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7章 升官之机

第7章 升官之机


转眼张武练功已有三日,一趟拳打得虎虎生风。

金刚不坏神功的十二式,说白了就是引导术。

通过动作引导出气感与内力,不断锤炼肉体,强化四肢百骸与经膜。

再经过日夜不辍的苦练,五年方可小成,十二年才能大成。

按照呼图龙的说法,十二年大成是最快纪录,天赋与根骨极其妖孽的奇才,才能练得这么快。

根姿平平者,哪怕练一百年,从小练到死,也无法小成。

“那你练了几年?”

“九岁入少林,十八岁修炼此功,如今已三十有九。”

呼图龙双眼迷离,像是在回忆这一生的峥嵘岁月,到头来也只能摇头叹息道:

“我这一生,全都给了武道,值得回忆的也就只有那几个娇俏娘子,也不知她们是否给我留下了骨血。”

“?????”

张武无语道:

“看来卷宗里说你奸淫掳掠,无恶不作,没有冤枉你。”

“你还小,连女人都没摸过,自然不懂男欢女爱之妙。”

呼图龙睨了少年一眼说道:

“你以为我等练这一身神功为了什么,不就是想用拳头打破世俗礼法,逍遥自在,为所欲为?”

“普通百姓想睡黄花闺女,必须长得俊,有才华,家世清白,而后三媒六聘,花大价钱才能抱得美人归。”

呼图龙不屑说道:

“而我等有武力傍身,看上谁直接去睡便是,想要银子便去抢,偶尔善心发作就去劫富济贫,如此仗剑天涯,快意恩仇,才不枉此生。”

“……到头来落个秋后问斩?”

张武的话让呼图龙哑然无语,只得嘟囔道:

“总之比寻常百姓爽多了,我宁愿半生逍遥,也总好过一辈子在田地里忙碌,整日眺望远方,连县城都没出过,官家来收租还得努力讨好,摇尾乞怜,与圈里的猪狗何异?”

“你倒是看得通透。”张武赞道。

“那是自然。”

呼图龙拿起酒壶痛饮一口,由衷大喊道:

“爽!”

张武不解问道:

“呼图先生,你武力这么高,赚钱应该很容易吧,为什么要去抢呢?”

“谁跟你说武力高就赚钱容易的?”

这回轮到呼图龙无语道:

“你以为江湖人都高来高去,喝个茶给十两银子,朋友有难便赠一百锭金子?”

“难道不是吗?”

呼图龙愈发无语:

“武力高,只能说明你打家劫舍比较容易,横竖都是偷抢银子,没有比这来钱更快的法子。”

“那你不会找个正经营生吗?”

“什么正经营生?给权贵当打手?还是仗着力气大去做苦力?”

“……”

张武无言以对,超一流高手做这些确实不合适。

“那人家的钱是怎么来的?”

“你是说那些出手阔绰的江湖大侠?”

呼图龙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里尽是讥讽道:

“你说的江湖大侠,要么开宗立派,圈地收保护费,像朝廷一样压榨百姓,要么表面光明磊落,暗中做黑吃黑的生意,再不行便给富商豪门做赘婿,谋杀岳丈,侵夺家产,左右不过遮着一张人皮,实则行豺狼之举。”

“那就没有真正的大侠吗?”

张武不甘心地问。

“当然有。”

呼图龙点头说:

“不过都在酒楼当小二,在富户家做苦力,在街边杂耍卖艺,与你讲得高来高去半点不搭边。”

“……”

孩子的心死了。

本以为穿越过来赚钱很容易,迎面被马六带着看囚犯,思想上一顿毒打。

如今以为武力高了,来钱也会很容易,又被呼图龙戳破美梦。

不论混江湖,还是做生意暴富,最终目标都是有钱花、生活安稳、性命有保障。

如今自己已是直通人生尽头。

身在京城,有房有编制,上无父母长辈拖累,下无职场业绩压力,每年还能拿两三百两银子,还有什么不满意?

