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31章 贪心

第31章 贪心


孙强瞥了一眼家属楼,  骑着车进了另一条小巷子,很快到了一户人家门口:“小海,开门,  我来还车了。”

        里头走出来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  脸上戴着一副眼镜显得很斯文,只是看着脸色憔悴,有些没精打采。

        瞧见孙强,  严海勉强打起几分精神来:“阿强,怎么这么快就还回来了,  我都说了不急用,  你要用先放你家好了。”

        听他的口气,显然跟孙强的关系极好,两个人是铁哥们。

        孙强熟门熟路的替他将车推进去:“可别,  这么好的车放我家,  我还怕被人偷了。”

        严海被他逗笑了:“谁敢在家属楼偷东西。”

        孙强见他有了几分精神气,才说:“笑了才好,整天一张苦瓜脸做什么,白小花算个屁,她还敢瞧不上你,  回头我帮你找个更漂亮的。”

        一提起白小花,  严海就更没精神了,  耷拉着脑袋说:“她说得也没错,我身体不好,  带着眼镜看着斯文,其实脑子笨读书不好,  不如她聪明,  她瞧不上我也正常。”

        原来这位孙强的好友,  正是曾经与白小花谈过对话,双方都差点到谈婚论嫁了,结果白小花说变心就变心,一点余地都不留。

        严海低声下气的求了三个月,白小花就是不肯回头,只能选择放手。

        孙强跟严海关系好,就算白小花是她亲妹妹的好朋友,顿时也看她十分不顺眼,处处挑刺,觉得她看着就讨厌。

        这会儿听了这话,孙强更是暴跳如雷:“放他娘的狗屁,你身体是不好,但照样能干活,能赚钱养家的就是好男人,再说了,她还聪明,她蠢到家了,瞧不上你结果瞧上一个乡下种地的……”

        话音未落,严海的脸色都变了:“什么种地的?”

        孙强暗骂自己说漏了嘴,索性也不隐瞒,将白小花跟刘大柱定亲的事情一说。

        严海嘴唇哆嗦着,整个人更加颓丧了:“她……她明明说要找一个志同道合的。”

        孙强骂道:“你信她的鬼话,刘大柱难道能跟她志同道合,我看她就是水性杨花早就跟别人好上了。”

        “刘大柱哪点比你强,脾气没你好,模样没你俊,家里也没你有钱,更别提怎么对媳妇了,你以前可是把她捧在手心里疼,她要什么你就给什么。”

        “别这么说……小花以前也送过我东西,她没占我便宜。”

        严海到底心底还有几分喜欢白小花,低下头说:“也许她是觉得刘大柱成绩好,人也聪明,她就想找个聪明点的。”

        孙强瞪着他,恨铁不成钢:“你跟我妹是被白小花下了迷魂药了吗,一个个都觉得她是好人,你瞧瞧她做的都什么事儿,我都没嘴说。”

        严海勉强的笑了笑:“她心底愿意觉得开心就好。”

        “她就是欺负你脾气好,要我说就闹得大伙儿都知道,看她还能不能嫁出去。”孙强被他气得半死,暗道这事儿要放到自己身上,他非得闹一个天翻地覆不可。

        “算了吧,她毕竟是姑娘家,处对象也是我自己情愿的。”

        两人谈了两三年,严海花在白小花身上那么多钱,临了白小花却拍拍屁股走人,这倒也罢了,居然还要唾弃严海一顿,弄得严海一个劲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好。

        严海见他气性大,反倒是笑着安慰:“我喜欢她,心底还是希望她过得好一些。”

        “阿强,我知道你是为了抱不平,但是算了吧,既然她都要嫁人了,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我们来——各自安好吧。”

        安好个屁——孙强心底愤愤,到底知道严海柔软的性格,没继续说白小花的坏话,转而说道:“行吧,听你的。”

        说完又问:“对了,我有点事情想请你帮忙。”

        严海一听,笑道:“咱俩可是铁哥们,说什么请不请的,你可是我救命恩人。”

        孙强却说:“那不一样,亲兄弟还明算账呢。”

        他环顾四周,确定门外也没藏着人,才低声说道:“我有个表弟,他下头弟弟妹妹儿子一大堆,这不是快过年了,他们家没票,做衣服的布和棉花都弄不到,怕孩子冻着就想看看有没有瑕疵品可以买。”

        这年头买什么东西都得有票,不然就算有钱也买不着。

        结果到了年底该置办东西了,顾明东却傻了眼。

        老顾家的布票一张不剩,年初李丽娟过世,原主怕她身后事办得太寒酸,将家里头的布票全换成了丧服,还问村里头借了一些。

        到了年底,顾明东只得为原主的超前消费买账。

        但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一家老小只有旧棉袄,拿出来硬邦邦的,里头的棉絮都成结块了,压根不保暖,更别提双胞胎以前都直接用被子裹着,压根没棉袄。

        顾明东也想过直接跟老陆交易,但这些不比吃的,前者吃进肚子就销账,不留下半点痕迹,后者却看得见摸得着。

        所以在看见孙强,回忆起他似乎有点门路之后,顾明东才会找这位表哥帮忙。

        严海果然一听就明白,说:“这算什么事儿,我妈在供销社上班,要票的难,瑕疵品好买的很。”

        孙强忙道:“那你替我跟婶子说一声,就按照市价高一成来买,不能让婶子帮忙还吃亏。”

