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299章 我得长生

第299章 我得长生


这世上,能够离地二三丈,凌空虚渡的强者,张武只见过一个,那便是他自己。

而今,出现了第二个。

五色光环高高挂在夜空中,笼罩着那一道白衣胜雪的苍老身影,从天地尽头缓缓飞来,宛如老仙飞升,逍遥而飘然,有超脱万物的无上气质。

不过,这世上没有谁能真正做到在天上飞。

一口气力竭,依旧要落地。

须发皆白的蒋明庭,脚尖轻轻一点孤岛上突起的山岩,再次腾空飞起,真似下凡的神仙飘在空中,慢慢落于蒋藏经身旁,脚踏湖水而不入,始终离地半寸。

“弟子,叩见宗主!”

整齐划一的呼声响彻八方,惊了天上云气。

一抹又黑又重的乌云自远方飘来,裹挟着雷电,遮住夜空中的皓月,仿佛月光都自惭形秽,羞于抢夺蒋明庭的风头。

“父亲。”

蒋藏经拱手行礼,面色复杂,内心隐隐憋闷着一股无处发泄的火气。

这一场闹剧,明明可以一句话阻止,却演变成了同归于尽的下场。

蒋天河还有最后一口气,但生命之火燃尽,人间神灵都救不回来,至多再吊两年的命,也要埋身黄土。

若起冲突的是别人也便罢了。

可他们两个。

一个是你亲孙子,嫡长孙,清虚宗众望所归,无可非议的继承人。

便连我这个二叔,寿尽之后都愿意让位给他当宗主。

另一个是你最宠爱的小儿子,武道护法,威震内外。

蒋忘古出山混江湖,惹是生非,让你这当爹的擦了那么多次屁股,都没舍得骂一句。

如今怎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俩拼死,才马后炮一般出来露脸?

蒋藏经心生悲意。

长生就那么重要吗?

置血脉亲情于不顾,以自己的子孙为诱饵,只为将那个“疑似长生”的人引诱出来,究竟有多么的人性薄凉,丧心病狂,才能做到这等地步?

老四为了长生,炼红丹,灭人性,丧伦理,有其子……必有其父。

蒋藏经很想大声质问自己的父亲,何至于此?

但此刻大敌当前,老四尸骨未寒,刺杀他的敌人也未抓到,实在不是父子生出间隙的时候。

而蒋明庭半步人间神灵,可撼动天象,洞彻万物,对于儿子的心中所想,两人相距不过半丈,岂能无感?

然而,他并不在乎。

我若得长生,千秋万载而不死,自有子孙无数,世代满堂。

我若二十余年后寿尽老死,自己都不得超脱,又哪管得了子孙和睦,兴衰荣辱?

我活着,才有一切!

我死了,万事皆休。

蒋明庭身姿挺立,注视着脚下的湖水,和蔼说道:

“张道友,休再下潜了,湖底并无出口,也无地下暗河,反倒有老道我布置的九龙冰封格局,凝聚天地之力,连湖底之水都可冰冻,再潜下去,天地寒气侵入骨髓,即便你将要修成陆地神仙之境,有纯阳之体,亦会有大麻烦。”

辽阔的湖底,放眼望去密密麻麻尽是冰锥,让人仿佛置身于冰封世界,冷意刺骨。

再加上心头回荡着蒋明庭的声音,让两腮鼓胀的张武心生寒意。

“大意了。”

此乃清虚宗的地头,人家经营几千年,世世代代皆出陆地神仙,布置的手段不知有多少,贸然出手,自取灭亡。

不过,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

张武将全身内气运于脚底,用力一蹬,似炮弹般射出,朝远方游去。

然而下一瞬。

“轰隆隆——!”

十丈深的清虚湖骤然暴动,一道狂猛无俦的龙卷巨浪从湖底掀起,将张武卷入其中,任凭他运转护体神功,一块块肌肉隆起似钢铁,雄壮魁伟的身躯犹如魔神,都无法抗拒这沛然巨浪。

随着蒋明庭右手向上虚托,湖面怒分两江,露出不断上升高达三丈的龙卷水柱,以及被困在水柱中奋力挣扎的张武。

这般可怕违反常理的景象,直让观战的众人惊呼出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便连姬莫愁都被惊住了。

这不是武道。

而是天威!

水柱中,张武眼冒金星,气血翻腾,疯狂的水流死死裹着他,让他完全无法自持。

直至,蒋明庭虚托的右手翻转,向下一压,龙卷水柱轰然溃散坠落,分开的湖水被填满,只余傀儡般的张武跪在湖面上,犹如被定住了心神,无法动弹。

“张道友,何苦来哉?”

蒋明庭叹息道:

“老道只是想请你回宗喝口热茶而已。”

眼见张武被俘,姬莫愁震惊之余,心里充满一种怪异的感觉。

她是世上对张武少有了解的人之一。

旁人无从知道张武的根底,姬莫愁却明白这家伙绝对是陆地神仙。

而且极度强大、神秘、低调,难以揣度。

这家伙稳健得犹如活了几千年的老苟,纵观他在大坤时期,在葵魔宗,在与陈老魔斗法的时候,从未拿出过真正实力,更不与人正面战斗,全都是以智慧取胜,以毒药等外力治敌。

至于他自身的实力如何,有什么手段,修过多少神功,都练到了什么层次,只有鬼才知道。

用自己祖母的原话来讲,此子与人对敌,能用出两分力,便已是极大的尊重。

但凡再多用一分力,陈老魔早都死到渣子都不留了,又岂能有机会对峙七年之久?

这般神秘莫测的人物,即便蒋明庭凶威绝世,能够凌驾天人之上,用精神驾驭自身以外的物质,也不可能轻而易举的将张武擒住。

“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姬莫愁脑子有些混乱,努力思索着不对劲的地方。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张武的根底,蒋明庭笑得很慈祥,只需用这张武做一番试验,确定夺他肉身可长生,大计便成了。

“张道友,你杀吾子嗣蒋忘古,但老道慈悲为怀,不愿冤冤相报,你便归顺于我,做个门童如何?”

“到也可以。”

张武缓缓点头,脸上露出一丝诡异莫名的笑容。

蒋明庭一怔,心生警兆。

骤然扭头看向清虚宗深处,心神像是跨越了夜空,恍惚看到了又一个张武。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473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