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狐妖之青丘白 > 第三十六章 道盟擂台小比

第三十六章 道盟擂台小比


  一气道盟的每年,各家主会带着后辈聚齐在指定地点,进行擂台比试,天赋出众的将获得无数修炼资源与法宝,这是鲤鱼越龙门的机会。

  26个家族无一家缺席,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后生比试只是原因之一,还有是关于一气道盟的全体会议,商定一年内的发展计划。

  擂台之上,两个小女孩在台前较量,一个气喘吁吁、且咬牙不服,另一个手心捏着团火焰,风轻云淡,目空一切。

  高台之上建立着刚好26个特等位置,此处视野极佳,后生比试的状况一览无余。

  “唉呀!不愧是神火山庄,东方家的丫头竟将灭妖神火把控地如此娴熟,看来这场战斗没有悬念了。”

  “哈哈哈……过奖过奖,若不依仗纯质阳炎,小女徒未必能如此轻易胜过李家三丫头啊。”

  开口畅然大笑的是神火山庄掌权者东方无崖,此言外意便是小徒即便没有神火,照样能胜你家丫头。

  “唉……小孙女平日虽修行刻苦,但天赋平平,定是比不上东方丫头的。”

  此人鬓须皆白,给人一种老气横秋的沧桑之感,此人便是李家家主,李牧尘,他最疼这个小孙女了,因此对于她修行之事,从不过于苛责,自从孙女出生,李牧尘便用自己名字的谐音给其取名,足以看出宠爱程度。

  东方无涯连忙客套的摆手,开始夸奖起李牧尘的两个孙子来。

  “李兄太客气了!建功立业乃是儿郎之事,爱徒一介女流,不成大气……倒是李兄家的两个孙子,真可谓是天赋卓绝。”

  “就是啊!李家出了两个天才小子,要是孙女也是天才,那还让不让旁人活啦!啊?哈哈哈!!”

  出言附和的是一位身材魁梧、肌肉扎结的大汉,他便是牧家家主,牧战野,他说着,故意瞥了眼位置略微靠后的轩辕桀。

  轩辕家家主脸色铁青,握住的椅扶手紧了又紧,他当然不甘心,因为他轩辕家的后辈,没一个能拿得出手的。

  李牧尘谦虚道:“小孙子净会搞些旁门左道,这登不了大雅之堂,东方老弟就别抬举老头子了,实在受不起啊!”

  李牧尘此番情景如同现代学婊,恨的轩辕桀牙根痒痒。

  这场比试很快结束,拥有纯质阳炎的东方淮竹胜利是没有悬念的,所以马上便到了下一场。

  一名少年身着黄白道袍,剑眉琥珀瞳,他纵身一跃,单脚踩在擂台边沿的石狮子上,负手而立,颇具正人傲骨。

  家主席位上,坐在前方正中央的一个中年人嘴角微扬。

  观众席上不禁有人惊呼出声。

  “我认得他!去年上一届擂台赛冠军便是他!”

  “诶我去,他不是王权家的独子吗,据说对剑道造诣颇高,叫什么来着?王权……”

  “嘿,你们看啊,他手上拿着的是不是把木剑?”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少年手中的木剑上。

  这时另一名黑袍少年走上台前,黑发飘扬,面容冷峻,一双丹凤眼透漏着狠厉,仰视着石狮子顶部的王权霸业。

  待注意到王权霸业手持的木剑后,眉头簇成了八字,声音沙哑的说道。

  “你为何拿着木剑,看不起我吗?”

  观众席上。

  “哎哎哎~~,你们快瞅瞅!那个黑袍小子好眼熟啊,他是谁家的?”

  “那好像是张家的小子,对了!我想到了,去年擂台赛第二不就是他吗?今年又是他们两个?”

  “张家?那个被整个道门公认天下第二剑的黑剑张家?”

  众人又是一片唏嘘。

  王权霸业面无表情地回了一句,很酷:“我从不小瞧对手。”

  家主席位上,其余家主纷纷不解的看向落座正中央的王权家主。

  “盟主!如果张某没看错,你家小子打算用木剑来对抗张家黑剑么,这未免有些看不起人吧!”

