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月朗星稀,一人一鬼站立在空地两边,中间还有只小鬼举着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加油棒。

        “菡菡,加油!”

        童菡真的非常无语:“我就不该对你有什么期待。”

        小毛蛋想出来的办法就是让她和红衣女鬼打架。

        “电视剧看过没有,那些失忆的脑袋再受到重创不就想起来了吗?鬼也一样,但鉴于鬼没有脑子,只能通过对战,让她的魂体受到攻击,才能刺激她想起来。”

        童菡:“那她站着让我打不就行了,何必对战?”

        “你不是等级不够吗,正好拿她练级,一举两得!”

        “呵呵呵,蛋总你真的聪明的不要不要的。”

        “谢谢夸奖。”小毛蛋咧嘴笑。

        红衣女鬼插嘴道:“两位,咱们能开始了吗?”

        童菡深吸一口气:“开始吧。”现在练级至少有保障,这女鬼不会伤害她。

        童菡也是想提高自己的,那种看见人作恶却无能为力的感觉真的不好受。

        小毛蛋含着棒棒糖给童菡喊加油。

        红衣女鬼的等级是要比童菡高一点的,但高的不多,是最适宜用她来突破的。

        童菡双手分别掷出两张空白符纸,以手为笔,同时间画出四张符,口中念念有词,“仙道常吉,鬼道常凶,高上青灵,悲朗太空,去!”

        四道符纸登时飞出,将红衣女鬼团团困住,符纸映照出阵阵蓝光。

        “困灵阵!漂亮!”小毛蛋夸了句,“外公教了你不少啊。”

        外公家里这类术法书多得是,她从前只对画符感兴趣,其他的咒语都是背了没往心里去,小时候记得的可能多,现在也只能背出这几句了。

        困灵符对厉鬼有为有效,红衣女鬼身上散发出阵阵黑烟,痛苦的嚎叫起来,“你们来真的啊!”

        红衣女鬼挣扎起来,周身燃起熊熊青色火焰,暗夜里看来宛若幽冥鬼火,四张符纸有碎裂的趋势。

        童菡抬手又祭出一张符:“当然是来真的。”

        “好,那我也不客气了!”

        厉鬼的鬼气果然不是开玩笑的,童菡本就处于劣势,好几次都有些招架不住。

        小毛蛋从开始的满脸笑容,看到最后的呲牙咧嘴。

        童菡与女鬼打得难舍难分,有来有回。看不见这里状况的人,只觉得一时间飞沙走石,周边温度骤降。

        良久之后,童菡身上本干净的衣服脏污不肯,活像逃难来的,肩上凭空多了几道指甲划过的痕迹。

        “啊——”红衣女鬼捂着手在地上打滚,她指甲沾了童菡血的地方滋滋地冒着黑烟。

        童菡看了眼肩膀,倒吸一口凉气:“嘶——”真疼!

        小毛蛋着急忙慌跑过来:“没事吧,没事吧……太快了,我没来得及阻止,对不起菡菡,你受伤了……”

        小毛蛋自责不已,急得快哭了。

        童菡哭笑不得,她都还没哭呢,这小家伙,她揉揉小毛蛋的脑袋,“没事,小伤。”

        童菡露了个微笑,张开五指,掌心窜出一簇淡淡的青光,“你看,也不是没有收获。”

        “你突破了!”

        童菡笑着点头。

        那边红衣女鬼的情况就不是那么好了,纯阳血对鬼有致命的伤害,灵魂上受到一点痛苦是肉/体能感受的十倍。

        剧痛让红衣女滚痛苦不堪,本半黑半白的脸皮碎裂开来,皮肤一寸一寸脱落下来,直至分辨不了五官,变得阴森恐怖。

        小毛蛋打出一道柔和的鬼力,红衣女鬼嚎叫声淡去,皮肤又慢慢地长了回去,恢复到原本的模样。

        红衣女鬼闭了闭眼,很久才睁开,她捂着脑袋,表情扭曲,似在接受着什么信息,再睁眼,她已是眼含热泪。

        红衣女鬼站起来:“多谢大人,多谢童小姐。”

        小毛蛋挑眉问:“想起来了?”

