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81章 丐头里根

第81章 丐头里根


今夜的月亮格外圆,如一轮圆盘挂在天上。

皇帝死了,病人和医护只是悲呼几声,便去忙自己的事情。

不管死了谁,世界照常转。

不会因为谁而放慢脚步。

张武静静看着窗外的月色,六感全开,听着外面病人的呼吸,用来判断大家是否熟睡。

古代睡得很早,日落而息,到了晚上十点,正是人们最昏沉的时刻。

确定众人都睡着……其实没睡也无所谓,没有谁会特别关注你,问起来也只是顶着寒风,去了一趟茅厕而已。

张武从床底拿出包袱,脱下睡衣,换上黑色夜行衣,运转缩骨功,变成中年刻薄男人的模样。

“我是麻五。”

心里自我催眠三声,张武很注意细节。

免得误打误撞,突然有人喊你真名,下意识应了,暴露身份。

掀帘看了看外面,某人似一道幽灵,几个闪身,来到医馆后院的茅厕旁,翻墙而出。

皇帝一死,五城兵马司的守备军会立即封锁京城,以防出现骚乱,每条街上都有官兵巡逻。

但这些人对张武全无威胁。

借着夜色掩护,他施展出大禹步,即便从这些兵卒面前跑过,众人也只会认为是一阵风。

不过他没这么猖狂,小心谨慎观察着街上的动静,时而加速,时而飞檐走壁,快速朝天牢潜去。

……

天牢,刑房,狱卒们兴高采烈赌着钱。

提牢主事不管事,司狱曹斌调走了,张武还不在,大伙彻底放了羊。

能偷懒便偷懒,能不动则不动,反正没人管。

打了钱要走公账,你只能拿芝麻,左右不过混日子,提升无望,努力无用,兢兢业业给谁看?

饿死了犯人,尸体无人清理,囚犯们大小便的粪桶满了,尿粪弄得满地都是,狱卒们也不管。

整个天牢臭气熏天,卫生环境恶劣到老鼠蟑螂乱窜,配上犯人们孤魂野鬼般的哀嚎,简直如人间炼狱。

杨三的资历最老,见不得天牢这般肮脏,倒是很想把大伙管起来。

可惜,他既没有武阎王打钱的本事和狠劲,也没有牢头的地位,只能徒呼奈何。

“唉,这帮同僚,不成气候。”

班房里,值夜的杨三坐在火盆边取暖,和睡在墙边木板床上没回家的老冯闲聊着。

皇帝一死,今夜宵禁,狱卒们穿着公服,还敢回家,不怕被拦。

厨头虽属天牢,却无公服,也不是正经编制,夜里哪敢上街?

被巡逻的守备军抓到,投入大狱还好,权当回家。

只怕把你当成贼人,不问是非直接打死,也好上报领功。

老冯紧了紧漏风的被褥口子,忍不住感叹道:

“还是武哥儿在的时候好,大家各司其职,牢里井井有条,例钱半天都不拖欠,真是干劲十足。”

杨三点头赞同说道:

“他那伤势,少说也得休息三五个月,前些日子我去探病,武哥儿还让我照顾那个丐头,出入天牢不要拦他,行个方便。”

“能傍上武哥儿,也是那乞丐的福分,以后街面上少有人敢惹他。”

老冯有些羡慕。

杨三说道:

“谁说不是呢,武阎王的威名可不是吹的,不服不行,不过我刚才巡牢时,发现那王里根的脸色有些不对,发黑发绿,躺在板床上盖着被子直抽搐,也不知是不是病了。”

老冯皱眉疑惑问道:

“他白天不是才回到牢里吗,有病应该去看过才对。”

“说不来,反正他能自由出入,总不至于死在牢里。”

杨三往火盆里填了几块炭,有些奇怪地说道:

“今儿那御厨着实有些怪异,往日里他做完午饭便走,也不管三皇子要不要加菜,今儿陛下驾崩,他突然夜里跑回来,给三皇子做了顿宵夜,还破天荒的亲自送进官监,这是良心发现了吗?”

老冯坐起来说道:

“你不提这茬还好,这几个月我与他背对背炒菜,总觉得他做饭时神色不对劲,也不知心虚还是怎地,经常手抖。”

“谁知道呢,他一个小小的御厨,怎么也不敢害三皇子吧?”

杨三压低声音吐槽着。

说起这等秘闻,老冯也没心思睡了,干脆穿上衣服,坐在火盆边,与杨三聊起了八卦。

班房屋顶。

一道黑影完全融入夜色,凭借敏锐的听觉,将二人的对话一个字不落听了个遍。

张武面沉如水,屋顶上有不少积雪,他踩在上面踏雪无痕,直向天牢后墙的巷子里跑去。

想入大狱,要么过两道门,然后经过刑房。

要么从镇抚司那边穿到重刑区。

这个时间,镇抚司的石门已关闭,狱卒们一定在刑房里赌钱,你照直走过,速度再快,也是冒风险。

来到巷子里,揭开青石地板,穿过地道,在尽头稍微把茅石板顶开一点点,努力用耳朵听,确定无人,张武才顶着茅石板爬出来。

一阵微风吹过,通道里老鼠吱吱叫了两声,病痛呻吟睡不着的囚犯们,也被冷风吹得紧了紧被子。

杂犯区四十四号狱。

两边牢房无人,对面三间也无人,一股恶臭自牢中传出。

张武轻轻推出一股掌风,将床上的被子吹飞,露出一具面孔溃烂,手脚全身千疮百孔的尸体。

张武眉目低垂,沉默不语。

自己先来看王里根,而不是萧景敖,本意是想让他看情况再喝毒药。

能活下来,有这么一个处事周全的手下,最好不过。

然而,小人物也有自己的觉悟。

你知道了太多的秘密,唯有一死,才能让恩主放心。

人活于世,讲究一个无愧于心。

张武待你不薄,给的银子足够买你十条命,只有主动喝下毒药,才算成全了忠义。

你自己主动报恩,与人家开口提醒你喝毒药,那是两回事。

“王里根。”

张武心头默念着这个名字。

即便几千年以后,自己经历过无数的人和事,这个名字,在自己记忆里也当有一席之地。

世人尽皆贪生怕死,包括自己也一样。

如若有一日,面对同样的情况,自己变成王里根,人家对你有大恩,这毒药,你会主动喝下去,还是能活则活,张武大约会选择——

后者。

………………

加更,感谢书友【《圣光骑士》】的爆更撒花,还有大家的波波奶茶,寄刀片,催更符,点个赞等等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64090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