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第23章


姜依彤的运气不错,遇上了警察。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先救姜依彤,她现在这情况,恐怕撑不过两天。

        “童小姐有什么好办法吗?”

        姜依彤神色痛苦,魂魄被撕裂开的感觉可不好受。

        童菡摩挲着下巴,“我有办法能先稳住她的魂体,但她最关键的问题是丢了两魄。”

        人有三魂七魄,不管失去哪一个都不是一个完整的鬼魂。

        “是,她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她有两魄被封印了。”

        这两魄不找回来,即便能治好她的伤,也维持不了多久。

        童菡走到姜依彤身边坐下,她还在昏迷,“咦,为什么她才死了没多久,已经是个绿阶鬼了?”

        这个郑祥倒是知道一点,“她身上有忘川草的气息,应该是入过冥府,五七或者七七上来的时候没有回去。有些人精神不大正常有些缺胳膊断腿,成为鬼了之后也不会恢复,需要服下忘川草之后才会恢复,不耽误下次投胎。”

        姜依彤身上有极重的忘川草的气息,忘川草生在奈何桥头,归孟婆管控。忘川草于鬼是大补,姜依彤不知道为什么,吃了不止一株。

        找机会问问小毛蛋吧。

        “她的两魄会去哪?”郑祥问。

        “应该与孙得正有关。”孙得正的道法低微对姜依彤不会造成这样的伤害,就说明他身后有其他人。

        姜依彤是在孙得正引魂的时候出现的问题,那个伤害姜依彤的人,极有可能也在现场。

        童天师:【高先生,孙大师招魂当天,是不是还有别人。】

        高夏:【是,有个比他年纪大一点的男人,孙天师说是他的师兄,法力比他更高深。这次过来是义务帮忙,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童大师:【没事了】

        童菡微信问完高夏,可以肯定捣鬼的就是这个所谓的师兄。

        “封印她两魄的人本事不小,我追踪不到,童小姐有办法吗?”

        童菡摇头:“您不行我更不行了。不过,也许我们不用去找,只需要守株待兔。”

        “怎么说?”

        “她身上大多是挣脱伤,下手之人明显没有想要她魂飞魄散。姜依彤对他来说是有作用的。所以他现在也应该很着急,姜依彤要是真没了,那他就白忙活了。”

        郑祥笑起来:“童小姐说的很对。”

        那人有姜依彤的两魄,只要他们稍微放出一点姜依彤的气息,不怕他不找来。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要稳住姜依彤的魂体,不然没等人找上门,她就不行了。

        “童小姐打算怎么治疗她?”

        “这个……”童菡犹豫了,她的本事还不够,唯一能想到的办法,需要一个人的帮忙。

        姜依彤脑顶的聚灵符震了震,她痛苦地呓语。

        边阳道:“不妙,聚灵符撑不了多久。”

        没时间犹豫了,童菡拨通了傅霖的电话。

        傅霖才洗完澡,嗓音有些软糯,“喂,有什么事?”

        童菡轻咳了声,盯着特调处人的眼神:“是有事求你帮忙。”

        用到求这个字,傅霖正色起来:“你说。”

        其实很简单,不需要傅霖出什么力,她需要的是傅霖身上的阴气,他身上的阴气与鬼魂是大补。

        边阳很好奇:“童大师找了谁,更厉害的天师吗?”

        “边警官等着看就知道了。”

        傅霖没过多久就到了童菡发的位置,边阳与童菡在门口等着人。

        童菡挥舞着手驱赶蚊子:“我的血就这么香吗?”

        边阳呵呵笑,掏出一个小瓶子来,“伸手,抹点在身上,这可是驱蚊神器。”

        童菡伸手,鼻尖闻见一股清凉又有些刺鼻的味道,还挺好闻的,“谢谢边警官。”

        傅霖到的时候,恰巧是这个场面,童菡眉眼弯弯,对边阳笑得开心。

        见他来,童菡跑过来迎接:“傅总!”

        他下车关上车门,不经意地扫过她身后的男人:“救人要紧。”

        边阳走上前:“谢谢傅先生能来特殊调查处帮忙。”

        傅霖与他礼貌握手:“应该的。”

        童菡引着他进去,傅霖看不见姜依彤,于他来说,那就是张空床。

        “傅总,您坐这儿就行。”童菡热情地邀请他。

        傅霖抬眼问:“坐着就行?”