        严海自然不答应,但没扭过孙强。

        孙强心底明白,严海把他当铁哥们,他爸妈可不一定瞧得上他,让一些小利才更方便。

        离开严海家,孙强没直接回去,反倒是绕到了白小花家楼下。

        他看了一会儿,想起严海的话,到底没做什么转身走了。

        天色蒙蒙黑,孙强回到家,还没敲门就被孙淑梅拉了进去。

        “鬼鬼祟祟的干嘛?”孙强扫了眼,赫,家里头的门缝都塞上布条了。

        “干嘛,当然是吃肉了。”孙淑梅笑嘻嘻的说。

        一股浓郁的肉味萦绕在鼻尖,孙强忍不住咽下口水,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要不是堵住门缝,这肉味还不得传到隔壁去。

        就这样,还是顾秀秀想了办法,肉是在最里头孙国栋的屋子里头煮的,隔了两层门,又塞住了门缝,门外果然闻不到什么。

        一家人搬了个小桌子进屋,就围在小房间里头吃饭。

        孙国栋闻见肉味,难得也有几分胃口,自己靠在床头吃饭。

        顾秀秀见状,自己舍不得吃了,就往他碗里头夹肉。

        孙国栋瞧着两个孩子吃得头也不抬,心底暗恨自己拖累了家人,又心疼孩子小小年纪就得撑起一个家来,老婆除了照顾自己,还得打零工补贴家用。

        他吃了两口,就说吃不动了:“你自己吃,阿强和淑梅也多吃点,最近你们都瘦了。”

        顾秀秀眼眶一红,笑着说:“哪里就瘦了,这年头大家都痩。”

        孙强见不得他们掉眼泪,使劲往他们碗里头夹肉:“爸、妈,你们都吃,阿东给了快十斤肉,够咱家好好吃一段日子了。”

        “他敢给,你也真敢拿。”

        顾秀秀气道:“阿东客气,你还真都拿回来了,今天天色晚了就罢了,明天你起个大早,把我没做的那些送回去。”

        孙强解释道:“妈,你要真送回去阿东才伤心。”

        “阿东托我弄些布和棉花,到时候我少算点,放心吧,亏不了他。”

        “你能弄到吗?”

        “能,严海能帮忙。”

        “小海那孩子对你也算仗义。”

        孙淑梅跟严海不熟悉,但也隐约知道他跟白小花处过对象,后来掰了,这会儿不敢插话。

        顾秀秀点了点头:“那也行……哎,阿东这孩子有心了。”

        孙国栋也难得开口说:“等过年的时候多买些年礼,他家不是有两个孩子吗,买些糖回去。”

        顾秀秀张了张嘴,暗道家里头现在哪里还有糖票,但瞧见孙国栋难得舒展了眉头,便答应道:“知道了。”

        离过年还有两个月,她在想想办法,实在弄不到糖票的话其他不要票的点心总能买的,就是贵一些……

        上河村,等到夜深人静之后,顾明东没带顾明南,一个人上山带回来一头小野猪。

        倒不是不乐意带弟弟,而是带上顾明南的话,他也没法解释为何野猪会乖乖听话。

        除了双胞胎,顾家兄妹都知道大哥上山干嘛去了,一个放风,一个烧水,一个团团转。

        好不容易瞧见顾明东的身影,顾二弟连忙冲过去接应。

        顾明东也没犹豫,直接将小野猪扔给他。

        顾二弟一个踉跄,提着野猪只顾着高兴:“哥,好大一只,可真沉。够咱们吃好好久。”

        小野猪已经在山上粗略的处理过,这会儿顾四妹倒出开水褪毛。

        谁知道野猪的鬃毛特别硬,两个姑娘家下死力气也刮不下来。

        “让我来。”顾二弟撩起袖子放手干,结果尴尬的发现他也不行。

        顾明东比了个动作,接过刀就开始,刷刷刷几下,野猪毛就被清理了大半。

        顾二弟惊讶的长大了嘴:“哥,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顾明东其实哪里会杀猪,只是他力气大,靠着异能自然比一般人厉害许多:“你哥我会的可多着呢,学着点。”

        顾二弟扒拉着他的腱子肉,忍不住问:“大哥,那你有啥不会的吗?”

        顾明东想了想:“还真有不会的。”

        顾二弟忙问道:“什么事情连我大哥都不会。”

        顾三妹忽然在旁边偷笑起来。

        顾二弟一拍脑袋:“哥,你不会说是生孩子吧。”

        顾明东挑了挑眉,笑道:“我不会犯傻。”

        这话让顾二弟觉得自己被讽刺了,不再说废话老老实实干活。

        顾明东笑了一声,见一群弟妹围在旁边忙忙碌碌,倒是有几分天伦之乐的意思在。

        很快,顾明东甩了甩脑袋,打消这老头想法。

        他是打算做到原主的委托,可没打算一直养着一群孩子,孩子吗,长大了翅膀硬能自己飞才是真道理。

        顾明东露出一个笑容,笑盈盈的问道:“阿南,小西,小北,你们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吗?”

        “我没想过。”顾二弟一愣,他还真没想过。

        两姐妹也对视一眼,没说话。

        顾明东挑眉取笑:“没想过那就现在好好想想,想好了告诉我。”

        “总不能指望我这个大哥养你们一辈子。”

        轻飘飘的一句话,却让三兄妹紧张起来,甚至有几分即将要被抛弃的惶恐。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1027611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