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2章 隐藏副本

第22章 隐藏副本


被顾三妹猜中,昨晚下了大暴雨,还发生了王麻子那档子事情,但瘪老刘和顾建国一商量,还是拍案决定赶紧去交公粮。

        他们生怕粮食继续留在仓库里,又会发生这种恶□□件,到时候别说被表扬了,不吃排头都算是好的。

        顾明东如今已经是能拿满工分的“壮劳力”,自然成了送粮队的一员。

        顾二弟没被挑中,但他死皮赖脸的要跟着一道儿去。

        一袋袋粮食堆得老高,车沉的要命,一个人拉不动,得一个拉一个推才稳当。

        别人已经满头大汗,顾明东却一身轻松,脸都没红一下。

        顾二弟也帮忙推车,闭眼夸:“哥,你力气越来越大了,咱们村现在就你个儿最高,力气最大,最厉害。”

        顾明东头也不回的笑:“老二,你啥时候变得这么油腔滑调了。”

        顾二弟差点对天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全村的人都不如我大哥厉害。”

        “就是……你要是教教我就更好了。”

        顾明东没理他。

        生产队交公粮,基本都得天不亮就起来,凌晨就赶到镇上的粮站门口排队等着。

        但因为昨晚被耽搁了,大河村生产队赶到镇上的时候,太阳都已经老高了。

        瘪老刘一个劲的催大家伙儿快点:“再这么拖下去粮站都要关门了。”

        谁知到了镇上一看,社员们惊讶的发现粮站门口压根没有排长队。

        瘪老刘惊讶道:“难道是昨儿个下雨了,大家伙儿都换日子了?”

        凑过去一看,粮站验公粮的人难得热情,瞧见他们还挺高兴:“终于有来交公粮的,你们是今年第一个交公粮的生产大队。”

        这次连顾建国都惊讶了:“第一个,其他生产大队都还没来吗?”

        那人愁眉苦脸:“可不是吗,听说是地里头收成不好,昨天又下了雨,更不会来了。”

        收成不好?

        瘪老刘与顾建国对视一眼,想起村里头压得枝头沉甸甸的稻穗。

        两人心底琢磨着,其他大队就算收成差一些,也比去年好很多,难道是饥荒狠了,想拖延时间晚一些交公粮?

        瘪老刘以己度人,觉得很有可能。

        验收的人熟门熟路的往袋子中央一捅,金黄色的稻谷顿时滑落出来。

        他手指一捻,见谷壳很容易就脱落,再看稻谷饱满光泽,顿时满意的连连点头。

        每辆车上每一袋粮食都被检查完毕,才能开始称重,称重的水分多,少不了扯皮。

        顾明东在后头看着,总算明白往年交公粮为啥要大半夜起来,这可真是费时费力的活儿。

        猛然,他瞧见粮站门口站着一个熟人。

        对方显然也看见了他,似乎不太确定,又往他身上看了好几眼。

        两人视线一碰,很有默契的当做不认识。

        老刘的地位还不算低,他低声对身边的验收员说了几句话,验收的速度就变快了许多。

        瘪老刘还担心验收的人为难,谁知道今年这人很好说话,也没死抠着分量,很快就给他开了单子:“大河村生产队,单子拿着,这可别丢了。”

        瘪老刘自然满口道谢,忙不迭的收下了:“没想到这么快就弄完了,还以为怎么样都要弄到天黑了。”

        “怎么感觉今年这验收员特别好说话?”

        顾建国看了看社员,喊道:“交完了公粮,大家伙儿要不要在镇上逛逛?”

        难得来一趟镇上,就算手里头没钱大家伙儿也想逛。

        于是约定了大致的时间,社员们一个个散开了。

        顾明东跟顾建国说了一声,带着弟弟循着记忆往顾家姑姑的家走。

        原主也没来过几次顾姑姑家,幸亏顾二弟记路有一手,带着顾明东绕过弯弯曲曲的小巷子,在一栋破旧的家属楼前停下来。

        顾明东抬头看了一眼,是极具有年代特色的筒子楼,一层公用一个厕所,房间最大两室的那种。

        “204,就这间。”顾二弟咚咚咚跑上楼,伸手就敲门。

        204的房门没开,隔壁倒是探出一颗脑袋来:“你们找谁?”

        “大嫂,我们是顾秀秀的侄子,今天特意过来看看她。”顾明东笑着说道。

        那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上下打量了他们两眼,见他们俩两手空空便面带不屑。

        “你们敲门也没用,家里就老孙在,他都那样了,哪能起来给你们开门。”

        顾二弟听得一头雾水:“什么意思?这个点我姑父在家?他在家怎么不给我们开门?”

