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七零之佛系炮灰 > 第51章 知青(二)

第51章 知青(二)


“哥,  咱生产队真的要来知青了?”放学飞奔回家的顾二弟连声追问。

        顾明东正在回忆原主关于知青的记忆,在原本的时间线中,顾二弟这憨驴已经死了,  双胞胎也没熬过去年冬天,因为家里头出了个小偷,  老顾家被打入了深渊。

        但老顾家悲惨的命运却还没结束,  这只是刚刚开始。

        顾三妹、顾四妹的悲剧接连上演,而妻子死后一直过得恍恍惚惚的顾明东,也在这十年中被消耗殆尽,最后成为一对知青男女回城的踏脚石。

        顾明东分析着,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以原主对妻子的深厚感情,  连弟弟妹妹的死活都顾不上了,为什么会对刚来生产队的知青照顾有加。

        就算原主见异思迁了也说不通。

        顾二弟见他不回答,跟小尾巴似的跟在他后头:“哥,  是不是真的,我今天上学的时候听说的。”

        顾明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是去上学还是去打听八卦?”

        顾二弟摸了摸鼻子,有些灰溜溜:“就是下课的时候听大队长家孙子说的。”

        “哥,  你快告诉我是不是真的。”

        正好这时候顾三妹也到家了,  听见这话就说:“知青跟你有什么关系?”

        顾二弟扯着嗓门喊:“当然有关系,我可从没见过城里人来乡下支援,哥,你说他们来能干嘛,  难道跟前几年一样田里头放卫星?”

        顾三妹赶紧把门关上:“你疯了,还敢说前两年的事情,  现在都说要搞大批判呢,  到时候让人抓住把柄□□你。”

        顾二弟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拍着嘴说:“看我这嘴没把门。”

        “你们学校最近怎么样?”顾明东忽然问道。

        顾三妹若有所思的回答:“我觉得怪怪的,虽然老师还在上课,但其他课程越来越少,革命教学越来越多。”

        听见妹妹的话,顾明东有些意外,没想到三妹对政治的敏感性居然不错,这点可比老二老四强多了。

        顾老二还在旁边嘀咕:“课程少还不好,我就喜欢这样,越少越好。”

        顾明东瞪了他一眼,暗骂乌鸦嘴。

        算了算时间,顶多再两年大串联就要开始了,到时候全国学校都会直接停摆。

        一直到大串联进行一年之后,国家铁路交通部门不堪重负,学生们才会重新回到学校。

        可那时候学校的氛围也全毁了。

        顾明东催着弟弟妹妹去上学,就是想在大串联开始之前,让几个孩子拿到毕业证,这样荒废的时间少,说不定还能赶上考大学那一波。

        顾二弟见他眼神不对劲,下意识的反省自己:“哥,我又说错什么了吗?”

        看了眼弟弟,顾明东站起身走进房间,将那本□□拿了出来,塞进弟弟手中:“你拿着,每天背一段,到时候我要抽背。”

        一听要背书,顾二弟顿时苦了脸:“哥,这是为什么啊?”

        “以后能用得上。”顾明东说道。

        顾二弟顿时沉浸在要背书的痛苦中无法自拔。

        顾明东还交代道:“三妹四妹也多看看,以后都能用得上。”

        顾三妹心头一跳,看着那本红色的书皱起了眉头。

        说完了这事儿,顾明东才跟弟弟妹妹说起知青:“是有知青要来生产队,听说这次是五个,大队长喊我明天去接人。”

        “真要来啊,你说这城里头的知青图什么,在城里头吃香喝辣不好,反倒是来咱乡下吃苦。”顾二弟说道。

        “不一定是他们自愿的。”顾明东说了孙淑梅面临的事情,还道,“以后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说不定再过两年就得强制下乡。”

        这时候就上赶着下乡的,要么是真的有理想有抱负,要么是迫于无奈,下乡避灾。

        顾三妹忙道:“那怎么办?要不还是劝劝表姐赶紧嫁人吧,嫁人总比下乡好。”

