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25章 干一票大的

第25章 干一票大的


大河村生产队

        大队长瘪老刘皱着眉头,  一口接着一口喝水,一副犹豫不决的模样。

        顾建国皱了皱眉,开口道:“大队长,  这事儿能不能行,  你倒是给句准话。”

        瘪老刘放下茶缸,拧着眉头说:“建国,不是我不盼着大家好,  这日子谁不想吃肉,可这事儿风险太大了。”

        他看向坐在一旁的顾明东,  又说:“阿东年纪轻,  看不透,你说组织大家伙儿上山大野猪这事儿,要是成了当然皆大欢喜,  可要是没成呢?”

        “叔仗着年纪大,  比你多吃过几年盐,厚着脸皮说一句,你说这万一出了人命怎么办?谁来负责?”

        顾明东自然知道他的担忧,笑着开了口:“大队长,谢谢你的提醒,  这事儿我也想到了。”

        “可现在摆在咱们村面前的,  是其他村子都缺粮,  他们都知道咱们村有粮食。”

        “你说一天两天还好,现在大家伙儿还能靠野菜撑一撑,  等入了冬,挖不到野菜了,  那不得闹出许多事儿来。”

        这话一提,  瘪老刘也懊悔的很,  早知如此的话,就算被女儿骂狠心,他当时也不会给粮食。

        如今倒好,人人都觉得上河村生产队日子好过。

        其实上河村收成是还可以,但交完公粮之后,那点粮食也就够吃到明年,借出去了自家人就得饿肚子。

        顾建国也在旁边帮腔:“老刘,这世上什么事儿没风险,可比起饿肚子那点风险算什么?”

        瘪老刘一听,脸色有些松动。

        顾建国又说:“地里头野菜都快挖绝了,不解决其他生产队饿肚子的问题,咱们生产队也别想有太平日子可过。”

        瘪老刘叹气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野猪也是公家的财产。”

        顾明东再接再厉的说道:“所以啊,大队长,这事儿要您这样的大队领导来牵头,跟其他几个生产队一块儿去镇上申请了才行。”

        “其他生产队能同意吗?”一听自己能牵头,瘪老刘有些心动。

        顾明东笑着说道:“大队长您想办法帮他们解决粮食问题,他们怎么可能不同意,以后还不得感激您,对您马首是瞻的。”

        瘪老刘显然心动了:“可就算他们同意,镇上能答应吗?”

        顾明东笑了起来:“镇上的领导们正为各个生产队的粮食问题头疼,现在生产队自己想办法解决,他们肯定能答应。”

        “真打到了野猪,不管是自己吃,还是搬到镇上去换成粮食,都能解决面前的问题。”

        “大队长为领导们着想,说不定还能被表彰。”

        最后一句话成功说动了瘪老刘,他拍着大腿说:“干了——我的意思是,身为大队长我得以身作者,为国家解决问题,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得试试。”

        野猪也是四害,上次顾明东打到一头,就拿到了除害英雄的奖状,那他组织大家上山除四害,顺带解决生产队的粮食问题,还不得被点名表扬?

        带着这样的心情,瘪老刘兴冲冲的去隔壁生产队商量去了。

        顾建国看着大侄子,心底再次感叹他长大了。

        “阿东,你真的有把握吗?野猪不是野鸡野兔,一个不好是要出人命的。”

        顾明东笑道:“三叔尽管放心,我有办法。”

        为了年底能吃上肉,顺带解决村里头的粮食问题,顾明东可是绞尽脑汁想出来这主意。

        顾明东馋肉了。

        大肥肉。

        能红烧,能油炸,能敞开了吃不用被人发现的大肥肉。

        要不是村里头的任务猪瘦骨嶙峋,交上去之后连分肉都难,顾明东也不会这么大费周章。

        他可不想大过年的吃肉,也得躲躲藏藏,生怕被隔壁闻到味儿。

        白切的肉能算肉吗,不冒红油的不够味儿。

        再者——顾明东觉得是时候增加自己在村里头的威信了。

        否则在即将到来的十年中,老顾家的优势并不明显。

        就如顾明东猜测的那样,瘪老刘去附近生产队一提,他们便立刻答应下来。

        几个大队长一商量,一块儿往镇政府走了一趟。

        王书记听了这主意,一开始不答应,怕闹出人命不好收场,但耐不住几个大队长一哭二闹三上吊。

        “王书记,不是我们馋那一口肉,实在是家里没粮食了,不瞒你说,我们村已经顿顿吃野菜,实在是熬不住了。”

        “现在就这样,哪里能熬到明年秋收?”

