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第460章 最后一刀

第460章 最后一刀


  龙寿元年,老龙帝凭借凝聚众生愿力之法,成功突破十万岁,开启新的纪元,故称“龙寿”。

  这一年。

  穷奇王擅闯禁宫,袭杀龙后。

  老龙帝亲自出手,联合诸王,毙穷奇王于高天之上,令其含冤而死。

  临终前,穷奇王在不甘愤怒中血迹自己,导致方圆万里下起泼天血雨,诅咒真龙神朝五百年内必亡,诅咒老龙帝不得好死,诅咒龙后永坠无间。

  天下皆惊,神都不宁。

  许多精通占卜的远古生物,都认为真龙神朝将从这一日开始衰败。

  老龙帝杀穷奇王,虽威慑了群雄,斩除了不听话的臣子,但也相当于自断一臂,削弱了神朝的实力。

  自古以来,帝王杀戮过重,都会丧失人心,江山崩坏。

  太古时代,有人皇曾建立一方古国,就是因为后代皇帝不仁,大肆剪除能臣,导致下一任继位者无人可用,才亡了国,弄得人族分崩离析,地位急剧下降,成为远古生物眼里的食物。

  ……

  张武本准备出手斩草除根,免得留下因果。

  但他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老龙帝的狠辣远胜于他,悄无声息将穷奇族的各种后手拔掉,藏匿起来的族老全部诛杀。

  翌月。

  缉凶司三千高手齐出,大肆捕杀穷奇王族后代,累死者近万,十代以内全数杀绝,余者被捕入狱不计其数。

  远古四大凶族之一的穷奇王族,转瞬覆灭。

  万族皆惊,老龙帝的权势重回巅峰,号令天下,莫敢不从。

  就连动荡不安的边境,都在老龙帝亲自出手后,变得安静了许多。

  没有人知道信仰之力,能不能将他推上八道境,不占大帝果位,但拥有八道境的实力,相当于另类证道。

  若能,寿元将不再是困扰老龙帝的问题,他至少还能再活几十万年,真龙神朝有了两位八道境大帝,足以改变整个大荒的局势。

  貌合神离的大鹏神国、神虎古国、帝龟神国,都不敢再轻举妄动,以免被掀翻了统治。

  ……

  大狱里阴森如渊,人满为患。

  一间间沉重的石室里不断传出怒吼声,锁链钉穿了他们的琵琶骨,锁住一身法力,血流如注,腥气冲天。

  “冤枉啊,我没有穷奇血脉,为何抓我?”

  “臣与穷奇王不共戴天!”

  “穷奇老贼,我恁你先祖。”

  大树一倒,人心隔肚皮,为了活命,出卖祖宗不是什么太新鲜的事情,许多见风使舵之辈奋力痛骂穷奇王,想要摆脱关系。

  然而,龙帝不会来看他们,缉凶司的差役也不会闲着没事干给他们上报,结局已经注定,跪下也迟了。

  当然也不缺乏硬骨头,知道连无关人等都牵连了不少,穷奇一族必灭无疑,干脆破罐子破摔,骂个痛快。

  “龙帝无德,天必灭之!”

  “枉我等以真龙神朝子民为傲,龙帝昏庸,残害无辜忠良,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穷鬼,以血肉生命起誓,若有轮回,下一世定叫龙帝不得好死。”

  “嗬嗬嗬,地狱之门将开,龙帝,我们在下面等着你。”

  “……”

  往日里许多身份高贵,光鲜亮丽的大人物,全都乱骂起来,咆哮声响彻大狱,怨气滔天。

  各种诅咒在狱中爆发,形成一道道直冲天际的黑光,令宇宙中的紫薇帝星不停晃动。

  若非真龙神朝气数未尽,光是这些无辜强者的怨气,便能把老龙帝活活咒死。

  大狱尽头。

  虎彪面目狰狞地从九百九十号狱走出来,冰冷的钳子上沾满血迹,多日来的施虐让他浑身煞气滚滚,宛若血腥屠夫。ωWω.GoNЬ.οrG

  张武站在石室外,倚着墙,双臂抱胸问道:

  “怎么样,出完气了?”

  “差不多了。”

  小胖虎心头郁气泻尽,出了一身汗,神清气爽,嫌弃地将大钳子咣当一下丢在地上说道:

  “雷叔,你传我的阎君十八招,我已尽数悟通,要不再传我点别的?”