        顾明东却敏锐的察觉几分不对劲。

        女人惊讶道:“你们还不知道吗,老孙做工的时候受了伤,瘫了。”

        “什么!”顾二弟惊叫了一声。

        “你们真不知道啊,秀秀也真是的,这么大的事情连娘家人都不说……你们找她就再等等,过会儿她就该回来了。”

        说完也不招呼他们,自顾自烧饭去了。

        两兄弟只得继续在门口等着。

        顾二弟拧着眉头,苦着脸说:“姑父不会真的受伤了吧,那他们家可怎么办?”

        虽然姑父是城里人,但他爹妈死的早,娶了媳妇之后一个人养活四个,家里头也不太宽裕。

        姑父瘫了,顾二弟想象不到他们家能过什么日子。

        顾家姑姑出嫁的时候,正是老顾家日子过得最好的阶段。

        那时候她有个当兵的大哥,自己还读到了初中,模样出众,所以嫁的十分不错。

        谁知道往后十几年,老顾家每况日下,反倒是要她接济。

        如今家里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顾秀秀却没告诉老家的亲人,显然是不想给他们添麻烦,亦或者她也知道,老家的侄子自身难保,帮不了她。

        顾明东皱了皱眉头,低声说道:“老二,你在这儿等着,我去去就来。”

        “哥……”

        顾二弟叫了一声,但顾明东却已经跑出了家属院。

        顾秀秀带着女儿回来的时候,就瞧见二侄子蹲在门口,看见她猛地蹦跶起来:“姑,你可算回来了。”

        肉眼看得出来,顾秀秀两个的脸色很差,人也瘦了很多,更糟糕的是精神气不足。

        顾秀秀一愣,见只有他一个人,忙问道:“阿南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家里头出了什么事儿?”

        见她开口都是关心,顾二弟张了张嘴,见隔壁的女人又探出头来看,忙道:“我们进去说吧。”

        “好。”顾秀秀连忙打开门进去。

        隔壁的女人没听见八卦,冷哼一声:“瞎讲究,一门子农村穷亲戚,我还不爱看了。”

        一直跟在顾秀秀身后的孙淑梅听见了,脸色不大好,闷闷的喊了一声二哥,以前她跟顾二弟的关系不错,这会儿却不想开口说话。

        “老孙,我侄子来了。”顾秀秀进门就喊了一声,又意识到什么,对身后的女儿说,“去看看你爸。”

        顾二弟是个心直口快的:“姑,姑父真的瘫了吗?”

        这话一说,顾秀秀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孙淑梅瞪了他一眼,冷哼一声进了屋。

        顾秀秀叹了口气,到底说道:“厂里上班的时候受了伤,有点严重,现在只能躺着。”

        “那还能好吗?”顾二弟又问道。

        顾秀秀眼底满是黯然:“去市里头的医院看过,医生也说没办法。”

        顾二弟没心没肺的,这会儿也心底沉甸甸的:“这可怎么办?姑,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也不跟我们说,早知道的话……”

        早知道,他们似乎也帮不到什么忙。

        顾秀秀显然也这么想,她擦了擦发红的眼角,只说:“告诉你们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多几个人难过,再说了,他们厂里还算公道,让你表哥去顶了位置,家里头也还能过。”

        话虽如此,以前顾姑父是一级工,工资高,表哥孙强进去却是新人,薪资待遇肯定是比不上的。

        顾二弟张了张口,忽然想到春天的时候大嫂过世,他们家忙成一团乱也没人去告诉姑姑,结果拖到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客厅里一下子沉默下来,姑侄俩相对无言,眼底都含着泪水。

        孙淑梅从房间走出来,眼眶也红彤彤的,低声道:“爸还睡着。”

        顾秀秀眼神黯然,替他解释了一句:“你姑父昨晚没睡好,一直疼,早很才刚睡着。”

        孙淑梅低下头,其实她爸早就行了,但自从瘫在了床上,她爸就不爱见外人,觉得别人都会笑话,这次也不例外。

        方才顾秀秀让女儿进门,其实也就是想看看丈夫的状态,要不要见一见她娘家侄子。

        顾二弟心思粗,没察觉背后的意思,还说:“让姑父睡吧,别吵醒他。”

        孙淑梅嗯了一声,站在那边不说话了。

        顾秀秀收了眼泪,转而问道:“阿南,你一个人来镇上,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

        “姑姑家里头虽然出了事,但好歹还有几分积蓄……”

        墙角的孙淑梅低下头,磨蹭着自己的脚尖。

        顾二弟倒是反应过来,摇头道:“姑,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跟大哥一块儿来的,家里没什么事儿,今年村里丰收了,今儿个大队长带我们来交公粮。。”

        顾秀秀一愣,勉强露出几分笑意:“丰收啊,丰收是大好事儿。”

        她好歹不用担心娘家的侄子侄女了。

        “阿东他人呢?”

