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长生万古:苟在天牢做狱卒 > 番外 飞升之后版本二《魔界篇》

番外 飞升之后版本二《魔界篇》


“我飞升了吗?”

    在身体完全穿过虚空裂缝,踏入地宫的一瞬间,水晶棺里的张武猛然睁开眼睛。

    身体被密不透风的碧绿液体包裹着,但他呼吸很通畅,没有窒息之感。

    轻轻一推水晶棺盖,嘭一声脆响,玻璃胶裂开,棺盖滑落,张武缓缓坐起来,营养液顺着脸颊滑落,身上没有一丝水渍。

    打量四周,地宫巨大而空旷,不知是何年建造。

    殿顶悬挂着一颗人头大的水晶球,散发出盈盈的光泽,照亮地宫,除此之外再无值得注意的东西。

    恍然间,张武看到了水晶球里的八荒世界,心里只觉荒谬。

    撕裂虚空,回归真实……怎么感觉像红尘炼心,才走出新手村一样?

    活动了一下四肢,修为全无,但千年的磨砺,内心的强大和自信,让他丝毫不慌。

    身处陌生环境,乱走是大忌。

    目前能够确定绝对无害的,只有自己的水晶棺和里面的营养液。

    尽管这东西看着有点恶心,但为了有备无患,张武还是咕咚咕咚狂灌了一阵,直至喝饱,肚子鼓胀得不行才停歇。

    “没有修为,试试能不能修炼武学。”

    张武盘坐在棺中,静静打坐起来,引导内气运行。

    这些营养液可以带给他足够的能量,如果可以修炼各种神功,他大可以耐住性子,修到天下无敌再出山。

    可惜,半晌后,他一声叹息。

    引导不出气感。

    金刚不坏神功没用,默念天心诀也只是默念,丝毫没有静心的功效。

    就像普通人念金刚经,死记硬背,念得狗屁不通,就算勉强通了,也无作用,跟念唐诗三百首差不多。

    “难道我回到了现代?”

    张武皱起眉头。

    现代社会,古武凋零,科技先行,著名的大师只会闪电五连鞭。

    说是练武,练个几十年,也不过力气大一点,身体素质强一些,上了擂台照样被吊打,劈山断江只在意淫之中。

    这,便是真实的世界。

    如果按照逻辑来算,穿越成天牢里的张武,只是因为自己躺在这地宫里,心灵精神被吸入殿顶的水晶球之中,经历了一场梦幻离奇的故事,而后精神强大到击穿幻境,回归现实。

    那么,在穿越之前,自己是干什么的?

    又怎么会来到这地宫里?

    张武依稀记得,自己在孤儿院长大,后来一次意外,脑袋遭到重击,在医院里多次昏迷,无意识听到医生议论自己会变成植物人。

    然后某一天,可能真的变成了植物人,灵魂飞出体外,穿越无尽虚空,变成了天牢狱卒。

    此念一出,张武看向四周的水晶棺,基本全是熟悉面孔。

    但有一个特性,在八荒世界死掉的人,躺在水晶棺里全都七窍流血,把营养液染红,没有了声息。

    幻境中死亡,现实也会死。

    成功活下来的仅有两人。

    已经离开的好基友雷天刀。

    以及……自己。

    “难道这是一场植物人实验?”

    张武分析着各种可能。

    在地宫里找不到答案,总不能一直待着不出去,万一搞这场实验的人心存歹意,等着岂不坐以待毙?

    哪怕外界再危险,也得出去看看才行。

    棺盖是块大玻璃,有些厚重,好在可以拿起来。

    张武用棺盖在前面探路,以免踩到陷阱之类,径直朝地宫唯一的通道出口走去。

    四周安静得可怕,他脚底板踩在光滑地面上的声音格外清晰。

    狭长的通道里漆黑不见五指,黑暗吞噬着一切,张武手里的棺盖撞击地面,发出铛铛地声音,回荡在过分寂静的通道里很是渗人。

    即便他艺高人胆大,也忍不住有些紧张起来。

    毕竟现在只是个身体还算健康的普通人,对危险没有抵抗能力,挨两刀很可能就死了。

    最重要的是……

    这现实世界,真的只是现实世界吗?

    张武精神紧绷,用力攥着手里的沉重棺盖,着急了可以抡起来砸人。

    通道很长,他走了百步,却感觉像是跨越了一个漫长的世纪。

    尽管老雷已经离开,在前面探过路,但是生是死,张武还不清楚。

    别待会在过道里撞到他的尸体,两大苟帝同样的死法,全是低级错误,那可真是白活了一千年。

    “怎么还没到尽头?”

