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第4章


跟他过去?为什么要跟他过去,总裁发现什么了吗?

        碰瓷了总裁该怎么办?她要怎么解释,解释那天是她脑子抽了?

        童菡脑子里天人交战,龟速的挪了过去:“傅总……有事吗?”语气是她自己都感觉的到的颤抖。

        傅霖低垂着眼,面前的姑娘垂着头,乌发散在两边,他应该是没有见过她的,这样一张脸,见过应该会有印象,那为什么会觉得熟悉呢?

        傅霖说道:“警局里来人了,你是第一发现人,要录口供。”

        吓死她了,原来只是录口供。

        童菡神情一下子放松下来:“好,去哪儿录?”

        “我办公室。”

        呃,突然又不是很想去。

        不过也正常,傅霖作为总裁,当然是要对这件事全权负责。

        童菡破天荒体会了一回坐总裁专属电梯,钱勉下去接警察上来,连个缓解气氛的人都没有。

        幸好总裁办公室在四十二层,坐电梯也就几秒的事情。

        但傅霖偏生让她这几秒也过得不安稳。

        “童小姐,我们是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如果放在平时,童菡对这种话都不带搭理的,她也知道傅霖不是在搭讪。

        她哈哈一笑:“没有吧,反正我没有见过傅总,傅总兴许来公司的时候看见过我。”她标准的微笑,短短几分钟已经调整好了心态,语气不卑不亢。

        他没有证据,童菡打定主意死不承认!

        “电梯到了,傅总咱们出去吧。”童菡也不管什么职场守则了,率先走出了电梯。

        傅霖轻抿唇。

        四十二楼是总裁办和总裁办公室,看见傅总带着个女孩进去,大家纷纷露出了吃瓜的表情。

        总裁办公室,傅霖示意左侧的沙发:“坐。”

        童菡乖巧坐好,顺便欣赏了下总裁办公室的装修,不得不说是真豪,低调却又在细节处显出奢华,就如同他这个人一样。

        原来傅景深的办公室不在这里,四十二楼是专门为傅霖准备的。

        傅霖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并没有打算与童菡交流的意思。

        电脑屏幕亮起来,傅霖一愣,屏幕还停留在刚刚的地方,一段爆炸的视频。

        手指下意识按了下鼠标,视频开始播放。记者激动又有些严肃的声音传出来,“某某年某月某日上午十点零五分,江九市跨江大桥上一辆中型面包车撞上桥墩,引发爆炸,具体事故原因还在调查中……”

        童菡听见这新闻报道,顿时挺直了腰杆,后背发汗。

        他看那个新闻做什么?

        童菡眼珠滴溜溜地转,差点被波及,看一下好像也正常。

        傅霖瞥了眼沙发上的人,挺直脊背双膝并拢,端端正正地坐着,并没有什么异样。

        很快,钱勉带着几位警察进来,总裁办吃瓜的表情瞬间变严肃。

        “傅总,其他楼层查过了,确实有,十二楼,三十二楼各有两个。”

        警察开始例行盘问童菡,毕竟她只是发现不是撞见,问不出什么。

        “好的,童小姐,你可以走了。”男警察道。

        童菡却并不想走,变态手上有刺青这个线索,不知道监控里能不能看出来。

        她要是不说,就耽误了找变态的时间,要是说了,该怎么解释呢?

        童菡慢吞吞地往外挪。

        男警察问傅霖:“傅总,带我们去监控室看看吧。”

        “钱勉,你带两位警官过去。”傅霖刚接手傅氏,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还在门口没出去的童菡默默举手:“警官,我能一起去看看吗?兴许能帮上忙呢?”

