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狐妖之青丘白 > 第三十五章 告别

第三十五章 告别


  “就因为这个混蛋,姐姐变的像另一个人,三妹你也变了,以前你可从不会说话夹枪带刺的……你们究竟怎么了?!凭什么全都维护他!凭什么!!”

  这一番话,涂山雅雅是捏紧拳头喊出来的。

  她的心十分惶恐,姐姐从一个强大伟岸、冷艳高贵的;在雅雅心目中近乎完美的姐姐形象,一下变成了她们,像一个小孩子,会失落委屈、雀跃欢呼、甚至撒娇卖萌。

  通俗地打个比方,比如你追娱乐圈的某个明星,将其当做屎都不会拉的神来看待,可当忽然有一天,这个神私下的黑料被爆出来了,各种py交易、吸毒等,而唯一那张令你在乎的脸,还tm是整过的。

  而涂山雅雅的情绪,可远比这要复杂,她不仅将姐姐当做完美的女神,是偶像,是目标;更是深深依赖着的长姐,涂山雅雅没有失望,她只希望姐姐变回当初的样子,不管用什么方法。

  “二姐……你可知白哥哥救过我和大姐吗?”

  “你,你说什么?”

  涂山雅雅极不稳定的情绪,因容容的这句信息量爆炸的话,而瞬间冷静下来,眸子瞪大,不可置信。

  “容容当初蠢笨,被人类道士给抓了起来,大姐为了救我,一头扎进了符阵中,因此被暗中偷袭,我和大姐被封住妖力,关进了笼子。”

  “这……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为什么我完全不知情?”

  她整个人都愣住了,姐姐也被抓住了?姐姐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被抓住呢……

  “二姐当然不晓得,因为那时你还在闭关修炼寒气,大概在三个月前吧,那人类道士要将我和大姐卖到天仙院……”说到这,涂山容容神情略带寒意,当初她居然还天真的认为,人类想吃掉她们。

  “直到……遇见了白哥哥,”话及此处,她的面容逐渐展露出笑颜,似是庆幸,亦或是别的。

  回忆起初次见面时,她将青丘白误认成了大姐姐,因为她从未见过如此俊美温柔的男性狐妖。

  “所以,是他救了姐姐和三妹你?”

  涂山容容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

  涂山雅雅仿佛陷入了沉思,这也就能解释的通,为何大姐和三妹如此向着那家伙了。

  可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法对青丘白印象改观,一想到姐姐她对着青丘白旖旎的样子,心中就一阵烦躁,那个混蛋改变了她心目中的姐姐大人。

  “原来还发生过这档子事,可惜我那时偏偏闭关,不然肯定能把你们救出来。”

  涂山雅雅这么信誓旦旦地说着,不知哪来的自信……

  她现阶段的肉搏水平有多菜,青丘白最有发言权了,如果涂山雅雅没有寒性妖气,那不就是在送么。

  “所以嘛,白哥哥还是极好的,二姐去道个歉,不要再故意针对了。”

  涂山容容后半句话没说,即便针对了二姐也讨不到好处,她了解涂山雅雅的性格,这会激起她的逆反心理,会起到反效果,可惜她低估了二姐的固执。

  “哼!休想!我又没错,挨揍的是我,被抢法宝的是我,凭什么老娘反倒给他道歉!”

  涂山雅雅一激动将吃亏的黑历史给秃噜了出去,瞬间便后悔了,自己怎么能在三妹面前说,自己吃亏了呢,随即为挽回颜面强撑着道。

  “啊?!对了,二姐那时没尽全力,可那家伙下流无耻,竟然偷袭你二姐,下次别让我再见到那混蛋,不然有他好果子吃的!”

  涂山容容抿嘴轻笑,二姐扯谎的本事越来越拙劣了,这时她突然一怔,本能地捂住嘴巴,表情古怪。

  “白哥哥……”

  涂山雅雅见自己三妹这次演的比上次还真,不禁摆出副不屑的表情。

  吃一堑,长一智,像她这样的聪明狐妖岂会两次踏进同一条河?

