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267章 最后一曲

第267章 最后一曲


眼见姬莫愁四人扑杀过来,心情躁郁,痛苦不已的陈老魔杀心大起。

他身体本钱再雄厚,也经不住一直催动胯下血管重生,这需要消耗海量的精神气血,会把他活活耗死。

“真当我老了,便可欺吗?”

陈老魔怒喝一声,双目暴瞪,左手拉开裤腰,右手似天刀,低头朝胯下狠狠连根一削!

在闷哼声中一团血花“噗”的一下溅穿了布料。

剧痛过后,他彻底轻松了……

其实这破阳丹毒很好破解。

沾在人身上,会引起阳气泄露,只需把胯下的东西切掉,断掉自燃源头,当可化解危机。

事后催动血肉,还可以再长出来。

难度主要在于跨不过心理这道坎,下不去狠心自切宝贝。

而此刻姬莫愁和三大长老已包围过来,四位无上宗师组成战阵,尽皆使用长生宗的看家绝学无天劫剑,一道道绝世凌厉的剑气从他们指尖弹射出来,气劲爆涌,顷刻间将陈老魔全身上下覆盖。

“感谢尔等雪中送炭!”

陈天生狞笑一声,苍老身影骤然模糊,只在原地留下一道龙形虚影,被剑气洞穿虚化。

葵魔宗的升龙八步被他用出来,宛若上古神龙般逍遥自在,给人一种可以飞天遁地,御风乘云的既视感。

这不是身法,而是道法!

一闪之间,他真身已冲向虚弱的大长老,在向前扑杀的同时催发功力,浑身衣袍鼓起,似铁钢般坚硬,双爪如龙,遥遥一吸。

轰隆隆!!——

空气剧烈震荡,狂沛无俦的吞噬力量自他双掌之中爆发,地上的碎石纷纷被卷起,天地昏暗,风云色变。

“来得好!”

大长老早有所料,面色威严,微眯着双目,满头白发被吸得倒卷向前,然后……

转身便跑!

与陆地神仙对拼,绝对是找死,即便对方受了重伤。

战阵的意义在于扬长避短,你追我便跑,其余三个人痛殴你。

你不追了,我便回头骚扰你,这才是以多打少,以弱胜强的生存之道。

但他雄躯才迈出一步,就变了脸色。

强烈的失重感让他双脚离地,体内血肉功力像开闸泄洪般流失,根本不受他控制,让他皮肤瞬间出现了更多褶皱,显得越发老迈。

“锵锵锵——”

一道道惊天剑气袭来,爆发出的气劲光芒刺目无比,空气都被摩擦出恐怖炸鸣,将陈老魔淹没,整个山顶都要被削平了。

大长老只觉身体一松,狂沛吸力骤止,不做他想,被吓破了胆一般撒腿便跑。

他实在无法想象,这陈老魔受了重伤,裤子都被血染红了,还自切一刀,元气大损,怎会还有这般凶威?

他一走,其余三人压力骤增。

陈老魔好似莽荒巨龙游荡于山顶之巅,不停躲避剑气,神态轻松,如同戏谑三猴,越打气息越强。

他不止双掌能爆发吞噬力量,身上窍穴也能激荡吸力,神出鬼没,无迹可寻,只要被他靠近三丈之内,气血之力便会凭空流逝,被他莫名吸走。

这也就是他懒得浪费精力,否则迈步之间牵动天地大势,精神契合日月星空,天人交感,三五招便可将几人拿下。

但发动大招要浪费生命力,他还要留着体力去追杀张武,完成自己夺壳长生的美梦。

姬莫愁三人惊骇之余,身体和精神都在极速衰弱,也终于明白自己与陆地神仙的差距。

神仙就是神仙,没有凝聚出顶上三花,皆是蝼蚁。

“退!”

眼看拿不下陈老魔,姬莫愁暴喝一声,心里对大长老很恼怒,曼妙身形似闪电,直朝山顶斜坡下冲去。

“哪里走?”

陈天生狂喝一声,不再戏猴,整个人面色一正,变成了一尊广袤天空之下的盖世魔王,睥睨众生。

在他的恐怖气势之下,三大无上宗师只觉天地消失了,无尽大地上只傲立着陈老魔一人,他身后是浩瀚的天空。

“噗——”

三人齐齐口喷鲜血,如遭雷击,完全承受不住陈老魔的精神力量。

“弟妹,从了我,是你唯一的出路。”

陈天生桀桀桀大笑,头上所剩不多的枯发在风中飞舞,浑身红色的血气缭绕,不断没入毛孔之中,都是他从三人身上吸来的。

姬莫愁汗毛倒竖,只觉自己不受控制的凌空飞了起来,被对方双掌中狂暴的吸力摄起,跟着周遭的破石碎木被气劲卷向对方,忍不住惊恐大喊道:

“祖母!”

此声一出,天地瞬间安静了。

山顶上一片残败狼藉,四处都是被剑气洞穿的窟窿,灰蒙蒙的雾气笼罩着山头。

但在斜坡尽头那位老妪出现的瞬间,满山雾气违反常理的化散在空中,雨过后低沉的阴云也逐渐散开,整个山顶满目疮痍,却不知为何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假象。

当老妪行至近前的那一瞬间,云破天开,和煦的阳光照射在她身上,五色光环若隐若现,犹如神佛降世,普照天地。

陈天生双目瞪圆,心里忍不住的发毛,不敢再妄动。

这种景象他见过,大坤王朝,给他灌顶记忆的唐展,去葵魔宗找他时,便是这种场景。

一举一动都可以影响到天象,真能用心灵沟通天地之力。

不是人间神灵,也不远了。

不过,对方同样苍老,寿元无多,而且只是练气修身,不精通杀伐之术,真打起来,倒也不至于太怕。

衡量了一下彼此的实力,陈老魔目色深沉说道:

“姬明玉,真没想到,你与我同处一个时代,相差不过十岁,佛道双修,竟能修炼到这种程度。”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陈道兄,放下心中魔障吧。”

老妪的声音不高,但有一种玄之又玄的神秘力量。

只是一句话,便令陈天生心里产生一种解脱的念头,只觉自己像一头罪孽深重的恶龙,要被封死在古井深谭之中。

他不断倒退,运转身法,转身便想走。

但老妪念起了经,上古圣贤般的诵经声在山顶回荡,引得天地共鸣,轰隆隆作响。

陈老魔瞬间僵硬在原地,瞳孔涣散,精神离体,像是被拉入道境幻象之中,接受古老的洗礼。

“呐!——”

唢呐声,再响!

仿佛在为他的落幕吹奏最后一曲。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5863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