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钱勉坐在副驾,虽然提醒自己要目不斜视,还是忍不住往后视镜里看。

        他们是去云成谈合作,主要是市场部的事情,与设计部可以说是一点关系也没有。

        总裁这样明目张胆真的好吗?

        钱勉不由得又想起那天不小心撞见的场面,忘掉,都忘掉!

        作为一个专业的秘书,需要处变不惊。

        云成集团大厦,傅霖嘱咐着她:“跟在我身后就行。”

        童菡颔首。

        “傅总来了,请。”大厦里走出一个有些儒雅气质的男人。

        “小云总好。”傅霖礼貌伸手。

        云桦客气道:“前两天姐姐的身体实在是不舒服,所以才耽误了时间,今天咱们一定签约!”

        云桦是云竹的弟弟,三十多岁的年纪,虽说是云家唯一的儿子,在云成的地位却不如云竹。

        当年云成集团于危难之际,是年仅二十的云竹接过了重担,彼时的云桦才十岁。

        傅霖眸光暗了暗,据他所知,云竹身体确实不舒服,可还没到住院看不了合同的地步。

        他几次都无功而返,未必没有这位小云总的手笔,毕竟这位小云总可是他二叔的忘年交。

        前面的交锋童菡是完全不关心的。

        电梯到了会客室,云竹见傅霖来,热情地起身相迎:“傅总,实在不好意思,让您久等。”

        云竹面容有些憔悴,她化了个妆,还是难掩不好的气色。

        傅霖刚想进会客室,衣袖忽地被扯住。

        他转身给了个疑问的眼神。

        童菡捂嘴小声道:“阵法就在会客室。”

        这阵法基本没有掩饰,她一进门就看见了。如她所料,是个削减符咒的阵法。

        此阵法对一般人无害,然会对腊月出生的人造成伤害。

        童菡看了云竹的面相,她就是腊月出生的。

        这就说明,这阵法早就在傅霖第一次来云成就设下了。云竹生病,必然耽误合约,傅霖为了合约必然会往云成跑。

        背后之人,把云竹也一起算计进去了。

        傅霖接到她的提示,收回脚步,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装作在打电话的模样。

        “云总,失陪。”傅霖不好意思道。

        云竹做了个请的手势。

        傅霖与童菡走到角落,“确定在会客室?”

        “是。”

        傅霖回想起他之前都是在会客室等云竹,也不意外这个结果。

        “能解决吗?”

        童菡看向一边的小毛蛋。

        小毛蛋检查了下:“三级阵法,你解不开吧?”

        幸好只是三级,设阵的人不敢让力量太过强大,否则云竹会有生命危险,护身符一下被破也会引起怀疑,再说了,想找个与许大师同样等级的天师也是有点难。

        但现在的问题是,她等级不够,这对小毛蛋来说是抬抬手就解决的事情,她搞不定啊!

        童菡道:【买几张三级的破阵符不就得了?】

        这确实是个好办法,小毛蛋纠结,这样能最快解决事情,但这也童菡不会得到任何提升,总不能事事都依靠从别人那里买的高级符纸吧。

        傅霖看她许久不回答:“有困难?”

        小毛蛋也拱火:“算了,还是买高级符纸吧,你搞不定的。”

        她嘴比脑子快:“谁说我搞不定!”

        傅霖闻言:“能搞定就好。”

        童菡后知后觉:我刚刚说了什么?

        小毛蛋吃吃笑起来:“这可是你自己答应的。”

        激将法,防不胜防!

        傅霖回到会客室门前,知道里面有阵法,他就不会再进去,“云总不好意思,临时有点事,签约的事情,可能要推迟。”

        云竹与云桦的笑容登时僵在脸上,云桦当即就沉下了脸。

        还是云竹拦了拦,仍面带微笑说:“好,傅总既然有急事,那就先去处理,签约的事情,不急。”

        云桦皱眉不解地看着姐姐,哪里不急,要是没有傅氏的这笔资金,这个月的现金流会出大问题。

        傅霖没空管他们姐弟的事,“那就失陪。”

        傅霖潇洒转身,童菡有点不太懂了。

        电梯里,傅霖察觉到她的疑惑,解释道:“云成的资金出了点问题,现在急的可不是我们。”对于傅氏来说,这笔合作成与不成都不会有太大损失。

        他之前着急,不过是想在短时间内做出点成绩,好让董事会那些老家伙闭嘴。

        现在,居然有人拿他的命格做文章,不管哪一只老狐狸动的手,他都不会让人好过。

        童菡坐电梯并没有坐到底,半途就下去了,“傅总,您先走,走得越远越好。”有他身上的阴气在,给她一百年也破不了阵。

        傅霖懂她的意思,“自己小心。”

        摸不着头脑的钱勉,完全不懂他们在做什么。

        为什么要傅总先走,这是什么小情侣的情趣吗?

        童菡走楼梯回到了会客室那一层,云成的人各司其职,根本没有人发现她偷溜了上来。

        云竹的办公室。

        “姐,傅霖分明是在拿乔!”云桦气得扯了扯领带。

        云竹轻嗤了声:“要不是你自作主张,云成会用得着求他?”云竹按了按太阳穴,她是真的头疼,她生病不过十几天,云桦就给她惹了这么大的祸事。

        城北那块地她本来就不打算拿,提的高价不过是抛出烟雾弹,标书上的价格根本不高,她筹谋了许久,给高氏挖了个坑。云桦倒好,私自修改了标书,自己跳坑。

        “城北的地动工了一个月,现在爆出有地质问题!你是怎么做事的!”那地质根本造不了楼房,这几个亿等于说是白扔了。

        “姐……”云桦还想再解释。

        可云竹已经不想听他解释了:“出去!”