  “嗤!三妹你还想吓唬我?”她摊了摊手,随即扬起俏脸,用大拇指指向自己,傲然地说道。

  “老娘才不怕他呢!今天那混蛋要敢找上门来,我非把他揍哭不可!”

  涂山容容抬起小手,向涂山雅雅的身后指了指,仿佛在说,保重……

  “三妹……你还要演下去么,整的跟真事儿似的。”

  就在此时,涂山雅雅的本体呆毛感受到了威胁,一双手落在了她的头顶,待疑惑地转过头,顿时汗毛直竖,浑身打了个激灵。

  青丘白正笑容和煦地盯着自己,眸子里蕴含着意味深长,这个模样涂山雅雅再熟悉不过,当时这个混蛋将她吊在树上前,露出的就是这种表情,明明是在笑,却将蔫坏的心思藏起来。

  噔噔噔!涂山雅雅瞬间后腿三步,拉远了与青丘白的距离,心里惴惴不安起来,刚才说的绝对被听见了,一定会被记仇的吧……

  “白哥哥!你怎么来啦?”

  涂山容容的声音温柔细软,令人听着十分舒服。

  青丘白目光注意到,桌前摞列的各种批文,不禁有些关心。

  “小家伙,万事开头难,无论什么都有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适当休息,容容还小呢,没必要对自己过于苛刻。”

  涂山容容心中感到十分温暖,她只是害怕出错,检查了两遍,才有些疲倦的。

  “谢谢哥哥关心……容容会注意的!”

  “这个你戴上,能增强你的魂力,并且免疫部分幻术控制,它叫清心坠,很适合你。”

  青丘白将一个碧绿透彻的项坠戴在了涂山容容的头上,狐耳恰巧卡住了……半身雕刻着凤翔图,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烁,美不胜收。

  他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跟六耳猕猴所言相差无几,这东西对他很鸡肋,却对涂山容容初期帮助很大。

  “哇!好漂亮。”

  涂山容容狐耳一动,清心坠便滑至胸口,用手稍微整理了下,一脸雀跃满足的模样。

  “这个有时间交给你姐姐。”

  青丘白将天蚕手套取出,涂山容容狐疑地接了过来,抬头不解地看向青丘白

  “哥哥为什么不亲自给姐姐呢?”

  青丘白无奈地笑了笑,这几天涂山红红总是偷偷躲着他,想要当面给也没机会,不知道又闹什么情绪了。

  “哥哥要出城一段日子,倘若你姐姐问起……”

  一听说青丘白要离开,涂山容容先是呆愣了下,先前因获得清心坠的雀跃兴奋,瞬间不翼而飞。

  “白哥哥要离开吗?!为什么?不要……我不要……呜…呜~…”

  涂山容容拽紧青丘白的衣角,可怜巴巴地望着他,那模样仿佛是被抛弃的小动物,似乎下一秒随时开始哇哇大哭。

  青丘白右眼皮跳了跳,脑仁有些发疼好,不自禁地扶额,无语问苍天,这又是怎么了?

  “哥哥又不是不回来了,最多一个星期而已,容容你这是……啊对了,”青丘白从怀中掏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清幽剔透,解释道,“这是同心石,如果这段时间万一出了事,毁掉它,哥哥会第一时间赶回来。”

  涂山容容听到青丘白并不是一去不复返,情绪得到了控制,只是眸子涌出的水雾回不去,那模样仍旧楚楚可怜,她低下头,有些落寞。

  “不准骗我,早点回来。”

  “好好好……”

  青丘白长吁口气,抓了抓容容的头发。

  涂山雅雅对三妹这种矫揉造作的行为十分不耻,撇了撇嘴角,内心暗自鄙夷,最好别回来了……

  这时,青丘白仿佛察觉了她的心思般,微微侧头,目光看向了涂山雅雅,眸中带着意味深长。

  涂山雅雅又打了个哆嗦,一会万一动手,三妹绝对不会帮自己的吧……

  青丘白故意将腰间酒葫芦解下,抬头喝了两口,仿佛自言自语着:“好酒!”

  “啊!!”

  涂山雅雅见状,欲言又止,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只得咬牙切齿。

  青丘白将无尽酒壶收起,嘴角微勾,轻哼一声,转身扬长而去。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672/6560032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