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第24章


孙得正笑嘻嘻道:“小兄弟,我们走到这里有点迷路,请问xx怎么走?”

        “哦,你们要找的地方就在……”

        黄友铭查探了一下这个警察的实力,才是个白板天师,不足为惧。

        孙得正给黄友铭使眼色,示意可以动手了,黄友铭犹豫了,孙得正嘴角都快抽抽了,黄友铭还是迟迟没有动作。

        “两位进来喝口水。”小警察热烈的邀请着。

        “师兄,你……”

        黄友铭几乎是在踏入门口时,察觉到了不对,拉着孙得正退后了一步,警惕地瞥了眼门上的监控,“不了。”

        里面的郑祥透过监控察觉到了黄友铭想逃的念头,索性也不装了,都到了自己的家门口,还能让人跑了不成。

        “动手。”

        郑祥一声令下,特调处涌出数个警察,把黄友铭和孙得正团团围住。

        孙得正哪见过这架势,当即被吓破了胆,腿肚子都在颤抖,“你……你们……什么人?”

        边阳缓缓走出来,“律师先生,不久之前我们见过。”

        黄友铭认出了这个相貌还不错的交警,他心里大约有了谱,一下子出现十几个低等级的天师,“这里是特调处?”

        郑祥不紧不慢出来,“黄大师猜对了。”

        黄友铭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找个姜依彤竟然找到了特调处来!

        黄友铭看得清楚局势,果断扔下孙得正逃跑。只见他施了个定身咒,周遭警察立马便动弹不得。

        郑祥抬手洒出一道灵光解了这定身咒。

        黄友铭抓住这一瞬的空档,紧接着一个瞬移就到了包围圈之外。

        他这次出来是抓姜依彤的,身上没带什么符纸,只有这八宝罗盘还顶用。

        孙得正在痛哭流涕中被戴上了手铐,边阳见郑祥站着没动:“郑处,不追吗?”

        “黄友铭跑不了的。”

        童菡早就在前面等着他了。

        黄友铭可是个练级的好机会。

        “童小姐的等级,不够吧?”边阳明显感到黄友铭的实力比他们高出一大截。

        “别人也许不行,她……说不准。”

        当然郑祥也不会全然就交给童菡,黄友铭的等级不如他,自己还是要跟过去帮她兜底的。

        童菡摩拳擦掌,这种越级打boss她还没试过,就拿黄友铭当个小白鼠吧。

        黄友铭张皇地回头看有没有追兵时,童菡已经拦在了他必经之路。

        “黄大师,畏罪潜逃罪加一等。”童菡笑得一脸无害。

        黄友铭阴恻恻地看着她:“小姑娘,练到三级不容易,别多管闲事。”

        童菡轻哼一声:“这怎么叫管闲事,帮助警察叔叔抓犯人,是每个公民应该做的。”

        “既然你非要和我作对,那我就补不客气了!”黄友铭单手捏了个诀,一道淡黄色光芒朝着童菡机打过去。

        童菡侧身一躲,光芒划过后面的灌木丛,所过之处叶子一片焦黄。

        童菡眼神暗下来,这家伙和卓娅可不一样,是真的下死手。

        童菡微微翘起唇角,反手祭出五张一级定身符。五张定身符围成一个圈,散出淡紫光芒,光芒汇聚成无数细线,细线又螺旋卷成粗绳,五张符结成五星阵,将黄友铭困在当中。

        “原来是符师。”黄友铭并不害怕。

        天师有咒师,符师,阵法师之类的区别,黄友铭就是个咒师。符师在天师种类里算是稍微少一点的,有绘画天赋的当符师很有优势。

        五绳结成的阵越缩越小,童菡快速打上五张加固符防止他挣脱。

        “雕虫小技!”黄友铭引出八宝罗盘中的灵气,口中念诀,“昭昭日月,浮空而至,破!”浓烈的灵气喷涌,在他头顶升起白雾,白雾缓缓幻化成一把把细碎的匕首,割开了紫色的绳子。

        童菡被强大的灵气逼地往后退了一步,她轻咳两声,越级打怪,实力差距还是有的。

        黄友铭哈哈大笑起来,“三级天师就敢来拦我?你的符纸也快用完了吧,哈哈哈。”

        童菡抿嘴笑:“我确实没带多少符纸出来,不过嘛……”

        童菡眼神凌厉,手往地上抓了一把,捡起地上的落叶,朝黄友铭掷过去。

        “小小树叶能伤人吗?”黄友铭以为童菡是黔驴技穷了,却不想这平平无奇的树叶割伤了他的手臂,渗出血珠来。

        这些树叶,蕴含着强大的阳气。

        黄友铭皱眉:“你是天煞!”

