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第7章


“奇焱老师,奇焱老师,您怎么了?”

        何奇焱听见这个名字,只觉有一阵寒意从背后起。他安慰自己,巧合而已。

        童菡弯腰捡起矿泉水瓶,脸上似笑非笑:“奇焱老师,拿稳了。”捡起水瓶的那一瞬间,她已经把符纸撕了下来。何奇焱碰过的命格符,金光闪闪,已显示命格。

        “哦,谢谢。”何奇焱做贼心虚,听见这名字好一会儿都缓不过神来,也歇了泡妞的心思。

        “失陪。”何奇焱越在童菡身边待着越觉得不自在,下意识想远离。

        小毛蛋飘了过去。

        童菡脑内喊他:【蛋总,你干嘛?】

        【这混蛋让我按捺不住拳头,等我敲他两下。】

        童菡悄咪咪笑起来。

        小毛蛋说敲是真的敲,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根长棍,对着何奇焱的后脑勺就是一闷棍。

        何奇焱被敲得眼冒金星,但他只是觉得自己头晕,身体开始摇摇晃晃。

        助理赶紧扶住他:“焱哥,你怎么了?”

        “没事,忽然头晕了下?”何奇焱推开他继续走。

        小毛蛋对着脑门又是一棍。

        何奇焱只觉得眼前的人影都变成了几重,趴在助理身上站都站不直。

        童菡:【蛋总,你人设崩了,说好的铁面无私鬼差大人呢?】

        小毛蛋:【管他呢,冥王又不会知道,况且这家伙马上就要死了,小惩大诫而已。】

        童菡眯眼笑,手上的玉雕震了震。

        “童姐姐,我也要玩。”邓姣看得兴奋,已经完全恢复了神志。

        这种亲手教训仇人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童菡给邓姣贴了张醒神符就把她放出来了。

        “去吧,玩得开心。”

        小毛蛋大方分她一根棍子:“轻点,不然不好交代。”

        那边的何奇焱还以为是低血糖,可是随后他的屁股,胸口,腹部,不约而同地疼起来。

        “啊——”

        还是那种莫名其妙的刺痛,摸上去什么都没有,就像是刺扎进了肉里,从内而外透出的疼。

        何奇焱突然就开始在地上打滚,滑稽又可笑。

        小毛蛋敲一下他的胸,还指导邓姣:“你看,敲这里是哆。”

        又敲肚子和膝盖,“这是是来,咪。”依次是脑袋,屁股,肋骨,胳膊,“这些个音阶记好了,然后,咱们敲一首小星星。”

        “小星星我不会啊。”邓姣笑得天真。

        “小学没教吗?不要紧,跟我学。”

        何奇焱的身体被两鬼当成了乐器,玩得不亦乐乎。

        童菡扶额,简直是两只狭促鬼!

        “焱哥,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浑身上下都疼。”何奇焱痛苦地喊叫着,“送我去医院。”他冷汗直流。

        工作人员赶紧把他扶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傅氏宣传部的人有点不太乐意,因为过两天何奇焱就要拍综艺去了,如果今天不拍完,那时间就来不及。

        但何奇焱身体真的出了问题,他们也不能强求。

        “何老师,还撑得住吗?我们集团附近有个诊所。”

        “没看我疼死了吗?我要去大医院!”在这种情况下,何奇焱的好脾气形象维持不住了。

        “好,送何老师去医院。”

        工作人员扶着他站起来,何奇焱一摆手:“等等……”他好像又不疼了。

        何奇焱捏捏手臂,捏捏腿,真的不疼了。

        邪了门了!

        小毛蛋和邓姣收起了棍子,童菡朝他们招招手。

        工作人员问:“何老师,还去医院吗?”

        “去……”何奇焱还想去医院检查下,

        “不去了,我们奇焱能坚持!”何奇焱经纪人抢先说道。

        何奇焱道:“你怎么……”

        何奇焱被经纪人拉到一边:“好了!现在不是你耍小性子的时候,傅氏集团咱们不能得罪,就算是你爸来了,也得低头。”经纪人对何奇焱的身体状况自然是清楚的,何奇焱就没什么大病。

        哪有什么病突然疼,过一会儿又不疼了的?

