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117章 互相掐架

第117章 互相掐架


天牢,阴森而又黑暗,屎尿的臭味环绕在鼻间,令人作呕。

狱卒们百无聊赖,在刑房里吹牛打屁,等待着天色暗下来,也好下值回家。

聊天总得找些新鲜话题,新来的狱卒便是大家调侃对象。

孙牢头疑惑问道:

“马安,我祖籍也是庐陵郡的,你爹在当地很有名气,你家境不俗,怎么会想到自坠贱籍,来当这劳什子狱卒?”

“唉,说来话长。”

马安唉声叹气说道:

“我爹身体一直不好,所以我很喜欢看医书,想找到治他的法子,奈何不是那块料,又心比天高,我爹死后,我去过京城,被地痞流氓入室抢劫,银钱全被抢走,差点被打死。”

“只好卖掉京城的宅子,拿着钱又回庐陵郡城开了家医馆,可惜医术不精,又长得面嫩,赔光老本,只好关掉医馆,四处谋生。”

“最终还是我那老舅看不下去,劝我不要眼高手低,你家已经落败,你也身无分文,先想法子活下去再说,便劝我自贬贱籍,来当狱卒。”

马安长吁短叹,神情落寞,把落魄贵公子的人设演到了极致。

几个狱卒互看一眼,尽皆面色怪异。

孙牢头问道:

“你跟你老舅关系怎么样?”

“不怎么好,我父亲说他心术不正,所以我很少见他。”

“你少见他是对的。”

孙牢头心直口快说道:

“民间有句话叫恨你有,笑你无,嫌你穷,怕你富,你这老舅没安好心,见你家落败了,便来踩你,要知道入了贱籍,三代不能入仕,还不能娶良民之女,这是要断你前程未来,让你永无出头之日啊!”

“我知道。”

马安露出一丝悲色说道:

“可我那个时候身上连一文钱都没有,只差去要饭,又从小娇生惯养,做苦力没劲儿,当小二手脚不利索,学人家混江湖又怕死,实在求生艰难,牢里管饭,能不挨饿便满足了,哪还顾得上贱不贱籍。”

“唉……”

众人心情跟着沉重起来。

孙牢头也是忍不住骂起来:

“这狗曰的世道。”

按理说,能当牢头,见惯各种黑暗,不该如此愤世嫉俗才对。

然而,这天牢,并不是京城的天牢。

而是永昌国天牢。

永昌郡城,原先是刘青的大本营。

朝廷发布征讨令之后,刘青也彻底撕破脸。

于景皓八年末,在影卫一番造神运动下,什么斩白蛇,梦日入腹,宣扬他是天命所归,而后自立为王,建立永昌国。

这天牢才建立不久,狱卒也仅有五个,牢中更没什么犯人,都不用值夜。

张武本想回京城暗中保护六叔。

但如今有了无上静心咒,不再怕刘苍山,自然要搞点事情。

作为一个穿越者,他经常有突破性想法。

关注你的那些人,都知道马六是你的破绽,你也清楚他是你的破绽,为什么还要被牵着鼻子走?

只要没有灭掉刘青,六叔便有利用价值,朝廷就得依靠他对抗影卫,性命无忧。

可你自己呢?

不论你冒充谁,只要去京城,在皇室的耳目之下,都很难藏得住。

你前两次的身份麻五,劳九,尽是突然冒出来的人物,而后暴露。

你必定吃一堑长一智。

第三次,总该弄个经得起查的身份吧?

人家有智囊团,预判你的预判并不难。

你以为你开个医馆,苟过五年,很聪明。

实则全因人家懒得搭理你。

你能想到开医馆,研究药物,贩卖药材,掩盖你炼药的事实……人家又怎么会想不到?

你觉得合情合理,不过自欺欺人而已。

人家想查你,只需追踪各大医馆药铺的药物流通情况便可。

你想研究解药,便需要用到天文数字的药材,这是怎么都无法规避的事情。

更何况你只进不出,只收不卖,莫非药材进了鬼肚子里?

甚至你前脚一走,关闭医馆,不再消耗药材,萧景翊便猜到你成功研究出了解药。

解药在手,必定回京城救马六,不管你变成任何人,只要盯死马六,还怕找不到你?

而你被找到的下场便是——抹杀!

除非你有足够大的利用价值。

比如,你超乎所有人预料,来搞刘青,皇室可就不急着收拾你了。

半步大宗师,花一千万两银子都买不到,朝廷不但不动你,还得努力帮你掩盖踪迹,掩藏身份。

而后——

拼命给马六加官进爵,把六叔当大爷伺候。

用他安抚住你,让你可劲发力搞刘青。

张武这一招化被动为主动,妙不可言。

从被牵鼻子,变成牵朝廷鼻子。

当然这样也很危险。

你一直捏着解药的药方不给,耽误萧景翊修炼,人家耐心是有限的。

“萧景翊应该到少林了吧?”

张武心里暗暗嘀咕着。

释菩提想看咱跟萧家掐架,其实——

我也是这么想的。

……

少林寺后山,有一篱笆院子,浓郁的檀香味笼罩着小院,令人心神宁静。

“施主,我祖师在休息,你不能打扰他。”

小沙弥对突然出现的白袍男子很是惊惧。

他小小年龄已是一流高手,由释菩提亲自调教。

但来者周身仿佛有一道气墙屏障,令他无法靠近。

不需多问,这人他挡不住。

“阿弥陀佛!”

洪亮的唱号声缭绕于后山,释菩提很给面子的出来恭迎道:

“老僧见过大皇子。”

“王大爷,这五年真是委屈你了。”

萧景翊白衣如雪,神韵独超,似笑非笑。

释菩提面不改色回道:

“老僧不知你在说什么。”

“王大爷,张武能研制出练气丹的解药,你居功至伟,解药你可以留下,但药方还是给我比较好,免得招来祸端。”

“……”

释菩提脸黑得像锅底,暗恼问道:

“是不是张武出卖了老僧?”

“当然是他。”

萧景翊很肯定地道:

“如果不是他,我又怎么会知道王大爷你拿走了药方呢?”

“可恨!”

释菩提暗怒不已。

人面兽心,反手一刀,着实可恶!

但事到如今,他也只得将药方交出。

萧景翊看过几眼方子,不由啧啧称奇道:

“集思广益果然没错,众生的智慧才是无量的,这厮着实不容小觑。”

“这等奇才,大皇子确实应该小心些才是。”

释菩提放起了暗箭。

萧景翊点头说道:

“我会小心的,王大爷您慢歇着,我先走了。”

“大皇子慢走。”

释菩提双手合十,躬身作揖。

直至萧景翊的气息彻底消失,他脸上的恼色才散去,平静而又从容。

千年灵药难得,没有你贡献的几十株灵药,张武炼不出解药。

释菩提早便晓得自己会暴露,也明白去弄解药,会与萧氏皇族产生裂痕。

但再给一次机会,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人生是一场博弈,大势力之间尤其如此。

在没有练气丹解药之前,你需要敬萧氏皇族八分。

如今解药在手,萧家少了拿捏少林的手段,你只需敬他五分便可。

此消彼长。

再等萧家老祖一死,便不是你敬朝廷,而是朝廷敬你!

“千年的蛰伏,少林,该崛起了。”

释菩提屹立在院子里,金色袈裟在夕阳照耀下闪闪发光,将他衬托得犹如佛陀临尘。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6408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