  七道境王者,必定有绝活和了不得的奇遇,虎彪眼馋已久。

  穷奇王被搞死的事情,别人不清楚,他却心知肚明,肯定是雷叔下的狠手,心里又敬又惧,再不敢对武阎王放肆。

  张武摇头说道:

  “我所修的东西,不太适合你。”

  压箱底的功法,张武不会传,免得再造一个逆徒。

  至于祖龙古经等法门,六臂恶虎没法修炼,传下去意义不大。

  小胖虎也是个天之骄子,未来的奇遇不会少,用不着张武多干预。

  “雷叔,这穷怪怎么办?要不要……”

  虎彪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

  穷奇王都挂掉了,按理说,穷怪是可以杀的。

  但他头上的龙角,说明他有真龙血脉,而且极其浓郁。

  其母乃是老龙帝的第六代孙,也是龙帝的子孙之中,少有没有被熬死的龙族公主。

  论亲属与血脉、辈分,比龙静萱强得不是一点半点,很手龙后喜爱,常年陪伴在侧。

  即便因为穷奇王的死,这位龙优公主已被囚禁深宫,那也不是好惹的。

  谁杀了她唯一的儿子,将来脱困,定要血债血偿。

  张武想了想说道:

  “我来与他聊几句。”

  真龙神朝乱不乱,主要看居心叵测之辈多不多,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老龙帝弄死穷奇王,穷怪若是脱困,必定报仇。

  至于放虎归山。

  张武不怕他成长,就怕他不成气候,扰不乱这真龙神朝。

  但前提是,此子不能对自己的恨意,大过老龙帝,把自己当成主要报复目标。

  “穷怪公子,别来无恙?”

  “是你?”

  穷怪艰难地抬起头,双翅折断,全身千疮百孔,血肉都被剃得没留多少,但一股生机又在他体内激荡,带给他极强的生命力,保证他不死。

  这不是虎彪喂的丹药,而是穷怪的底牌手段。

  出身高贵,不只是血脉强大,还拥有许多小修士无法想象的底蕴,动起手来完全不是一个档次。

  “是我。”

  张武淡淡点头说道:

  “虎彪的因果你已还得差不多了,你我之间本无仇怨,我也不欲为难你,只问一句,我放你离开,你准备怎么报答我?”

  “你敢放我?”

  穷怪眼里闪过一丝不信,狱中什么情况他心知肚明,一副赶尽杀绝的架势,岂会放过他这个穷奇王的亲子?

  “有何不敢?”

  张武淡定说道:

  “寻个你穷奇族的嫡系后代,替你死在狱中,偷梁换柱,将你放走,有何难度?”

  “好手段。”

  穷怪心里升起浓烈的求生欲望,盯着张武问道:

  “不知你想要什么?”

  “你觉得我这个人如何?”

  张武问出个非常突兀的问题。

  穷怪一怔,低头沉思了一下说道:

  “你勉强算是个枭雄,很有手段,将来应该会有一番作为,若你愿意助我,将来推翻了真龙神朝,你在我之下,亿万众生之上。”

  “好雄心。”

  张武一时失笑道:

  “身陷牢狱,还想着登顶帝位,你这雄心壮志不小,可惜不合时宜,全是凭空妄想,重要的是你还对我讲出来,画大饼,你这点城府,不足以成事,老龙帝玩死你没有丝毫难度。”

  张武心里有些失望,此子的利用价值,不高。

  “算了,靠你也成不了事,但你父亲的死,终究与我有一定关联,这个因果要还,放你一命,不亏不欠,从此与你穷奇王族两清。”

  “我父亲的死与你有关?”

  穷怪难以置信眼前这雷刀有这么大能耐。

  知道事情真相的,仅有眼疾手快的几位王者,人们猜测穷奇王没有袭杀龙后,被龙帝找理由冤枉而死,但他为什么冤枉,属于隐秘,少有人知道。

  穷怪一直在狱中,更不清楚是张武搞死了他爹。

  “有一点关系。”

  张武不愿多说,朝石室外的虎彪招了招手,附耳低头吩咐几句,不多时,将穷怪的堂兄架来,尸体已冷了。

  做了一番手脚,将许多细节伪装成穷怪,将其堂兄架在刑架上,又取来一身黑袍,给穷怪穿上,张武亲自带着他走向狱外。

  不想,才走出没多远,迎面撞上了前来换班的赵千户。

  穷怪心头一紧,连忙收敛气息,低着头,用黑袍遮住脸。

  似他们这些六道境王者,精神力量强大,只要实力差距不是太大,体外气息是可以隔绝精神窥视的,只要不被看见,问题不大。

  “雷兄,你这是?”

