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第14章


傅霖挑眉,单手插兜闲庭信步地向她走近:“溜达?童小姐在这个小区也买了房子吗?”

        他当然知道凭童菡的财力买不起这里的房子。

        傅霖视线落在她手里的木钗上,通体漆黑,与他想象的并无二致。

        木钗飞出来寻主的时候,傅霖正把它捏在手里。

        更何况还有……

        童菡眼神躲避:“傅总说笑了,我的月薪怎么可能买得起这里的房子,有朋友住在这里,我过来看她。”

        池欣也算是朋友嘛。

        傅霖没有揭穿她拙劣的谎言,他倚在门边,使了个眼色:“要不要进来坐坐?”

        这……太诡异了!

        傅霖被谁附身了吗?他居然邀请自己进去?

        童菡眼底震惊:【你爸抽什么风?】

        【什么抽风!他请你进去坐诶,多好的机会,还不快进去。】

        【进什么进,没看见他笑得这么诡异吗?我进去万一发生点什么妙龄女子横死豪华别墅怎么办?】

        小毛蛋一甩头:【……你想象力很丰富。没事,你要是没了,我在冥界给你安排比这还豪华的别墅。】

        这听着一点儿也不是安慰人的话。

        傅霖勾唇:“有点东西想给你看看。”

        “是工作上的事情吗?”童菡试探问。

        傅霖顿了顿,“算是吧。”

        “好的,傅总。”童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进傅霖家,虽说现在这个场面不在她想象的范围里,但她相信自己不会有什么危险。

        进门是玄关,鞋柜上有鞋套,童菡亦步亦趋进去,顺手用发钗把长发挽起。

        “坐。”傅霖很绅士。

        童菡垂头坐在沙发上,傅霖转身进了书房。童菡在她转身之际,就开始左顾右盼。这别墅是复式二层,楼上还有房间。

        阵法会在哪儿呢?

        如果设置阵法的人还设置了障眼法,想要查探出来就更难。

        一楼是大厅和厨房,大多数地方一览无余。

        “在二楼?”

        “可能。”

        要命!

        童菡开始啃手指甲,这是她思考时的坏习惯。

        傅霖手里捧了个笔记本电脑出来,放在茶几上。

        “要看的东西在这里吗,是图纸吗?”童菡也不太懂为什么傅霖要叫她进来,她是设计师,工作上的事情,也只有珠宝的设计图了。

        傅霖垂眸,修长的眼睫如鸦羽,他指尖轻点了几下。

        电脑屏幕出现画面,童菡的瞳孔一瞬间放大。

        屏幕上的画面,分明就是她刚才在外面的举动!

        为什么他在家门口装监控啊!闲的吗?

        童菡心底咆哮:【小毛蛋你为什么不提醒我!】

        小毛蛋躲进电视机里;【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嘛……】监控从来拍不到他,哪还记得这个。

        这该死的猪队友。

        监控拍不到符纸,只能看到童菡挥舞着双臂,像跳大神一样在别墅周围走来走去。

        “你能解释下,大半夜在我家门口这是在干什么吗?”傅霖认真提问。

        童菡羞愧捂脸,破罐子破摔道:“我说我在锻炼身体你信吗?”

        傅霖给了她一个眼神,那眼神分明在说,你觉得我是个傻子吗?

        童菡挠头,嗔视着电视机里的小毛蛋:【你害死我了!】

        【别怕啊,和爸爸摊牌嘛,他很温柔的。】

        【温柔?你恐怕对你爸有什么误解。】

        傅霖到傅氏没多久,动作雷霆,上层什么情况她不知道,但能在短时间内让林晴惧怕的人,怎么也和温柔不沾边吧。

        尤其是他现在还拿那种看透一切的眼神看她,简直寒毛都要竖起。

        童菡感觉身边的沙发塌陷下去。

        傅霖坐在了她身边,童菡下意识往边上靠,手指掐进了沙发里。

        傅霖没有停止自己的靠近,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在童菡周身环绕,他将人禁锢在沙发上。

        童菡缩手放在胸前,尽量不碰到他,一转头,对上他清隽的眼眸,如大海般神秘又吸引人。

        傅霖皮相本就出色,要真想勾谁,很难有人能拒绝。

        傅霖也不说话,只缓缓靠近,就在小毛蛋咔咔拍了两张照片之后,傅霖抬手拔下了她发间的木钗。

        童菡的长发散落下来,带着淡淡的柠檬味。

        她显然被傅霖的举动吓到了,眼睛瞪得浑圆,双手是防御的状态,像只受惊的小鹿。

        傅霖淡淡翘起唇角:“你的发钗挺好看的。”

        童菡彻底明白了,感情他早就看透了,耍她玩儿呢。

        也是,傅霖这种人精,要是还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才奇怪。

        傅霖修长的手指夹着木钗,询问道:“这是法器?”

        这算是挑明了。

        不过现在这情况,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她又不是干坏事,心虚什么。

        “是。你护身符上的符咒快消失了,相信你这两天也感受得到。”

        傅霖把小木牌从脖子上取下来:“你说这个?没什么异样。”

        “你看不到。”童菡沉思了会儿,她道法不够不能让八级天师写的符显现。

        【蛋总,有办法能让他看到吗?】

        小毛蛋总算从电视机里钻出来了:【好吧,把你的血滴上去就行。】童菡是纯阳体质,她的血对任何符咒都有显现效果,不过不能多,多了这符咒反而会受到破坏。

        童菡咬了口自己的手指,疼!

        还没破皮,一点血都没有,电视剧里都是骗人的!

        童菡转身去厨房拿了把菜刀来,对着自己的手比了比,在犹豫怎么下刀。

        傅霖握住她的手腕:“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童菡想了想迟早要割,一咬牙拿指腹在刀刃上蹭了下,不一会儿鲜血渗出。

        “你干什么!”傅霖显然是被她的自残行为惊到。

        童菡趁着血没干,赶紧往他木牌上滴。

        鲜红的血液一滴入木牌,顺着木牌上的凹槽渗入,木牌发出耀眼的红光,红光汇聚成图腾,又浮现出一些古老的文字。

        文字腾空而起,在空中旋转地越来越快,又没入木牌中,再看木牌,原本完整的图腾只剩下寥寥数笔,发着幽微的光。

        傅霖虽说是第一次看到,但也能猜测个七七八八,那个图腾就是他护身符上的符咒,本该完整的符咒,被人破坏了。

        “有人害我。”傅霖说的是陈述句。

        童菡挑眉,总裁大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嘛,知道自己不受待见。

        “您找原来给您护身符的天师再要一个吧。”这是最快的方法。

        傅霖摸了摸木牌,血液被完全吸收了,一点痕迹与味道都没有。

        “许大师闭关了。”

        闭关了就很麻烦,天师闭关,一般都是快突破境界,八级天师往上,人本身的寿元会增加。一旦闭关,几年,或者十几年之后出来都是说不准的,外界之人也联系不上他。

        “他难道算不出你这段时间会有危险吗?”这大师怎么管人只管一半。

        傅霖背靠上沙发:“许大师提过,他说我会有贵人相助,逢凶化吉。”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4965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