        红衣女鬼握紧拳,朝着某个方向,阴狠道:“是,我都想起来了。”

        童菡讶然:“你这听上去那么不靠谱的法子,居然有用。”

        小毛蛋微笑:“不要质疑本大人。”

        童菡撇嘴,本来就是嘛,一点都不科学。

        不过冥界的事情,也不能用科学解释。

        红衣女鬼说起了自己的身世,她名叫卓娅,死于十年前。当年她还是个二十二岁的大四学生,她成绩优异,却因为自身性格的原因,没什么好朋友。她极其看重自己的容貌,大家却觉得她太过臭美。

        比她成绩更引人注目的是她那张漂亮脸蛋。然而当她自身的实力不足以护住她自己时,美貌是一种累赘。

        卓娅的美丽引起了云桦的疯狂追求,当时的云桦是学校里有名的富二代,也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从未有人能在他的宝马车里待上超过一个月的时间。

        卓娅知道这人不靠谱,而且云桦的长相实在不是她的菜,非常坚定地拒绝了云桦的追求。云桦此人,心高气傲,当然不相信有人抵挡地住他的魅力,认为卓娅是在欲擒故纵。

        云桦耐心地追求了卓娅三个月,卓娅也躲了三个月,好在后来大四实习,她在学校里待的时间少了,云桦也没找过来。

        卓娅本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没想到,就在拍完毕业照的后一天,她和班里的同学聚餐完毕,在回家的路上,被人拖进了路旁的灌木丛。

        “云桦强/暴了我。”卓娅声泪俱下。

        没把人吃到嘴里的云桦自然不会甘心,打听好了卓娅班级聚会的时间,有目的的下手。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卓娅没有喝酒意识清醒,并且拼命反抗。云桦把人拖进了黑暗处,恶狠狠地甩了她一巴掌,卓娅的后脑勺嗑在了石头上,鲜血汩汩地流。

        云桦只顾着爽,根本没有在意身下人越来越弱的呼吸,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卓娅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云桦吓坏了,也知道自己杀了人,犯了罪,当夜就找了锄头铁锹将卓娅的尸身掩埋。

        埋尸完毕的云桦好几天没睡着,事后也有偷偷返回现场,没有人发现。接连好几天云桦都在做噩梦,吃不好睡不好,他怀疑是卓娅的鬼魂在骚扰他。

        事实上他猜得没错,卓娅确实一直跟着他,只是刚死鬼力不深,对云桦造成不了很大的伤害。

        “云桦请了个天师,在我的埋骨之地设了阵,将我的魂魄永久的镇压在了那儿。”

        童菡听得牙痒痒,云桦真的狠,连转世投胎的机会也不给人家。

        要不是这次动土,卓娅真就永不见天日。

        这次没爆出发现白骨的新闻,说明云桦已经让人转移了她的尸骨。

        小毛蛋抬眼问:“你现在能感受到你尸骨在哪儿吗?”照理来说鬼魂与自己的尸骨是有感应的。

        卓娅摇摇头:“感受不到。”

        “那天师估计对你的尸骨下了禁制。”

        卓娅这事光凭借她的一面之词警察可能还不会相信,需要找到她的尸骨,才算证据确凿。

        童菡打了个哈欠,“困了,先回去休息,慢慢再想办法吧。”童菡把卓娅收进玉雕里。

        已经过去十年了,卓娅也不急在这一天两天的。

        因为晚上经历了一场大战又受了伤,童菡第二天请了个假,她要休息。

        ——

        “她没来上班?”

        “是,林总监说童小姐请了三天病假。”

        傅霖皱眉,“病假?”她生病了?

        昨天还生龙活虎的,怎么就生病了?

        难道是那个阵法太厉害,她对付不了受伤了吗?

        傅霖有些懊悔,不该留她一个人在那里的。

        “我下午……”

        “下午一点和市场部有个会,三点约了赵总。需要我把市场部的会推迟到四点吗?”钱勉抢先问道。

        傅霖掀起眼皮,盯着他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做起我的主了?”

        “哦,那您不需要是吗?”钱勉丝毫不慌。

        傅霖咬了下后槽牙:“就这么办。”

        “好咧!”

        傅霖被气笑,他这个秘书可是越来越会揣测他的心意,还是因为自己对他太好,胆子养肥了。

        童菡躺在沙发上,仗着自己受伤了,支使着厨房里的小鬼。

        “排骨看着点火,牛肉不要炒老了,土豆到了三十分再下下去……”她动动嘴皮,忙坏了厨房里的小毛蛋。

        小毛蛋炒着菜,包子似的小脸上写满了无奈,要是回去让冥界的鬼知道他在这里给人炒菜,怕是会笑掉他们的大牙。

        “大人,要不我来。”卓娅热心想帮忙,又怕那煤气冒出来的火焰。

        小毛蛋甩甩手,“你让开,在沙发上好好坐着就是帮我了。”万一烧的她魂魄散了还得他来修。

        卓娅飘到沙发上,看着小毛蛋忙上忙下,好奇地看着童菡。

        “想问他为什么会听我的话?”