  赵世威疑惑地看了张武身后的黑袍人一眼。

  “赵兄,此子与我家里有些关系,长辈发了话,希望能把他弄出来,还请赵兄通融。”

  “嗨,小事一桩,狱中这么多囚犯,消失一两个无关紧要,直接上报他们被穷凶极恶之徒吃了,无人会追查。”

  赵世威无所谓地摆摆手,显然这种情况见多了,权贵子弟常玩的把戏。

  “多谢赵兄。”

  张武客气抱拳,扭头朝穷怪说道:

  “你自己走吧,赵兄发了话,无人会拦你,不过这神都你是别想待了,出了城,自谋生路。”

  穷怪什么都不说,免得暴露,只是对张武微微点头,压抑住内心的仇恨,径直跨过两人朝域外走去。

  “我去护送一程。”

  虎彪朝张武和赵世威行个礼,紧随其后出狱。

  赵千户问道:

  “雷兄,此子来头很大吗?”

  大荒的强者不能以常理揣度,许多人看似血脉驳杂,天赋平平,实则都深藏不露,奇遇非凡。

  这世上的聪明人不止张武一个,他在下界喜欢四处藏丹药,到处留手段,直至飞升也没挖出来,不知无意间缔造了多少强者,上界的老不死们也爱玩这套,说不准捡个东西就成了王者的亲传弟子。

  “稍微有些来头。”

  张武回答得很含蓄。

  赵世威见他不愿多说,当下转移话题道:

  “这个月我当值,雷兄你劳碌了多日,早点歇息吧。”

  “好,不过有件事稍后还得劳烦赵兄你。”

  “尽管说便是。”

  赵世威拍着胸脯,义气当头。

  张武平静说道:

  “稍后还请赵兄帮忙大喊一声,穷怪越狱了。”

  “????”

  赵世威惊愕,双目瞪圆,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雷兄你……穷怪真越狱了?”

  “不错,刚刚离开的便是他。”

  “……”

  赵世威呆滞许久,茫然问道:

  “这是何故?”

  虎彪可是你的手下,折磨了穷怪那么久,血仇难解,将他放走,定然会想方设法弄死虎彪,连你这个靠山,他也绝不会感激,弄不好得连你一快搞死。

  张武指了指天上说道:

  “穷怪上头有龙,死在大狱里,与我们不利。”

  “这……”

  赵世威瞬间反应过来,心悦诚服抱拳道:

  “还是雷兄看得远,小弟佩服之至。”

  “我去追穷怪,就看赵兄你了。”

  “放心。”

  不多时,大狱深处,正在巡视的赵千户突然大吼道:

  “穷怪越狱了,速速去追!”

  出了神都大门,一望无际全是原始丛林。

  虎彪与受了重伤的穷怪大战在一起,让许多大山崩碎,喉啸声穿空崩云。

  张武念着天心诀追至,气息丝毫不露,隐于虚空之中,静静观看着这场大战。

  虎彪留了许多心眼,给穷怪喂了不少药,没过一会儿,穷怪便被压制,体内的生机也大肆消耗,终于出现不济之相,不甘心地气息奄奄问道:

  “雷刀说了放我离开,你为何纠缠不休?”

  “雷叔放你,是仁义,当你离开大狱的那一刻起,他便已偿还了你父亲死亡的因果,你与他再无关系,我与你有大仇,来杀你不是很正常吗?”

  小胖虎龇着四颗锋利的虎牙,凶相毕露,经过张武的磨练,还有各种刑法手段的残忍,他的心智已比之前大为长进。

  穷怪突然觉醒,面露悲愤道:

  “你们放我是假,惧我母亲是真,让我逃走,死在外面,不用你们负责?”

  “猜对了,但没有奖励。”

  小胖虎施展杀手锏,开始双手结印,不断往悬浮在面前的神金腰刀灌注法力,准备痛下杀手。

  但突然之间,赵世威的身影傲立在山头上。

  “虎彪,这最后一刀,让我来如何?”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38771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