    张武保持着警惕,心脏咚咚直跳,在脑海中回响着。

    “咚咚咚——”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与张武心跳的频率几乎一致,以至于他没有第一时间听到声音。

    直至。

    “咚咚咚……”

    清脆无比的敲门声从通道尽头似黑暗深渊之中传来,直让张武全身汗毛倒竖,身体紧紧贴着墙壁,手里的棺盖随时准备挥出。

    “这声音……”

    不是石门,不然根本敲不出清脆声,反倒像是铁皮防盗门。

    张武面色怪异起来。

    给地宫,装防盗门?

    而且这敲门声并不远,超不出十米。

    张武将棺盖顶在前头,自己身子蜷缩在后面,除去两只拿棺盖的手,身子半点不露,悄无声息循着声音走向通道尽头。

    “咚咚咚——”

    敲门声近在咫尺,始终保持着节奏,让张武心里很不安。

    他的脸几乎要贴在门上,才在黑暗中看清楚这果真是个防盗门,门中间还装着猫眼。

    稍微一犹豫,不论对方是恶是善,哪怕自己不开门,退回到地宫里,对方若是闯是进来,自己都没有退路。

    与其如此,何必吓唬自己?

    张武小心翼翼把眼睛贴上去。

    透过猫眼,以及窗外的月光。

    隐约间,他看到了一个身穿白大褂的男子,戴着眼镜,像医生。

    无声无息,张武后退三米,确保对方开门冲进来的一瞬间,能抡起棺盖砸倒对方。

    至于开门……

    此人若是在地宫做实验的人,怎么会没有钥匙?

    张武时刻记得唐展说过的话,外界很凶险!

    片刻后,敲门声没有再响起。

    张武透过猫眼往外一看,人已消失,终于松了一口气。

    要出去,也得等没人的时候再出去,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张武耐着性子,等了大约有一个小时,才拿下防盗门的安全链,一拉门栓,将棺盖顶在前面,探头往外看去。

    外面有几个台阶,稍微往上一跃,露头看去。

    远处房屋林立,有一座六层高楼,在皎洁的月光下,可以看到墙体上挂着的三个大字——

    “疯人院!”

    怔了怔,张武心里稍宽,做贼似的来到地面,环视四周一圈,这应该是疯人院的后山。

    但突然,一只冰冷没有温度的手,搭在了他肩膀上。

    张武毛骨悚然,下意识的拎起棺盖便朝后拍去。

    “砰——”

    水晶棺盖发出巨响,像是拍在一块大石头上,却足够坚硬,没有碎裂开。

    而白大褂男子只是抬起手臂竖着一挡,便气定神闲接下了这一击。

    “你是张武吧?”

    张某人抬脚直踹对方裆部的撩阴腿,停在了白大褂裆下三寸之处。

    尽管,对方有着超乎想象的力量,不然棺盖那么沉重的一击,足以把一个成年人拍飞出去,对方却连身子都没颤一下,但张武相信,自己这一脚下去,对方必废!

    无他,千年的修炼不是白搭的。

    没有内气,但各种发力技巧,对肌肉的控制,对身体的运用,张武比现实世界最强的拳击手,还要强悍十倍。

    他全力一脚踹出,可以把很多块红砖踢碎,但代价便是……自己的脚废掉。

    只要这白大褂是人,一脚下去必定能踢碎了他的蛋。

    而这,只是张武其中之一的能力。

    只要综合实力在人间神灵之下,不论任何修炼体系,同样的身体素质,打起来,他是绝对无敌的。

    如果在一群普通人之中,不管打斗、杀人、还是玩阴招,张武都绝对没对手。

    他的阅历,见识,战斗经验,都足以让他降维打击。

    张武露出疑惑之色问道:

    “你是?”

    他可以肯定,自己没有见过这个人,不论八荒世界,还是精神被吸入水晶球之前。

    白大褂扶了扶眼镜,上下打量着张武说道:ωWω.GoNЬ.οrG

    “我是咱们疯人院的新一任院长李青,昨天才上任,我在资料室里看了你的档案和照片,头脑受创,植物人,被拉来参加精神实验,现在你醒了,看来实验效果很好。”

    “跟我同一批的,都是植物人?”张武问道。

    李青点头说道:

    “大部分都是,但也有精神不正常的疯子,不知除了你,里面还有人醒来没有?”

    “没有,都死了。”

    “那实在可惜。”

    李青摇着头,满脸惋惜说道:

    “这场实验,让前任院长饱受人们非议,结果只活了你和雷天刀两个人,其他人全部死亡,实在有点惨烈,若是传出去,必定掀起轩然大波。”

    “雷天刀呢?在疯人院吗?”

