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第12章


“我自己脱。”

        童菡莫名从这几个字里品出了些扭捏。

        傅霖手指修长,慢条斯理地去拨弄那第二颗纽扣。

        童菡已经看见了挂着木牌的红绳,与木牌的一角,全神贯注在他手上动作,恨不能自己上手。

        童菡目光太过炽热。

        傅霖终于解开了第二颗纽扣,裸露在外的皮肤泛起粉色。

        童菡目光灼灼,盯着的却是那块黑黢黢的小木牌。傅霖肉眼凡胎看不穿,小毛蛋一眼就看出。

        【护身符被人攻击了。】

        原本完整泛着红光的符咒,此时只剩下几根红线闪着幽若的红光,有消失的趋势。

        看见她目光所及,傅霖才反应过来她的目的是护身符。

        护身符出问题了吗?

        “咚咚——”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敲响,钱勉推开门:“傅总,下午四点的会……”

        钱勉瞳孔地震,他看见了什么!!!

        傅霖衣衫不整地坐在办公椅上,童菡半扑在他身上。这是他能看的吗?!

        他身体反应比脑子快,嘭的一声又把门关上。

        动静太大,总裁办的人都看他。

        “钱秘书,你干嘛这么重关门,傅总呢,会还开不开了?”

        “他没空。”钱勉下意识回答。

        “什么?”

        钱勉冷汗涔涔:“别问了。”

        总裁办公室内。

        童菡迟钝的半天的脑子终于回过神来,脸微微有些发烫,立马推开几步,规规矩矩的站好,盯着自己的脚尖。

        傅霖轻笑,现在害羞,是不是太迟了点?

        童菡道:“傅总,非常不好意思弄脏了您的衣服,您把衬衫脱下来吧,小心着凉。我赔您干洗费。”

        他等会儿要去开会,穿着脏的衬衫去也确实不合适。童菡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干洗费就不用了。”

        童菡垂头:“谢谢傅总。”

        “从你工资里扣。”

        童菡的笑容僵在脸上,果然资本家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傅霖满意勾唇,进了里面的衣帽间去换衣服,他的西装外套还留在外面。

        小毛蛋视线落在西装外套上,有了主意:“菡菡,木钗带了吗?”

        “带了。”

        “你把自身的阳气注入到木钗里,放在爸爸的西装口袋里。”

        童菡笑起来:“好办法。”她虽然不能画高等级的符咒,但只要傅霖身上有足够的阳气,也可以挡住鬼。

        童菡把注入阳气的木钗放在了西装胸口的袋子,又使了个障眼法。东西在里面,但常人看不到。

        法器是认主的,童菡也完全不用担心会丢。

        做完这一切后,童菡猫着身子趁傅霖还没出来,就悄咪咪地溜走。

        殊不知里面更衣室的门漏了一条缝,把办公室里的场景尽收眼底。

        傅霖换好衣服后,摸了摸西装口袋。

        木钗看不见,却摸得到。

        傅霖把一团虚空抓在手里,他知道这是个东西,他感受了下形状,像是双股发钗。

        这东西握在手里通体发热,他体内的阴气似乎惧怕这股热源,纷纷退却。握着发钗的手,恍惚间恢复了常温。

        这是什么东西,对他会有害吗?

        童菡会是“那些人”派来的吗?

        即使知道这东西有可能会对他不利,他似乎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比起受鬼哭的滋扰,他还是更愿意接受这个。

        傅霖重新将发钗放回西装口袋。

        傅霖的小动作瞒得过童菡却逃不过小毛蛋的眼睛。

        他这个老爸也是真贼,明明躲在门后看。

        小毛蛋不知该不该告诉童菡,“菡菡,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爸爸你能帮他?”这问题他早就想问,虽说初次见面不怎么美好,但凭着她救了他这一点,傅霖应该也不会计较。

        童菡何尝不知其实明牌对现在的局面更有利,说到底,傅霖与她是一类人,都是这人世的异类。

        她从小遭受过不知多少白眼,费尽心思遮掩自己的与众不同。

        傅霖他……想来也是一样的。

        如果对傅霖摊牌,就是明晃晃地告诉他,我知道你的一切秘密,知道你是个招鬼的怪物,傅霖会怎么想她,怎么对待她?