        顾明东笑着安抚道:“这不是你们该操心的事儿,你们就好好上学,如果学校里不对劲就赶紧回家,别跟着那些人瞎折腾。”

        “尤其是你,听见没有。”顾明东瞪了一眼二弟。

        顾二弟只得哦了一声答应了。

        顾三妹保证道:“大哥你放心,我会好好看着他的。”

        虽然兄妹俩差一岁,但因为中途退学,顾三妹的脑袋瓜子又更灵光,所以他俩现在都是初二。

        “等城里头的知青来了,你们也离他们远一点,这些人迟早都是要回去的,跟咱们不是一路人。”

        仔细嘱咐了弟弟妹妹,顾明东才微微放心了一些。

        隔壁刘大柱家有个不安定因素白小花,现在大队里还得再来几个知青,这让顾明东的危机感再一次提升到最高。

        如果不是他的异能需要靠近山林,现在进城又不是好时机,他都想带着弟弟妹妹远离大河村了。

        第二天一大早,瘪老刘就带着人出发了。

        “早点去把人接回来,咱们还能早点赶回来干活。”

        顾明东笑了笑,转而问道:“大队长,你知道分到咱们生产队的是什么人吗?”

        “还不知道,我这还没拿到名单。”瘪老刘想了想说,“王书记说咱们生产队去年收成好,愣是分了咱们五个人,”

        “这么多?”

        “谁说不是呢,隔壁生产队才两个,咱们有五个,看来王书记特别满意咱们生产队。”瘪老刘还觉得挺高兴。

        顾明东挑了挑眉,希望接到人,等知青们闹出乱子来之后,瘪老刘还能保持这份高兴。

        “他们来了住哪儿?”

        “王麻子和吴老三不是去改造了,原本我打算让知青暂时住进去,但你三叔说这人是去改造,不是死了,万一回来扯不清。”

        “大队里头就修了修那排老房子,他们统共才五个人,住也够了。”

        顾明东想了想,才挖出那些老房子的记忆,老破漏风不说,每逢下雨还漏水。

        他眯起眼睛,想起原主记忆中知青们刚到村子就闹了一出,最后是借住在村人的家里,就因为这个安排后续又闹出更多的事情。

        他笑了笑没说话,等着看这出好戏。

        瘪老刘带着顾明东和两个社员,一路走到了政府门口,一眼瞧见门口站着一排人。

        瘪老刘连忙过去打招呼,跟办事员唠嗑了两句才问:“分到我们上河村大队的是哪几个人?”

        他们说话的功夫,顾明东却已经看到了影响原主一生的那对男女。

        下乡的知青年纪都不大,看着顶多十六七岁,脸上还带着青涩和对未来的憧憬。

        这时候主动下乡的知识青年,大多都还是带着一定抱负的,只可惜很快他们就会遭受现实的毒打。

        门口站着密密麻麻十几个知青,都是大包小包的,用好奇的神色看着他们。

        而人群之中,有两个人分外显眼。

        身材最高,剑眉星眸,打着布丁的衣服也挡不住那气质的,是钱知一。

        皮肤雪白,梳着麻花辫,灰扑扑的穿戴也依旧掩不住出色容貌的是吴梦婷。

        钱知一、吴梦婷。

        站在钱知一身边的吴梦婷忽然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靠近了身边的男友一些。

        钱知一立刻关心的问:“梦婷,怎么了,是不是冷了?”

