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30章 信的秘密

第30章 信的秘密


自那一日看了老汤留下的信之后,张武便开始魂不守舍。

他不相信主宰天下的阁老,会亲自来牢里,给老汤送一封无用的情书。

信被粪水淹掉了,有两个狱卒打扫时看见了,还喊了程狗一趟。

众人虽好奇,但没谁把泡成粪汤的信件拿起来看,直接铲到粪桶里丢掉。

之后天牢里一切照旧,没有阁老来查,也没谁问起老汤,就像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转眼阳春三月,万物复苏。

刘青势如破竹,在南征大军的配合下,边打边谈,又成功收回三郡之地,加封太子太保,晋入一品大员之列。

一时间,刘太保之名威震朝野,如日中天。

只要是他上呈的奏章,皇帝无不应允。

只要是他发了话,南征的十九万大军就要动起来。

就算是三位阁老,首辅大人和两位次辅,都要给刘青让路。

而曾经和老刘一起坐牢的那些官吏,也都平步青云,有人一年连升三级。

上个月柳正钧突然来信,询问京城的局势,字里行间尽是诉苦,显然他这个县令很不好过。

刘青坐牢时他见风使舵,先是百般巴结,又后下令削减人家的用度。

尽管没造成太大的影响,外人也无从得知牢里的事情,老柳依旧心惊胆战,深怕被清算。

张武含糊其辞回了他一封信,只说自己整日在牢里待着,对朝政局势不太关注。

整个冬天,张武都没见过六叔。

去镇抚司询问,说是配合南征大军,刺探蛮夷的情报去了。

打仗便是打情报,尤其在谈判桌上,谁掌握的消息越多,谁便有利。

如今的大坤,整个朝廷都在围绕南征运转,收复失地胜过一切。

“当时真是看走了眼。”

出了京城,走一段便能看到白龙寺,张武漫步在登山的台阶上,心里很是感慨。

初见老刘时,不过一个文弱书生,也就比普通人多了一分气度。

被他买凶,又遭杨苍刺杀时,才惊觉这家伙有着覆手翻云的心机。

如今再看,刘青哪里只是有心机那么简单?

简直是旷世之才,有经天纬地之能,将整个朝廷玩于鼓掌之中。

上了山,白龙寺前人山人海,香火鼎盛到极致。

寺院里悠悠的钟音掠过山头,缕缕梵烟升腾而起,禅唱不绝,将整个白龙寺显得庄严肃穆。

张武本来是想拜道的,奈何道观离京城太远,一天时间回不来。

这个世界有神功,说不准也有鬼。

求个道符保平安,就算没有实际效果,也能图个心理安慰,壮人胆气。

上了一炷香,往功德箱里捐过半两碎银,张武漫步走进寺中。

这白龙寺建得很大,有看病的医堂,有教人念经的佛堂,也有专门卖符的地方。

“阿弥陀佛,不知施主想求个什么符?”

“送子符?”

“消灾符?”

“还是镇鬼符?”

和尚一连讲出十几种符,桌上放着黄色符纸和朱砂笔,现写现卖。

张武说道:

“消灾符和镇鬼符各来十张。”

“???”

和尚愣住。

别人都是买一张,你买这么多是见鬼了吗?

张武笑着说道:

“家里人多,一次性多求些,免得总跑。”

和尚愕然,打量起少年的穿装,麻衣白袍,不像有钱人家的孩子。

但他也没多问。

人家买符,你按价卖便是。

乘着和尚写符的空隙,张武询问道:

“大师,我想咨询一下,这白龙寺可有‘姿势和用口’两个地名?”

“?????”

和尚猛然抬头,双目瞪圆。

若不是张武一脸认真,煞有介事,不像是开玩笑,他非得大喝一声,喊来护院武僧,把这家伙乱棍打出去。

“还请施主不要开玩笑,本寺乃佛门净地……休……得,胡言……”

看着桌上的十两银子,和尚说不出话了。

他卖一天符,画上百张,也才能赚二两银子,都是些小老百姓来求符。

但凡有名有钱的居士上山烧香,寺里的大僧会亲自接待,不会找他这种在外坐堂的和尚求符。

张武有些失望问道:

“真没有这两个地方吗?”

“确实没有,出家人不打诳语!”

和尚掷地有声。

张武不甘心地又问:

“那寺里可有名叫静萱的尼姑?”

“静萱?尼姑?”

和尚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若不是看在钱的份儿上,非得把你一脚踹出大门不可。

“不知施主问得是哪个静,哪个萱?”

“安静的静,草字头下面一个宣纸的宣。”

张武说完,和尚当即无语道:

“本寺弟子只有干净的净字辈弟子,没有施主你要找的什么静萱。”

“那可有名叫静萱的居士来求佛吗?”

“静萱居士?”

这一次和尚愣住了,像看傻子一样盯着张武问道:

“施主你是大坤子民吗?”

“正宗京城土著。”

张武负手昂首说道。

和尚越发无语地说:

“施主,请问宫中有几位贵妃娘娘?”

“淑妃、贤妃、德妃,三位。”

“请问淑妃姓甚名谁?”

“姓刘,名静……”

张武话没说完,整个人都是一颤,仿若遭到了雷击。

双眸都是骤然一缩,心里倒吸一口凉气。

那封信,竟是写给皇帝老婆的情书!

这写信的人简直吃了熊心豹子胆!

“皇帝的老婆都敢勾搭?”

张武心里骇浪滔天,只想大吼一声:

“牛逼!”

“我辈楷模!”

“大哥,开课吧,我跪下听!”

“……”

滔滔江水都无法形容张武对此人的拜服。

“淑妃娘娘经常来寺里拜佛吗?”

“每年三月底,花开之际,都会来。”

和尚头也不抬地说着,只觉自己在对牛弹琴,不想搭理这个土鳖。

“……”

张武嘴角抽了抽。

至此,送信事件已经完全水落石出。

刘静萱,今年三十二岁,初入宫时被封为才人,后慢慢得宠,成为仅次于皇后之下的淑妃。

她有一个表哥,比他大十八岁,名叫刘青!

吏部尚书,主宰天下官吏升迁,宫中若无背景,怎么可能爬上这个位置?

那情书所表达的意思,就是期盼和淑妃在白马寺见面时的场景,幽会情郎,姿势,用口……

只要把这封信交上去,刘静萱绝对完蛋。

打入冷宫是轻的,弄不好诛九族,满门抄斩!

绿帽上头,皇帝岂能不恨?

连带着刘青也得玩完。

再想到老汤曾在狱中,当面把阁老痛骂一顿。

显然他知道事关重大,这封信若是交上去,死得不仅是他自己,全家老小一个别想活。

可老汤又很想扳倒刘青,把他拉下来垫背,于是便想到了张武。

无父无母,孑然一身,又是镇抚司的总旗,由他送信再适合不过。

“他他娘的人心险恶啊!”

少年心头充满恶寒。

枉武爷我在牢里对你好生照顾,给你送断头饭,送热汤,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如果不是足够谨慎,这一回真要死无葬身之地!

再想到那位阁老,张武心里更是充满寒意。

这些大人物,为了扳倒对手,当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6409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