        “万一恼羞成怒把我开除就完了!”童菡夸张道。

        小毛蛋捧着脸,微笑起来:“怕是不止这个吧。”童菡并不缺钱,傅霖虽说不错,但也不是找不到更好的。

        童菡此举,何尝不是为了维护傅霖的自尊心。

        童菡不知道傅霖是怎么想的,反正她小时候是不希望有人知道她的命格,即使是知道了,最好也装作不知道。这样她还能减轻一点心理负担。

        “那符咒怎么会消失的?”童菡赶紧扯开话题。

        “有人在爸爸的护身符上动了手脚,看符咒的情况,不是一天两天了,给爸爸护身符的天师是个八级天师,能解他下的咒,下手之人也不简单。”

        “八级!”童菡等着电梯,嘴里念叨着这几个字。

        电梯铃声响起,童菡脑子里想着事情,没注意眼前,径直撞上了人。

        “对不起,不好意思。”童菡抬眼,眼底闪过一丝惊艳。

        她撞到的是个姑娘,一头长卷发扎成马尾,身上是件淡黄色连衣裙,裙摆滚着荷叶边,脸上是副硕大的墨镜,下半张脸妆容精致,潮气蓬勃的。

        “没事。”池欣没怎么在意。

        池欣的小羊皮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嘴角挂着微笑与总裁办众人打招呼。

        钱勉显然是认识她的,站起来迎接,不过那笑有些勉强:“池小姐,请您在外面稍坐。”

        池欣摘下墨镜:“我不能直接进去吗?”

        “池小姐,您没有预约……”

        童菡的八卦魂熊熊燃烧:“蛋总,这是谁啊?”

        小毛蛋鼓着腮帮,这人他还真认识:“我爸爸邻居家的女儿。”

        “呦,青梅竹马?”童菡眼珠一转,“不会是你未来老妈吧?”

        “不清楚,我看不见爸爸的姻缘线。”毕竟这东西,对于他是隐私。

        小毛蛋双手环抱,因为手短这个动作显得更加可爱:“我不喜欢她。”

        “怎么说?”听上去有瓜。

        “她不是真心喜欢爸爸。”对于未来可能成为他妈妈的女人,小毛蛋挨个都调查了。

        傅霖十二岁出国,几个月前才回来,这些年也一直没联系,与池欣能有什么深情厚谊,充其量是个小时候认识的邻居。

        池家发家得益于三十年前池家老爷子有远见,一朝暴富,与傅家这种有底蕴的人家比起来,是不够看的。

        商业联姻,这是池家想看到的。

        可傅家根本不需要商业联姻来巩固自家的地位,所以池家现在是剃头挑子一头热。

        “我爸爸对她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的。”

        童菡弹了他一个脑瓜崩,“你又不是本人,怎么知道你爸不喜欢他。小孩子家家的,少操点闲心。”

        “我不是小孩,我三百岁多岁了,你才是小孩!”小毛蛋捂着后脑,委委屈屈。

        童菡进入电梯,最后看了眼池欣:“这姑娘……命途多舛。”

        池欣忿忿,却也不想给傅霖留下不好的印象,她刚在外面沙发坐下。

        傅霖就出来了,看见池欣,他问:“你怎么在这?”

        “傅哥哥我来看你,不行吗?”

        傅霖看了眼手表:“今天周四,作为大学生,你应该在上课。”

        池欣心虚垂下头,她确实是逃了下午的课来的。

        没办法,休息日她根本见不到傅霖,只能来公司堵人。

        不过课都逃了,怎么也得达成点目的。

        池欣提出邀约:“傅哥哥,晚上一起吃饭吧。”

        “不了,我晚上有事。”他现在这个状况,不宜出门。

        傅霖家里设有阵法,能抵挡些他的阴气。

        “傅哥哥……”

        “我现在要开会,”傅霖对池欣说不上亲近,只把她当个正常邻居妹妹来看待,“钱勉,找人把她送回去。”

        钱勉是个专业的秘书,拦住池欣:“池小姐,请吧——”

        池欣满脸失望,攥着包的手不自觉收紧。

        ——

        晚上,童菡躺在沙发上敷面膜:“咒语不会无缘无故的失效,但如果受到攻击,傅总应该会察觉。”

        “对,除非不是特定的攻击,而是一种削减符咒效力的阵法。爸爸每去一次有阵法的地方,符咒的效力就会减弱。”

        “有道理。”童菡附和道。

        公司是没有阵法的,那剩下可能性最大的地方,就是傅霖的家。

        “菡菡,咱们晚上去一趟吧。”

        童菡腾地坐起来,吓得面膜都掉了,脸上显然易见地写着,你在开玩笑?

        “可别开玩笑了,你爸肯定住高档小区吧,高档小区没有业主同意进不去的,我又不像你,可以飘进去。”

        也不是她不愿意去,实在是这个事情操作起来有一定困难。

        翻墙不现实,正当情况进去,她又没有认识的人。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5234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