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夜,漆黑如化不开的浓墨,一丝月光都没有。

        唯有路灯照亮眼前的地方,边阳下班回家已经是午夜,他刚调来不久,对特殊调查处的情况与以前的案件都不太了解。

        他又不是天赋流,只好靠勤能补拙。

        “救命……”一丝微弱的求救声从不远处传来。

        身为警察的边阳,敏锐的发现了这一声音,即使只是一点点可能性,他也不能放过。

        “救命……救救我……”

        呼救声再次传来,边阳确定不是自己的幻听,他加快脚步跑了过去。

        草丛里的景象却让他大吃一惊,一个年轻姑娘浑身是血地躺在草丛里。

        正常人流了这么多血肯定活不了了,不过这位姑娘显然没有这个烦恼,因为她本就死了,她是一只鬼。

        姜依彤的魂体快要消散,她的身躯都变得透明。边阳赶紧用警徽把她收进去,急匆匆去找了郑祥。

        边阳走后不到五分钟,黄友铭手捧罗盘赶到,孙得正也一并跟着。

        “师兄,鬼气到这里就消散了。”

        “废话,我自己不会看吗?”

        孙得正被训了,讪讪不说话。

        姜依彤跑了,黄友铭很是暴躁,他本来都快要成功了,不想棋差一招,收姜依彤的时候,没料到她的道行有那么高,罗盘灵气不够,困住了她几个时辰就被挣脱。

        不过他还是把姜依彤打成重伤,要不是姜依彤不听话,其实他是不想这么干的,打散的鬼魂,不能用。

        “都怪你,把罗盘的灵气浪费了!”黄友铭没抓到鬼,就把气往孙得正身上撒。

        孙得正碎碎念:“要不是我,你还不知道有姜依彤呢……”

        “你说什么!”黄友铭凶神恶煞。

        “没什么没什么,”孙得正说,“师兄,我是说,姜依彤会不会被人救走了?”

        “姜依彤是鬼,寻常人看不到她,又怎么会被救走……”黄友铭话说一半反应过来,“是天师!有天师带走了她。”

        黄友铭顿时眉头紧锁,这就有点麻烦了,但凡有天师救了姜依彤,他抓鬼的事情瞒不住了,万一捅到特殊调查处,通缉倒是小事,自己的目的被察觉,对他还是对老板,都是非常不利的。

        ——

        “不见是什么意思,你见过姜依彤的鬼魂?”高夏这话说的没头没尾。

        高夏有些支支吾吾,虽然慢,还是把事情解释清楚了,原来,九七时,高夏虽然没有联系童菡招魂,却联系了孙得正。

        对此,高夏是这样解释的,“我岳父岳母也很久没见过彤彤了,既然招魂,我就想让他们都看看彤彤,但是我和他们说了之后,他们说童大师您毕竟年轻,怕您经验没有那么丰富,万一出什么意外……没提前告诉童大师一声,确实是我的不对。”

        高夏是最会说漂亮话的,一件放鸽子的事情能说的这么让人挑不出错。

        高夏把招魂的全过程都说了一遍,原本是很顺利的,姜依彤的魂魄如期出现,但只出现了一秒,她就好像是受到极大痛苦似的,突然就不见了。

        孙得正解释说是,姜依彤的鬼魂不愿意见他们。

        高夏觉得这话不对,即使姜依彤不愿意见他,也不会不愿意见她父母,姜父姜母都是最疼爱女儿的。

        还有假使姜依彤不愿意见他们,一开始不出现就好,何必出现一瞬又消失让他们担心。

        “彤彤是最孝顺的,她不会忍心让爸妈替她担心的。”

        高夏现在已经完全不信任孙得正了,所以只好求助童菡。

        “照你这么说,姜依彤的鬼魂已经失踪一天一夜了?”

        “是。我们本来相信了孙大师的话的,但是后面越想越不对劲。”

        这个理由,好像也可以理解。

        童菡:“告诉我姜依彤的生辰八字。”

        高夏立马报出她的出生年月,这都是他一早准备好了的。

        童菡将玉雕摆在桌子上,充为阵心,徒手起符法阵。

        她闭起眼掐指演算,奇怪,竟然找不到姜依彤的方位。

        童菡皱了皱眉,点燃一张灵符,上书姜依彤的生辰八字,灵符火焰呈现红色。

        童菡松了口气,还好,至少魂魄还在。

        火焰呈红色代表魂魄还在阳间,如果呈现蓝色,那就代表魂魄已入阴间或者是被打散永世不得超生。

        童菡给小毛蛋发了个消息:【蛋总,姜依彤不见了,你能查到她在哪儿吗?】

        小毛蛋:【生死簿又不是gps,不能精准定位。】

        童菡:【不能让你们冥界的程序员努努力吗?】

        小毛蛋:【放过他们吧……你以为鬼就不掉头发吗?假发很贵的。】

        童菡:【好吧,那姜依彤现在还安全吗?】

        小毛蛋:【不太妙,她的魂体现在很虚弱。你得尽早找到她。】

        童菡:【只能去借件她的生前物品,招魂引魂。】

        ——

        “郑处,她不行了!”

        床上的姑娘又吐出一口血,魂体比之方才,更加透明。

        “已经用了聚灵符,试试吧。”郑祥看向姑娘脑顶正上方,一张闪着金光的符纸笼罩住了姑娘整个身躯,勉力维持着魂体的消散。

        “三魂都有碎裂,七魄被打失两魄,受伤实在太重。”郑祥叹了口气,“我尽力了。”

        边阳问:“没有其他办法吗?”

        郑祥抬眼,他是没有办法了,或许有人有办法。

        “喂,是童小姐吗?”郑祥拨通了童菡的电话。

        “郑处长找我有事?”警察找她,多半没好事,童菡回忆了一下最近应该没有干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

        郑祥委婉问:“大人在吗?”

        “不在。”

        “好吧。”他也不抱什么希望,下面出了事,他是最早得到消息的。

        童菡听出他话中的失落,多问了一句:“您有什么事,或许我能帮忙。”

        郑祥犹豫了一下,还是和童菡简单说了说,也许她真的能帮上忙呢。

        “我们捡到了一只重伤的女鬼……”

        “什么!”童菡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了姜依彤。她激动地都快要跳起来,这种打瞌睡送枕头的事情,她以前可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

        童菡还是没有太得意忘形,打听了一下女鬼的容貌,有八分确定是姜依彤才过去。

        她还是第一次到特调处去,特殊调查处不似寻常警局,门面低调地就像一座居民楼,从外部看不出一点奇怪的地方。

        里面人员并不多,童菡感受了一下,有些等级与她差不多。

        边阳给童菡倒了杯水,童菡谢过,“谢谢。”

        边阳带着童菡过去见姜依彤,姜依彤的魂体接近透明,身上的阴气开始消散,这是魂飞魄散的前兆。

        “童小姐认识她,知道是谁下的手吗?”姜依彤手上并未染血,玄门有个规矩,不伤害手上未沾血的鬼,一旦违规会被特殊调查处查处。

        童菡轻摇头:“不确定。”那天招魂是孙得正干的,但他本事不行,即便依靠那个八宝罗盘,也不可能把姜依彤伤成这样。

        他背后一定还有人。

        “你们怎么找到她的?”

        边阳道:“路上捡的。”

        童菡:“……”这回答,朴实无华。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3080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