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45章 不速之客

第45章 不速之客


人是瘪老刘带过来的。

        自从出了王麻子媳妇那档子事儿,  瘪老刘自问丢了面子,这段时间都不爱出门。

        但是这会儿他脸上笑得都是褶子,一进门就喊:“阿东,  快过来见见人。”

        顾明东将准备好的秘密武器塞进口袋,  撩开帘子一看,笑盈盈站在瘪老刘身边的是曾经见过一面的王书记。

        “王书记?”顾明东露出惊喜的笑容,心底琢磨着他为什么会来。

        总不可能是为了野猪,都过去那么久,  该发下来的救济粮也都发了。

        王书记还没说话,瘪老刘便走过来,  一副亲昵的拍着他的肩膀:“阿东,你这孩子真是的,做了这样的大好事儿回来也不说一声,我要知道肯定得开会表扬你。”

        顾明东眼神一动,想明白是什么事情了。

        果然,王书记开口道:“阿东同志果然是个好同志,  这次多亏你反应速度快,  抓住了不法分子,  不然等他们把孩子带走,恐怕这辈子都找不回来喽。”

        “上次我就没看错你,你果然是个正直勇敢的好同志。”

        顾明东也不居功:“王书记可别夸我,  要不是他们抢走了我两个儿子,我也不会发现人贩子。”

        “话不能这么说,  人贩子抓走了五个孩子,  有两个等公安找上门才发现孩子丢了,  你说他们爹妈也不知道怎么当的,  这孩子要真丢了,  那不得后悔一辈子。”王书记感叹道。

        这年头孩子都是放养,放出去瞎玩,被人带走了也不知道。

        要不是人贩子贪心抢了顾明东家的双胞胎,被顾明东追上去逮着了,等他们带着孩子出了城,那想再找回来就迟了。

        顾明东只说:“我也是当爹的,心里最恨这些人贩子,这也算不得什么功劳。”

        “王书记您瞧瞧这还谦虚上了,阿东年纪小,脸皮薄,有功劳也不敢认。”瘪老刘笑道。

        他有心给村里头树立个典型,又夸道:“王书记你是不知道,顾明东同志家里头困难,他媳妇早早去了,丢下两个孩子,顾明东同志底下还有三个没长大的弟妹,他这是又当爹又当娘的,平日里下地干活最积极。”

        “平时就是劳动积极分子,村里头有点啥事儿他也最积极,人品信得过。”浑然忘记一年之前,他打心底觉得顾明东就不是干活的料。

        一听顾明东家是这种情况,王书记更为感慨:“太不容易了,听说你还是烈士家属?”

        瘪老刘又提起顾明东死去老爹的事情,最后道:“这就是咱们生产队的红色血脉。”

        顾明东听着囧囧,暗道自己要是没来,这个家早就散了,还什么红色血脉。

        可王书记不知道,他频频点头,称赞道:“父子俩一脉相承,都是人民的好同志。”

        说完话音一转:“阿东同志,今天我过来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是替镇上公安局走一趟,给你送见义勇为的奖状。”

        他身后的办事员立刻拿出那张奖状来,除此之外还有十块钱。

        “这十块钱不多,但也是国家对见义勇为好同志的奖赏。”

        顾明东接过去,这钱倒是意外惊喜:“多谢王书记,我受之有愧。”

        “你当得起,没有你,那五个孩子的未来就都毁了。”王书记说道。

        实际上这个奖励,是王书记开口争取下来的,当时公安局就这件事展开了讨论,一部份人觉得顾明东打人贩子,那是因为自家孩子和妹妹被抓了,不值得奖励。

        既然是正当的奖励,顾明东也就厚着脸皮收下了,短短一年,他们家墙壁上贴上了三张红色奖状。

        “那第二件事?”