    “他神经错乱,从地宫出来后,没两天便杀了好几个人,跳下水道逃走,已经被通缉了。”

    “什么?”

    张武心头一震。

    世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雷天刀。

    老雷有侠义心肠,为人急公好义,绝不会无缘无故杀人,还连杀好几个,尤其这是现代社会,没法修炼,跟在八荒可不一样。

    “他为什么杀人?”

    “我也是道听途说,毕竟才来疯人院,据说他产生幻觉,看见了诡异的东西,被吓得不轻,便开始挥刀乱砍。”李青道。

    张武沉默,心里升起一种不安和危机感。

    雷天刀遇到的诡异,自己未必不会遇到。

    至于眼前这李青,不可信!

    大半夜来敲地宫的门,又没有钥匙,他想干什么?

    张武心里暗暗警惕。

    这是李青说道:

    “走吧,夜深了,我先帮你安排个房间,暂时住下,以后你想留在疯人院当护理,或者离开去闯荡,跟我说一声便可,我帮你开证明。”

    “多谢院长。”

    张武真诚道谢,跟在对方身后走向大楼。

    实则……

    暗暗盘算着,如果现在转身就跑,能不能跑得过对方?

    不能修神功,但太上忘情养成的思维习惯,早已把张武培养得强大无匹,抽丝剥茧,各种逻辑分析,远超普通人百倍。

    没有修为,但他的眼界还在,察人之术,见微知著,任何一个微小的细节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一般力量大的人,身体素质也强,脚力也相对厉害。

    经过一番计算,张武心里默默摇头。

    转身直接跑路,风险太大,若是对方想追,即便自己操控肌肉气血,脚力爆发,甩开对方的几率也不足两成。

    最重要的是,对方的上限在哪里,张武心里没底,所得的数据太少。

    夜里很安静,月明星稀。

    来到路灯下,有光照着,四周都看得清,张武心里稍安了一些。

    上了二楼,有两个小姑娘在前台值班,趴在桌上昏昏欲睡,见李青过来,连忙做贼心虚的起身问好。

    “院长。”

    精神病们经常半夜发疯,总得有人应急。

    李青淡淡点头,带着张武走向二楼右边,见202房的门开着没人住,扭头说道:

    “你先住这里吧,将就一晚。”

    “好。”

    张武打量着房间,只有一张床,带着独立卫生间,算是特护病房。

    嘱咐两句,李青转身离开。

    张武装模作样收拾床单,耳朵竖着,听着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走远,而后第一时间拉上窗帘,透过帘子间的缝隙,望着李青离开大楼,再次朝后山地宫方向走去,直至身影融入黑暗中,消失不见。

    地宫里全是死人,除去那些营养液还有些价值,没什么值得拿的东西。

    想了想,张武决定先离开这里。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老雷在这出事,他不得不长个心眼。

    刚刚他便观察过,这疯人院每一间房的窗户,都安着防护栏,直接跳窗是不行的。

    正准备出门,不理那两个小姑娘,直接走人,张武突然顿在原地。

    房间离前台不远,只隔着一间房,那两个小姑娘悄悄说话的声音,在楼道里显得格外清晰。

    “你知道吗,昨晚咱们疯人院死人了。”

    “死人不是很正常吗,经常有人自杀,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这次死得不正常,不然我还跟你说干嘛。”

    “那到底是怎么死的?”

    小姑娘有些紧张,毕竟大晚上,夜深人静,楼道里又潮湿,阴气很重,实在有点吓人。

    “那人是被吓死的,倒吊在屋顶上。”

    “……”

    “我听监控室的人说,最早是有人上厕所,一直没出来,后来卫生间里好像水龙头没关,一个劲的滴答滴答淋水,然后厕所里的灯忽明忽暗……”

    滴答,滴答——

    水滴落下的声音,很清楚地从楼道左边第一间的卫生间里传出来,让两个姑娘的议论声戛然而止。

    张武头皮发麻,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下一瞬,即便他有神灵的心理素质,都变了脸色。

    有一个秘密,他想留着当底牌,关键时刻保命。

    那便是——

    他可怕的心灵精神真的带回到了现实一部分。

    三丈之内的风吹草动,哪怕是蚂蚁搬家,他也全都能感知到。

    202房间,离前台,不过两丈。

    那两个小姑娘全在他感应之中。

    可突然之间,其中一个人消失了。

    而卫生间里的滴答声,变成了重音。

    像是两个水龙头都在滴水。

    “滴答,滴答……”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7601/47601095/1335359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