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332章 帝易之殇【二】

第332章 帝易之殇【二】


  金铜宫殿内,咣当咣当的巨响震天动地,宛若两头正在搏杀的恶龙将要出渊,令周围的人全都面色发白,承受不住穿透耳膜的力量,不断倒退。

  转眼间,双方已过了数十招。

  帝易并未被一两招之间镇压,身躯虽血花四溅,残破不堪,但他宛若浴火而生的太上战神,长啸连连,战意超天,浑身都在发光,极速修复己身,像是要在燃烧中超脱出这方世界。

  而叶屠尘则像一头凶残的金翅大鹏,气息喷涌,神力无疆,双手化作金色的狰狞鹏爪,轰出重重爪影和气劲,欲要屠龙,食其脑髓鲜血。

  宫门三十丈内围观的人群,只剩下各教长老,无上宗师,其余人根本站不稳,也看不清气劲暴风雨中的战况。

  蒋雨梦勉强站稳,死死抓着蒋藏经的手臂,身躯颤抖问道:

  “父亲,情况怎么样?”

  “无上宗师是人,而陆地神仙是仙,人力岂能撼仙,即便进入太上忘情状态,落败也是迟早的事情。”

  旁边的各教长老也都赞同点头,尽皆双目微眯,似看非看,眼睛跟不上,只有用精神才能感应到里面的情况。

  蒋雨梦悲伤呢喃道:

  “帝易哥哥说的‘他’,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蒋藏经想了想,悄悄传音道:

  “应该是长生事件的幕后黑手,以帝易为棋子,搅动风云,图谋不轨,想要把这些陆地神仙一网打尽,以便证道成神。”

  “也就是说,这个人一直暗中控制着帝易哥哥?”

  “应该是。”

  蒋藏经颔首叹息,心里的希望再次破灭。

  帝易逃不出魔手,也就谈不上修成人间神灵,他出世太晚,如今是老不死的天下。

  蒋雨梦恍然道:

  “这四十年,帝易哥哥被追杀,很多次潜伏到清虚宗找过我,我那个仆人便是他,怪不得帝易哥哥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不记得我了,不要伤心,一定是他又被人修改了记忆,幕后有一双看不见的手,一直在操控他的命运。”

  蒋藏经惊诧不已,连忙问道:

  “他还说过什么?”

  “帝易哥哥说,他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过来的,那个世界有高楼大厦,飞机大炮,还可以探索宇宙,神奇无比,但他经常犯迷糊,只有进入太上忘情状态的时候,才能清醒一些,又告诉我这些不是他的记忆,而是属于真正的张武,这个人神秘莫测,替身众多,帝易哥哥尝试着反抗过,杀了几个替身,但面对真正的张武,他就像一只初生的羔羊,只能任凭拿捏,没有反抗余地。”

  “真正的张武?”

  蒋藏经心里莫名的发毛,冷汗直冒,惊觉自己闺女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触碰到了禁忌存在,心急传音问道:

  “雨梦,这些话你可还与别人说过?”

  “没有。”

  蒋雨梦连连摇头。

  蒋藏经面色严肃道:

  “这些话你一定不能对任何人讲,否则会给我们招来泼天大祸。”

  叮嘱完,又忍不住问道:

  “帝易可曾讲过你爷爷的下落?”

  “讲过。”

  蒋雨梦点头传音道:

  “他最后一次见爷爷,是在一处金属矿场,帝十三来援,与爷爷动了手,龙雀匕都被磕飞了,后来帝易哥哥莫名晕了过去,醒来便迷迷糊糊回到太上教,鬼使神差的暴露了身份,开始被人追杀。”

  蒋藏经脸色一白。

  不用多想,自己亲爹蒋明庭已经死了,与帝十三同归于尽,这才双双失踪。

  “这个真正的张武太可怕了,两位半步人间神灵,就这么被他轻易算计死了。”

  蒋藏经不寒而栗,强迫自己面不改色,不要看四周。

  他断定,真正的张武,一定也来了!

  毕竟,帝易这等人物,惊艳千古,就算当棋子,也必定是最重要的一枚。

  蒋雨梦泪眼朦胧道:

  “父亲,能不能帮我找找张武?”

  “你想干什么?”

  蒋藏经面色微变。

  蒋雨梦哀求传音道:

  “我想求求真正的张武,放帝易哥哥一马,他答应过我,只要在这一役中活下来,便自废功力,带我归隐山林,当普通人,从此不再过问世间纷争。”

  “这……”

  蒋藏经全然没料到,自己闺女竟与帝易私定终身了。

  但清虚宗已经答应与屠龙门联姻,只要叶屠尘在,岂敢反悔?

  但此刻,作为父亲,蒋藏经还是一咬牙,发动精神感应,搜寻起人群中的强者。

  可惜,一无所获。

  张武五气朝元,时刻都得运转天心诀,还得躲到登上山顶的南天门外,否则四周全是金铜建筑,立时遭雷劈,又岂是蒋藏经能感应到的?

  “老不死的真不少,若是全吸了,抛开意外因素,我成神的概率,应该能到八成。”

  张武扫视人群,发现了很多神秘存在,各个磁场旺盛,如龙如魔,不过他却暗暗摇头。

  利益,往往伴随着风险,真跳出来收割,你便中计了!

  至于帝易,着实有些出乎张武的预料。

  两次灌顶,都没镇住这家伙,依旧保持着原有的自我,头脑清醒,知道自己不是真正的张武,惊艳至此,直让某人心生爱才之心。

  可是,张武进入太上忘情,进行过计算。

  大乾的张武死了,只有太上教的张武也死掉,让全天下人都知道“长生张武”死了,而且是众人眼皮底下看着死的,才最符合自己的利益。

  让“张武”彻底消失在世上,才方便自己改头换面,金蝉脱壳。

  “不过,在此之前,作为我张武的替身,当今世上,谁人敢欺!”

  张武缓步走进巍峨的南天门,脚下云雾缭绕,身影朦胧,径直向金铜宫阙走去。

  帝易奋力搏杀,白蓝长袍染血,犹如冬日里傲骨不屈的血色梅花,拼命对抗,但依旧不敌叶屠尘,身躯残破,被震得几乎四分五裂,已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噗——”

  他口中鲜血狂喷,被一拳轰飞出十多米,狠狠撞在金铜墙壁上,让整个宫殿一阵摇晃,燃烧的气血已枯败,眼神都暗淡了下来,已无力再站起。

  “终于要结束了吗?”

  帝易平静接受着自己的结局,没有悲,也没有伤,只是有些落寞。

  他扭头看向门外,人群中泪如雨下的蒋雨梦,难得露出一丝温情。

  而后,面色骤然凝固。

  远处,那一张脸,熟悉而又陌生。

  是自己,也不是自己。

  就像命运的枷锁,牢牢控制着自己的人生。

  “你叫帝易。”

  耳边余音环绕,如龙象吼,如大道音,如众生开悟,直达彼岸。

  “我叫帝易!”

  刹那之间,帝易心魔尽散,头顶三花聚气,栩栩如生!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4101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