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第20章


第二天晚上,江九城的别墅区,豪华别墅林立,童菡被保安拦在门外。

        “呦,还是个有钱人。”童菡不理解了,能住在这种别墅里的人,都不会缺钱,这人出手还算大方,但相比与其他人,就有点抠了。

        小毛蛋无害的小脸笑起来:“有故事。”

        童菡给单主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个年轻男人,让童菡把电话给保安,保安听到男人的声音毕恭毕敬,很快就把童菡放了进去。

        童菡他们跟着导航来到一幢价值不菲的别墅前,摁了门铃。

        还没进门,童菡就感觉到了一丝阴气。

        来开门的是个男人,听声音和电话里的是同一个人。他穿着一声简单的家居服,面容有些憔悴。

        高夏神情疑惑,问了句:“天师论坛的大师?”

        “是。”

        “进来吧。”高夏戴了副金丝边眼镜,看上去文质彬彬。

        童菡却不是很想进去,面对着门,可以看到客厅里有一幅遗像,是个面容姣好的女人。

        而此时,本该静止的遗像,却转动着眼珠。

        人死后成鬼,随后鬼差引魂,入阴司,其头七,三七,五七,七七之日可回归阳间,与家人告别,七七过后入黄泉,饮孟婆汤,转夙世轮回。

        鬼魂回归阳间,不可见光,不可触人,多数择一物栖身。

        童菡面不改色打招呼:“高先生,你好,我姓童。”

        “嗯。”高夏的反应淡淡的,完全不像他在帖子里写的那么十万火急。

        童菡咂摸了点味出来,估计是看她年轻面嫩,不信她的本事。

        “高先生……”

        童菡叫了句,一段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话,高夏接起电话,“好,好,我现在就去接您,大师别急。”

        高夏不好意思地向童菡道歉,“童大师稍等,失陪一下。”

        他往小区门口走去,听他的电话内容,不难猜出是高夏还请了别的大师。

        “呦呵,他还找了第二家,蛋总,可以罢工吗?”童菡略微有点生气。

        “正常,你是个白板天师,干完这一单,你就有成绩了。看在钱和功德点的面子上,忍忍。”小毛蛋劝道。

        何况,高夏家里,确实有只鬼,还是只道行不浅的女鬼。

        “大师,那边就是我家。”说话间,高夏引着个胖道士进来。

        这道士身穿道袍,头戴道冠,架势倒是摆了个十足。

        小毛蛋笑道:“大半夜这么穿,也不怕吓到人。”

        孙得正背着手挺着肚子慢慢踱步过去,看见童菡:“高先生,这位是?”

        “是我在网上找的天师。”高夏解释了句。

        孙得正脸色立马就不好看了,指着童菡道,“你找了我,又找了这个小丫头片子?”

        被人指着鼻子说话,童菡自然是不会忍气吞声的,她冷哼一声:“高先生,你请了我,还找了别人,这就有点不太厚道了吧?”

        这种一单两卖的事情,除非事先说好,不然放在那个行业里都是不光彩的事情。

        高夏也是万分不好意思,他解释道,“给您下单时确实还没找孙大师,孙大师是朋友介绍的,我也不好拒绝。童大师,孙大师,今天都是我不对,不管谁解决了我的问题,钱我都照付,并且给解决问题的那位双倍酬金。”

        一听双倍酬金,孙得正立刻道:“高先生,有我一个人就够了,这小丫头片子能有多大法力?”孙得正见是个女天师,信心更加足了,倨傲地挺着胸,那凸出来的肚子都快顶到童菡眼前。

        童菡轻嗤:“呵,年纪大法力就一定高深吗?说不定你还不如我呢!”

        “你这丫头……”孙得正刚打算骂,就被高夏打断。

        “好了,二位不要再吵了,当务之急是解决问题。就当给我个面子。”

        小毛蛋扯了扯童菡衣衫下摆,高夏这么有礼貌,也不能一直打人家的脸,单子飞了就不好了。

        孙得正想了下高夏的身份,确实不好闹得太难看,“行,我就给高先生这个面子。”

        孙得正身上背了个黄布包裹,他一进门黄布包裹就抖动起来。

        他连忙掏出那个抖动的东西,是一只罗盘,孙得正的胖手抓着罗盘,一脸严肃,盯着某个方向。

        “何方鬼怪,还不速速现身!”他极有气势地一吼。

        “架势倒是足,可惜啊……色厉内荏。”童菡如此评价道。

        说话间孙得正已经开始动手,他从罗盘中引出一道力,直指墙上的遗像。

        遗像被震落在地,相框撞上地板,有一角开裂。

        小毛蛋:“他的罗盘是个还不错的法器,应该有个五六级。”要不是那个罗盘,孙得正应该发现不了那个女鬼。

        女鬼被孙得正从相框里打出来,愤恨地瞪了在场众人一眼,化作一团浓重的黑烟飘走了。

        “知道不能硬碰硬,跑了,聪明。菡菡,要抓回来吗?”

