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馆 > 总裁他崽是地府公务员 >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第28章


傅霖捏着茶杯的手抖了抖,撒出来些茶水:“不要一惊一乍。怎么了?”

        童菡道:“我外公曾经给我讲过一个故事。”

        “愿闻其详。”

        童菡努努嘴,示意再给她倒杯茶。

        傅霖轻笑,照做。

        “从前有个人坐在西湖边,思考一个很困难的问题,他想啊想想啊想,想的头都大了。他想得太入神,以至于西湖水位线上涨了也没有察觉,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死了。因为死时头巨大,是以人称大头鬼。”

        “大头鬼善思考,喜难题,是个爱学习的好鬼,传闻中看见大头鬼者将有好事发生。”

        傅霖实话道:“这故事不合理啊,西湖又不是海,怎么会无缘无故水位上涨,除非下雨,但下雨那人一点感觉都没有的吗?而且死时窒息那么难受,怎么可能没反应,这不科学。”

        童菡翻了个白眼,“就一个传说故事,你至于这么较真吗?”

        “不是我较真,是它不合理……”

        童菡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难看,什么人嘛,一点想象力都没有,死直男!!

        童菡无声地盯着他。

        傅霖被她这么直勾勾盯着,眉眼耷拉下来,“好吧,传说故事确实不能用科学解释。”

        听见这话,童菡总算有了个笑模样。

        傅霖莞尔,真好哄。

        “这个故事与我们现在的困境有关系吗?”傅霖想应该是有的,不然她也不会提起。

        “大头鬼除了喜欢思考难题之外,还喜欢恶作剧,将人困在一处,见被困之人着急,他便高兴。”

        “你的意思是,我遇见了大头鬼?”

        “有这种可能。”

        傅霖回想起昨天回老宅时,路过一个广场,广场上灯火通明,更有穿着玩偶服的人在里面发传单。

        当时他就觉得其中一个人的玩偶服很奇怪,那奇怪的大头,实在不符合正常人的审美,兴许那不是玩偶服,而是一只大头鬼。

        “我怎么招惹到他了?”傅霖也就瞥了那么一眼,这家伙就跟来了。

        童菡脱口道,“谁让你身上阴气重呢。”

        傅霖眼神暗下去。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童菡急忙解释,“大头鬼挑您绝对是因为您长得帅,他嫉妒!”

        童菡找补的真的很努力,她觑着傅霖的脸色,“好吧,对不起……”

        “没事,我有那么小气吗?”傅霖没放在心上二十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只是最近提醒他命格不寻常的机会多了些。

        童菡心虚地擦了把冷汗。

        “新品出来了?还不错。”他看见了她手上的戒指和手链。

        童菡手腕纤细,与这条海蓝宝手链相得益彰。

        “呀,我怎么带出来了。”刚才太着急,她都忘了手上还带着这两件东西,这要是丢了,那可得赔好多钱。

        童菡立马就想摘下来。

        “不用,挺好看的。”她的设计,在她手上才最好看。

        傅霖眼神温柔。

        童菡摘戒指的手一顿,犹豫的一瞬间,手机响了。

        傅霖没什么反应,就说明这个电话,不是从阳间打过来的。

        来点显示“小毛蛋”,童菡宛若抓住了救星,“蛋总,你怎么有空打电话?”

        “我们搜寻了一圈,发现有一只大头鬼在爸爸家老宅附近,你们有遇见吗?”

        “有有有,他还设了个屏障,你爸爸已经一天没出门了。”

        “屏障?问题不大。”

        “蛋总,你什么时候过来抓鬼?”这类大头鬼,死了至少百年以上,完全不是她一个人可以对付的,即使是个八级天师站在这,也不能保证降服。

        “有点忙,过不来。”

        “那怎么办?”

        “菡菡你自力更生吧,大头鬼喜欢难题,你把他引出来,趁他思考时收进木钗里就行,他性情温和,不会伤人的。”

        小毛蛋人在千里之外,实在分身乏术,大头鬼并不伤人,这也是他放心的原因。

        难题!那简直太简单了!

        想难住几百年前的鬼,现代高数了解一下?

        如果高数不够,还有线性代数,大学物理……

        “哈哈。”

        因为她与小毛蛋打电话傅霖听不到,在他的眼中,就是童菡闭上眼睛冥想了一会儿后突然笑起来。

        怎么看怎么诡异。

        “你……没事吧?”傅霖拍了拍她的肩膀。

        “没事。”童菡睁开眼,眼睛亮晶晶的,“有纸笔吗?”

        傅霖:“嗯?”

        于是接下来的一小时内,傅霖看见童菡拿着白纸从网上抄了一整张的高数题,密密麻麻一大堆数据。

        她边抄还要边吐槽:“明明是数学,搞得像英语一样,什么定积分不定积分,可导不可导的……”

        “你这是,回忆大学时光?”

