两个人伤的很重,那个杜老板当时就不行了。”

        “他都那么大年纪了,听说在香江那边还是个大老板,怎么就想不开俩咱们山里头挖宝贝,这不是神经病吗?”

        “吴老三呢?”顾明东忽然想到。

        两个孩子的脸色都是一顿。

        顾明东皱眉道:“他怎么了?”

        顾亮晨犹豫道:“我们没有见到他。”

        “听王公安说,他们找到地方的时候浓雾已经散了,咱们几个都晕倒在那边,好多人都受伤了,据说那边的土都被染红了。”

        “他们赶紧叫人把人抬出去送医院,当时吴老三就在人群里,他看着倒是还好,没怎么受伤。”

        “但是,后来有公安说吴老三吓人极了,看见人就咬,还……还吸血。”

        顾明东心底咯噔一下:“那他人呢?”

        “被带走了,听说是送精神病院了。”

        “爸,我觉得很古怪,我们去那个精神病院看过,但吴老三压根不在那边。”

        顾亮晨压低声音道:“卫叔派人去查过,说吴老三从山上被带下来之后,很快就被人带走了,他也不知道被带到了哪里,反正是国家的势力,他不敢继续查怕被发现。”

        听到这里,顾明东反倒是松了口气:“也好。”

        有人收拾烂摊子自然是好的,不然以吴老三的危险性,顾明东还真的不知道拿他怎么办。

        而且顾明东也想不明白,别人都好好的,为什么吴老三会产生那么奇怪的变化。

        顾亮星也说:“爸,王公安跟我透露,说这件事咱们不能管了,最好什么话都别说。”

        顾明东听懂了这话里头的暗示。

        顾亮晨笑着说:“派出所那边都说了,爸您是听见有声音,以为有人上山偷猎才去看看,谁知道到了地方就中了瘴气。”

        “公安还说要给咱们颁发奖状呢,要不是咱们,这人还不知道能不能逮着。”

        顾明东也松了口气,笑道:“我昏睡了这么久,家里头吓坏了吧?”

        “可不是,三姑四姑哭了好几场,二叔整天往派出所跑,说要看着那群人都枪毙。”

        顾明东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身体迅速的恢复,他心底有些担心异能,但是很快,胸口传来的热度也告诉他异能还在。

        小嫩芽虚弱了许多,甚至比当初还要虚弱,但只要它还在,顾明东就安心了。

        即使没有佛骨补充,顾明东知道回到上河村,在那个生机勃勃的地方,异能也是能缓慢恢复的,只是花费的时间会久一些。

        小嫩芽感知到主人已经行了,撒娇似的蹭了蹭他的心口。

        知道顾明东醒了,顾家人陆陆续续赶了过来。

        几个人瞧见顾明东能吃能睡,脸色红润,顿时红了眼眶。

        顾明南气鼓鼓的坐下:“大哥,你听见声音怎么不喊我,要是我也在咱俩也有照应,不至于让你一个人冒险。”

        顾明东忙安抚道:“当时没想那么多,还以为就一两个偷猎的。”

        “那也不行,以后有事儿你一定要喊上我。”

        顾明东点头道:“好好好,一定喊你一起。”

        钱晓茹在旁边说:“大哥别怪他,这几天他一直很内疚,说自己睡得太死了,结果郑老爷子都听见了,他还没听见。”

        顾明东心底倒是愧疚起来,暗道自家这倔驴别的不说,对他是真的上心。

        “哪儿能怪你,是我自己托大了。”

        顾明西在旁边冷哼道:“可不是你自己冒险,大哥,你又不是公安,怎么啥事儿没打听清楚就自己往前冲,你要是有点什么事情,你让阿星阿晨小芸咋办,让我们咋办。”

        顾明北倒是没发火,只是坐在床前默默的抹眼泪。

        逼得顾明东不得不发誓:“我保证,以后但凡有什么事情先召开全家大会,通知了你们再行动,行了吧?”

        反正这次之后,上河村也该太平了。

        顾明北这才破涕为笑:“大哥,这可是你说的,大丈夫一言九鼎。”

        顾明西立刻说:“你要是说话不算话,我们就整天围着你哭,哭得你烦为止。”

        顾明东能怎么办,只能向弟弟妹妹们低头。

        不只是弟妹们,顾三叔跟顾秀秀来看他,也是把他骂得狗血淋头。

        顾三叔冷着脸骂:“阿东啊阿东,你平时看着挺稳重的,咋就办出这样的事情来,你以为自己是武林高手吗?”

        “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以为自己是小伙子呢,这次是运气好没啥事儿,要是下次有个万一,你让家里头一群孩子怎么办?”

