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5章 小惩大诫

第5章 小惩大诫


这一整天,吴老三只觉得如芒在背,干活的速度越发慢。

        顾建国拧着眉头,只肯给他记五分,还不如拿到六分的顾明南。

        顾二弟大声嘲笑道:“看看谁才是废物,你才是娶不到媳妇的窝囊废!”

        “你!”娶不到媳妇是吴老三的痛,脸都气扭曲了。

        “我什么?”顾二弟一甩锄头,气势汹汹的看着他。

        顾明东没说话,挺身站在顾二弟身后,沉着脸看着更凶。

        顾家兄弟虽然也痩,但长得人高马大,对比的吴老三越发寒碜,视觉上产生绝对压制。

        吴老三刚要喷粪,瞧见这阵势顿时不敢跟他们硬钢,只阴阳怪气道:“果然都是姓顾的,自家人帮自家人。”

        刘三婶嘲笑道:“吴老三,就你那点活干的还不如我家大妮,建国肯给你六分就不错了。”

        “可不是,谁不知道建国记分最公道。”

        “自己干活不行就知道怪别人,难怪你娶不到媳妇……”

        吴老三恼羞成怒,推开人往外走:“让开让开让开,一群长舌妇——”

        谁知道没走出去几步,他只觉得脚下一疼,整个人朝前扑倒,狠狠的砸在地上。

        一声杀猪叫,吴老三伸手一摸,满手都是血,呸了一口,吐出半颗门牙来。

        “呦,干活不行走路都能摔倒,吴老三你行不行啊!”刘三婶哈哈大笑。

        还是顾建国看不下去,伸手去把他扒拉起来:“没事吧?”

        吴老三鼻子嘴上都是血,听着周围的嘲笑更是羞愤不已,猛地指着顾家兄弟骂:“是他们故意把我绊倒了!”

        顾明东嗤笑一声:“这是把脑子摔坏了,人摔傻了。”

        刘三婶更是拍这大腿笑:“自己走路不当心,还想讹人,阿东阿南离你那么远,难不成他们能变戏法啊。”

        顾建国心底厌恶,甩开他的领子:“行了,没事就自己回去擦擦,别丢人现眼。”

        吴老三含糊不清的喊:“就是他,刚才他打我腿了!”

        说着扒拉起裤腿,结果什么痕迹都没有,又引来看热闹的人哄堂大笑。

        “哥,我看他不只傻了,还疯子,大白天做梦以为人人要害他。”顾明东淡淡说道,偏偏村里人还觉得这话有道理。

        吴老三捂着鼻子阴狠的瞪着顾家兄弟,方才摔倒时他腿窝一痛,肯定有人偷袭他。

        瘪老刘也走过来了,吴老三还是他表外甥,他心底恨铁不成钢,口中喊道:“都散了吧,干了一天活不累啊,都回家吃饭去。”

        “你也快回去,一天天不干正经事儿,活该你娶不到媳妇。”

        身心都受到伤害的吴老三满心怨愤,心底更将顾明东恨毒了。

        人都散了,吴老三不甘心,一把拽住路过的王麻子,问:“刚才你站得近,你瞧见他们打我腿没?”

        吴老三与王麻子,一个光棍,一个赖皮,但两人谁也看不上谁。

        王麻子心里有事,根本不耐烦对付他,甩开他的手:“关我什么事儿,脑子有病。”

        说完追着顾家兄弟走。

        顾二弟这会儿正高兴,整个人眉飞色舞的,比划着道:“小西,方才你瞧见没,吴老三摔了个狗吃屎,门牙都磕掉了半颗,他原本就长得寒碜,现在更丑了。”

        顾三妹也笑:“哼,活该,谁让他嚼咱家的舌根,招报应了吧。”

        顾明东眼底也带着几分笑意,这只是小惩大诫。

        这其实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他要出手,更喜欢一击致命,但瞧着顾二弟憋着气,顾明东怕他忍不住出乱子,这才出的手。

        兄弟俩似乎有心电感应。

        顾二弟偷偷看了顾明东一眼,心底总觉得吴老三忽然摔断门牙,跟他哥脱不开关系,但他哥有这么厉害吗?