        “再说了,这野猪下山祸害粮食,我们也是为了明年种粮食着想。”

        “还是说救济粮马上能下来了,要是能,我们肯定不打这个主意,肉哪有命重要。”

        要么给粮食,要么让他们自己上山解决,王书记拿不出粮食来,只得硬着头皮答应。

        临了,他拉着瘪老刘私底下嘱咐:“野猪能不能打到我不管,可不能闹出人命来,要不然你这大队长就别当了。”

        瘪老刘有一瞬间的后悔。

        谁知下一刻,王书记便透露道:“我给你句实在话,今年北方的收成还是不好,咱们这边还算是好的,救济粮申请不下来。”

        “你们要是真的能打到野猪,镇政府出面让粮站那边用粮食来换,好歹能撑到明年。”

        王书记的算盘打得噼啪响,暗道别的不说,今年人都吃不饱,更别提猪了,交上来的任务猪瘦的皮包骨头的,到处都缺肉。

        有了肉再想要换粮食,尤其是能撑日子的粮食,就容易多了。

        王书记心底打定了主意,拍着瘪老刘的肩头暗示:“这事儿办成了,我记你一个好。”

        瘪老刘眼睛一亮,再也不犹豫了。

        老顾家

        自从得到消息,顾二弟就像一只小狗一样,围着自家大哥团团转,恨不得朝他摇尾巴。

        “大哥,你喝水。”

        “大哥,你冷不冷?”

        “大哥,你饿不饿?”

        “大哥……”

        顾三妹在旁边噗嗤一笑,朗声道:“老二,你有话就直说,没见大哥都烦你了?”

        顾二弟瞪了他一眼,又讨好的看向亲哥哥。

        “大哥,你就让我一块儿去打野猪吧,我保证绝对不会捣乱,一定乖乖的跟在你身边。”

        顾明东原本就打算带他一起,谁知道顾二弟听了消息,忙不迭的讨好,以至于顾明东觉得有趣,索性不松口看他献殷勤。

        等逗弟弟逗得差不多了,顾明东才说:“你想去也可以,那以后菜园子……”

        “我来挑水浇水拔草,都交给我。”顾二弟拍着胸脯保证。

        顾明东笑了:“这可不是我逼你的。”

        “都是我自愿的。”为了能一起上山,顾二弟十分豁得出去。

        顾明东满意了,他喜欢种地,喜欢生机勃发的感觉,但有人打下手打包琐事也不错。

        瘪老刘第一次爆发出行动力,没过几天,附近三个大队,每个大队各出六个青壮年,组成一个临时的除害小分队。

        也有一个靠近溪源镇的生产队不同意,觉得他们痴人说梦,猎杀野猪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就算想尽办法打到了一只,够干什么,几个生产队一人都不够一口的。

        于是不管瘪老刘说什么,那大队长都没应,左右他们村日子还行,饿不死人。

        顾明东带着弟弟前往集合的时候,就看到乌压压的一群人,虽然瘦,但一个个人高马大,看得出来都是一把力气的好汉子。

        瘪老刘站出来说:“各位同志,你们都知道今天要上山除害,这既是为了国家,也是为了咱们自己能填饱肚子,可野猪这东西厉害,下河村生产队的老猎户,当年就是被野猪咬断了腿,所以进山之后,各位同志都要听从指挥,不能随意行动。”

        “这位同志是顾明东,我们这次除害计划的小队长,待会儿由他来安排具体怎么除害,各位同志要服从安排。”

        有人看了眼顾明东,不服气道:“要听也得听有经验的人,怎么能听一个半大孩子的。”

        说话的叫金老五,是隔壁下河村生产队的,他家里头四个哥哥,排行第五,是个愣头青。

        这会儿就他话最多,满口嘀咕着:“就他这么个小身板,挡得住野山猪吗?”