“好好当你的狱卒吧,我若有你这份差事,鬼才去习武。”

呼图龙眼里闪过一丝羡慕,到头来也与其他狱卒想法一样,我端着金饭碗,练那劳什子武功?

而后面色一收道:

“该教你的,我已经全部教你了,现在该你兑现承诺了。”

弄来软筋散的解药,或上报出城杀敌。

张武说道:

“天牢封闭,外界是什么情况,谁也不清楚,我先去摸摸底,今晚给你答复。”

“可以。”

呼图龙点头。

张武一路离开牢房,走出大狱,明媚的阳光让人有一种重见天日之感。

天牢顶上有瞭望塔,比两里外的宫墙还要高,可以俯瞰京城全貌。

按照规定,瞭望塔上每天都得有人值守。

可惜那塔上不是好地方,冬天冻死,夏天晒死,天牢里又吃空饷严重,人手不够,远处便是皇宫,大批禁军把手,牢里安全得一批,瞭望塔也就荒废了。

张武从两道安全门中间爬上去的时候,发现三日没见的马六竟然在塔上。

“六叔,情况怎么样?”

“惨烈,守不了几日。”

马六声音沉重,摇头叹息。

张武眺望远方,不禁吸了口凉气。

那些蛮兵也不知从哪弄来的投石车,巨大的火球在天上乱飞,将城中建筑砸得一片狼藉。

很多百姓都投入战斗,抬着浑身是血的禁军伤员来到后方,帮忙抢救包扎。

慌乱、哭泣、爆炸声,整个京城都乱成一团。

不过街上的百姓大多是老弱妇孺,青壮都在城墙底下帮忙搬运辎重。

战争的残酷,让张武承受着剧烈的冲击,有些心慌地问道:

“六叔,我们怎么办?”

“让我们上场杀敌是不可能的,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京城沦陷。”

马六沉稳说道:

“况且,就算我们不主动把囚犯推出去,那些文官也会想到让死囚组成敢死队,明日定会有圣旨到来。”

“武哥儿,你想不想当司狱?”

马六突然扭头问道。

“啊?”

张武惊愕,连连摆手说:

“六叔,您别开玩笑,我哪够这个资格?”

“你若想当,便去宫里走一趟,提出让狱中囚犯出城杀敌之策,只要京城不沦陷,官升三级是理所当然的。”

“六叔,我才十五岁,当司狱不是开玩笑吗?还是让其他人去吧。”

张武赶忙拒绝。

管理天牢的司狱乃是九品官吏,踏上了仕途。

如果不能长生,张武可能会选择往上爬,见识一下不一样的风景。

如今他只想苟在牢里,抱紧自己的铁饭碗。

没看这么好的机会,马六自己都不去吗?

官场的凶险,勾心斗角,趋炎附势,远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

张武也不觉得自己这种小人物,会比古人的手段高明多少。

入了仕,只怕会被吃到渣子都不剩。

若想过一把当官的瘾,那也得等一千年以后。

等你天下无敌,即便被百万大军包围,也能杀得人仰马翻,可以用一人之力掀翻朝廷,那你再入仕不迟。

“你小子还真是够知道好歹的。”

马六笑了笑,叹气说道:

“你钧叔这些年一直在活动,想往上爬一爬,那便让他去吧。”

柳正钧用十年时间,从帮厨的变成厨头,没少给司狱塞银子。

但他依旧不属于铁饭碗,最多算合同工,事业编制。

当然,如果他想当狱卒,也很简单。

可他一直没迈出这一步。

成为狱卒会变成贱籍,祖孙三代都不能考取功名,不可入仕。

张武去报,朝廷必须先破格解除他的贱籍,才能升迁。

途中若有人以此做文章,八成会浪费掉这次机会。

但柳正钧去报,良民出身,又熟悉牢中事务,司狱是板上钉钉的。

“武哥儿,你去通知大伙,连夜清理牢狱。”

“好!”

张武点头,下了瞭望塔。

马六也在他之后去找柳正钧。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6409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