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第10章


太阳如同一个大火球一样挂在天边,稍动一下就是一身粘腻。

        圆满的解决了邓姣的事情,童菡终于可以安心工作了。

        但安静总是短暂的。

        小毛蛋急急忙忙对她说:“菡菡,我爸爸出事了!”

        “出什么事?”其实她也能猜到这和傅霖有关,毕竟能搞出这动静的,也就他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爸爸的护身符裂开了。”

        “裂了?”

        傅霖身上戴了一块小木牌,是一位大师给的护身符,能克制住他身上的阴气,不让鬼找到他同时也是保护他。傅霖从小就戴着,连洗澡的时候都不摘。

        怪不得那日他阴气外泄,原来是护身符裂了。

        “应该没有完全裂吧?”如果真全裂开了,公司估计会挤满了鬼。

        “是,关键是我不知道碎裂的程度如何。”

        童菡奇怪:“他自己没有感觉的吗?”木牌碎裂,他会受贵气滋扰,傅霖这个天天戴着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应该多少有点影响,不过他自己不说,也看不出来啊,”小毛蛋接着说,“所以只能看见那块护身符才能确定情况。”

        “那你去看啊。”

        “我看不到!”因为傅霖是他未来爸爸的关系,他只能在最紧急的时候看见关于傅霖的命格,其余时间是完全看不到的。护身符被傅霖贴身戴着,他一点都看不见。

        除非有人能碰到护身符,那时候护身符就有别人的气息,他就可以判断。

        “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去碰到护身符?”

        “对。”

        童菡挠挠头:“他一般挂哪?”

        小毛蛋顿了顿,还是说:“胸口。”

        童菡:“……”为什么蛋总老是给她出难题。

        傅霖这个一天到晚西装革履的人,怎么可能碰到他藏在衬衫下的护身符。

        除非他自己脱衣服,但傅霖怎么可能无缘无故自己脱衣服?

        而且她要找什么借口上去?

        童菡思索了一番,觉得难度系数太大。

        总裁办公室。

        傅霖耳边传来阵阵鬼哭声,多少年没有听见这种声音了。自他七岁后,就再也没有听见过这种声音。

        他看了眼护身符,木牌完好,上面的符咒也是完整的,一切正常,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他前几天没当回事,今天实在太严重了,鬼哭声已经严重干扰到了他正常工作。

        只有那天,那天回家后,他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

        傅霖翻出夹在笔记本里的那张贴纸,那是一张爱心形状的贴纸,上面没有字,灰扑扑的,看上去似乎平平无奇。

        傅霖揉捏了下贴纸,指腹传来粗粝感,他认识这种纸张,是天师常用的符纸。

        这张贴纸是他家里阿姨洗衣服的时候从他西装下摆撕下来的,他的衣服一般不会有人动。

        那天……只有她突然下跪然后抓了下他的衣服。

        童菡会道法无疑,但她的目的是什么?

        傅霖本想问问许大师,许大师是给他木牌的天师,傅霖从小到大,大大小小遇见鬼的麻烦,都是他解决的。

        不过许大师几年前闭关了,不知何时才能出来。

        傅霖也不是没想过找其他天师帮忙,只是其他的,他都不信任。

        只要他漏出一点口子,那些人,就会毫不留情地扯开这个口子,然后把他吞噬,把傅氏瓜分。

        傅霖想起许大师闭关前对他说的话。

        童菡,会是那个人吗?能值得信任吗?

        傅霖头疼欲裂,感觉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他摸了摸额头,好像有点发烫,胸口如同被压了千斤重的大石,似乎能听见心脏的跳动声,身子越发地冷,冷得他战栗起来。

        他想叫钱勉进来,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

        傅霖知道自己是被那东西缠上了,可是他看不见,看不见在哪儿……

        如果童菡在这里,可以看见一只红衣女鬼,长发垂到了地上,用着极尽贪婪的目光看着傅霖,眼眸闪着青光。

        她苦恼于傅霖身上的淡淡金光,不断捶打着那薄如蝉翼的保护罩。

        那保护罩确实只是强弩之末,被捶打了几下就有了裂纹。

        女鬼阴恻恻地笑起来,这个大美男,是她的了,阴气,上好的补品。

        恍惚间,傅霖听见了笑声,一种尖细的,断断续续的,带着回响的笑声,是个女人在笑。

        傅霖攥着护身符,心脏似被人揉捏,倏然,傅霖觉得胸口一松,眼神也渐渐清明,他试着开口,又重新能发出声音。

        门外传来敲门声:“傅总,林姐让我来送文件。”

        是童菡的声音。

        “进来。”

        童菡开门进去,不着痕迹地打量办公室,那女鬼根本就没想隐藏,大咧咧地站在傅霖身边。

        【蛋总,上啊!】

        【上不了,关于我爸爸的事,我不能直接动手。】被女鬼纠缠,是傅霖命格簿里本身就有的事情,他只能借助外人的力去改变,自己不能动手。

        童菡有点忐忑,【这女鬼至少三级以上,我打不过。】

        【打不过没关系,你身上有阳气,她不敢接近你的。】

        童菡其实是有点怕的,但看见小毛蛋哀求的神情,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傅总,林姐有事出去了,让我来给你送设计图。”

        其实林晴并不是有事出去,而是不想见到傅霖,傅霖不骂人,但他幽微的眼神盯着你,充满压迫感又云淡风轻的语气,简直比直接骂人还折磨人。

        傅霖每次提出的问题,也让林晴有些无法招架,一次两次还行,次数多了林晴也撑不住。

        每次林晴送设计图,被挑错是小事,被傅霖这样挑错才是煎熬,才几天,给傅霖送设计图,就成了她避之不及的差事。

        童菡走近一些,那女鬼畏惧,就退后几步,但还是源源不断地吸收着从傅霖身上散出来的阴气。

        傅霖耳边的杂音也消失了,他压下自己心中的诧异,看童菡的眼神带着探究。

        童菡把文件递给他,小毛蛋在耳边吵:【菡菡,得找个借口留下来。】

        【别吵,我这不正想着呢嘛,你以为是凤凰传奇啊,说留下来就能留下来!】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52348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