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70章 痰不能忍

第70章 痰不能忍


张武赶到天牢时,曹斌已在狱中。

面色苍白,焦躁不安。

按照常理,狱中死了人,自然要收尸,总不好放着不管。

可人是三皇子杀的,他负手背对众人傲立在一号狱中,他不发话,谁敢无视他,从隔壁把尸体抬走?

万一惹得三皇子不高兴,一拳把你打死,岂不凭白送了性命?

然而,朝三皇子开口发问,众人更是没这个胆量。

巨大的身份差距,使众人卑微如蝼蚁,连与对方讲一句话的勇气都没有。

曹斌能做的,也只有让人上报刑部,并召集今晚当值的狱卒,恼羞成怒训道:

“谁让你们把魏公子安排在二号狱的?”

“……”

无人回答。

宁惹阎王,不惹小人。

三皇子来牢里时,魏宁没长眼,被丢出一号狱,众人皆知他恶了三皇子。

魏峥来领他儿子时,对三皇子不跪,在牢里不是秘密。

有这两件事,傻子都清楚应该让魏公子的牢房,离三皇子远一点,免得生出事端。

如今发生这事,曹斌岂能不恼火?

他训了众人一阵,讲话很不客气,不多时便惹得狱卒们骚动起来。

“司狱大人,那魏公子豪横惯了,若不给他安排到二号狱,只怕他要责怪我等。”

“没错,官监有五十间房,你把他安排到后面,岂不是看不起人家?”

“此事是大家一块办的,谁会想到他不开眼,去惹怒三皇子?”

“……”

曹斌脸色铁青,被怼得张不开嘴,只能发狠指着众人说道:

“我这个司狱当到头,你们也别想好过!那魏大人碾死尔等,犹如踩几只蚂蚁!”

刑房里一片死寂。

渐渐的,狱卒们都露出一丝恐惧。

大家全都拖家带口,上有老下有小,魏峥若是报复起来,在座有一个算一个,都将不得好死。

但这个结果,也不是大家故意造成的。

众人只以为三皇子会收拾魏宁一顿,谁能想到他直接杀人?

张武在刑房外听了片刻,进门安慰道:

“曹兄,事情已发生,心急无用,先弄清楚死因,给魏公子的死安排个说法才是正经,不然待会刑部堂官来了,询问魏公子今晚因何被打死,我等一问三不知,那才是祸事。”

“对对对,此言有理。”

张武到来,曹斌有了主心骨,也渐渐从慌张恼怒中回神。

上官发问,你什么都不知道,这司狱怎么当的?

当即免你职务,甚至反手将你抓捕,把魏宁的死归咎于你玩忽职守,都是应该。

届时背锅的可就是你了。

这么一想,曹斌有些慌了。

魏峥对他儿子宠到骨子里,老来丧子,发飙起来,可不管你是谁家的,势必要给他儿子陪葬。

曹斌心慌请教道:

“武哥儿,你看这事怎么办才好?”

“莫慌。”

张武拍了拍对手的手臂以作安慰,朝狱卒们询问道:

“三皇子动手前,有没有什么迹象?”

“这……”

狱卒们互看几眼,你一言我一语说道:

“我清楚记得,魏公子入牢时,三皇子正在休憩,我们离开的时候,他却坐了起来,面色冰冷。”

“我是第一个听到官监惨叫的,跑过去时,刚好看见三皇子把魏公子按倒在地,目露杀意,一拳便把脑袋打爆了。”

“我悄悄问过三号狱的那位御史大人,他说魏公子苦苦哀求过三皇子,承诺以后再也不会欺辱良家女子……”

哀求过,没用,依旧被一拳打死,可见三皇子早就心怀杀意。

其心智也是坚如金刚,不会被苦求几句便轻易动摇。

张武一直觉得这萧景敖是个无脑皇子,此刻方知,对方只是不屑于勾心斗角,懒得与人虚与委蛇而已。

其人心怀正义,嫉恶如仇,有赤子之心。

想来也该如此,能统领二十万边军,保家卫国,又怎么可能平平无奇?

自当心怀旷世豪气,杀心一起,血溅五步!

“我不如也。”

张武心里一声叹息。

自己同样身怀绝世武力,却没有萧景敖这般勇气,已被世俗磨平了棱角。

说起来这三皇子杀人,与自己有直接关联。

他问起魏宁因何入狱时,不要回答实话,魏公子也不至于有此死劫。

不过,明知魏宁会被打死,再给一次机会,张武还是会实话实说。

无他,为民除害,乃是我等义不容辞的事情。

还有那一口痰,喷了咱一脸。

可以忍一时,却不可忍一世!

小人也好,坏人也罢,原谅你是上帝的事情,我的任务是送你去见上帝!

“罪过,罪过,这魏宁下了地狱,阎王爷记得帮我多抽他几鞭子。”

张武心里呢喃着,朝众人说道:

“既然事情已经明朗,三皇子杀人是因为那魏宁做了恶,看不惯才起的冲突,那便与大家无关,只要三皇子想动手,纵使把魏公子安排到五十号狱,他同样会找上门出手,待会刑部堂官来了,大家如实上报便是。”

“这……”

曹斌一脸为难说道:

“武哥儿,我等把魏公子定性成邪恶的一方,死有余辜,只怕魏峥大人那儿不好过关。”

万事讲个理字,大人物都是要面子的,纵使他儿子真的无恶不作,你也不能讲出来。

不然魏大人脸上难堪了,岂能不收拾你?

要时刻谨记,你只是个狱卒,不能妄论权贵,更不能参与这种纷争。

“此言……有理。”

张武沉吟片刻,微微点头。

相比魏峥,大家都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小人物想要生存下去,自当如履薄冰。

“稍后我去找三皇子谈一谈。”

张武思索道:

“等到刑部堂官来了,便说皇子大人召他,直接领他去见三皇子,免得他找大伙问话,以三皇子的性格,应该会把此事一力承担起来,只要他率先把这事定了性,事情便与我等关系不大。”

“找三皇子谈?”

众人面面相觑,只觉有些天方夜谭。

不过,牢里能与三皇子说上话的,有胆量交谈的,还真就只有张武一个。

“武哥儿,大伙的身家性命,我的前程,可就都拜托你了!”

曹斌忍不住激动起来,拉着张武的手不放,满脸殷切。

狱卒们也是满目热忱,能不能安稳度过这一场危机,关键时刻还得看武哥。

在众人的目送下,张武径直走进官监。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6409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