        童菡竖起手指:“嘘,大头鬼就在附近,轻一点。”

        傅霖左右转了转眼珠,噤声看童菡表演。

        童菡拿着纸笔,以非常夸张的表情说出了自己的第一句台词:“哎呀,这道题太难了!我不会做!”

        傅霖差点没忍住笑,她还能再夸张一点吗?

        童菡故意撑着脑袋做出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用手遮住半边脸。

        外头树叶沙沙响,她听见了一阵细碎的脚步声。

        童菡转头,俏皮地向傅霖眨了眨眼,无声道:“来了。”

        她这一简单的wink,让傅霖听见了胸膛跳动的声音。

        童菡再接再厉,继续她的愁眉苦脸,苦大仇深,不满地撅起小嘴,似乎真的被面前的难题难住了。

        “有那么难吗?”傅霖蹲下身,轻抚了下她的头。

        童菡睁大眼,险些维持不住目前的表情。

        傅霖抬抬下巴,示意那边有东西在看。

        他面上仍挂着温和的笑道:“真的有点难啊。”

        童菡慢慢放松下来,下次配合演戏,能不能给个提示,这样突然加戏,她反应不过来的好不好!

        门边的大头鬼小跑着过来,看见纸上的题目也愣住了,这些都是什么鬼画符,他才几百年没出来,人间已经进化到他都看不懂题目的地步了吗?

        大头鬼先生拖着他那大大的脑袋,坐在地上思考了起来。

        童菡看清了大头鬼的全貌,说实话,并不难看,反而有点可爱,和他的名字一样,脑袋大大的,足有正常人的两倍大,五官挤在下半张脸,身子却只有十几岁的小孩那么大,思考时脑袋上的头发会立起来。

        童菡抓紧时机默念咒语,大头鬼先生连题目都没看懂就被收入了木钗。

        “呼……”将鬼收入木钗之后,童菡感受到无形的压力顿时消失,气顺了不少,“搞定!”

        大头鬼先生被收入木钗里还是维持原来的姿势。

        这题目怎么就这么难?

        “这就好了?”傅霖看不见,“他进去了吗?”

        “嗯,在里面了。傅总,现在可以出去了,不会再有人拦你了。”

        童菡拽着他的胳膊就要验证。

        “唉……”傅霖险些被拽地一趔趄。

        她细胳膊细腿,看不出力气还挺大。

        童菡几乎是把他丢出院子,“可以不?”

        傅霖的脚已经踏出了院子,周围的景色确实是院外了,“可以了。”

        “那这木钗要怎么办,那位……不会一直在这里面吧?”他还需要木钗储存阳气呢。

        “放心,大头鬼一旦陷入沉思,没有十天半个月不会反应过来。”而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下面派人来把他带走了。

        “那你的意思是,我要带着他十天半个月?”

        童菡挑了挑眉,不好意思地笑了,“目前来讲,是的。放心好了,大头鬼不会伤害人的。”

        “呀,我今天见到大头鬼了,会有好运,得赶紧买彩票去!拜拜,傅总。”童菡高兴地拍起手来。

        傅霖扶额,真是信了她的邪!

        童菡走了,傅霖可以摆烂休息一天,她可不能偷一整天的懒,还得赶回公司上班呢。

        “我送你,你等会儿。”傅霖拉住她。

        “不用,我自己回去就行。”

        “从这儿打车回公司,至少要一百块,你确定?”

        “……”她买完彩票就有钱了!

        “我也要回公司,顺路而已。”

        童菡没有再拒绝,“那我在外面等。”

        童菡出了院门等傅霖开车出来。隔壁闹哄哄的,一阵电机的声音,童菡被声音吸引,远眺了下,发现是在砍树。

        隔壁院子里有棵二层高的香樟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砍。

        池欣是傅家邻居,那这里不就是池欣的家?

        童眉头皱起来,砍树的人真缺德,动了这株树就是动了池家整座宅子的风水。

        “池震!你给我回来!!”隔壁院里忽然传来一声爆喝。

        “池欣你少他娘的管老子,别以为你是我姐就真以为自己能管我,滚!”随后是一阵摩托车的轰鸣声。

        摩托车从童菡面前呼啸而过,她都能闻到热乎的尾气。

        池欣追出来连个车尾巴都看不到,她神情懊恼,眼眶红红,更多的是委屈。

        “池欣。”童菡叫了她一声。

        池欣抬头:“童姐姐。”

        “你没事吧?”

        简单的问候,却让池欣的眼眶湿润,她拼命忍住眼泪,不想再丢一次脸。

        童菡装作没看见她的狼狈,“怎么回家了,不是让你待在学校吗?”

        她眉宇之间的黑气还未消散。


  https://www.bqwxg.com/wenzhang/46999/46999516/83080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bqwxg.com。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wap.bqwxg.com