        云桦悻悻地出去,关门的那一瞬间,原本平淡的面容狰狞起来。

        该死的,迟早把你从总经理的位置上拽下来!

        本来还顾虑了点骨肉亲情,没让黄大师设杀阵,现在看来,还是他太心慈手软。

        云竹,你等着吧。

        云桦的心理活动,被童菡与小毛蛋一字不落地听见。

        “这败家子还有理了?”小毛蛋生气叉腰。

        童菡双手环抱,“正常,云桦觉得云成集团是他的,花几个亿算什么。”

        阵法是云桦搞的鬼,但他显然不知道是针对傅霖的阵法,反而认为是只用来对付云竹的。

        “被忽悠了呗。”小毛蛋肯定道。

        云桦愤懑地回到自己办公室,忽觉自己背后发凉,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

        童菡闪躲之际,突然在这大楼里发现个不该发现的身影。

        一个红衣女鬼,脸半阴半阳,正攀附在云桦的背上。

        小毛蛋笑起来,一个闪身到了红衣女鬼面前。

        俏皮地和她打了个招呼:“哈喽,又见面了!”

        红衣女鬼第一反应就是逃,靠,又是那个小鬼差!

        但她的速度哪里比得上小毛蛋,小毛蛋拖着她的衣领子就进了厕所。

        红衣女鬼还想反抗,露出尖锐的獠牙,因为变异不完全,獠牙也只变了一半。

        她两个黑洞洞的眼发出青光,红衣烈烈作响,指甲变长变黑。强大的鬼力从她的体内爆发出来,一道耀眼的青芒击向小毛蛋。

        小毛蛋随意地一伸手,接住了这一道青色的鬼力,团成团吃进了嘴。

        “呸呸呸,厉鬼的鬼力不好吃,有点苦。”他嫌弃地吐舌头。

        童菡尽职地做好一个捧场王,小声鼓掌:“蛋总威武!”这轻飘飘的,就搞定了青阶厉鬼,三百年不是白死的。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红衣女鬼怒嚎道。

        童菡坐在马桶上:“是你想干什么,厉鬼不好好在深山里躲着,跑出来作乱。”

        女鬼忽然怔住了,抱着自己的脑袋,像是在问自己:“我想干什么?对啊,我想干什么啊……”

        童菡斜眼看她,“蛋总,这女鬼失忆了?”

        小毛蛋:“死的太久,有可能。”

        童菡踢踢女鬼:“哎,你什么时候死的?”

        红衣女鬼闻言开始回忆:“我……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死的呢?我……我不记得了。”

        还真失忆了,连自己什么时候死的都不记得。

        “蛋总,有办法吗?她现在这样,名字肯定不记得了。”

        小毛蛋摇摇手机:“可以鬼脸识别。”

        小毛蛋拿着手机对准红衣女鬼扫了下,面露一丝尴尬。

        童菡凑过来看,“哈哈,冥界的鬼脸识别系统还需要加强啊。”手机屏幕上明晃晃的“识别失败”四个字。

        “这……谁让她面目全非来着。”

        上次没仔细看,这红衣女鬼虽然是只未变异完成的厉鬼,但手上没有沾过血。她变成厉鬼的原因纯粹是因为死的时候是在午夜十二点,又穿了红衣服。

        因为本身的怨气不够,只变了一半。

        “那你之前一直在哪,最早有意识是什么时候?”这女鬼抱头痛苦的模样,还有点可怜。

        红衣女鬼回答道:“大概是在一个月前。”

        这女鬼死了显然不止一个月,至少八年起。如果她是一个月前有意识的,就是说埋葬她的地方一个月前被人动了。

        一般人变成鬼后,会不自觉地去找与之生前有关联的人,或是亲人,或是仇人。

        女鬼去傅氏是因为傅霖的体质应该与他本身没什么关系,那到云成就有些耐人寻味了,而且谁都不找,偏偏找上了云桦。

        “城北的那块地,是一个月前动工的吧?”童菡提出疑问。

        “刚才云竹是这么说的。”

        一人一鬼对视一眼,有了同一个猜测。

        云桦并不是笨到无可救药的人,云竹都有吩咐了他还要反着干。如果不是他故意要跟云竹唱反调,就是他有不得不拿下那块地的理由。

        红衣女鬼的尸骨,很可能就在城北动工的地里。

        “色鬼姐姐,你先起来。”

        红衣女鬼鬼脸一僵,她并不是很想要这个称呼。

        童菡想扶她起来,红衣女鬼赶紧往后缩。

        又忘了自己身上有阳气了,童菡收回手。

        红衣女鬼站起来,郑重地鞠了个躬,“大人,你有办法帮我找回记忆吗?”她之前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闻见傅霖很香,她就去吃。

        感觉云桦很熟悉,她就缠了上去,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缺失了那么多年的记忆。

        她从有意识开始,只知道自己是一只厉鬼,做事全凭本能,全然忘了去深究她是怎么变成这样的。一只厉鬼,是不能入轮回的,她的下场要么回冥界被关进十八层地狱,要么被打得魂飞魄散。

        可即使留在这人间,这么躲藏的日子,好像也没什么意思。红衣女鬼第一次,有那么强烈的念头想要知道自己是谁。

        小毛蛋摩挲着下巴,“也不是没有办法。”

        “有办法你不早说。”童菡催促道,“快说吧。”她也很想知道红衣女鬼和云桦之间到底有什么纠葛。

        小毛蛋看看童菡,再看看女鬼,忽然有了个绝妙的主意。

        “你确定要知道?”

        童菡倏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46910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