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182章 在下北斗

第182章 在下北斗


以貌取人,看着可欺……那便等于可以欺负。

孔凡是这么认为的。

对于师父的眼光,他从未怀疑过。

师徒俩暗自嘀咕了一句,老道抱拳问道:

“不知小友尊姓大名?”

“马武。”

这个名字,张武讲得很熟练。

老道点头再问道:

“不知马小友师出何门?”

初次见面,刨根问底,自是不合适。

不过你想吃我的金丹,自然要交一些底细。

张武说道:

“我……只是一个野修……偶得神功,才有所成就。”

此刻的出场方式,野修很符合人设。

这老道少说也是个大宗师,张武饿了两年,又悲伤过度,境界消退,打起来未必是这老道的对手。

饭都吃不饱,肌无力,先想办法骗一颗武灵丹再说。

对于他的回答,老道并不意外。

野修没人爱,没背景,全靠自己天赋和努力修炼,混得凄惨是理所当然的。

不凄惨便说明此人要么卑鄙无耻,无恶不作,要么奇遇惊天,命运之子,都不好招惹。

抚着白须,老道思考片刻,心里有了主意。

“马小友,我看你似乎很想吃我炼出的金丹?”

张武心里暗骂一声无耻,但还是点了点头。

老道笑着说道:

“给你一颗也无妨,但一颗只是治标不治本,吃完便没了,老道不才,家底还算丰厚,金丹管够,不知马小友可愿意追随于我?”

“追随你?”

张武转身便走,杵着木棍,身形佝偻,只留给师徒俩一个后脑勺。

“……”老道。

“……”孔凡忍不住吐槽道:“师父,这家伙脾气挺大,好像没有将你放在眼里。”

老道满脸黑线,狠狠瞪了自己没情商的徒弟一眼。

他什么情况我不清楚吗?

你多嘴讲出来,师父的脸往哪放?

孔凡缩了缩脖子,挠头嘿嘿装傻起来,不过小心思却是没停。

“师父,既然他可欺,那我们欺他便是,何必与他费口舌,直接镇压了,把丹药给他喂下去试药。”

“若是有毒,他也就死翘翘了,咱就地把他埋了便是。”

“若是无毒,我们可以诓骗他药中有毒,让他乖乖听话,不然不给他解药,反正他又不清楚丹药不是我们炼的。”

老道斜睨自己徒弟一眼,有些意外自己徒弟算计得这么清楚。

不过,终究还是嫩了一些。

当下传音说道:

“若是人家吃了丹药,知道有毒,宁死也不屈服于你,你当如何?”

“这……”

孔凡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武道高手,但凡有所成就的,骨头都硬,心气都高,不然不可能有大成就。

这马武连自己师父都看不上,简直傲到天上去了。

想以毒药威胁他就范,确实有些难。

“师父,那我们该如何是好?”

老道面色严肃教导道:

“小凡你要记住,御人有三乘手段。”

“下乘手段以卑劣之法御人,如下毒、逼迫、要挟,这些法子最易受反噬。”

“中乘手段以利益御人,如钱财、名利、丹药,这些法子可以让人听命于你,但难以收服人心。”

“而真正的上乘手段,以道德降服人心,如忠义、仁厚、为民请命,只有让别人发自内心的敬佩你,才会甘愿为你效命。”

顿了顿,老道目光深邃说道:

“师父此行受邀去葵魔宗,有身死之劫,需找个人挡死,这马武野修一枚,无牵无挂,只要收服他,事情便算成了一半。”

“好吧。”

孔凡撇嘴应一声,默默思考起来师父刚刚讲的道理。

而老道也朝张武喊道:

“道友请留步。”

“我留你妈买批。”

张武不但不停,反而走得更急,只差扔掉拐杖狂奔。

短暂交流,他便已看出这师徒俩不是好货色,对自己有所图。

不是说实力高,就没好人。

只是概率很小,十万分之一都不足为过。

好货色,不奸不滑,不贪不占,早被人吃了,害了,不可能修成大宗师。

修炼是残酷的,资源有限,明争暗斗,全靠争抢,能从无数人中脱颖而出,心眼至少八百个,决计不会出现凭白送你好处,然后无脑臣服的场面。

见张武健步如飞,看似杵着拐,却走出了残影,老道面孔抽搐,黑了脸。

好不容易遇着个合适的挡死人选,绝不能轻易放走。

当下拎起自己徒弟,施展身法,似野牛冲撞般赶上去。

感应着身后传来的巨大声势,张武想也不想,丢了拐便一个抵线式弓步刹车,铲得地上沙石四溅……反身朝自己的老巢溪潭山谷蹿了出去。

直至来到风水格局边缘,身体被雾气笼罩,张武才转身看了一眼。

老道果然不敢乱闯,驻足在远处,面露忌惮之色。

他徒弟挡不住煞气,全身颤抖,面色发白,双臂抱着自己,像是要被冻僵。

于是……

张武也颤抖起来,装出瑟瑟发抖,我很不好受的样子。

演戏演全套,既然是闯进去采药的,与布置这风水格局之人没关系,你都进入了雾气深处,不受治便露馅了。

老道后退十丈,用力大喊道:

“马小友,你这是何苦,我师徒并无害你之心啊。”

张武牙齿打颤,结结巴巴说道:

“没……想害我,你你你你……追我干什么?”

“……”

老道无言以对,只得语气缓和下来安慰道:

“马小友,你误会了,我追你是想给你金丹,想与你认识一下,与你个人情。”

“那你把金丹丢过来。”

张武讲话难得的顺畅了一句,舌头也利索了一些。

这一回老道没有再讲废话,从孔凡手里拿过那颗剥开金纸的武灵丹,抬手射了过来。

张武蹙起眉头,没有用手接,直接屈指弹了回去。

“换一颗。”

老道无奈,有人试药,总好过白跑一趟。

当下又将一颗没有剥开封蜡和金纸的武灵丹丢过来。

张武认真检查一番,确定封蜡上没有小窟窿眼,与自己当初调配出来封蜡的颜色、硬度、气味,完全一致,不是剥开以后做了手脚,才又封的蜡。

当下捏碎封蜡,撕掉金纸,闻了闻,舔了一口,确定药效正确,最后一口吞下。

老道死死盯着他,心灵感应全开,想要探究他中毒没有。

直至半刻钟后,张武骤然睁开双目,像是有两道精光射出。

“好厉害的丹药。”

老道发出惊叹,忍不住也剥开一颗武灵丹,仰头吞下。

全然没有注意到……

张武看他磕药的眼神,有些怪异。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6408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