        王书记笑容更和蔼了:“第二件事,是我个人要对阿东同志表示感谢。”

        “那五个孩子里头有个女孩是我外甥女,我姐姐上班太忙,就把孩子放到了娘家照顾,她外婆在家做饭,她就在楼下玩,谁知道一眨眼人就不见了。”

        “幸亏发现的及时,孩子除了受到一些惊吓没其他问题,这次我真得好好谢谢你,你说这孩子万一有事儿,我妈还不得内疚一辈子。”

        王书记顺势说起了人贩子的调查结果,这在溪源镇也是大案子了,人贩子都落网,公安们连夜审讯,发现这些人贩子手里头居然有伪造的公章和介绍信。

        这时候没有介绍信寸步难行,公安一时拿不准这信是真是假,要是假的倒也罢了,这要是真的可得牵扯出更大的案子来。

        于是几个人贩子暂时收押,等查清楚了才会落实处罚。

        当然,王书记保证无论真相如何,这几个人都别想跑,非得从重处罚,如果手底下有人命官司,直接枪毙。

        顾明东当时没仔细看,公安也不可能告诉他详情,这会儿才知道那五个孩子里头,居然还有来头不小的。

        这时候,王书记身后的办事员把一个一个盒子放在八仙桌上,这可比公安局发的见义勇为奖丰富多了。

        顾明东忙道:“王书记,您这太客气了,真的不需要。”

        “我要是收下这些东西那成什么人了,当时救人我也没图这些。”

        “阿东同志,我知道你是好同志,也知道你不图名利,但你不能剥夺我们家属感谢你的权利。”

        王书记却说:“这是我当舅舅的一点心意,你要是不收下,那我回去可没法跟老娘和姐姐交待。”

        “你放心,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吃的喝的,都是家里头给准备的,过年正好能用上,我也是人民公仆,不会犯错误的。”

        “阿东同志,你要是坚持不收下,那我心底就一直惦记着这份人情,回家非得吃不下睡不好不可。”

        瘪老刘见状,也跟着劝道:“阿东,这都是王书记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

        顾明东只得收下。

        王书记见双胞胎乖乖的站在旁边,长得虎头虎脑的,心底也喜欢,还让两个孩子过来。

        摸了摸他们的小脑袋,王书记拿出两个小红包来:“快过年了,这是给孩子的压岁钱。”

        “王书记,您这给的也太多了,我这……”顾明东算是看明白了,王书记特意走这一趟,还带来丰盛的礼物,除了感谢之外也是想一次性还清人情。

        对于王书记而言,这些东西不算什么,一直欠着人情债才可怕。

        顾明东并不觉得王书记哪里做得不对,毕竟他可以假装不知道,当做没发生过这件事。

        既然如此,他配合才对。

        王书记果然坚定的将红包塞进小孩的口袋,这才起身道:“感谢送到了,那我也就不多打扰了。”

        临走之前,王书记还对瘪老刘交待道:“阿东同志这样出生好,立场坚定,充满正义感的青年可不多见了,你可要好好培养啊。”

        瘪老刘自然是满口答应了。

        他殷勤的一路送着王书记离开,看着他们的背影,瘪老刘叹了口气:“哎,老顾家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好苗子,不像我老刘家,尽是惹事儿的。”

        说完就想到刘大柱那混账,原本的好心情都去了大半。

        王书记在的时候,顾家兄妹都乖乖待在一边,都不敢跟这位大人物说话。

        人一走,他们便围在了桌子边,兴奋的看着那一桌子礼物。

        偏偏这时候隔壁的白小花又来了,开口就打听:“三妹四妹,刚才那是什么人啊,大队长陪着过来,手里头拿着好多东西。”

        说完眼睛直往他们屋里头瞅。

        顾三妹皱了皱眉头:“烦人精又来了。”

        顾明东索性走出去问:“你有事儿?”

        他耷拉着嘴角,人高马大的,站在台阶上显得一脸凶相。

        白小花没想到他会过来,一肚子的话咽了下去,讪讪道:“没事。”

        “没事就赶紧回去,我家有事,没工夫招待你。”说完直接把门关上了。

        白小花脸色扭曲起来,一边往回走一边骂:“什么玩意儿,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

        “书里头都没提过的路人甲,指不定明天就倒大霉,全家死光光。”越骂越来劲,白小花满肚子怨气。

        她可是花费宝贵的时间,来讨好这一家人,结果他们居然不识好歹!