        吴梦婷摇了摇头,她朝着顾明东的方向看去,却见顾明东低着头并没有看自己。

        她微微拧着眉头,自有一副让人怜惜的好模样。

        心底却觉得奇怪,明明穿着都想乡下人,但那个高大的男人站得笔直,竟有一种要把钱知一比下去的错觉。

        一定是我的错觉,吴梦婷想,一个乡下男人怎么比得上钱知一。

        她抿了抿嘴角,柔声道:“不知道我们会被分到哪里。”

        “不管分到哪里,只要有我在,一定会照顾好你的。”钱知一保证道。

        吴梦婷听了,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钱知一,吴梦婷,杜涛,杜明,徐珍珍。你们五个跟上河村生产队走。”办事员点名道。

        被叫道名字的五个人站出来。

        瘪老刘一看,眼睛落到吴梦婷身上就皱眉头,这女娃长得太好看了,怕是会惹事。

        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挥手道:“把行礼放车上,咱先出发吧。”

        五个知青手忙脚乱的把行礼往车上放。

        吴梦婷下意识的又多看了顾明东一眼,却见他袖手旁观,一点要伸手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钱知一注意到她的眼神,再一看顾明东的模样,心底浮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敌意。

        知青们带着的行礼不少,幸亏瘪老刘带着三个村里头的壮小伙,拉着两辆车,正好够放。

        除了顾明东之外,另外两人瞧见吴梦婷脸都红了,还想帮着她拿行李,结果被吴梦婷拒绝了,还被钱知一瞪了两眼。

        等上了路,瘪老刘简单说了一下村里头的情况。

        钱知一提议道:“要不大伙儿做个自我介绍,以后我们就是共同奋斗的革命同志了,得认识认识。”

        说完还瞧了一眼顾明东,结果后者已经转过身拉车,压根没看他。

        这个建议自然没有人反对。

        “那我先来,我叫钱知一,来自北京,是家里头老大,我们家是红色家庭,这一次我也是主动报名下乡的。”

        听见是红色家庭,瘪老刘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钱知一得意的挺起胸膛,一脸光荣的模样,又往顾明东的方向看了一眼,只看到一个黑色的后脑勺,顿时皱了皱眉头。

        吴梦婷看了眼钱知一,在他鼓励的眼神下,也开口道:“我叫吴梦婷,也来自北京,我跟钱知一是发小。”

        却没说自家的情况。

        杜涛杜明是两兄弟,也是北方人,这俩话不多,说话憨声憨气的。

        倒是徐珍珍像一只快活的小鸟,一轮到她就叽叽喳喳的开口,恨不得将自家的情况全倒出来。

        一会儿功夫,大家伙儿就全知道她爸是当兵的,她妈是街道积极分子,家里头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个妹妹,是个实打实的大家庭。

        徐珍珍长得不如吴梦婷好看,但也是个清秀的小姑娘,她涨红了脸道:“我就想为祖国事业做贡献。”

        瘪老刘听了笑道:“好好好,等到了地方你们好好干活,就是为国家添砖加瓦。”

        顾明东在旁听着,也将一个知青的性子摸透了,徐珍珍就是个一眼能见底的小姑娘,没啥心眼。

        杜涛杜明看着憨厚老实,但兄弟俩挺聪明,一路上都在观察他们,做的不算隐秘。

        钱知一和吴梦婷身上的问题可就大了,在这时候提前下乡,家庭背景说的十分含糊,却在强调红色家庭,话里话外带着隐约的高傲。

        顾明东心底嗤笑一声,年纪不大,心思不小,骗人倒是手到擒来。

        瘪老刘有心跟几个知青拉近关系,开口介绍起几个人来,说到顾明东的时候,他特意强调道:“阿东是我们生产队的除害英雄,之前还帮助公安局抓住了人贩子,拿了见义勇为奖,是实打实的红色积极分子。”

        这话让几个知青都惊讶的看向他。

        徐珍珍更是喊道:“这位大哥,没想到你这么厉害,我以后要向你好好学习。”

        顾明东谦虚了一句:“都是小事,不值得拿出来说。”

        钱知一皱了皱眉头,心生不满,尤其是在看见吴梦婷时不时看向顾明东的时候,心底的不满达到了极点。

        他却不知道,吴梦婷此刻心底是震惊的,她早就知道顾明东在上河村,却不知道顾明东居然是这幅模样。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事情,吴梦婷拧起了眉头。

        瘪老刘还有心跟他们唠唠嗑,结果没走多远,五个知青就上气不接下气,一个个喘的没工夫跟他套近乎了。

        要为国家做贡献的徐珍珍更是擦着汗问:“叔,这还得走多远啊?”