        童菡:“不急,高夏在这,不怕她不回来。现在主要是听听高夏怎么说。”这女鬼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比如,那个女鬼的身份。

        孙得正昂着头:“高先生,小鬼已除,你不用再害怕。”

        高夏一脸茫然,“孙大师,您刚刚是在?”

        “你屋里有个小鬼,我将她打跑了,今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孙得正笑得几乎看不见眼睛。

        这么简单就能收到十万块,这些有钱人的钱真好赚。

        孙得正道:“事情已经解决,高先生记得把尾款打给我。”他收起罗盘,居然是要走了的意思。

        高夏忍不住质疑:“这样……就好了?”

        “高先生是怀疑我的本事?”

        “不敢不敢。”高夏擦了把头上不存在的汗,“您走好。”

        孙得正哼了声,路过童菡身边时:“小丫头,你还嫩。”

        童菡脸上挂着假笑恭维道:“孙大师实在厉害,我自愧弗如。”

        “有自知之明就好。”孙得正一掀道袍,用着自以为很潇洒的姿势走了出去。

        夜幕降临,一切似乎都被黑暗笼罩。

        孙得正美滋滋地看着手机到账的短信,对着身边的男人炫耀,“师兄,今儿遇上个冤大头,打走个鬼就赚了十万,还卖给他一个三万的护身符。”

        “打鬼,你用什么打的?”男人狐疑,他这师弟是个半吊子天师,连个初级白鬼都对付不了。

        孙得正反应过来自己得意忘形,想收回已经来不及了。

        “你用了八宝罗盘。”

        “师兄,就借用一下。”

        男人恼怒起来:“孙得正!和你说过多少遍了,别动那个罗盘!”

        灯光映照上男人的脸,正是消失已久的黄友铭。

        “师兄,我知道八宝罗盘是个宝贝,可宝贝藏着不让用,那不是浪费吗?”孙得正不以为意。

        黄友铭如同一头暴怒的雄狮,拎起孙得正的领子,孙得正这个胖子竟被他提起离凳子十公分,足可见他力道之大。

        黄友铭甩了他一拳,“警告你多少遍别动我的东西!”

        孙得正被这一拳打得眼冒金星,即使是这样他也没有发脾气,反而连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师兄,下次不会了。”

        “罗盘!”

        孙得正哆哆嗦嗦把八宝罗盘放在他手里。

        黄友铭一检查,灵气少了很多,他气不过又是一脚:“妈的!你拿去干什么用了,灵气竟然少了四分之一!”

        黄友铭是真的生气,八宝罗盘积攒灵气不易,要不是孙得正住的地方有利于吸收灵气,他才不会把它摆在供桌上。没想到就他出去一趟的功夫,这混蛋偷拿了他的罗盘。

        “我……我……没做什么啊,就打了个鬼。”孙得正头上全是冷汗,生怕黄友铭再做什么。

        黄友铭咬了下后槽牙,孙得正看不出鬼的道行,这个鬼估计本事不小,能让他的八宝罗盘费了这么多灵气。

        黄友铭冷静了下,“什么情况,仔细说说。”

        “今天有个人找上门,说是他朋友睡不好,怀疑被鬼缠身。我到地方一看,果然有只鬼,就藏在他家里的遗像中。就出手把她打跑了。”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黄友铭心想,不对呀,这罗盘在孙得正手里应该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效果,但凡有点道行的鬼,都不会被一击必杀。这鬼肯定是有能力反抗的。

        可为什么没有反抗呢?

        “你打了那个鬼一下,那鬼就逃了?”

        “对呀。”

        “当时还有什么人?”

        “就被鬼缠身的那个男人,哦,还有一个小姑娘,是雇主从网上请来的三流天师,看见我抓鬼,都被吓傻了,哈哈!”孙得正大言不惭。

        黄友铭却敏锐的感觉出一点不对来,那女鬼逃走,必然是遇见了什么让她畏惧的事物,说不定就是那个小姑娘。

        “是哪家人?”

        “师兄怎么对这个感兴趣?”

        “快说!”