        “对了,您把木钗给我。”房间里只有童菡和傅霖二人,其他人都被请了出去。

        傅总从口袋中取出那只带着他体温的木钗,童菡握在手心,抽走木钗中大部分的阳气。

        傅霖的纯阴之气开始散发,童菡以木钗为媒介,将傅霖的阴气引入姜依彤体内。

        姜依彤透明的魂体,渐渐实在起来。

        郑祥在房门口许久,察觉到散发的阴气,原来傅霖竟然是这样的体质。

        也只有童小姐才护得住他。

        度阴气这事不需要多长时间,也就一刻钟左右,童菡睁开眼,拍拍傅霖的肩膀:“傅总,好了。”

        “救活了?”

        童菡咧嘴笑:“那可救不活,我没死而复生的能力,是修魂魄。”

        傅霖无意识勾唇,“是,我说错了。”

        童菡招呼郑祥他们进来,“郑处,我相信您应该看出来了特别的东西,还希望您能保密。”

        郑祥知道她再说傅霖的事情:“当然,我们是警察。保护公民的隐私,是我们应该做的。”

        边阳没懂他们在打什么哑谜,不过不重要,反正也是保密的,不是他该听的。

        姜依彤已经暂时没有危险,剩下的就是等。

        边阳看天色已晚:“童小姐,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不……”童菡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人抢话。

        “不必了,就不劳烦边警官了,”傅霖一字一句道,“我的员工,我会送回去。”

        “那好吧。”

        是错觉吗?边阳瞄了眼傅霖,为什么他觉得傅霖看他的眼神不对劲呢?他哪里得罪了他吗,难道是上次带走何奇焱让他受损了不开心?

        车上播放着轻音乐,傅霖一言不发,他本就不是个多话的人。

        童菡率先打破宁静:“傅总不问问我,救的是谁,为什么要救人?”

        “不需要,与我无关。”

        “您真的一点儿也不好奇吗?”童菡不信,人都有好奇心。

        “好奇……”傅霖喃喃道,“你和边警官很熟?”

        嗯?

        这话题转得有点突兀,不过童菡还是回答了:“没有啦,见过而已,上次在公司,抓走何奇焱的就是他。”

        “是这样。”

        奇奇怪怪的反应,童菡没理会:“傅总,您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她指的是护身符碎裂和阵法被破坏的事情。

        傅霖顿了顿:“……还在查。”

        很快就到了童菡家楼下,“傅总,我到了,你回去小心。”

        车窗外,她眉眼温柔留下一句简单的叮咛。

        晚风微凉,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傅霖应了句:“好。”他走时,童菡仍留在原地招手送别。

        车上有她余留的气息,淡淡的,有些薄荷味。

        傅霖失笑,这种当工具人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午夜,灯火通明的别墅里,有两个红着眼睛的人盯着前面的罗盘一动不动。

        “师兄,够了吗?”孙得正颤巍巍问。

        黄友铭没好气看他一眼:“够个屁!”用了聚灵阵,罗盘恢复的灵气才四分之一。

        “师兄,姜依彤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抓她绰绰有余。”

        “闭嘴!”黄友铭不想听见他的声音。

        老板那边催得紧,何家的事情他办砸了,老板都让他把那两块木牌交给别人,显然是不相信他的能力的意思,他要是再不干出点什么事情来,肯定是被放弃。

        而别放弃是什么下场,他已经见过太多。

        黄友铭握紧罗盘:不行!他绝对不能被放弃!

        “明天去找姜依彤的魂体!”

        “是!”

        特调处

        黄友铭能感受到姜依彤的魂体,相对的童菡也能感知到八宝罗盘正在靠近。

        郑祥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就等着人上门。

        童菡问:“郑处,来的人算自首吗?”

        “算他自投罗网。”

        姜依彤的魂魄越近,罗盘的反应就越剧烈。

        “师兄,就在这所房子里!”孙得正很激动,脸上的肥肉都跟着抖起来。

        黄友铭毕竟比他多点经验,“轻点,万一惊动了里面的天师怎么办?”

        没有人相救,姜依彤跑不了这么远的,一定有天师救了她,黄友铭自知自己干的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在没确定对方的本事之前,他不能轻举妄动。

        特调处外表实在平平无奇,黄友铭示意孙得正上去敲门,孙得正照做,敲了门。

        郑祥让处里的一个年轻警察过去开门,“你们有什么事吗?”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30808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