        “你们脚程太慢了,平时我们走一个半小时就到了,看你们这样得走俩小时。”

        “啊,得两个小时?”徐珍珍脸都白了,“这么远啊。”

        瘪老刘道:“我们生产队不算远,还有那住在山里头的,走一天一夜都到不了。”

        看着知青们这么不顶事儿,瘪老刘已经暗暗察觉事情不大好。

        “哎,我还想着早上就能回去下地干活,现在看是到不了喽。”

        徐珍珍的脸更白了,倒是杜涛杜明兄弟俩闷不吭声的,这会儿看着还好。

        钱知一也有些吃不消,他心疼的看了眼吴梦婷,提议道:“叔,我们是第一次下乡,实在是有些走不动了,你看这样行不行,让女孩儿们上车坐着,这样速度快一些也不耽误功夫。”

        才走到半路,钱知一已经一副知青代表的模样了。

        “这——”瘪老刘朝着拉车的人看去。

        顾明东正拉着行礼往前走呢,听见这话站起身来,问了一句:“知青同志,你瞧见拉车的是什么了吗?”

        钱知一愣了一下:“是几位大哥,怎么了?”

        顾明东便说:“你瞧我拉着这么多行礼已经够吃力了,还让我拉人,我又不是旧社会的黄包车夫。”

        这话一出,知青们脸皮再厚也不能说坐车了,不然就是犯了错误。

        吴梦婷更是冷哼一声:“不拉就不拉,稀罕什么,知一你别说了,我自己走就是。”

        说完吭哧吭哧的往前走了。

        顾明东笑着说道:“你们瞧瞧,这不是还能走吗?”

        “人的潜力都是逼出来的,你们要早点习惯乡下的工作强度。”

        瘪老刘见闹得不大好看,劝道:“阿东,你少说几句。”

        顾明东却想听不懂似的,继续说:“我怎么了?”

        “他们是来下乡的,又不是来享福的,这段路才多远,我家妹妹都能一天走几个来回。”

        “大队长,我知道你是好心,但可不能惯着他们,以后这样的日子多了去了,难不成每次都让人拉着走不成。”

        瘪老刘一听这话,觉得也有一定道理。

        钱知一忍不住骂了一句:“难不成村里头连牛车都没有吗?”

        瘪老刘一听脸色更不好看了:“钱同志,可不能想着使唤生产队的牛,那都是生产队宝贵的财产,这时节正在春耕呢,难能使唤它干别的,可不得累着。”

        钱知一见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堆,脸色更难看。

        杜家兄弟对视一眼,都没说话。

        徐珍珍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敢说话。

        倒是顾明东心情挺好,还有心思去看大石头周围的那块油菜地,那地方重新种上了油菜,这会儿一片片的油菜花开得正好。

        知青们却没心思欣赏路边的美景,不用背行李走路,等回到上河村生产队的时候,他们也觉得自己的双腿快要废了。

        结果瘪老刘带着他们继续走,来到一栋破旧的土房子旁,开口就说:“这就是安排给你们住的地方,你们把行礼放下歇一歇吧。”

        顾明东双手环抱站在后头,等着看热闹。

        果然吴梦婷看着那脏兮兮的土房子,黑乎乎的屋子,脸黑了。

        杜涛杜明和徐珍珍脸色也不好看,纷纷望着钱知一。

        钱知一眉头一皱,开口道:“大队长,这地方太破了哪能住人,这样,我们都是拿着补贴的,能不能出点钱,问生产队的同志们借一下屋子住。”

        顾明东微微挑眉,一切的发展跟原主记忆一样,看来钱知一和吴梦婷还是原装货。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853/100917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