  张家家主十分不满,语气不善,他没搞懂这是盟主的意思,还是那小子狂妄自大,可无论哪种,都有不把他们张家黑剑放在眼里的嫌疑。

  姬家家主开口打着圆场说道:“哎呀呀,肯定是小孩子初生牛犊了啦,盟主怎么可能在擂台上让自家小子托大呢?!肯定是王少爷擅作主张,年轻人就是气盛嘛,这也说不定是件好事哦!”

  这时,王权盟主开口道:“历史书写胜者,拭目以待吧。”

  张家主略微沉思,若是张正赢了,那么资源便落到自己儿子头上,虽会被众人落下胜之不武的诟病,那也会带上王权少爷不知天高地厚,如此想来,心中顿感平衡。

  擂台上。

  张正双手持剑,剑身黑雾缭绕,冷哼一声,全力挥出一道黑色剑芒,摧枯拉朽地向着王权霸业疾略而去。

  王权霸业纵身一跃,脚下的石狮子轰然炸裂,竟被这一击削去了半个头颅,威力惊人。

  观众席上,有人被张正一出手给惊呆了。

  “这是剑芒吧!不少成年剑修穷尽一生都达不到的境界啊,居然被一个小孩子用了出来,天才,这王家的小子绝不比王权霸业剑道造诣低,看来这一届胜负难料啊!”

  “那可不,张正手中的剑可是号称天下第二剑的黑剑,论及狠辣凶厉程度,更是远超王权剑。”

  “依我看呐,这王家少爷,悬!他手中的要是王权剑,输赢真没准,可他拿着一把木剑,当擂台赛是过家家?”

  擂台之上,王权霸业稳健落地,张正瞬间突袭,速度惊人,手中黑剑以一化十,将对手的闪避退路完全封死。

  轰隆!

  擂台中央因剑气爆破产生了气浪,烟尘滚滚,两人相互间背对着,张正手中黑剑突然落地,持剑的手不停颤抖着,内心惊愕地不敢相信。

  去年,王权霸业虽能胜他,却也相互间战了几个回合,时至今日,竟一招被制!这……

  “我输了,”张正咬着牙,心有不甘,都是同龄者,却差距如此之大,任谁都会心中芥蒂,“才短短一年,为什么,我也没有懈怠修炼,为什么……”

  张正仿佛自言自语,质问着自己。

  这时,一道稚嫩却沉稳的声音,从他背后传来。

  “人善假于物,力量来源自心,你过于在乎对手如何,从而扰乱自己的心,加上你太想战胜我,输,已成为必然。”

  张正缓缓转过头,见到王权霸业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仔细回味着他说的话,顿时恍然大悟。

  他无奈地笑了笑,眸子有些落寞,起身鞠了一躬道:“你真强,……你不仅在剑术造诣远超于我,更在心性的把控上远超于我,下次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干扰我的心了,多谢赐教。”

  比如我们在打王者时被血虐单杀,对方吃你血包、断你兵线,回城嘲讽,正常人心态都会炸裂,谁也不愿承认自己技不如人,只有巅峰高手才能静心而无形,分析形式如何,怎样做才能胜利。

  张正这样的人,就仿佛是王权霸业对线将他打爆,可他事后认输了给其点了个赞,如果是普通人,不气死就不错了,由此可以看出他的心性已远超常人。

  王权霸业略微颔首,转过身欲要走下擂台,黄白道袍迎风摆动。

  这时,张正冲着王权霸业说了一句。

  “下次有时间,一起切磋剑术如何?”

  王权霸业停住脚步,微微侧头,却完全没转过来。

  “不知你是否有必要,在这件事上浪费太多时间。”

  说罢,一个纵跃,跳下了擂台,只留下张正有些傻眼的模样。

  这就像王者的挑衅,呵呵打得不错呦、删游戏吧你不适合,这一类的言语,让张正的心里特不是滋味,眸子有些愠怒。

  突然,张正似乎明白了什么,用手捂着心脏的位置,苦笑着。

  “我的修行远远不够……”

  ……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8427/48427672/65572640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