        顾秀秀更是老话重提:“要我说你就该听我的,找个媳妇好好管管你,省得真把自己当年轻小伙子了。”

        顾明东吓得赶紧保证。

        公安那边听说他醒了,倒是也派人过来走了一趟录口供。

        顾明东也没隐瞒,将那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结果王公安叹气道:“阿东同志,你现在说的是幻觉。”

        旁边的小公安还在偷笑:“什么黑雾,星辰,这咋可能是真的。”

        老公安瞪了眼徒弟,解释道:“那晚上的瘴气太厉害了,你们一进山都中招了,所以才有了幻觉中的这些事情。”

        他低声说:“其实上头也怀疑,派人在那边挖了很久,结果屁都没有,什么青铜鼎黑雾,压根就是你们中毒之后幻想出来的。”

        顾明东好奇的问:“真的没有?”

        “没有,都挖地三尺了,连个瓦片都没见着。”

        “那群盗墓贼也是惨,听了谣言以为那边有宝贝,结果全折在瘴气里头了。”

        既然都已经结案了,顾明东也没多事,只是问了句:“王公安,那吴老三……”

        老公安见四下无人,提醒了一句:“这事儿你别管,也管不了。”

        “怎么?”

        老公安与顾明东是有几分交情在的,再者他又是当事人,想了想还是透露道。

        “你知道那伙人的来路吗?”

        顾明东点头道:“香江那边的。”

        “可不就是。”

        老公安冷哼道:“不过有一点你肯定还不知道,为首的老板姓杜,就是很多年前咱们这边的老地主杜家。”

        “前头你们村王麻子失踪的媳妇,叫杜萍萍的,听说就是他们家女儿,如今跑到了香江去。”

        顾明东对杜萍萍自然还有印象,当时他们还曾达成过交易,不过那时候顾明东可不知道,杜家背后深藏着那么多的秘密。

        老公安继续说道:“上头怀疑杜家在山里头真的藏了宝贝,派人找了很久,带着那什么金属探测仪,结果连个屁都没找到。”

        “反正现在那个姓杜的老头已经不行了,香江那边特殊,现在暂时也联系不上杜家的人。”

        “他带过来的人不是疯了,就是傻了,有几个不疯不傻的看着也快不成了。”

        “所以我说这里头水深得很,不是你我能管的。”

        老公安拍了拍他的肩头,还夸了一句:“你有保卫国家的意识是好的,不过如今这担子已经交出去了,你也能松松气。”

        顾明东点头道:“王公安,谢谢你的提醒,我记住了。”

        “你不嫌弃我多嘴就成。”

        王公安很快带着口供走了,不过显然,即使顾明东说了实话,他的这份口供也会被认为是中毒之后的幻觉,并没有其他的价值。

        顾明东醒来的当天就想出院,他觉得自己完全没事儿了,身体的力气恢复之后,连带着异能都活跃了一些。

        但顾家人哪里会同意,死活劝他再住几天,而且出院之前还得做一个详细的检查,医生同意了才能走。

        顾明东只有一张嘴,说不过这么多人,只得多住了几天。

        等到第三天,无论他们说什么,顾明东都坚持要出院。

        好不容易回到家,刚进门,顾明东就大大吐出一口气:“还是家里头舒服。”

        在医院的时候,人人都把他当做病患来照顾,实在是让他很不自在。

        顾亮晨立刻说:“爸,您知道就好,以后别再胡来了。”

        “就是,您说您来这么一回,我们多担心啊,一个个吃不好睡不好的,全家都停摆了,您就忍心?”

        顾明东自知理亏,摸着鼻子骂了一句:“我是老子还是你们是老子,唠叨个没完。”

        郑通出来一看,笑道:“呦,总算是同意你出院了?”

        相比起顾明东,郑通脸色红润,中气十足,让顾明东很是羡慕。

        顾明东无奈道:“一个个瞎操心,我真的完全没事。”

        “要我说你是生在福中不知福,住院多花钱啊,你家里大大小小一个劲的让你多住几天,这都是关心你。”

        要不然生产队多少老人病了,家里头为了省钱,都是土方子吃吃,连医院都不去。

        顾明东正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才默认了儿子弟妹们的意思。

        回到家中,顾家姐妹磨刀霍霍向鸡鸭,愣是一天炖鸡汤,一天老鸭煲的伺候,喝得顾明东满面红光,不知道他住院的,还以为他家里头有啥好事,要不怎么看着都年轻了。

        好不容易熬到了开学时间,赶走了一群孩子,顾明东才算得闲。

        搬了个板凳坐在门口,四只狗趴在主人脚边,似乎为那天没有参战而懊悔,如今分外粘人,顾明东去哪儿他们都要跟着。

        顾明东伸腿踢了踢,不然脚背都要出汗了。

        郑通搬了个椅子坐在他旁边:“有啥想知道的,问吧。”

        顾明东沉吟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郑通却摇头道:“老夫无用,看不透天机。”

        “老爷子,您就别卖关子了,说人话。”

        郑通瞪了他一眼,又说道:“那天形势紧急,我还以为要大动干戈,指不定会把这条老命也丢进去,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阿东啊,这山里头有神灵。”

        顾明东更疑惑了:“什么意思?”