        不用瘪老刘说话,一起要上山的李铁牛跳出来说:“你们可别瞧不起人,阿东可是除害英雄,他有杀野猪的经验。”

        顾建国怕这群人闹事儿,也说:“哪位同志也有杀野猪的经验,那就站出来,我们投票选队长。”

        各位社员面面相觑,都低头不说话了。

        金老五不大信这话,心底觉得顾明东看着就不像是能打野猪的,能打死野猪的人,怎么样也得跟自己似的满身腱子肉才对。

        顾明东笑了一声,朗声道:“大家放心,为了今天我钻研除害的各种办法,一定保证党和人民安排给我的任务。”

        他多看了金老五一眼,总觉得这个人有些眼熟,但又不记得自己在哪儿见过。

        金老五又提出异议:“你要真打到过野猪,我们服气,也可以听你的,可你带这个半大孩子做什么?”

        “这是我弟弟,他上山长长见识,自己负责安全,打到野猪也不多分猪肉。”顾明东说道。

        顾明南知道自己年纪小,是累赘,心底不服气,但这会儿也不敢呛声。

        金老五没话说了,其他社员这才没了异议,开始问起山里头的情况来,其实附近几个生产队都靠着同一座大山,不过他们都没进过深山,心里头惴惴不安。

        顾明东挑着要注意的识相一一说了,见他说得井井有条,社员们顿时信服许多。

        唠嗑了一顿,众人才终于出发往山上走。

        一个大队才六个人,上山的人到时候能分到更多的肉,为了个名额各个生产队还专门从青壮中抽签,才终于选出人来。

        这会儿他们看着顾明东的背影,心底还在嘀咕,却碍于顾明东是除害英雄,到底没反对。

        像是李铁柱这样上河村生产队的,吃过顾明东打过的野猪,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倒是顾二弟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儿,低声问:“大哥,你真的有把握吗?”

        “哎,他们这么多人,啥也不会,肯定会给你拖后腿,带他们有啥用。”

        显然他对其他社员瞧不起自己耿耿于怀。

        不过附近村里头猎户少,有打猎经验的少,进过深山的更少,顾二弟的话也没错。

        顾明东也心知肚明,这么多人行动起来声音大,按照常理能打到野猪才奇了怪了。

        但顾明东自然有他的办法。

        他轻笑了一声,低声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瘪老刘和顾建国心底也没底,但进了深山,见识到顾明东认路的能力,和矫健的身手,他们倒是有了点信心。

        谁知走了小半天,顾明东猛地停了下来。

        “野猪呢?”有耐不住性子的问。

        “别急。我们要先做准备。”顾明东指了指地面:“先在这里挖陷阱。”

        这会儿社员们才知道,顾明东让他们带上锄头不是用来防身,而是用来挖坑的,自作聪明把锄头换成镰刀的顿时傻眼。

        金老五就是自错聪明的人,他可着劲用镰刀挖地,半晌没挖出动静来,愤愤道:“挖坑有什么用,野猪又不是傻,难道还能自己往洞里头钻?”

        顾明东扫了他们一眼,淡淡道:“不挖陷阱,难道你们想跟野猪肉搏?”

        “就是,你干得过大野猪那锋利的獠牙吗?”顾二弟立刻附和道。

        原本心怀不满的社员们一听,挖坑的动作都认真了几分。

        比起跟长着獠牙的野猪肉搏,那肯定还是挖坑好一些,累是累一点,胜在安全。

        金老五也闷头开始干活,他脾气不好,力气倒是挺大,抢过旁边社员的锄头挥舞的飞起。

        顾明东在旁看见,猛然想起来这个金老五是谁,未来的十年,可是这个愣头青发光发热最风光的十年。

        因为是不同村,也没有交集,原主的记忆不深刻,所以顾明东方才一下子没想起来。

        他低下头,藏住眼底的心思,眯着眼睛不知道打起主意来。

        或许他可以为马上到来的十年,早做准备。

        这一挖又是大半天,眼看天色发黑,瘪老刘心底着急,拉过顾明东问:“阿东,挖坑真的有用吗?这得挖到什么时候?”