        顾明东冷哼一声,转身就瞧见顾三妹拍手道:“大哥威武。”

        顾明东笑了笑:“都拆开看看吧,有用的先收起来,吃的得赶紧吃。”

        “我来我来。”顾二弟抢着干这活儿。

        一个个盒子被打开,王书记确实是大手笔,来之前他应该打听过老顾家的情况。

        桌上的礼物里,有两罐子麦乳精,一盒子点心,一壶油,一大袋大米,一篮子鸡蛋,除此之外最贵重的是一叠棉布,军绿色的,是现在最受欢迎的颜色。

        在这个年头,这可是实打实的厚礼,任何一样带上去做客,都算是体面的礼物。

        顾家兄妹也都惊呆了,连咋咋乎乎的顾二弟都忍不住说:“这,这么多,大哥,王书记过几天不会后悔,再来咱家要回去吧?”

        顾明东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瞎说,王书记不是那种出尔反尔的人。”

        顾明东直接将东西分类好:“这壶油和大米放厨房,鸡蛋也一块儿拿过去,一人一个白煮蛋,趁着过年养养身体,不然来年抢春扛不住。”

        顾四妹咋舌:“哥,一人一个是不是太奢侈了,要不我打两个鸡蛋做蒸蛋,这样也每个人都能吃到。”

        “就听我的。”顾明东说道,“等这些鸡蛋吃完,咱家养的鸡也该下蛋了,六只鸡每天下蛋,也够咱们吃。”

        顾三妹笑道:“大哥打算的好,可鸡哪有每天下蛋的。”

        顾明东意味深长的笑道:“别人家的鸡不行,咱家的肯定能下。”

        剩下的麦乳精和饼干也被放了起来,前者大伙儿尝鲜之后,留着给双胞胎加餐,后者顾四妹说要留着,跟姑姑家送过来的那盒子饼干一样,留着过年待客用。

        顾明东说不过她,就把剩下的布塞给两个妹妹:“这布料不少,你们留着开春做衣服。”

        顾四妹忙道:“我们都已经做了新棉衣,这是好布,要做也得先给大哥做。”

        顾三妹也点头说:“大哥,你的薄衣服都打了好多布丁,先给你做吧。”

        “我是男人,穿什么都一样。”顾明东说道。

        顾四妹还要再说,顾三妹拉住她的手,给了一个姐妹俩都懂的眼神。

        “那好吧。”顾四妹答应了,心底却想现在说大哥肯定不答应,但等他们把衣服做好了,大哥总不能让他们再拆了。

        现在大嫂不在了,大哥也不打算再娶,她们这两个当妹妹的自然得知道心疼他。

        哎,以前她心底老觉得大哥不懂事,现在大嫂走了,大哥一下子太懂事了,当妹妹的又觉得不是滋味。

        他们家大哥也才二十出头,是个孩子呢。

        要是顾明东知道年芳十岁的四妹,心底把自己当个孩子,恐怕会哭笑不得。

        但他的异能不是读心,并不知道弟妹们的心思,看向了点心盒子。

        顾四妹敏锐的察觉到不对,伸手想赶紧收起来,谁知没等顾四妹动手,顾明东就说:“两盒饼干都放着也没用,你们挑一盒好的出来,咱们自己吃,剩下的留着待客。”

        “大哥,这不是两盒饼干,今天这盒是点心,上次姑姑给的才是饼干。”顾四妹强调道。

        她有些怨念的瞧着大哥,大哥现在啥都好,就是太大手大脚了,她想管也管不住。

        一想到大哥就做了两次饭,油壶都下去了一小半,顾四妹就心疼的不行。

        每当这时候,她就分外的怀念大嫂,大嫂在的时候可把大哥管得服服帖帖,从来不敢这么浪费。

        顾四妹倒是忘了,那时候的老顾家,哪有条件让顾明东大手大脚。

        “那不都差不多,反正都是吃的,难不成过年你们还打算摆个好几盘?”顾明东问道。

        “这些东西放久了味道就会变,到时候就不好吃了。”

        上河村这边的习俗,过年是摆上一个大果盘,让上门拜年和做客的人吃。

        果盘里头有瓜子花生这些常见的,也会有一些稀罕的糖果、水果、饼干什么的,当然,后者是少数人家才会舍得放出来的。

        “那倒是,老三,四妹,咱就吃一盒吧。”顾二弟先被说动了,“咱吃哪一盒?”