        两位警官自然是没什么意见:“可以。”

        童菡眼神询问傅霖,那双小鹿般的眼亮晶晶的,傅霖目光微动,颔首道:“去吧,配合警官。”

        办公室门被关上,傅霖闭上眼,童菡那双眼,像极了昨天那个女人。

        说起昨天的女人,真的太奇怪。他后来派人去查了监控,一般来说,碰瓷的人都不会只选一个目标,但那女人似乎就是冲着他来的。

        碰完瓷后迅速消失在路口。

        如果之后没有发生爆炸,傅霖可能就当个小插曲这么过去了,但……

        太蹊跷了。

        傅霖手指无意识抓上了胸前的小木牌,摩挲着,这是他二十多年的习惯。

        傅霖自然知道自己体质特殊,从小家里也请过不少天师。天师能看相测吉凶。

        可即便是非常厉害的天师也没办法测出发生意外的准确时间,顶多将时间缩短到一天之内。

        假使那女人是天师,算出他有难,应该拖他至少到发生爆炸。

        但那女人似乎掐着表一样,傅霖算过时间,不多不少三分钟,如果真是算出来的,那对自己的道法也太自信了。

        傅霖摁了摁太阳穴,还是他想多了?

        他给钱勉发了条微信。

        【傅霖:昨天的女人,继续查】

        【前面:是】

        在监控室的钱勉刚把信息发出去,就听见旁边有人叫起来。

        “停,就这儿。”童菡手舞足蹈的,指着屏幕上男人的手上,“看见了吗?就这儿,有个刺青。”

        监控视频有些模糊,加上这变态有意识躲监控,有效信息确实不多。

        “小姑娘厉害,我都没发现。”男警官夸了童菡一句。

        童菡谦虚一笑:“运气。”谁让她遇上了“目击证人”呢?

        在偌大一个公司找一个男的或许有点难,但找一个手上有刺青,刺青图案又和监控里吻合的,也就那么一个人。

        警察雷厉风行,在下班前就抓住了那个死变态。

        是三十二楼技术部的一个男的。

        “看上去挺斯文的,没想到背地里这么龌龊!”

        “猥琐男,我现在踹他两脚犯法吗?”

        “当着警察叔叔的面,还是别了。”

        变态被抓住,傅霖当即开除了那人,赢得一片好评。傅霖刚上任,这事阴差阳错地帮他立了个威。

        “这事能这么快解决,多亏了设计部的童菡。”钱勉感慨道,“要不是她发现了那人手背上刺青,估计还得再查几天。”

        又是她……

        傅霖冷峻的脸上瞧不出喜怒,手指轻敲书桌:“给她一笔奖金,就说是奖励她帮忙破案,走我私人账户。”

        ——

        傍晚,童菡回到家,看见沙发上的两个鬼影。

        “小毛蛋!”童菡怒气冲冲地走过去,邓姣一下就飘的老远。

        纯阳体质之人,发怒时身上阳气更甚,邓姣躲在窗帘后觉得自己快灰飞烟灭了。

        “好你个小鬼!居然不告诉我你爸爸是傅氏总裁!”童菡手疾眼快把小毛蛋拎起来。

        小毛蛋被扼住后脖领子,胡乱蹬着两条小腿:“菡菡,我错了,我不该瞒着你,菡菡……放我下来吧……菡菡……你最好了……”

        他声声哀求,声音又是那种最奶萌的,童菡的气瞬间就消了大半。

        “我要是一开始就告诉你,你肯定不会帮我。”小毛蛋心虚对手指,“我这也是没办法……”

        “你还有理了?”童菡嗔视他。

        “没理没理,菡菡,我错了。”小毛蛋见她有些松动,继续说好话,“菡菡,我送你样东西,别生气了好不好?”

        童菡把他放下来:“什么东西?”

        “你现在本事还不够,万一碰上大鬼,需要借助一下外力,譬如……一件合适的法器。”

        “你给我法器吗?冥界的法器我用不了。”

        “当然是人间的法器。”

        童菡笑起来:“什么法器?”

        “这个吗,我也不清楚。”金原从前欠他一个人情,向来他找金原要个法器他应该不会拒绝,“但保证是上等法器!”