        黄友铭自然有自己的考量,看情况,这只鬼不是厉鬼,道行又不低,而他正好缺这样的鬼。

        孙得正只是把她打跑,那女鬼必定要回去找那个雇主的。

        到时候……黄友铭微笑起来。

        ——

        高夏送完孙得正回来时,看见童菡蹲着在看地上的遗像。

        童菡把它扶起来,遗像中是个面容清秀的女子,很年轻,大概二十多岁的样子。

        “童大师还不走吗?”高夏询问。

        童菡道:“孙大师确实赶走了你家里的鬼没错,可谁也不知道它会不会回来。”

        高夏一拍大腿:“对呀!忘了让孙大师留几张符了!”

        童菡笑起来:“不用担心,画符我也会。”

        她反手从腰包里掏出两张符纸,“这是镇宅符,贴在门上,鬼魅无法接近。另一张是护身符,外出时放在你自己身上,也有驱鬼的作用。”

        高夏满口道谢:“多谢大师多谢大师。”童菡的贴心让他对这个年轻的女天师高看了几分。

        童菡眼神流连于那遗像之间,状似无意地问,“高先生,这照片上的人,是你妻子?”

        屋里有女人生存过的痕迹,这个时间了,却又不见女主人,门口还有小孩的婴儿鞋子,说明这是对夫妻所居住的,应该有个孩子。

        高夏叹了口气道:“是,我和彤彤结婚才三年,她才二十六岁,谁也没想到……唉……”

        “抱歉,提起您的伤心事了。”童菡在沙发上坐下来,“高先生也别怪我多问,只是您不好奇,那只在您家里的鬼,到底是什么身份吗?”

        高夏目光一闪:“当然……当然是想知道的、只是我想不通,到底是谁在害我,童大师莫非知道?”

        童菡轻笑:“高先生知道刚才孙大师为什么要攻击这个遗像吗?”

        “你的意思是……”高夏倏然睁大眼。

        “这遗像里,有只女鬼。”

        高夏追问,“是……彤彤吗?”

        “不清楚,没看清脸。容我多问一句高先生,您妻子,是出了什么意外走的呢?”这么年轻,肯定不是正常死亡。

        高夏的神情一下子就变得落寞,他垂头,摘下了眼镜。

        “彤彤她,是自杀的。”

        “彤彤是个很好的妻子,我们也一直很恩爱,一年前又有了属于我们的孩子。都是我的错,是我对她关心太少,没有及时发现她的产后抑郁。要是我发现了,彤彤就不会死……”说到动情处,高夏不禁落下几滴男儿泪。

        童菡安慰道:“高先生,你和你妻子感情真好,不过人死不能复生,还是要向前看。”

        高夏红着眼睛抬头:“童大师,如果那个女鬼真的是彤彤,您能帮我把她找回来吗?”

        “你不怕她伤害你?”

        “不怕,彤彤即便成了鬼,我相信,她也不会伤害我的。”高夏像是想起什么,“刚才孙大师动手,是不是伤害到了她,她有没有受伤?”

        童菡睇着他:“没有,孙大师只是恐吓,没有真的对她有实质性伤害。高先生,你说彤彤不会伤害你,那怎么解释你这几天的不良反应?”

        “唉,彤彤向来喜欢恶作剧,她估计在下面待得不开心。也是,她从小娇生惯养的,衣服一定要穿名牌,化妆品要最好的,她骤然成了鬼,肯定不适应的,她在怪我。有点脾气也是正常的,又或者,她想让我去陪她吧。”

        高夏痛苦地捂住了脸:“如果没有孩子,我陪着彤彤去了又有什么关系。”

        “高先生,您千万别这样想,孩子需要爸爸。”

        高夏扯了张纸巾擦眼泪,“抱歉,失态了。”

        童菡摆摆手,示意无妨:“如果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至于找回那个女鬼,如果真是您妻子,也要有合适的时机。”

        “什么时机?”

        “她去世有几天了?”

        高夏不假思索:“到今天已经五十一天了。”

        “高先生倒是记得清楚。”

        “彤彤离开的日子,我每一天,都度日如年。怎么会不清楚。”

        童菡道:“再过三天才是招魂的好日子,需要什么东西,我后续会通知您的。”

        “好,多谢童大师。”

        童菡顿了顿:“留步,您不用送了。”

        小毛蛋:“这个高夏还真是深情啊。”

        童菡眯起眼:“是吗?”表面看来确实是这样,即使妻子成了鬼,在伤害他,他依旧不计前嫌想要见到姜依彤。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418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