        顾三妹瞪了眼立场不坚定的人,奇怪道:“大哥,别人家都是把好的留着待客。”

        顾明东却说:“咱家能有多少客人,一盒足够了,再说了,好的东西就得留着自家吃,给别人吃多浪费,他们又不是我弟弟妹妹,也不是我乖儿子。”

        说完一把抱起双胞胎:“阿星阿晨,你们想不想吃点心?”

        “想!”双胞胎齐声喊道。

        之前顾秀秀送了一盒饼干回来,他们就想吃了,可惜被姑姑收起来,说要留着过年待客,两个小家伙可馋老了。

        顾四妹心底既高兴感动,又满腹纠结,这跟她一直以来的价值观不符。

        但迎着他们齐刷刷的眼神,就连跟她统一战线的三姐也叛变了,顾四妹只得点头答应。

        顾明东眼疾手快的拆开王书记送来的点心盒子,这里头的点心可比顾秀秀给的高级多了,不是简单的饼干,而是有夹心馅儿的传统糕点锅盔。

        一看就是大城市才能买到的高级货。

        其实他才是一家之主,完全可以不顾顾四妹的想法,但如今是一家人,顾四妹又是敏感多思的性格,顾明东还是觉得要照顾她的心思。

        显然,顾四妹也很享受为一家人忙里忙外,这样她才觉得自己有用。

        “就吃这盒,这盒东西少,放到过年还不够分。”顾明东拿出一个锅盔凹断,露出里头的豆沙馅来,看着就觉得美味。

        偌大的盒子,里头统共就摆了十二块,每块也就成人巴掌大。

        顾四妹想阻止都来不及了,只能看着自己手中被塞了一块的锅盔,尝了一口,味道真的不错,吃的她那点心疼也少了。

        六个人一人一块,盒子顿时空了一半。

        顾二弟一边吃一边说:“真好吃,这叫什么,等以后我有钱了就买很多,咱们天天吃。”

        这锅盔的味道香甜可口,酥皮又脆,跟他们以前吃过的廉价饼干完全不一样。

        顾三妹也觉得好吃,但还不忘吐槽二哥:“难得吃一次就不错了,还天天吃,你咋不上天呢。”

        顾明东吃了几口,就把剩下的掰开塞给了儿子,他不爱太过甜腻的口味。

        “好吃就多吃点,别老想着省下来,吃完了咱再想办法买就是。”

        顾四妹忙道:“大哥,这么多够咱们吃几天了,可别再买了,你之前才买了黄桃罐头,咱有钱得攒一攒,将来二哥和阿星阿晨还要娶媳妇呢。”

        得,这妹妹想得太深远。

        顾明东笑道:“行,听你的,以后多攒点钱,给你们该当彩礼的当彩礼,该当嫁妆的当嫁妆。”

        嫁妆?两个女孩脸颊一红,低下头不吭声了。

        顾明东见双胞胎吃得专心致志,起身道:“我出去走一走。”

        他一走,顾四妹就把剩下没吃完的收了,强调道:“这些留着过年再吃。”

        “四妹——”顾二弟一声哀嚎,但又拿小妹没办法。

        他平时跟妹妹斗嘴,大哥是不管的,可要是真敢欺负两个妹妹,大哥可真的会抽他。

        “一顿吃了多浪费,下次就拿三块,咱们一人一半,这样还能再吃两顿。”顾四妹坚持道。

        顾明东离开家,竖着耳朵听了听隔壁的声音,正适合他行动,顿时满意的勾起嘴角。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102133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