        顾明东看了眼深坑,终于松口:“差不多了,大家爬到树上去,保护好自己,别掉下来。”

        一起上山的社员面面相觑,但还是一个个爬上了树。

        等夜色全黑了,顾明东才道:“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引野猪过来。”

        “什么!”顾建国惊叫一声。

        “阿东!”再喊已经来不及,顾明东的身影消失在黑夜中,“这孩子怎么乱来,天都黑了,他去哪儿找野猪,就算找到了也危险。”

        顾建国还以为挖好了陷阱,后面就是守株待兔,谁知道顾明东自己去引野猪了。

        大晚上的,深山里头的野猪是那么好找的吗。

        顾建国心底着急,想追上去却已经没了顾明东的身影,只得在心底将大侄子骂了个千百遍,又禁不住为他担心。

        火急火燎之下,顾建国狠狠的锤了两下树干,偏偏拿已经跑远的大侄子没办法。

        倒是顾二弟对大哥信心满满,抱在一颗树上,像一只猴子似的到处张望,恨不得长出火眼金睛来。

        黑夜之中,顾明东伸手贴住地面,深林中的一切呈现在他面前。

        包括那跟随他上山的一个个社员,像一颗颗零碎的星星散落在陷阱四周。

        很快,他寻到了一个野猪群。

        顾明东没轻举妄动,他不能让其他人觉得捉住野猪很简单。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直到后半夜,爬上树的人累得手臂发酸,金老五又忍不住开始抱怨起来:“顾明东这是去哪儿了,这都多久了,别说野猪了,连个鬼影都没有。”

        “咱们要不要下去休息一会儿,再这么下去老子手都要废了。”

        顾建国提醒道:“别出声。”

        但已经有人不停劝阻,蹭蹭蹭下了树。

        顾建国厉喝道:“不想要命了,快上树,万一野猪来了怎么办?”

        “哪有野猪,我说你们上河村生产队是不是不想借粮,故意逗我们玩儿呢?”金老五摇头晃脑的说。

        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一声野猪的咆哮。

        金老五一个激灵,吓得赶紧想爬上树,越是急越是吓得手脚发软:“你们快拉我一下。”

        顾明南在树上看笑话,暗骂活该他吓个半死,谁让他说大哥坏话。

        好悬,金老五才刚爬到一半,黑夜之中传来阵阵轰鸣,就连地面也跟着一起震动,树林摇晃起来。

        顾明南也顾不得嘲讽金老五了,使劲张望着:“肯定是我大哥回来了。”

        “大家抱住,千万别摔下去。”顾建国喊道。

        轰鸣声越来越近,黑夜之中一道人影飞快的往前跑,顾明南一看,连声大喊:“哥,这儿!”

        顾明东视力过人,连黑夜中也不受限,自然将一切看得清清楚楚,他飞快的爬到顾明南那棵树上。

        靠近了,顾明南才闻到血腥味:“哥,你受伤了!”

        隔壁的顾建国一听,急声问:“阿东,你受伤了吗,怎么样?”

        “没事,一点小伤。”为了逼真,他可是花费了不少力气。

        几句话的功夫,社员们听见野猪哀嚎的声音,显然已经有野猪没刹住车,直接掉进了陷阱里。

        “真的有野猪,掉进去几只?”有人焦急的问道。

        谁知野猪像是听见了声音,朝着他所在的那棵树撞过去,轰的一声,吓得那个人惊叫连连。

        接二连三的撞击声,让躲在树上的社员们心惊肉跳。

        “啊啊啊,怎么办,我的树要断了!救命啊!”

        顾明东往那个方向看了一眼,正是当初在山下质问他的那个金老五,他也是倒霉,选了一颗中空的烂树,如今已经断了一半。

        “别慌,大部分野猪掉坑里了,下面没几头。”

        “同志们慢慢爬下树,大家扛起锄头,举起镰刀,一定能战胜野猪!”

        顾明东身先士卒,往下一条,抡起一把锄头就狠狠铲下去,只听见一声哀嚎,一头野猪轰然倒地。

        这动静给了树上的社员们信心,胆儿大的咬了咬牙,也开始下树帮忙。

        顾二弟更是一把往下跳,拿起锄头就使劲挥舞,那劲头,顾明东看着都害怕。

        怕他一个不小心铲到自己。

        李铁牛也是个憨憨,他力气大,一咆哮一边往前冲,砍到什么就喊:“我打到野猪了!”

        金老五也不甘人后,一边吼一边往前冲:“来啊,让你爷爷吃口红烧肉!”