        “保证?”童菡狐疑。

        “保证,真真的。”小毛蛋拍着胸脯保证。

        童菡道:“再相信你一次。”白得个法器,不算亏。

        小毛蛋马上就给金原打了个电话,鬼差电话可通阴阳两界。

        聊了没几句后,小毛蛋比了个ok的手势:“菡菡,搞定,你等着收快递吧。”

        电话那头的某位大师苦恼,那位大人要法器不难,难的是挑个适合女孩子的,还要厉害的。他在乾坤袋里挑挑拣拣,最终找到了一样还不错的东西。

        童菡瞧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指着邓姣说:“怎么不送走?”

        “她明天头七,今天送走明天还要送回来,麻烦。”

        童菡看着魂体渐渐变淡的邓姣:“你确定今夜让她呆在这儿?”她身上的阳气自己控制不了。

        小毛蛋一拍脑袋,他自己不受影响,忘了这茬了。

        “把她送你爸那里去补点阴气才对。”

        小毛蛋觑着她面色:“菡菡,你都知道啦。”

        “就他的体质,我感觉不出来才是智商有问题。”童菡眼神落在橘子上。

        小毛蛋殷勤地把橘子剥好递过去:“菡菡最聪明啦。”

        “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最好一次性说清楚,不然下次我就帮你了!”

        “没有!绝对没有其他事情了!”

        旁边虚弱不已的邓姣:能先救救我吗?

        “呀,她怎么办?”在邓姣昏迷前,童菡终于想起来她。

        “简单,你画张护身符给她就好。”少了点阴气,虚弱而已,没大事。

        童菡很快画好了符,许是她学过美术的原因,她画出来的符都很漂亮。

        贴上符纸后,邓姣慢慢恢复力气,也不惧童菡的阳气。童菡把她扶起来,才发觉她的魂体是一块一块的。

        邓姣的魂体很不好看,额头上有个很大的血洞,校服下摆都是血,像拦腰截断了一样。

        “你这模样,是出了车祸?”她衣服上有车轮的痕迹。

        邓姣忿忿有些发怒:“对,有人闯红灯,把我撞了,然后还从我身上碾过去!”

        “这么恶劣,肇事者报警了吗?”

        “报个屁警,他逃了!”

        “那人抓住了吗?”

        邓姣摇头:“不知道,那天我家里有事提前半天请假回去,我们学校比较偏的,要走一段路才能乘公交车。当时路上没什么人,他撞了我就跑。我本来想跟着他,但当时是中午,太阳最烈的时候,我没跟上他。”

        “没事,警察叔叔会为你讨回公道的!”童菡安慰她。

        邓姣道:“嗯,那路口有监控,我相信警察能把何奇焱抓到的。”

        “对,抓到何奇焱……等等,何奇焱……”童菡忽然睁大了眼,“你说的不会是那个新晋小生何奇焱吧?”

        何奇焱最近两年炙手可热的当红小生,凭借一部《落花如雪》爆红出圈,也是圈里有名的富二代。

        “就是他,我看过他演的《落花如雪》,我同学还是他粉丝,不会认错的。”

        当红大明星肇事逃逸?警方要是抓到了人,热搜不得爆个一整天?

        现在没有,说明还没有抓到人。

        童菡搜了下微博,屁点消息都没有。她点进何奇焱的微博主页,风平浪静,甚至还转发了某综艺的微博,三天后要参与录制。

        童菡盯着何奇焱的微博头像看了很久,她平时不怎么追星,对何奇焱只知道名字对不上相貌。再加上现在各种精修磨皮,好好的五官磨成平面,她懒得注意。

        现在仔细看,看得出来五官有动过,但就是现在这面相……也不对呀,这分明是个短命相,活不过二十的那一种。

        微博有何奇焱的出生日期,何奇焱今年二十五岁。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52349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