        卓娅小鸡啄米点头。

        童菡眯眼笑:“他呀,有求于我。”求人办事,不得收点好处。

        厨房里热火朝天,炒牛肉的味道散发出来,童菡感叹:“好香。”

        “好香。”卓娅开始流口水。

        “不对呀,鬼是闻不到人世间的饭菜香的。”

        卓娅扭头,“不是厨房的香味,外面飘进来的,真的好香,阴气的味道。”

        阴气?

        童菡的手机震动起来,手机屏幕上明晃晃的毛蛋他爸四个字。

        童菡接起:“喂?”

        “听说你请了病假?”

        “对呀,傅总您有事吗?”

        卓娅飘到窗前,指了指下面。

        童菡掀开窗帘,看见下面熟悉的车。

        “有事,你请了三天假,我怎么办?你说过木钗阳气只有两天的效果。”

        “不是让您去买符纸了吗?您这么有钱买这个不难啊。”

        傅霖巧舌如簧,“你能解决的事情,我为什么花钱。”

        “感情您拿我当免费劳动力啊。谁说找我就不花钱了,一口价,三百万!”童菡有点生气,就算他是大老板也不能这样压榨员工。

        再说了这事也不是她职责范围内,一码归一码。

        童菡气呼呼挂了电话,冲楼下做了个鬼脸。

        小毛蛋:“幼稚!”

        童菡佯怒:“还不把午饭端上来。”

        “得咧,姑奶奶,马上就好。”他能怎么办,自己挑的人,跪着也得伺候好。

        没过多久,童菡手机一震,是一条到账的短信。

        您的xx银行卡,在xx年xx月xx日112点30分到账3000000元。

        童菡仔细数了好几遍零,傅霖的电话又进来了,“现在可以了吗?”

        童菡不懂了,“这是?”

        “不想把钱给外人赚,至少你是我公司的员工。”

        好像有那么一点点道理。

        看在他打了钱的份上,童菡道:“傅总你上来吧一单元502,在车里坐着也挺闷的吧。”

        电话那头的傅霖明显卡壳了一下:“不闷,有空调。”

        切,嘴硬!

        小毛蛋端着饭菜出来,门铃也恰好响起。

        童菡招手:“快放下!”

        开玩笑,要是让傅霖看见一盘蒜薹炒牛肉在空中飞那还了得。

        检查完家里没有什么异样之后,童菡才敢开门,露出一个标准微笑:“傅总好。”

        傅霖仍是一身西装,不过是烟灰色,比之黑色少了一分正式,多了几分平易近人,他的前额微微发了些汗。

        童菡侧身请他进来,“傅总,请。”

        傅霖的大长腿迈进来,童菡递上备用拖鞋。

        夏日衣衫本就薄,童菡弯腰的瞬间,傅霖看见了她肩膀处露出来的绷带。

        “你受伤了?”

        童菡摸了下伤口,无所谓道:“小伤。”

        “去医院看过了吗?怎么受的伤,是因为要破阵吗?”

        “算吧。”童菡斟酌着回答,因为要破阵,所以去打架,因为打架,所以受伤,严格来讲不算错。

        在云成集团的阵法,她早上的时候找时间去了一趟已经破了。

        “没去医院?”看那包扎的样子,不像是专业人士搞的。

        “真没事。”

        小毛蛋听得直翻白眼:昨晚消毒的时候,童菡的鬼哭狼嚎他还记忆尤深。

        “对不起。”

        “啊?”这猝不及防的道歉。

        傅霖认真说:“你是为了我才受伤的,其实你没必要为了我做到这个地步。”

        童菡心道,我哪里是为你,不过是因为小毛蛋,还有功德点。但这不能和傅霖明说。

        她只好道:“真没事,您不用自责。”她语气带了点玩笑意味,“要是实在愧疚,不如再给我转个一百万?”

        “好。”傅霖当即拿出手机。

        童菡赶紧拦住,“可别,我开玩笑的。”

        其实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傅霖向来是用钱解决的,毕竟掺杂了感情,会变得很麻烦。

        只是她才受伤,再拒绝就是身体与心灵的双重受伤,对她来说会不会太残忍?

        傅霖望着餐桌出神。

        “傅总,您是没吃没吃午饭,想一起来点吗?”

        傅霖:她在邀请我?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45602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