        黑暗之中,只有顾明东的眼睛明亮,将群魔乱舞的画面看得清清楚楚。

        如果此时有人打开手电筒,一定能发现摔在坑里头的野猪不少,留在上面的却只有三头,而且都是母猪,没有一头是带着獠牙能伤人的公猪。

        越拉越多的社员下来,其他人的胜利给了他们勇气,吼叫着就动手。

        顾明东不得不穿越其中,不着痕迹的引导他们的位置,免得人太多,自己人伤到自己人。

        “小心!”他一把拽住金老五,免得后者直接掉进陷阱里,沦为里头野猪的发泄口。

        金老五惊魂未定,等看清楚救自己的人,一时脸色涨红了,但顾明东却没多说什么。

        等一切结束,天色已经蒙蒙亮。

        社员们这才看清眼前的画面,顿时发出一声惊呼。

        三四头野猪是被他们一起动手打死的,身上零零碎碎的伤口不少。

        但更让他们眼红的是,陷阱里头居然摔着七八头野猪,有几头还没断气,躺在那边哼哼唧唧。

        顾二弟趴在陷阱旁边往里头看,惊喜叫道:“一共有八头,我们发了!”

        下面八头,上面四头,加在一起一共十二头,一个村能分四头!

        两头猪,那可都是肉,换成粮食的话足够他们熬过这个冬天。

        社员们纷纷露出笑容,有几个受伤的也顾不得伤口了,趴在陷阱边想看个够。

        顾明东微笑着站在后头,深藏功与名。

        不过他心底也满意的很,干完这件大事,他体内的异能却不见半点枯竭,可见升级后的异能比以前强盛许多。

        顾明东再一次想到那颗五彩的珠子,如果再多几颗,说不定能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程度。

        心底更加渴求,顾明东对表妹孙淑梅的感激也更添一分。

        瘪老刘也笑咧了嘴,他还以为能打到一头两头应应急就不错了,谁想到居然一下子打到了十二头,这要都是他们村的,村里头吃肉都能吃饱。

        顾建国也高兴,但还惦记着大侄子,走过去检查顾明东身上的伤口:“阿东,没事儿吧?”

        顾明东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腿上也有两道,看起来血糊糊的,其实都是皮外伤,用来骗人的。

        “没事,一点小伤。”他笑着表示。

        瘪老刘这才想起来顾明东受伤了,赶紧过去看了看,又当场表示:“这次除害行动,阿东是大功臣,这流了那么多血,到时候多给他分点肉和猪血,多吃点补补身子。”

        经过这一夜,社员们对顾明东彻底服气,十里八乡的,还有谁能这么大胆子,大半夜只身入深林引来野猪群的?

        瘪老刘一说,他们纷纷点头道:“可不是吗,要不是阿东咱怎么可能打到这么多野猪。”

        还有人喊:“大队长,我也受伤了,到时候能多分点猪血不?”

        瘪老刘笑骂道:“你那是为了除害受伤吗,你那是自己吓自己摔的。”

        顾二弟跑到顾明东身边,看见伤口脸都变了:“哥,真的没事吗?”

        “没事,已经不流血了。”顾明东笑道,要不是怕被人发现,这会儿都痊愈了。

        顾二弟一脸佩服:“哥,你是真爷们,流了这么多血连哼都没哼一声,不像某些人。”

        某些人纷纷低头,不敢看顾二弟的小眼神。

        尤其是自己把自己吓了个半死的金老五更觉得丢面子,看都不干抬头看兄弟俩。

        顾建国出来打圆场:“没想到能打到这么多野猪,咱们得下山多叫几个人来。”

        顾明东也说:“得快点,不然血腥味会引来其他野兽。”

        其他人一听也对,万一有狼和老虎过来,他们没枪可守不住。

        顾建国拿了主意,分成两批人,一个教程快的直接下山报信,让更多人进来抬野猪,一批人抬着血腥味大的野猪下山,另外的人留在原地看守。

        顾明东因为受了伤,虽然他自己说没事,还是被顾建国分到了第一批人里头。

        顾明东无奈,只盼着山下的人来的快一些,否则他离的太远,蠢蠢欲动的野兽们可不会害怕留下那点人。

        幸亏山里头最大的一个野猪群被顾明东端了,闹了一夜其他野兽都逃的远远的,一直到下山,社员们也没遇到意外情况。

        顾明东松了口气,谁知快出山的时候,顾二弟忽然扯了他一把,低声说:“哥,我发现了你的大秘密!”

        顾明东下意识的朝他看去。

        顾二弟贼溜溜的一笑:“哥,没想到吧,你藏得那么好,还是被我发现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102761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