        “我哥说有点事情去去就来。”

        正说着话呢,顾明东回来了,手里头还拎着一个大袋子。

        隔壁的女人一瞧见这大袋子,立刻探出脑袋来盯着,开口就问:“呦,这么大一袋什么东西?”

        顾明东没理她,进门的时候关上门,隔绝了她的视线,偏偏她还在窗口探头探脑。

        “姑。”顾明东喊了一声,将大袋子递给她,“难得来一次,这些你们留着吃。”

        顾秀秀打开袋子一看,粗粮和细粮都有,看分量可不少。

        “你这哪儿来的?这么多粮食我可不能收,你们快拿回去。”

        还没进门,听隔壁说了孙家的情况,顾明东就知道他们家最缺的是什么。

        城里都是定量供粮,得用粮票和钱买,孙家现在肯定困难,他特意转身去找了一趟老刘。

        顾秀秀对原主颇为照顾,再者,有一个城里的亲戚,他以后想做的一些事情会便利很多,顾明东自然是要维护这段亲情的。

        这半年多来,顾明东跟老刘的合作一直很隐秘却默契,老刘一听,二话不说立刻帮他弄了一袋子粮食。

        顾明东按住她推让的手:“难道就许姑姑接济侄子,不许侄子表表心意?”

        这话听的顾秀秀心底发酸,眼泪再也忍不住,一颗颗往下掉。

        自从孙国栋出事,孙家的日子就一落千丈,她嫁进门后一直没寻到工作,只能在家带孩子,如今更是难上加难。

        偶尔顾秀秀也会心生怨念,为什么别人的娘家都能照应女儿,她却只能反过来接济。

        但是这一刻,顾秀秀心底的怨念散去,变成了羞愧:“我们家日子还能过,倒是你下头弟弟妹妹还没长大,膝下还有两个儿子,有粮食藏着慢慢吃,把孩子养大了才对得起你死去的爸妈。”

        “姑姑哪能要你们嘴巴里头省下来的粮食,你放心,镇上有供粮,我们饿不死。”

        孙淑梅张了张嘴,又没敢说话。

        城里头是有供粮,但听说全国都在闹饥荒,限量供粮也就算了,他们家钱也花光了,她都好久没吃到大米,整天都是啃红薯和野菜,这样都还吃不饱。

        顾明东看了一眼表妹,对他们家的窘迫更了解,一口咬定:“今年大队丰收,这点粮食不算什么,家里头还有。”

        他说得斩钉截铁,再者方才顾明南也说过生产队丰收的事情,顾秀秀犹豫起来。

        顾明东开口问了问姑父的事情,见姑姑不好意思的说他还在睡,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

        兄弟俩没停留多久,临走的时候到底是将东西留下了。

        瞧着兄弟俩的背影,顾秀秀抹了抹眼泪,对女儿说:“你表哥们都有良心,咱家得记着这情分。”

        孙淑梅闷声点了点头,忽然转身走进屋子翻出一个盒子来。

        隔壁的女人笑盈盈的过来,伸手就要打开袋子:“秀秀,你侄儿送了什么过来?”

        “都是些不值钱的山货,乡下没别的,山货倒是不少。”顾秀秀迅速的避开她的手,将东西藏到了屋子里。

        女人撇了撇嘴,冷哼道:“呸,我还不稀罕看。”

        心底却羡慕顾秀秀运气好,老孙瘫了,眼看日子要过不下去了,老家那穷得叮当响的侄子居然还能想起给她送吃的。

        顾秀秀压根没理会她,进屋对躺在床上的丈夫说起方才的事情,临了感叹道:“一年不见,阿东似乎变了许多。”

        刚走出筒子楼,后头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一看,是他们表妹孙淑梅。

        孙淑梅跟孙二弟同龄,只比他小了一个月。

        “阿东哥,阿南哥,你们等等。”孙淑梅快步追上来,将手里头一个铁皮盒子塞进顾明南的手中。

        “这个送给你。”说完不等顾老二反应,哒哒哒又跑了。

        顾老二喊了一声没叫住,打开铁皮盒一看,里头放着十几颗子弹壳。

        “居然是这个,以前我想要,她当宝贝似的,碰都不让我碰一下,现在居然送给我了。”

        顾老二对子弹壳爱不释手,又觉得自己不该收下:“就当先存在我这儿,过年就还她。”

        顾明东对子弹壳没兴趣,但他随意扫了一眼,忽然一阵心惊。

        “这是什么?”顾明东伸出手指,从一堆子弹壳下面,挖出了一颗七彩炫烂的弹珠。

        一股难以言表的渴望,在心底沸腾。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109637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