        郑通翻了个白眼:“你祖宗积德,为你留下了保命的东西。”

        顾明东下意识的想到那张卷轴,苏醒过后,顾明东曾问过身边人那张画卷的事情,但不管是双胞胎,还是公安,都说没瞧见。

        等双胞胎离开后,顾明东也曾故地寻找,但也没发现踪迹。

        那张画卷似乎彻底的消失了。

        “那天……隐约之间,我似乎看见了父亲。”

        “谁?”

        “那片山林的主人。”

        郑通沉吟了一会儿,只说道:“能终结都是好事。”

        “是啊,是好事。”顾明东叹了口气。

        他伸出手指,拨动着异能的嫩芽,小家伙回到上河村之后恢复了一些,又开始活蹦乱跳了。

        顾明东是时隔半年之后,才知道白老爷子的死讯。

        五姐憔悴了许多,她这一生失去了太多,自己的父母,相恋的爱人,身边的朋友,一直到老了老了,还要送走曾经的长辈。

        办完白老爷子的丧事之后,五姐大病了一场,要不是顾薇临时过去探望,恐怕就会病死在那栋小楼里。

        陆陆续续养了两个多月,五姐的病才算是好了。

        她捧着白老爷子的骨灰盒到了上河村。

        “阿东,也许你会觉得奇怪,但老爷子临死前最后一句话,说他想回到上河村,落叶归根。”

        五姐心底也疑惑,但她还是想为白老爷子做完最后一件事:“我知道这不合规矩,但能不能请你帮忙周璇通融一下,让他葬在这里。”

        顾明东问道:“老爷子是什么时候走的?”

        等知道白老爷子离开的日子,顾明东恍然大悟,那一晚他能毫发无损,不只是那位神秘父亲和古上卷轴的帮助,还有白老爷子。

        心底一时百感交集,顾明东忽然感念起血脉的神奇,白家人已经走的那么远,最后却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白老爷子的遗愿,我会帮他做到。”顾明东心底明白,老爷子口中的上河村,并不是他们村落,而是深藏在山涧的那个地方。

        五姐松了口气,忽然又说了句:“还有一件事,阿东,老爷子还有一个外孙女活着。”

        “她叫黑妹,居然就在上海……”五姐感叹道,“造化弄人,人活着的时候怎么找都找不到,没想到老爷子走了,机缘巧合就遇上了。”

        “那孩子身体不好,看着病病歪歪的,幸亏嫁的人还不错。”

        顾明东也是惊讶:“黑妹?我认识她。”

        一提起来,自然又是诸多的感慨。

        “你见过,那就好,本来我还想问问你是不是想见见。既然你认识,那也不用我多事了。”

        白老爷子的身后事没有大办,他的亲朋好友都先他一步走了,死的时候也是心甘情愿,没有怨言,唯一放心不下的只有五姐。

        顾明东跟五姐一起,将白老爷子送上了山。

        临走前,五姐笑着说:“我马上要出国了,如今心愿已了,留在国内也没有意思,倒是国外还有三两门亲戚,过去也有个照应。”

        顾明东只说了一句:“一路顺风。”

        前脚送走了五姐,后脚郑通的平反也终于下来了,这老爷子倒是一口唾沫一个丁,说不走就不走,发还的东西全交给外孙女处理。

        用郑通的话说就是:“老头子那晚上为了你,都豁出命去了,你可得给我养老。”

        顾明东笑着应下了。

        大事已了,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承包的山头上。

        时代的洪流奔涌向前,上河村也飞快的发展起来,顾三叔牵头城里的竹编厂,在顾明东的出谋划策下,成了溪源镇的一个特色,飞出黛山市,走向了全世界。

        顾明东承包的山林也越来越多,渐渐的,附近的山林都被他收入囊中。

        再后来有人提起顾明东,都得说一句:包山王。

        顾明东可不管这些,他只知道上河村的生态越好,果树林越发的茂盛,山林越发的繁茂,那异能这个小家伙就生长的越发。

        毕竟他跟小家伙图的,只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70531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