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48章 人生有趣

第48章 人生有趣


半年没有当值,张武回天牢点卯时,发现换了不少新面孔。

狱卒这个铁饭碗并不是谁都能吃的。

整日虐待犯人,心理扭曲,做事会下意识的狠辣没有底线。

对囚犯狠,对同僚狠,对亲人也会狠,最终变得无情无义。

结果便是遭同僚排挤,在牢里待不下去,遭家人唾弃,变成邻里乡亲口中的不孝子。

不过大部分人都会在受不了的时候尽早离开。

张武没见到周铁柱来点卯。

一问才知道,这孩子已于三月前辞工了。

凭借当狱卒攒下的几百两银子,在城南开了一家酒楼,生意还挺红火。

对这孩子,张武还是很有好感的,做事挺靠谱。

而司狱也不再是程狗,他如愿升任提牢主事。

韩江则调去大川府治下某地当县令去了。

天牢经过几番动荡,蛮夷围城前的老狱卒,仅剩下两人。

六年的交情,自然要比旁人亲近得多。

点卯结束,杨三自然而然走到张武身边,闲聊道:

“武哥儿,你还记得那个柳提牢吗?”

“自然记得。”

张武点头问道:

“他怎么了?”

“嗨,当时真是看走了眼,人家说海水不可斗量,我还不信,当年的小厨子,如今已成了永安知府。”

“他去年不还是县令吗?”

张武蹙起眉头。

七品直接升五品,皇帝的小舅子去当官都不敢这么提拔。

朝廷有朝廷的规章制度,所有人都要遵守,规矩坏掉,下场便是吏治腐败,天下大乱。

杨三摇头叹道:

“谁让人家傍上了刘太保呢,永安知府的位置空着,管他之前几品,只要是刘太保举荐的出缺人选,朝廷必允,九品小吏也能做知府。”

“……”

张武无言以对。

永安府在刘青收复的九郡之外,与他接壤,管自己治下还不够,竟还把手往外伸。

更离奇得,朝堂大佬们竟会同意。

难道不该想着法子遏制他吗?

这时杨三说道:

“我听闻朝廷本是不同意的,但架不住蛮兵惧于刘太保的威名,不敢在他治下的九郡搞事,而是长途奔袭,深入大坤腹地,屡次劫掠永安府,一年多杀了两任知府,朝廷无奈,只得任命刘太保举荐的人。”

“好手段。”

张武心里暗赞一声,这刘青真不愧是旷世枭雄。

这么玩下去,用不了几年,他这九郡之地就得变成二十郡。

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

你们知道我想吞朝廷的地盘,也拿我没办法。

不给我便放蛮兵进来杀掠,谁当知府也是个死。

唯一的破局之法,便是朝廷再兴兵戈,二次南征。

蛮兵退去才六年,各地皆需修生养息,十九万大军已抽干大坤的骨髓,朝廷哪还有力气组织兵马?

如今能做得也只有拖,稳住刘青,免得他造反。

要钱给钱,要官给官,为了江山社稷,打断骨头也得忍着这口屈辱。

然而真正让刘青肆无忌惮的原因,主要还是朝廷内部不平静,暗流涌动。

二皇子和三皇子回京,直接将夺嫡之争推进到白热化阶段。

太子本该监国,却借病闭门不出,门前冷清无比。

朝政大权落在两位阁老身上,这两人站队明显,各自支持二皇子和三皇子,拉帮结派,暗暗谋划,府中每日有几百人出入。

隆庆帝已大半年不理朝政,也不见几位皇子和妃子,一切诏令皆由镇抚司传达。

不少大臣都暗中怀疑,隆庆帝已病亡,只是秘不发丧。

朝臣们抨击最多的,便是镇抚司有谋逆之心,妄图颠覆大坤。

朝局动荡成这副鬼样子,恐怕刘太保看着都想笑,岂能不出手占便宜。

“这段时间牢里光景怎么样?”

杨三明白张武问得是打钱,摇头苦笑说:

“清汤寡水,上个月的例钱也就三两。”

“这么少?”

张武吃惊。

这连以前十分之一都没有,不怪狱卒们走人。

自己半年没来,也没人送银子,眼瞅着修炼要大肆吃肉,花钱如流水,就指着例钱养家呢。

本以为是程狗不厚道,贪了银子,如今看来,只怕是这仨瓜俩枣,他没脸送上门。

“到底怎么回事,上面全吃了,还是又有哪个硬派人物,不允许打钱?”

“说来话长,各方面原因都有。”

杨三愁眉解释道:

“武哥儿你休息后,少了你这武阎王压场子,刑讯手段不行,打的钱自然也就少了。”

张武点头,表示理解。

各行各业都需要人才,牢里也一样,动刑是门技术活,比练武还难研究。

“还有这半年六爷总来天牢看那蒋天河,每次都是晌午,他如今清廉得厉害,兄弟们送饭时哪还敢给囚犯吃泔水,万一让六爷看见,发飙起来……这慢慢的钱也打不下去了。”

“……”

张武蹙眉问道:

“那也不至于只有三两银子吧?”

“牢里越是打不下钱,上头抽得越厉害,不然程狗没法交差。”

杨三指着天上苦逼说道: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那蒋天河。”

“他?”

张武眉心拧紧,莫不是自己不在牢里,狱卒们压不住这厮,被人家喧宾夺主了?

杨三说道:

“我以前不信有圣人、大儒之流的存在,三言两语便可教化众生,让人弃恶从善,如今却是信了,走掉那些狱卒都和蒋天河长谈过,回头便舍了这肮脏差使,说是要洗心革面。”

“……周铁柱也是吗?”

杨三点头。

张武无语,讲不出话了。

之前他也不信“人格魅力”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此刻却是信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一手维持的打钱秩序,自以为升官发财的真谛,竟被一个阶下囚破了。

只怕此刻的武阎王,在与蒋天河亲近的狱卒们眼中,已变成黑暗秩序的守护者……大反派!

张武突然觉得很好笑。

长生路上多寂寞,有这些人陪着,总不至于太无趣。

不然多少年以后,经历过无数的人和事,你变得麻木不仁时,回想这一生,竟连一个值得多看几眼的人物都没有,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既然我早已扮了黑脸,那便一直扮下去,给这蒋天河增加点障碍。”

张武暗暗思索着修理这家伙的方法。

你若能让我服气,以后没有例钱,那也认了。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64093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