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狐妖之青丘白 > 第十七章 这颗树咋卖?

第十七章 这颗树咋卖?


  时间回溯到一个小时前,森林守护者月蹄族族长之女月蹄暇,此刻正蹲在市场的角落里愁眉苦脸,她抱着膝,仿佛快要哭出来似的。

  “看来今天的生意做的很失败啊,你说是不是,阿柱,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失败?”

  一旁的黑驴翻了个白眼,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它就是阿柱,月蹄族的世代家臣,武力值极高,此时它正抱着肩,靠在墙壁上,翘起二郎腿。

  真是不会安慰人呢……

  树精月蹄暇从化形起和原著中的四百年后差不了多少,毕竟树的寿命可是很悠久的。

  正当月蹄暇失望间,一道影子遮住了她的脸,一道轻和的男子声音传了过来。

  “有意思,怎么卖的?”

  抬头间,脑海中猛地一片空白,这个男子是涂山狐妖么,好美,不知怎的,一时间有些看痴了,随即脸颊微红,低下头慌乱的介绍着一支支花草的价格。

  青丘白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双眼没有在那些花草中过多停留,只是在盯着月蹄暇。

  “我不是指这些年份不高的普通花草,我想问……这个,怎么卖?”随即抬起手指向月蹄暇,妖异的眸子眯起,让人有些捉摸不透。

  “啊?”

  月蹄暇呆愣了一瞬,淡粉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愠怒,这家伙难道是来找麻烦的,还是说对自己有那方面龌龊的心思?

  只是,再怎么愤怒,月蹄暇的性格始终是柔弱的,就算再如何说话依旧是那副不自信的样子,低着头,不愿意惹事生非。

  “您不要开玩笑了,如果不是诚心来买这些花草植物的,请离开。”

  “不卖么,可惜了,我还以为这里所有的植物都是可以贩卖的,看来是我想多了,”青丘白失望地叹了口气。

  月蹄暇向后退了两步,他内心是有些惊骇的,他们月蹄族是只有在月圆时刻才会变成本体,在那之前,除非了解她们月蹄族的大名,不然用任何方法都难以察觉到她是妖。

  黑驴阿柱站起身,一副不屑的牛眼死,哦不,是驴眼死死瞪着青丘白,月蹄族家臣的力量有些特殊,他们天赋或许很普通,但是妖气实力却是在上一任家臣和月蹄族长老的传承下“立棍”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无法化形,因此它从成为月蹄族家臣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强悍无敌了,至少也拥有着一方妖王的实力,这也是月蹄族赖以生存的依靠。

  “哦?这位驴兄为何这样盯着我?难道是想要和我握手吗?”

  说着,青丘白微笑地伸出手,那模样仿佛在和一个知己好友打招呼,让月蹄暇有些不忍,阿柱的实力她是清楚的,因此她也不希望徒生事端。

  “阿柱,算了吧,他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呀,还是别惹事吧,毕竟这里是涂山,我们还在人家地盘卖东西呢。”

  阿柱却是个暴脾气,这种握手在这种特殊场合不就是要比握力吗!它还怕了这只小白脸了?这就好像人家对你说了“你瞅啥?”你不由此回击一句,那就是认怂,它阿柱可是膨胀爆炸的,怎么会让主子看了笑话?

  驴蹄儿直接直接搭在了青丘白伸出来的手上,驴眼中冒出了熊熊烈火,它阿柱何曾不想当一个小白脸呢,驴也是有是软饭的梦想的啊啊啊!!!

  阿柱猛然开始发力。

  额头上的青筋也根根暴起,表情似乎因用力过猛显得扭曲。

  但青丘白只是疑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又望向阿柱如同便秘似的驴脸,有些搞不清它到底在干什么,只是握手不就只有几秒钟么,它似乎都握了两三分钟了,为了不浪费太多时间,只好释放出自己的妖气,当然,是仅对有接触的阿柱才会起效的,不然他真要肆无忌惮的全力爆发,那天劫雷兽直接就从天而降了好吧。

  黑驴阿柱从刚开始就有些诧异了,这个小白脸还是有些实力的,被自己这么用力紧握,居然没吭出声来,抬头一看,这家伙居然还笑眯眯地,仿佛在说这头蠢驴就是逊呐!

  驴脾气跟你杠上了,谁也拦不住,只是就在这时,阿柱突然背脊发寒,手上的力道瞬间消失僵住了,它没有感觉到杀意或者剧痛,只是有种被盯上的感觉,那是食物链顶端对底端的凝视。

  阿柱抬起驴头,整头驴如石化般定格,随即表情上写满了惊恐和不敢相信,两只驴腿开始颤抖不停。

  “哼哧哼哧!!”

  它连忙抽回了蹄子,摔在了地上,这时它先前所见的一幕消失了,那是无比恐怖的雷狐头颅,三丈有余,巨眼噼啪闪烁着电光,如同择人而噬的怪物。

  “阿柱!!”

  月蹄暇担忧地过去扶起双腿还在不停打颤的黑驴,有些生气地抬起头,第一次与青丘白对视,毫不客气地说道。

  “你究竟想怎么样,我又没有得罪你,为什么要来找我麻烦!”

  黑驴阿柱被这一声质问搞的回过了神,一蹄子捂在月蹄暇的嘴上,声音戛然而止,随即不停地哼哧哼哧,朝着月蹄暇摇头。

  开玩笑,那种力量如果想要杀人,恐怕整个妖界没人是眼前这家伙的对手,自己只是被妖力吓住了,要是迸发出杀意,那自己可能都吓得站不起来了。

  “我又没做什么,你看你家的货驴是缺胳膊少腿了还是怎么着了,我只是想问问你这儿有没有年份很高,散发着和你一样气息的灵植,仅此而已。”

  月蹄暇闻言,阿柱的确安然无恙,见青丘白似乎的确并无恶意,才发觉的确是自己误会了,有些不好意思。

  “对……对不起。”

  “只是小事,我没放在心上。”

  青丘白语气淡淡,谁有闲工夫和一颗树计较。

  “那个,…你刚刚说想要买上了年份的灵植,而且,和我身上气息相同?”

  “没错,有渠道吗?”

  “嗯,我的家乡有很多附带灵气的植物,只是……离的有些远,得用我们族里特殊的传送阵才行。”

  “那好,我跟你走一趟。”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672/658505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