        “呀,被你猜到了。”童菡又扔出五张树叶。这次的树叶如同第一次的符纸一般,将黄友铭困与一方天地。

        童菡的阳气可代替天师所需要的灵气,对于她来说是无本买卖,飞花片叶皆可为符。

        “你罗盘里灵气,快没了吧?”童菡指尖夹着树叶。

        黄友铭五官扭曲,忿忿道:“即便你是天煞,也困不住我!凝神,断!”黄友铭暴喝一声,他知道需要速战速决,五级天师的等级优势开始显现。

        郑祥已经赶到了两人对战处,随时准备出手。

        童菡抵抗了许久,渐渐有些压制不住。

        “郑处,帮忙!”

        她才不跟他单打独斗。

        黄友铭很快就要破开她的禁锢,很得意地笑起来。

        郑祥手上结了个印向黄友铭抛去,黄友铭顿觉遭受强大一击,心口一痛,“你偷袭?卑鄙!”

        “我可从来没说过和你单打独斗,还有,你的用词不太准确,这叫群殴!”

        童菡驱动蓝绳,将他捆了个严实,特调处的警察们随后赶到,一拥而上。

        黄友铭的八宝罗盘脱手,在一阵拳打脚踢中被带回了特调处。

        童菡捡起八宝罗盘,郑祥慢悠悠走过来。

        童菡笑道:“郑处,这你不得给我颁个‘优秀市民’的锦旗吗?”

        “颁,绝对颁。”

        童菡把罗盘里的两魄引回姜依彤体内,姜依彤幽幽转醒。

        “这里是……什么地方?”姜依彤瞧着眼前陌生的地方。

        童菡回答:“人间特殊调查处。”

        “你是……你是那天那个天师。”姜依彤认出了童菡,她记得那天有个大人跟在她身边。

        “这里是特调处……特调处……”姜依彤如梦初醒般,“我要报案!我要……咳……咳,报案。”

        童菡劝她,“你别急,你的两魄刚归位,还不稳,先休息,这里到处都是警察。”

        “一件一件来,先说说黄友铭为什么要抓你?”

        边阳在一边做笔录。

        姜依彤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抓我,那天他把我引会去,我一直被困在那个罗盘里,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罗盘的灵气耗费完逃出来。逃到一个地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才呼救。”

        “你不认识黄友铭?”

        “不认识。”

        童菡思考,无冤无仇,黄友铭又为什么要抓她呢?

        “难道是……”郑祥想到一种可能。

        “郑处,您想说什么?”

        郑祥缓缓道:“我猜测,黄友铭是想猎鬼。这种事在玄门还未成体系,特调处没建起来时,司空见惯。”

        姜依彤这种没沾过血的鬼,用处很多,譬如控制她的心神成为鬼奴,再譬如成为炼丹的养分。

        有典籍记载,以道行高深的纯鬼为燃料炼丹,炼出的丹可使人延年益寿。一定要纯鬼不能厉鬼,厉鬼炼成的丹邪气太重,会让人走火入魔。

        姜依彤是因为吃了忘川草才在短时间内提升等级,一般要到她这个道行,至少要死五十年以上。而未作恶的鬼基本都是选择投胎转世,留在人世间的很少。

        从前地府制度不完善时还能捡漏,现在基本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所以符合条件的纯鬼真的不多。

        以黄友铭未对姜依彤下死手来看,应该是后者可能性比较大。

        郑祥提审了黄友铭,“黄友铭,你抓姜依彤,想干什么?”

        “警官,我没想抓她,只是想困住她几天而已。”黄友铭面不改色地扯着谎。

        “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困住她?”郑祥眼神威压。

        黄友铭眼珠转了一圈:“她老公让我帮个忙。”

        “有证据吗?”

        “这要什么证据。”黄友铭一副非暴力不合作的样子。

        郑祥知道问姜依彤的事情是问不出什么了,“那你给何奇焱换命这件事,可是有何政雄的口供的。”

        黄友铭的笑容消失,这件事他没有办法抵赖,何政雄不是傻子,找他交易的时候都留下了完整的证据。

        “何政雄逼我的,我一个小天师,哪敢得罪他呀。”黄友铭识时务,虽然执行者是他,但下命令和找人都是何政雄做的。

        “换命的除了何奇焱,还有两个人是谁,他们二人的命牌又在哪,说!”

        “什……什么命牌,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黄友铭心头咯噔一下,他怎么会知道命牌的事情!!

        郑祥微笑:“那就是说,确实不止何奇焱被换命。”他只说诈他一下而已,黄友铭就慌了手脚,这心里素质,决计不是幕后之人。

        “没有……没有什么其他被换命的人。”黄友铭拼命狡辩。

        郑祥已经懒得问他了,死鸭子嘴角,问不出什么新鲜的。

        黄友铭被戴上手铐,等待开庭。至于孙得正,一进小黑屋他就什么都招了,根本用不上什么刑讯手段。

        “警官,我没干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问他黄友铭的事情,他基本都是不知道的,黄友铭应该也知道他不靠谱,所以什么都没和他说。

        孙得正除了坑蒙拐骗之外,没犯什么大罪,拘留几天而已。

        边阳还在问询姜依彤:“可以说你要报案的事情了。”

        “我的丈夫高夏,他谋杀了我!”

        “姜小姐,据我们所知,您的死亡证明上,写的是自杀。”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3080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