        这时候后头传来王麻子的声音:“阿南,慢点走,叔有事儿找你。”

        顾二弟脸色一变,下意识的朝大哥看去。

        顾明东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神色来,但眼神微冷。

        顾二弟一个哆嗦,连忙解释:“这可不是我去找他的。”

        顾明东没多废话,只拍着他的肩头说:“阿南,该怎么做不用大哥教你吧。”

        顾二弟眼神飘忽了一下,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顾明东却继续说道:“大哥相信你是个说话算话的男子汉,绝对不会食言当小狗。”

        “乖,是个男人,就自己把事情处理好。”

        说完这话,顾明东也不管追上来的王麻子,带着欲言又止的顾三妹就回去了。

        他真的直接走了,反倒是让顾二弟不知所措,心底憋不住的烦闷。

        王麻子已经追上来,口中喊道:“阿南,刚我喊你没听见吗,怎么也不等等我。”

        顾二弟不耐烦的喊:“你以后别来找我了,我哥不让我跟你玩。”

        王麻子一听,一把拉住想走的人:“哎哎哎等一下,你什么时候这么听你大哥的话了,你大哥就是个胆小怕事的怂蛋,你听他能有什么出息。”

        顾二弟一听不乐意了,甩开他骂:“你凭什么骂我哥,他就算是怂蛋,那也是我哥。”

        王麻子见他恼火,连忙解释:“这不是话赶话吗,你不喜欢那我不说了还不成。咱不提这个,阿南,之前叔跟你提过的好事儿,机会马上就来了。”

        顾二弟原本要走,听见这话又停下脚步。

        王麻子见他动心,再接再厉道:“一次就能弄到一大笔粮食,够咱敞开肚子吃一年,叔对你够好吧,有好事儿就想着你,以后你可得记着叔对你的好。”

        要是一天之前,顾二弟肯定二话不说跟着走了。

        但是现在,顾二弟想着大哥临走前的话,挣扎再三,到底还是摇头拒绝:“叔,我谢谢你了,但我答应我哥了。”

        王麻子傻眼了:“都说好的事儿,你怎么忽然变卦了,你这样让我怎么跟人交代?”

        力气大,性子直,脑子笨还好骗的小子可不好找。

        王麻子那张一脸麻子的脸,挤出几分和蔼可亲来:“阿南,就算你不在意我们,也得想想你那一大家子,饿肚子可是会死人的,你忍心他们都活活饿死,叔跟你保证,这事儿绝对安全,没有任何危险。”

        他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顾明南一脸坚定的说:“叔,我已经决定了,以后你别来找我,找我我也不去。”

        说完再也不听王麻子的话,撒丫子就跑,心底想:老子才不要当小狗。

        “哎,你跑什么啊!”王麻子扯着嗓子也没能把人喊住。

        “顾明南,你小子今天要是跑了,以后可别再来找我,到时候你就算跪下来求我,我他妈也不带你!”

        顾二弟头也不回的喊:“滚你的蛋,老子才不会跪下。”

        “这傻子怎么忽然变卦了?”王麻子想不通,又道,“不去就不去,他妈的一家子怂货,活该你家饿死人,老子自己干。”

        回家的路上,顾三妹欲言又止。

        顾明东瞥了她一眼:“有话就说,做什么吞吞吐吐。”

        顾三妹这才说:“那我可就说了,大哥,咱家那点粮食也吃不了多久,要是王麻子真有办法,让老二去试试也不是不可以。”

        顾明东停住脚步,仔细的打量她。

        顾家兄弟长得好,姐妹长得也不差,顾三妹柳眉大眼,五官端正,即使黄痩也能看出几分长大后的美貌来。

        正因为如此,女孩才更容易走弯路。

        “你觉得王麻子是好人吗?”顾明东问。

        顾三妹嗤笑道:“他能是什么好人,媳妇都是当年打地主抢来的,干活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村里头就没有比他更懒的。”

        “那你怎么会觉得他有好事儿能想着老二?”

        顾三妹抿了抿嘴,还是说:“万一他就是用得上老二呢,不如让老二先问问去?”

        “老二有什么,要门路没门路,要本事没本事,王麻子什么办法需要一个半大孩子?”

        顾明东的一番话,问得顾三妹哑口无言。

        她脚尖磨着地面,心底不服气,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顾明东认真的告诉她:“小西,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别人请你吃饭,你迟早都得付出几倍的代价。”

        “免费送你的东西,才是世界上最昂贵的!”

        顾三妹愣住了,有些没明白这话的意思。

        心里头嘀咕什么免费不免费,粮食只要吃进了肚子,难道别人还能要她吐出来不成?

        顾明东也不管她听懂了没有,推开门走进去。

        屋里头已经传出饭菜的香味,顾四妹在厨房里忙活。

        双胞胎瞧见他进来,一个搬来板凳,一个端来脸盆,走路都还不稳当的孩子,倒显得十分懂事儿。

        “阿爸坐。”

        “阿爸洗手。”

        顾明东坐下来洗了把手,顺手捏了捏双胞胎脸上的软肉,结果发现根本掐不起来。

        太瘦了!

