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第25章


“你们都被他骗了!”姜依彤眼泪滚滚落下,苦笑起来,“连我自己都被骗了,更何况你们。”

        姜依彤缓缓叙述着自己的发现,本来她也以为是自己是自杀。

        到了冥界之后,她深感不孝,自己让父母中年失独,让孩子幼年失母,让丈夫青年失妻。

        因是自杀,她不能再投胎成人,划入畜生道,姜依彤并未有什么异议,这都是她该受着的。

        三七,五七,她都回阳间托梦给父母与高夏,让他们不要担心,她在下面过得很好。

        然而,也是在这几次短短的回阳间的时候,她发现了丈夫的异样。

        “高夏他换掉了我的药!”产后抑郁的姜依彤一直在吃抗抑郁药。

        她的情绪其实一直控制的不错,不再每天伤春悲秋,孩子大了些后,也好带了些,她的病在渐渐好转。

        但就在几个月前,姜依彤发现自己又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每天都想哭,抑郁症反复是寻常的事情,她并不知道是高夏换了药。

        “如果不是他自己忍不住,也许我真的永远也不知道,是他杀了我。”

        她亲眼看见高夏在与别人发暧昧的消息,在她七七当日,在她尸骨未寒的时候,他与别的女人在蜜里调油!

        姜依彤心神俱震,她不敢相信。

        她没有回冥界,她气愤,不相信高夏背叛了她,她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然而,留下来的之后,却让她发现更加残忍的真相。

        高夏与那女人丝毫不掩饰,甚至堂而皇之的讨论起他们换药的手法有多么高级。

        “那不是抗抑郁的药,就是普通的维生素。”

        所以她的病一直没有得到控制,再加上高夏时常假惺惺的话语。

        “彤彤,即使你身材走样了,我依旧爱你的。”

        “彤彤,你有刁蛮任性的资本,不用管别人的看法,我不嫌弃。”

        “彤彤,没关系,即使一辈子治不好病,我不会厌恶你精神有问题的。”

        姜依彤就是在这一声声明褒暗贬的话语中,开始对自我产生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就如同高夏口中的那么不堪。

        姜依彤本来情绪就不稳定,在高夏长期潜移默化的pua下,她终于有一天情绪崩溃,自杀在了自己家的浴缸里。

        姜依彤清醒后,确实发觉高夏的话或多或少有些问题,可她都以为那是因为高夏太爱她,他的话并没有什么恶意,直到看见那些聊天记录。

        姜依彤意识到这一点后,留在了家里,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报仇,她要折磨高夏,让他付出代价。

        “那你为什么只是吓吓他?”童菡问,她并没有对高夏有实质性的伤害。

        姜依彤痛苦的捂上脸,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我……我……”

        “是为了孩子对吧。”

        她到底还是善良的。

        他们的孩子才半岁,他才刚刚失去了母亲,姜依彤又怎么忍心让他失去父亲,她也在挣扎,在纠结,有这样一个父亲,是不是还不如没有。

        “高夏既然害了她,那怎么还有那么大的胆子,召回她的鬼魂呢?”边阳提出疑问。

        童菡道:“高夏并不清楚忘川草的事情,他以为她还是神志不清的姜依彤,还有就是……”

        “因为钱。”

        姜依彤回答,“高夏是入赘到我家的,他现在有的地位,金钱都是我父母给的。我死后,我爸爸就立了一份遗嘱,他名下财产全部归我的孩子所有,高夏即使作为他的监护人,也不能动那笔钱。等孩子满十八岁后,这笔钱才会到孩子的手里。”

        姜父所做完全把高夏的路堵死,他估计是想召回姜依彤的魂魄,再卖卖惨,姜父看在女儿的面子上,总会松口的。

        只是他没想到,他的阴谋已经暴露。

        因为涉嫌谋杀,郑祥立即传唤高夏和姜父姜母。

        郑祥使了显形符让他们相见。

        高夏见到姜依彤鬼魂的时候,还想演一出深情的戏码,“彤彤,我好想你。”

        姜依彤横眉冷对,“闭嘴,你个杀人凶手。”

        高夏丝毫不慌:“彤彤,你怎么了,是不是又犯病了,没关系,你说的都对。”

        姜母也向这高夏:“彤彤,你可别误会高夏。你走的这些天,他人都消瘦不少。”

        姜父态度硬一点,但也附和了句:“高夏确实用心。”

        童菡都忍不住给他鼓个掌,这样高深的pua本事,难怪姜父姜母会被欺骗。

        如果是没吃过忘川草的姜依彤,一定被骗的团团转。

        “爸妈,你们都被他骗了。”姜依彤眼眶红红,“女儿不孝,嫁给了个人渣。”

        姜依彤努力对父母解释高夏的所作所为,又说自己已经清醒,加上警察同志的证明,姜父姜母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身边藏了一头狼。

        姜父懊悔来不及,一个头发花白的中年男子,老泪纵横:“当初就不同意你嫁给他,你心思太简单,他太活络,你管不住他。如今,你看看,把命都丢了……”

        “我可怜的彤彤。”姜母哭得撕心裂肺,扑上去厮打高夏:“你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我要你偿命!”

        高夏躲开姜母,嘴上还在狡辩:“彤彤,爸妈,你们都要相信我,如果是我害了彤彤,我怎么敢叫人把她的魂魄找回来。”

        “因为你有这个!”童菡扯下了他脖子上的护身符,这护身符上有一点孙得正的气息。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3080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