        经纪人料定是他不想拍这个杂志,在装病。

        “这杂志你必须好好拍!”

        何奇焱有苦说不出,但又确实没办法解释他刚才疼痛,要不是切身的疼,他还真以为自己在做梦。

        今天真是太倒霉了,不仅遇到与那女孩同名的人,还遇上这么奇怪的事。

        何奇焱脑内如过电般,身子一僵,同名的女孩,好像就是遇到了与邓姣同名的人之后就……

        何奇焱瞬间感觉脚底发寒,他猛地转头向后,好像有个阴恻恻的眼神一直在盯着他。

        不会吧……

        “好了,你们过瘾了吧?”童菡问。

        小毛蛋和邓姣击了个掌:“过瘾过瘾。”

        童菡拿出那张命格符来:“蛋总,你看。”

        命格符上清晰地写着,何琪颜,女,二十五岁,然后是生辰八字。

        童菡被那个女字惊得瞪大了眼。

        她昨天还说至少性别的真的,今天就打脸了?

        “这……”童菡仔细盯了会儿裆,“不像啊。”

        小毛蛋虚空敲了她一下:“往哪儿看呢?何奇焱是男的。”

        “那怎么回事?”

        “命格可换阴阳。”换命不拘男女,只要生辰八字合适都能换,“只不过会有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

        小毛蛋看了眼邓姣,邓姣会意捂上耳朵,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缩阳。”

        童菡简直要笑死,活是活下来了,可这代价是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

        “蛋总,接下来怎么办?”

        小毛蛋查了一下生死簿:“与何奇焱换命的那个女孩子已经投胎转世了,这一世是帮不了她什么了,只能下一世弥补,冥界会酌情给她一个好的命格。”

        “那何奇焱呢?”

        小毛蛋扬起肉乎乎的小脸,看起来天真又残忍:“该死的人,自然是死。”

        童菡:“可别在这儿动手,不然我们公司要吃人命官司的。”

        “懂,我也不会给爸爸添麻烦。再说了,何奇焱在人间还有人命官司没有解决,我不会那么快动手。”

        “谢谢大人,谢谢童姐姐。”邓姣感谢道。

        “客气什么。”童菡一摆手,一人两鬼正打算离开。

        一阵强大的阴气扑面而来,邓姣双眼幽幽变蓝。

        摄影棚没来由刮起阴风,灯光滋滋地闪,吊顶的灯摇晃着。

        “怎么回事?”明明用了醒神符的。

        小毛蛋急急压制她的异变,但压下去一瞬,很快就复变回来。

        童菡左顾右盼地寻找着原因,看见了摄影棚门口的傅霖。

        什么时候不好来,偏这个时候来!

        傅霖身上的阴气是滋养厉鬼最好的养分,邓姣这种没有自控力的鬼,又差点异变,尤其容易被影响。

        “不行,爸爸在这,邓姣会源源不断吸收阴气!菡菡,快把我爸带走!”

        带走?往哪儿带?带去哪儿,该找什么借口?

        童菡大脑飞速运转。

        好死不死地,傅霖还越走越近。

        幸好小毛蛋还够控制住变异的邓姣,因为要不伤害邓姣,她显得异常辛苦。

        童菡单手画了张符,不知道为什么,童菡感觉到傅霖身上外泄的阴气比昨天更多。

        照理来说,傅霖身怀法器,不应该这样。

        童菡硬着头皮走向傅霖:“傅总……”心里在想该用什么姿势撞他,才能把符纸不留痕迹地贴在他的衣服上。

        傅霖掀起眼皮:“我记得你是设计部,工作时间,擅离职守?”

        钱勉太佩服自家总裁了,居然能猜到童小姐在这里,果然还是亲自来逮人。

        童菡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于是非常丝滑地跪下了,童菡抓着傅霖衣服下摆,趁机贴上符纸,哭喊道:“傅总,我错了,我再也不摸鱼了,求您别开除我!我上有老,下有小,真的非常需要这份工作!”

        傅霖:“……”

        众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52349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