        双胞胎长得一模一样,模样更像原主死去的妻子,杏眼看着挺可爱,顾明东一时分不清楚谁是哥哥,谁是弟弟。

        这会儿俩兄弟就乖乖站在顾明东身边,像两只乖巧温顺的小动物。

        捏不到脸颊,他只能换成摸了摸两个大脑袋:“太瘦了,还是得多吃点。”

        “那也得家里有粮食。”顾三妹正好进来,听见这话立刻指桑骂槐的说。

        显然没把方才的话听懂,亦或者听懂了,但还是觉得吃饱饭更重要。

        “饿不着你。”顾明东倒了脸盆里的水。

        顺势又把俩儿子拎起来往里头走:“走,吃饭去。”

        双胞胎立刻发出咯咯咯的笑声,显然是把这动作当游戏的。

        左手的那个还抱住顾明东的手,口中喊道:“阿爸,高点,再高点。”

        右边倒是老实一些,只咯咯笑个不停。

        顾明东终于分清了兄弟俩,嚷嚷的是哥哥顾亮星,老实的是弟弟顾亮晨,顾明东满足了他们的希望。

        顾四妹摆好碗筷,就瞧见她家大哥正把儿子当锤子抡。

        “大哥,快把他们放下来,待会儿得吐了。”

        顾明东一手提着一个,直接放到长凳上:“我看他们挺高兴。”

        顾四妹自己还是个孩子,照顾孩子倒是挺有一手,蹲下来摸了摸俩孩子的额头,见他们兴高采烈,眼睛都亮晶晶的,确实没有任何不适,才说:“阿星阿晨年纪小,骨头都是软的,经不住你这么玩的。”

        顾明东点头赞同:“是太小了,光吃粮食不长个子,还得想办法吃点荤。”

        顾四妹忙道:“今天我往番薯粥里滴了菜油,闻着可香了。”

        菜油?滴在番薯粥里?那还能吃吗?

        顾明东心底怀疑,很快就知道还真能吃,味道居然还不错,菜油也是油,对于缺油水的人而言,有油的饭菜就是香的。

        顾四妹年纪小,做饭手艺却不错,简单的番薯粥也能熬得香喷喷。

        放好碗筷,顾四妹奇怪的问:“二哥呢,怎么没一块儿回来?”

        “我回来了。”顾二弟是跑着回来的,早春季节满头大汗,进门就撞见顾三妹。

        一瞧见桌上已经摆上饭了,顾二弟奇怪问道:“你怎么不去吃饭?”

        “要你管我。”顾三妹瞪了他一眼。

        顾二弟大大咧咧的坐下来,捧起自己的那碗就喝了一口:“真香!”

        还回头道:“我才懒得管你,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顾三妹心底怄气,一屁股坐下来端起自己那碗就喝,几口热乎乎的番薯粥下肚,方才从两位哥哥那边憋的气都散了。

        一家子团团坐喝粥,粥是番薯粥,菜也只有野菜,但因为多了菜油,吃得都很香甜。

        顾二弟满口夸道:“小北做饭手艺真好,我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粥。”

        “小姑姑做饭好吃~”双胞胎也齐声喊道。

        顾四妹被夸得脸都红了:“我都是瞎弄的,还是大哥带回来的大米和红薯好。”

        “瞎弄也比老三做的好吃多了,她做的那都是猪食,猪都不爱吃。”

        顾三妹气呼呼的放下碗:“老二,不说我你会死是不是?”

        顾二弟一点不心虚:“我说的都是实话,自己做的难吃还不准别人说了。”

        顾三妹刚灭的火一下子烧起来,她恨恨的盯着顾二弟。

        忽然变了张脸,笑嘻嘻的问:“老二,王麻子找你说什么了?”

        “他是不是把那什么办法告诉你了?”

        顾二弟差点没跳起来,忙解释道:“大哥,你可别听她瞎说,我顾明南男子汉大丈夫,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才不会说话不算话。”

        “我既然答应了你不跟他混,那从今往后就绝对不会再跟他走一条道。”

        顾明东喝完最后一口粥,才抬头问了一句:“解决了?”

        顾二弟见他不像是怀疑自己,点头道:“我直接跟他说了,以后不跟他玩儿。”

        顾明东点了点头:“那就好,他要是敢缠着你,就告诉大哥,我去解决。”

        他答应的这么痛快,以至于顾二弟都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方才他可是动摇过的,忍不住问:“大哥,你就这么相信我,我说你就信,那万一我骗你呢?”

        就你那点演技,不至于。

        顾明东站起身,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你是我弟弟,我不信你信谁。”

        这话可把顾二弟感动了,他吸了吸鼻子,开口道:“大哥,我绝对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到底是亲生的大哥,以前是怂了点,胆小了点,但血浓于水,世界上能毫不犹豫相信他的,也就这大哥了。

        顾三妹在旁边看着,只觉得老二脑子坏了,说话做事酸的不行,她都快吐了,宁愿起身帮妹妹洗洗刷刷,也不肯再多看这蠢驴一眼。

        夜色渐渐降临,老顾家也安静下来。

        顾明东回到屋子,总算有时间将原主的东西整理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可用的。

        刚翻箱倒柜,忽然外头传来一阵骚动。

        “大队长,记分员,你们相信我,偷种子的肯定就是顾明东!”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传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110048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